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今夜哪裡有鬼!》
2006-03-08    2006年3月13日出版   
列印自: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網址: http://www.2high.com.tw/article.php/157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Amemura
定價180元

到海邊渡假,遇到浮屍;
到山上渡假,遇到妖怪開的民宿。

何弼學的靈異版雷達依然還是百發百中,神準無比。
只是這次碰上的變態連續殺人魔,
居然強得連殷堅都罩不住他……

 噢!今夜哪裡有鬼!(二) 試閱

 

 

第一夜 噢!今夜哪裡有鬼

 

 

 

藍天,白雲,南台灣的天氣炎熱得讓人很沒勁。

 

躲在陽傘下的殷琳拚命擦著防曬油,她就搞不懂了,大熱天的跑到太陽底下讓它烤有什麼好玩的?不過,她抱怨歸抱怨,還是跟著來了。

 

墾丁,一個完完全全的渡假聖地,在這裡,除了藍天、白雲和大海之外,就是放眼看過去,穿著清涼的俊男和美女。基於這個理由,殷琳沒道理不跟著來,成天面對的都是冤鬼、妖怪,她就算再美也跟著鬼氣森森起來,為了自己美貌著想,殷琳就算再不情願,還是勉為其難的跟著來了。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佩服八字奇輕,動不動就招神惹鬼的何弼學,這位節目被停播了一個月有餘,目前還在家裡養病的何大製作,居然天上掉下來一個翻身的機會。

 

最近正走紅的名模叢雲鬧著要轉型,經紀公司、電視台自然為她多方安排,最後她選擇當女主持,本來列出來洋洋灑灑一長串的節目等著她接手,叢大小姐居然纖指一點,挑上了何弼學當她節目的製作人。

 

這下可不得了!要知道何弼學的案底實在太恐怖了些,一個節目前後兩任女主持都慘死,自己還搞得重傷住院。這樣一個惡名昭彰的製作人,自然讓電視台十分頭大,可是叢大小姐執意要何弼學,電視台除了撥下大筆經費配合之外,也別無他法。

 

「學長太強了,他是怎麼勾搭上叢雲的?我聽說叢大小姐在會議室裡發飆,堅持要學長當製作人,還挌下狠話,就算是靈異節目也無所謂,好可怕……。」張正杰嘖嘖有聲,為了慶祝何弼學身體恢復兼開了新節目『噢!今夜哪裡有鬼』,一群人殺到墾丁來渡假。是說,也不知是誰規定的,一定要在大太陽底下的沙灘上打排球嗎?不過看火辣辣的美女們在那裡撲接其實挺不錯吶!

 

「好像跟學長無關,他完全不清楚這件事,連叢小姐的面都沒見到過,可能又在無意中勾引到某人了吧?你也知道……學長除了很招鬼之外,桃花也挺爛的。」高曉華搖搖頭回應,兩人躲在陰涼的遮陽傘底下喝著冰啤酒,看著沙灘上的何弼學跟殷堅,這兩個身形太高的男人實在醒目到很剌眼,周圍環繞著一大群洋溢著青春無敵的妙齡少女。

 

「長得帥真吃香……。」張正杰和高曉華得出了無比心酸的結論。

 

 

 

兩個身高超過一八零的高個兒和一大群嬌小的女孩子打排球,怎麼想也是佔便宜,不管是球技上還是眼睛上。只不過身體剛剛復原的何弼學,讓太陽曬久了就開始頭暈眼花,而同行的殷堅則對這類很多人搶一顆球、又或者很多人不要一顆球的運動一點興趣都沒,擺擺手兩人就走回遮陽傘底下乘涼。

 

「小姪子……怎麼你一點也沒提升到何同學的衣著品味,反而被他同化了?你穿背心、牛仔褲的樣子好可怕喔……。」殷琳故意擺出鬼臉,其實這是反話,殷堅手長腿長,不管穿啥都好看,重點是,誰會在沙灘上穿得西裝筆挺?

 

You will be assimilated. Resistance is futile!!」何弼學陰森森的自殷堅身後冒了出來,大眼睛很亮,臉色還有些白,不過整個人讓日光曬得紅噗噗的,回去就知道死活了。

 

「我討厭科幻片迷……。」殷堅很冷淡的掃了他一眼,拎了兩罐冰啤酒,故意的搖了搖,噴得何弼學一頭一臉。

 

「堅哥實在很沒幽默感。」何弼學很感嘆,休養的那一個月裡,他差不多快讓殷堅悶死了,這人完全沒有休閒生活可言啊!

