《噓!今夜哪裡有鬼!(三)》
2006-03-31    2006年4月17日出版   
列印自: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網址: http://www.2high.com.tw/article.php/172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Amemura
定價180元

看A片也能撞上無頭女鬼,坐捷運遇上無名怪魔;
何弼學依舊稟持靈異雷達本色,走到那裡屍體跟到那裡。
 
CK女王再臨、清代公主還魂;
女王V.S公主的世紀對決,靈異女子摔角大賽出現升級版! 

何弼學推了她一把,這位留著短髮的年輕女孩,
頭顱轉了一圈,接著掉在地上,滾到何弼學腳邊……
血淋淋的手緊捉住何弼學,整個人像浸在血泊裡泡過的顏書宇,牢牢的扒住何弼學的大腿!

四大玉器與長生石的陰謀,終於揭露了冰山一角,
殷堅與何弼學能不能順利破關?

 噓!今夜哪裡有鬼(三) 試閱

 

 何弼學慘叫、大門重重甩上、何士瑋驚愕,所有事都發生在一瞬間,殷堅挑挑眉,認識何弼學之後,他這位天師似乎愈來愈窩囊了,什麼妖魔鬼怪都敢出現在他眼前。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破!」殷堅一把推開完全不在狀況內的何士瑋,手捏指訣,一彈,大門立開,萬試萬靈啊!

 

「小學?」畢竟身為兄長,聽到何弼學慘叫,何士瑋自然而然幾乎是本能的衝進門去救人,就看到何弼學背緊緊的貼在牆上,一臉驚嚇但四肢健全。

 

正想詢問發生什麼事,才注意到屋子裡多了個人,一個女人,一個臉色過份蒼白,穿著勒得死緊的大紅色馬甲,上圍可觀、翹臀長腿的女人。

 

「小姐……妳……妳怎麼會在這屋裡?」何士瑋尷尬的問了一句,這是他未來要住的房子,突然冒出了個美到有些嗆辣的美女,雖然他還不到純情的境界,但多少也有點不好意思。

 

「哥,別過去!」何弼學一把拉住人,大眼睛哀求著殷堅,他嚇都快嚇死了,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這個其實不怎麼厲害的天師。

 

「小學,你認識她?」原來是何弼學的朋友,一聽見情形是這樣,何士瑋對那個女子更友善,反正何弼學身邊總是些奇奇怪怪的人在打轉,這位氣色不太好的美女,應該也是另類一點的人物罷了。

 

「我是阿學的女友。」那個女子甜甜一笑,何弼學打了個冷顫,雖然這是實話,眼前那個不管怎麼看都是CK,但……這才更恐怖吧?他記得前一回見到CK時,她還是具屍體,上下半身還是分開的,這時,何弼學不由得看向她束得過份緊的細腰,很擔心她是不是動一動就會斷開。

 

「小學,你真是的!女朋友先過來也不跟我說一聲。」何士瑋呵呵笑著,何弼學非常害怕的瞪著自己堂哥,他怎麼可以粗線條到這種程度?他沒發現從剛剛開始,CK的胸部其實沒有任何起伏?她不需要呼吸耶!

 

「她不是!CK已經往生,小姑姑早把她超渡了。」殷堅非常冷靜的點了根煙,盯著眼前那個不管生前、死後一樣火辣動人的美女,雖然不明白她怎麼有辦法站在這裡,不過他不會小看這個女人,如同CK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敵視著殷堅。

 

「往……往什麼?」何士瑋搔搔頭,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CK很早、很早以前就被鬼害死了!」何弼學猛搖自己的堂哥尖叫,說完還打了個冷顫,又記起那段不好的回憶,CK死了之後還鬧了一陣子,只要想起那個僅剩上半身,不曉得會從哪裡冒出來的女鬼,何弼學便會不由自主的惡夢連連好多天。

 

「怎……怎麼可能?」何士瑋乾笑兩聲,不過也學著何弼學那樣背靠在牆上,能離她多遠就離她多遠。

 

「是……是啊!這怎麼可能?小姑姑超渡她了!」何弼學想到重點,忘記害怕認真質問,不過CK略動了動,他又整個人貼回牆上。

 

「所以她不是CK。」殷堅冷冷的盯著人,開始有種讓人陷害的不爽感,CK挑了挑修得極細的眉,大有『你猜對了』的俏皮神情。

 

「不懂……。」何弼學扁扁嘴,那個明明就是CK,小姑姑辦事不力。

 

「屍變啦!豬!」殷堅沒好氣,這麼簡單的事情竟然想不通?眼前晃來晃去的這位不是CK,充其量只是她的屍體,更白話一點,她就是隻殭屍!