 

「何同學,你病態的幽默感不要也罷。」殷堅哼哼兩聲。嚴格來說,殷堅已經比往日更多添了些人氣,不過說到底,除了何弼學之外,他還是不大習慣與其他人互動,更別說如此積極的跟那些小女孩打排球了。要不是為了防止何弼學隨時可能兩眼一翻昏倒,他還真是不喜歡在大太陽底下跑來跑去。

 

「堅哥火氣真大。」張英男嘻嘻的笑著,她約略的猜測出,也許殷堅跟何弼學兩人關係不尋常,只是沒挑明前誰也不敢去問。

 

「就是咩、就是咩……。」何弼學還在那裡不知死活的火上加油。

 

「何同學,你給我過來!」殷堅扯過他手腕,人就讓他不留情面的拖走,兩人躲到陰暗的角落裡竊竊私語,陽光到達不了,確實涼爽許多。

 

「叢雲跟你認識?」殷堅挑了挑眉,他還記得那個身高實在不輸他們倆,大眼高鼻,說話語氣很軟、聲音很嗲的美女直闖他們家要找何弼學的模樣,整個人柔得可以擰出水,但這絕不代表叢雲沒有氣勢,至少,這位說話前總是先甜笑兩聲的大美女開的要求,同來的經紀人沒一樣敢拒絕。

 

「不認識啊……喔喔喔!堅哥你在吃醋!」何弼學像發現寶一樣大笑起來,殷堅臉色一變,狠刮他腦袋一記。

 

「白癡啊!誰會無聊到吃你的醋?……你實在記錄不良,她要不是瘋子就是別有居心,嫌命長啊?跟你這種煞星合作?」

 

「怎麼這樣說嘛……好像我很霉一直在害人一樣,說不定是她仰慕我啊?我怎樣也曾經是知名製作人嘛……。」

 

「還頂嘴?明明就是!」

 

「你再這樣指控,我會生氣的……我才沒這麼衰運,到哪都死人!」何弼學的抗辯還沒說完,沙灘上就傳來陣陣尖叫,海裡漂來一具浮屍。

 

  「我發誓,我今生再跟學長出去玩,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張正杰很慎重的發著毒誓,何弼學很委屈的瞅了他一眼,又不是他的錯,人又不是他殺的,海邊漂來一具浮屍,所有人被留下協助調查關他個屁事啊?

 

「只是做做筆錄而已,沒什麼的,像這種浮屍,一年到頭可以撈到好幾具,不用太緊張。」一旁寫著筆錄的小警員安慰,其他人並沒有比較高興。

 

「堅哥、堅哥!」何弼學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朝著殷堅猛招手,兩人又躲到角落去嘀嘀咕咕。

 

「說到這個做筆錄,上回你在日本是怎麼離開的?你不是被當成屍體抬去解剖嗎?」何弼學壓低音量好奇的詢問,他這人就是有辦法,常常完全不相干的兩件事,他可以挑一個最不適當的時候混在一塊兒談。

 

「正大光明的走出來。」殷堅同樣也壓低音量回答,他雖然已經習慣了何弼學的跳躍式思維,不代表他神經大條到會將這些事到處亂嚷嚷。

 

「走出來?日本的警察好兒戲喔……。」何弼學非常不以為然,又不是在拍電影。

 

「你看到一具本來準備解剖的屍體突然爬起來借火點煙,你會怎麼樣?」殷堅聳聳肩,他也覺得兒戲了點,原本還以為要秀秀他擱下很多年的功夫呢!

 

「嚇傻了吧?」何弼學咯咯笑著,算是接受了這個答案。不過他倒是忘記,最初當他知道殷堅不是活人時,他非旦沒嚇傻,反而還撲上前去摟著對方猛安慰。

 

 

 

 

 

 

 
 噢!今夜哪裡有鬼!(二) 試閱

 

 

電視新聞撥放著海邊漂來那具浮屍的消息,何弼學推了推讓泡麵薰霧了的眼鏡,一邊張口吃著泡麵,一邊湊到電視前關心。

 

死者是個不滿二十的女學生,被海水泡得過久,全身已經腫漲腐爛,死因是溺斃,不過身上有多處傷痕,不排除是他殺的可能性。

 

「哇……堅哥──!那個女學生好慘……。」何弼學大聲嚷嚷,差點將麵條打翻。

 

「笨蛋!不要亂說話!」殷堅急忙的從書房裡衝了出來。

 

這些事,雖然挺迷信,但一定要堅守,在車禍現場,其實不管在哪裡,遇到枉死的一切眾生,請不要有任何不敬或者同情的話語,就連在心底默念都最好不要有,有些慘死的人或許會不甘心,又或者希望你幫他個忙而跟上你。總之,飯可以多吃,話真的不可以亂說。

 

「怎麼了?只是新聞而已……。」何弼學不滿的咕咕噥噥,三天兩頭讓殷堅罵笨、白癡或低能,他不是沒脾氣的!