 

「殭屍?跟電影演的不太一樣耶!」何士瑋做出了個殷堅一時之間不知該怎樣回應的結論,何弼學只是苦笑的聳聳肩,他們何家出品,神經是有點大條。

 

「是不太一樣,她還是隻由刻滿了『我愛何弼學』的細胞拼湊起來的殭屍,醒來不去吸人血,第一時間飛來會情郎,真是讓人感動得想落淚。」不論何時,殷堅的苛薄話說起來總是這麼順口流利,何弼學只能橫他一眼,這算是吃醋嗎?他就不能用正常一點的方式吃醋嗎?

 

「我比較好奇的是,妳是什麼東西,憑什麼可以死而復生?」殷堅皺眉。

 

「堅哥,CK沒有復活,她還是死的!」何弼學跨一步,湊到殷堅耳邊糾正。

 

「閉嘴!多事!」殷堅厲了他一眼,何弼學吐吐舌頭,又退回去。

 

「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醒過來,不過我知道,你有我想要的東西。」CK圓亮的大眼睛緊盯著殷堅領口若隱若現的玉葫蘆,後者剎時間明白。

 

「是玉葫蘆讓妳屍變?」殷堅用著極其肯定的語氣疑問,如果玉如意可以讓烏娜那些山魈成精變怪,玉葫蘆沒道理不行,況且,這小玩意確實對自己有影響。

 

「所以我是人也要,玉葫蘆也要。」CK非常冷靜的回答,末了不忘甜甜的瞅了何弼學一眼,後者心一跳,整個人縮了一下,嚥嚥口水。

 

「那個……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餓,不介意我去吃點東西吧?」何弼學舉起手,小聲的發言,殷堅回身看了他一眼,忍不住的輕笑兩聲,這算不算是心有靈犀,他剛想叫何弼學滾蛋,這傢伙倒是很自動的提出要離開。

 

「順便把你堂哥帶走。」殷堅長長的呼了口煙,CK微擰了擰細眉,她討厭那個煙味。

 

得到特赦令,何弼學哪裡還敢多待,拖著何士瑋就衝下樓,後者雖然仍舊是一頭霧水,但也很配合的衝下樓。兩人才奔到車邊,就聽見頭頂上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抬頭一看,一道鮮紅色的人影正向下掉落。

 

「不要││我的車……。」何弼學來不及尖叫,就聽見碰的一聲,重物狠狠砸在他的新車上,何弼學一顆心都涼了,就看見CK面不改色的爬下車子,伸手推了推,將歪了的頸骨推回原位。

 

「阿學……。」CK漾起了一個甜美的笑容,朝著何弼學伸出手,後者不知是害怕她還是心疼車子,傻站在那裡。

 

「妖孽!」殷堅突然落了下來,扯過何弼學的衣領,一張符紙往CK手裡送去,後者眼神一變,恨恨的瞪了殷堅一眼。何弼學可能習慣了,不過何士瑋對於這種直接從窗口躍出的下樓方式,張口結舌的深感不可思議。

 

「我會再回來的!」CK陰陰的笑了兩聲,往後掠了出去,路邊停了一輛深黑色的轎車,急駛到她身旁將人接走。

 

「沒事吧?」殷堅低聲的疑問,何弼學還在發呆,有點擔心他是不是嚇過頭了,不要看他好像神經很粗可以隨便摧殘,這傢伙曾經精神耗弱住院過一陣子。

 

「怎麼可能沒事?我的車……。」何弼學吸吸鼻子,眼眶一紅,有沒有搞錯啊?這是第三輛了。

 

OK、OK……我幫你付可以了嗎?」殷堅舉手投降,他對小動物一向沒輒。

 

「可以!反悔會變禿子!」何弼學瞬間復活,嘿嘿的賊笑著。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Amemura  定價180元

看A片也能撞上無頭女鬼,坐捷運遇上無名怪魔;何弼學依舊稟持靈異雷達本色,走到那裡屍體跟到那裡。
 
CK女王再臨、清代公主還魂;女王V.S公主的世紀對決,靈異女子摔角大賽出現升級版!

 

何弼學推了她一把,這位留著短髮的年輕女孩,頭顱轉了一圈,接著掉在地上,滾到何弼學腳邊……血淋淋的手緊捉住何弼學,整個人像浸在血泊裡泡過的顏書宇,牢牢的扒住何弼學的大腿!

 
四大玉器與長生石的陰謀,終於揭露了冰山一角,殷堅與何弼學能不能順利破關?

 噓!今夜哪裡有鬼(三) 試閱

 

 

車子毀了,一時半刻也離不開,最慘的是事後處理過程繁瑣得讓人很想去死,該怎麼向保險公司解釋為什麼會連著三輛車被砸毀?被什麼人砸毀?何弼學蹲到陰暗的角落裡,他有種這輩子再也保不到汽車險的錯覺。

 

「小學,先上樓去等吧!在這裡曬太陽會暈倒的。」何士瑋好心的提議,他跟何弼學可是天差地別,從小在鄉下長大,滿山遍野亂奔是家常便飯,何弼學可是不折不扣的都市小孩,再加上晝伏夜出,說白話一點,這人已經有點見光死的傾向。

 

「堅哥,你知道嗎?其實我想換輛休旅車耶……。」何弼學咯咯笑著和殷堅商量,後者冷冷的瞅了他一眼。

 

「換車?你想也別想,給我搭捷運,搭到你債還完為止。」殷堅哼哼兩聲,拎著對方衣領將人推進大廈裡,冷森森的空調迎面撲來,殷堅微微皺起眉頭,心有所感。

 

停下腳步回頭,就看見兩男一女緩緩向他們走來,為首的那個穿著深黑色唐裝的男人,五官精緻、俊美,和殷堅十分相像。殿後的何士瑋好奇的頻頻打量兩人,他跟何弼學兩人也是血緣極近的堂兄弟,可是兩人在外形上其實並不像,倒是殷堅、殷銑兩人,差不多快是同一個模子鑄出來。

 

「果真是你?我們追著那個食人生靈妖孽的氣味過來,竟然在這裡遇到你,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殷銑冷哼。老爺子已經下達命令,要殷家全力追捕那個食人生靈的妖怪,子孫輩中的佼佼者殷銑、殷楓他們,自然最為賣力,無巧不巧的尋著氣味追來,卻在這裡遇上有同樣能力而且曾有嫌疑的殷堅。

 

「什麼解釋不解釋,另有其人你聽懂不懂?才剛跑了,你怎麼不去追?總是晚人半步,我真懷疑你是故意的還是真這麼無能!」何弼學氣不過,掙開殷堅竄到殷銑身前,明明兩人長得很像,不過殷銑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何同學……。」殷堅跨了一步將人拉回身後,緊盯著殷銑,殷家子孫如果內鬥起來,何弼學這個毛毛躁躁的普通人還是有多遠躲多遠,這可不是他小小的平凡人能插手的事。

 

「殷銑,這應該是真的,殷堅身上沒有屍氣。」一旁的殷楓忙著打圓場,其實殷銑也明白,只是他太習慣針對殷堅了,總之不讓那人有好日子過,他就會覺得快樂一點。

 

「聽到沒?還不快走?再遲一點又害死幾條人命,這可要算在你身上!」何弼學又擠了出來橫在殷堅身前,他知道殷堅這人有時會不太講理,對於被冤枉啥的會賭氣的懶得解釋,上回就搞得自己差點一輩子被釘在棺木裡,他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殷堅再次吃虧,現在是一對三,加上他跟他堂哥,至少在氣勢上比較不輸人。

 

「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普通人插嘴?自不量力!」殷銑瞪著何弼學冷哼,這大約是遷怒,整不到殷堅,就把氣出在一直很多話的何弼學身上。

 

不說還好,一說何弼學也是新仇舊恨外加車子被砸的鬱悶全部爆發,普通人?普通人?他還真是受夠了『普通人』這三個字的鳥氣,生來平凡是他的錯嗎?一個兩個都是不正常的變態,會法術了不起?