 

「寧可信其有!之前有人也是對著大地震的新聞說了句好可憐,結果被活埋的鬼魂就找上門,費了不少勁才解決,你自己的體質自己知道,不要老幹一些蠢事!」殷堅抄起搖控器關了電視,又自顧自的回書房去算方位。

 

「堅哥,你表達關心的方式可以不要這麼暴力嗎?我心靈很脆弱的啊!」何弼學在房門口探頭探腦咯咯直笑,殷堅繃緊俊臉,直接抄了本厚重的書扔了出來。

 

咯的一聲,殷琳推開門進來,鎖對他們殷家而言,還真是虛設了。殷琳身後還跟了個人,何弼學一瞄見人影,下意識的閃進書房裡躲了起來,殷堅很相信他的直覺,臉色不善的踱了出來。

 

「妳是什麼東西?」殷堅冷冷的盯著人,殷琳身後的女人揚了揚眉,這世上,會用這種態度對待她的男人,殷堅是第一個。

 

那個女人很美,真的很美,不同於豔麗得帶有殺傷力的CK,或者僅次於CK一級同樣也火辣辣的Lily,當然也不是殷琳那種陰森森的美,這個女人,很美,是一種完美,完全挑不出任何缺陷的那種美。長髮黑得發亮、肌膚白得發亮、雙眼水汪得發亮,整個人散發著一種莫名的光芒,很美,卻有點形容不出的可怕。

 

「什麼什麼東西?小芸是大仙!」殷琳橫了殷堅一眼,和那個被稱大仙的小芸手拉手的坐在沙發上親膩的聊著,何弼學好奇的盯著人,而小芸同樣的也在打量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的一直漾著奇異的光芒。

 

「什麼是大仙?」何弼學將殷堅拉到一旁嘀嘀咕咕,他從沒見過這麼美的女人,挑不出一絲毛病,完美得像個假人。她真的不像活人,漆黑色的雙眼像玻璃珠般透明晶亮,從髮絲到腳趾,光滑得像會反光似,事實上,何弼學老覺得在她身上看到自己的倒影。

 

「狐狸精!」殷堅簡單的解釋,何弼學吃驚的瞪大眼,狐仙耶!活生生的狐仙耶!下一秒鐘是想也不想的衝進房裡去翻他的DV,好不容易找出來後才發現怎樣也開不了機,用不著問,一定是那個狐仙小芸動的手腳,嘟著嘴很洩氣的走了出來。

 

「沒有禮貌!真是個混蛋!小芸是大仙!」殷琳氣鼓鼓的橫了殷堅一眼,這些狐仙們雖然沒什麼七情六慾也不太容易生氣,不過他們殷家的子孫可不能這麼沒教養。

 

「嚴格來說,小芸小姐是空狐,在山海經裡記載,空狐可以操縱大自然,道行很高深喔!」吳進笑笑的跟了進來,他其實一直都待在一旁,只是小芸的魅力太大,一時之間很容易遮掩住別人的存在。

 

「考據狂也來啦?」殷堅哼哼兩聲,他對吳進的印象並不是太好,自己的爺爺在日本遇害,他居然像沒事人一樣,心術好得很有限。

 

「我來,是因為想看看何先生那枚玉葫蘆。」吳進笑了笑,殷琳抱歉的吐吐舌頭,人在戀愛中總會做一些傻事、說一些廢話。

 

殷堅下意識的摸了摸頸子上的玉葫蘆,自從何弼學送他之後,他就一直掛著,雖然跟他個人衣著風格有點不搭,但他始終沒有取下來。當然,這絕對不是什麼老掉牙的那種情操,情人送的東西一定要珍惜啥的,而是他發現,自從帶著玉葫蘆之後,他漸漸的不需要依靠那大量的煙絲來活命,這小玩意真的很特別。

 

「小芸小姐來,有事?」殷堅故意撇下吳進不理會,他不想在玉葫蘆上頭跟這個男人有太多的糾纏。吳進只是笑笑的並不追問,他是個很聰明的人,在這裡惹怒殷堅,絕對沒半點好處。

 

「有事想請你們幫個忙。」小芸柔柔的開口,何弼學很驚訝的瞪著她,她連說話的聲音都好聽得像假的一樣。

 

「妳們這麼本事,幹嘛還要找我們幫忙?」殷堅撇撇嘴,他不太想淌這混水,連狐仙都辦不到的事,他能幫得上什麼忙?

 

「小芸他們在深山裡修行,不能插手我們凡人的事。」殷琳解釋,就像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規矩,狐仙們也有不得不遵守的戒律,其中一條就明令不能到人間來惹是非,小芸前來尋求協助,其實已經有點走在邊緣了。

 

「有什麼忙我們能幫得上?」何弼學好奇的問了一句,殷堅瞪了他一眼,這人真是多事得可以。小芸輕聲的笑了起來,對她們而言,何弼學這一問,等於答應了她的請求。

 

「彤彤下山後就失蹤了。」小芸輕描淡寫,但這話聽起來就很不對勁,她口裡的彤彤多半是另一隻狐仙,下山?一隻狐仙在人間裡失蹤了,這事可大可小啊!

 

「彤彤?」殷堅微擰起眉,總覺得這個名字有點熟悉。

 

「是的,彤彤。你不記得彤彤了嗎?你青梅竹馬的好朋友。」小芸柔柔的回答,殷堅當場愣在那兒。

 

「青梅竹馬?」何弼學很失禮的尖叫出來,他還沒想過殷堅也有童年呢!

 

 

 

責任編輯: twoh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