 

「是啦!我是普通人啦!又怎樣?有種你就用你殷家的道術來轟死我啊?」何弼學吼了回去。一瞬間氣氛立即凍僵,殷銑臉色一變,殷堅一張符紙緊握在手裡,何弼學還氣鼓鼓的瞪著人,而殷楓、殷森兩姐弟則左看右看不知該幫哪邊,只有何士瑋仍是一頭霧水,完全不在狀況內。

 

殷銑的雙手握緊、放鬆、握緊、放鬆好幾回,看得出他處在盛怒之中,只是殷家的家規很嚴,他不能濫用道術,更何況是傷害無辜的旁人。何弼學顯然也想到了這點,神情從原本氣鼓鼓的模樣,突然轉為奸計得逞似的可愛笑臉,他可是個無辜的『平凡人』啊!一輩子小奸小惡有過,可稱不上罪無可恕喔!再怎麼樣也輪不到他們殷家替天行道嘛!

 

「哈哈……吃癟了吧?你不能動我,可是我卻能修理你!」何弼學真的是說動手就動手,話才剛講完就馬上揍了一拳,殷銑吃驚之餘硬挨了一記,殷堅跟何士瑋連忙把何弼學架開,腿長有腿長的好處,這傢伙竟然還能趁著兵慌馬亂之際再踹上一腳。

 

「何同學!不准亂來!」殷堅把人拽開,口裡雖然是斥喝,不過心底卻是在笑。平時礙於兄弟的關係上,他不怎麼跟殷銑計較,不過何弼學這神來一筆,說不高興其實是騙人的。

 

「叫陰險的那個!你給我聽清楚了,這就叫鬥獸棋,老鼠吃象!識相的就不要再來找殷堅麻煩,他是我在罩的!你還敢來,我見你一次扁一次!」何弼學還在那裡張牙舞爪,平日裡看慣他溫溫吞吞的模樣,一旦兇起來,其實還蠻有氣勢。再加上一旁的何士瑋,雖然不明究理,不過他一向疼愛自己弟弟,絕對站在他這邊,這場架真要打起來,他們贏面反而較大,何弼學不濟歸不濟,何士瑋這位家裡開武館的小保全可不是省油的燈。

 

殷楓搖搖頭,死命的拽著殷銑,這人也完全被惹毛了。不過如果打起來,對方有殷堅跟何士瑋兩個高手,己方只有殷銑一人,畢竟她跟殷森是不可能插手,那這場架殷銑哪來的勝算?如果他敢動用殷家道術私鬥,萬一傷到了何弼學兩兄弟,那殷銑的下場只怕會更慘。

 

「銑哥,正事要緊。」年紀較輕的殷森小聲的提醒,他們是來抓那個掠食生靈的妖孽,不該在這裡瞎纏。殷銑恨恨的瞪了何弼學一眼,後者不知死活的扮了個鬼臉,不氣死對方不罷休的模樣,跟著那三人快步離開。

 

「哼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何弼學嘿嘿兩聲,心情大好。

 

「是啊!知道你厲害了,老鼠!得意了吧?」殷堅搖搖頭,他剛剛其實還蠻擔心殷銑豁出去真的來一招五雷轟頂,看這個白癡有幾條命夠人殺。

 

「喂!你怎麼這樣講話?我在幫你耶!」被叫老鼠的那個當場很倒彈。

 

「幫我?真打起來你幫得上忙嗎?上樓啦!」殷堅手一捏,正好掐中何弼學的腕關節,後者一陣酸麻的哀哀叫,半拖半拉的讓人拎進電梯裡。

 

責任編輯: two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