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山雨欲來風滿樓(上)》
2005-10-07    2005年10月13日出版       點選: 12219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紫軒 封面繪圖:凌文涵 定價180元

為了躲避武林第一美女的追求,
吉小小花了大筆銀子將自己當在西陵雪的當鋪,
讓西陵雪幫自己擋掉女禍。

西陵雪的當鋪保管了一個特別的當品,
曾在武林上赫赫有名的雪痕宮的雪炎令。
但在保管了雪炎令後不久,
江湖上其他持有雪炎令的人相繼被殺,
導致典當人不願花錢贖回雪炎令,
除非西陵雪能證明贖回雪炎令後不會有殺身之禍。

不甘損失的西陵雪決定找出雪炎令的秘密,
而請了西陵雪當保鑣的吉小小自然與他同行,
兩人一起踏上了解謎之旅……

 山雨欲來風滿樓(上) 試閱

第一章

     西陵雪挑高眉打量此刻坐在他對面的那位長著一張可愛娃娃臉的人,因為一盞茶的時間前,那位面相可愛的人來到他的當鋪裡要求當一樣東西。

     他當的東西很奇特,是西陵雪做這行生意幾年來頭一次遇到。

     因為他要當的東西就是他自己!

     吉小小慢悠悠的喝著茶,等待西陵雪的問話,他知道,自己當出這樣的物品,的確是有點不可思議,但他這也是無奈之舉。

     西陵雪在微微驚訝過後,那一貫的淺笑又掛上臉:「喲,這可是我頭一遇到這樣特殊的物品,吉小小,江湖人稱吉彩童子,是武林一谷無虛谷無虛老人唯一的徒弟,外表看來十六歲,實際年齡二十五。」

     啪啪兩聲清脆的鼓掌聲,吉小小放下茶杯鼓掌:「不愧是金算公子,知道的可真清楚,我果然是沒選錯地方。」

     「那麼,我就想問問,是什麼原因要讓你自己當掉自己呢?」西陵雪手中的扇子輕輕搖搖,這物品太特殊,不問清楚,可不能輕易答應這樁生意。

     吉小小放下茶杯,一臉苦笑:「唉,只因為我惹上了女人。」

     「女人?什麼樣的女人?」西陵雪眨了眨眼,臉上笑容擴大,女禍?女人是不好惹的,得罪了女人的下場有時很慘的。

     「武林第一美女。」吉小小慢吞吞的說出幾個字。

     西陵雪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幸災樂禍,因為吉小小惹上了江湖上最不好惹的女人。

     武林第一美女──雲紫纖,離憂宮宮主,有頭腦,有美貌,有勢力。

     「呵呵,我同情你。」西陵雪雖說同情,語調裡卻沒同情的味道。

     「被女人看上是個麻煩,尤其是被這個看上,我沒想到,她居然會看上我,要我當她的丈夫。」吉小小雲淡風清道,眼光瞟了瞟西陵雪。

     果然,西陵雪笑不出來了,他有些驚訝,驚訝雲紫纖會看上吉小小。

     不是說吉小小配不上雲紫纖,而是這兩人的相貌實在不搭調,雲紫纖,兩年前,自己曾有幸目睹過一眼,真的是天姿絕色,清冷而不媚俗。

     再看吉小小,粉嫩嫩的一張臉,一雙眸子大而靈活,五官精緻,人是漂亮,只可惜那是張娃娃臉,若與雲紫纖並排放在一起看,怎麼看都是一對姐弟。雲紫纖的眼光真是有些怪異,不過,這女人本來就有些奇怪,有這樣的眼光倒也可以理解。

     「被武林第一美女看上是天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你為何不願意?莫非你有隱疾……」西陵雪的目光在吉小小身上打個轉後,扇子捂嘴輕笑。

     「呵呵,」吉小小也不生氣,笑了兩聲:「被美女看上是好事,只可惜我對她沒興趣,倒是西陵老闆,不是我說,你這麼大年紀沒娶妻妾,是不是也有隱疾……」

     空氣中流轉著一絲冷凝,一番交鋒下來,兩人都沒討到便宜。

     「你要求的價錢是多少?」西陵雪確定了吉小小的目的,想看看吉小小給出的價格是否合理。

     「價錢,我的開價不高,我只要求在你這吃住一年,以及你當我的保鏢,幫我擋下雲紫纖這個麻煩。」吉小小說完,很滿意的捕捉到西陵雪眼中再次閃現一絲驚訝。

     他被雲紫纖追到杭州後,實在受不了雲紫纖的追趕,又不想和離憂宮起衝突,因為離憂宮也不是吃素的,所以他需要一個地方躲避,而在杭州,西陵雪這裡就是一個很適合的地方,只要給得起錢就行。

     西陵雪眼中的光芒很快一斂,笑容重新堆上臉:「開這個價啊,真是特別,那我想問問,你打算用多少錢贖回自己?」

     吉小小從懷中摸出一疊銀票,甩了甩:「寶福祥錢莊,面額一萬兩的銀票三十張,如何?」

     撫撫下顎,西陵雪從懷裡摸出一把金色小算盤,手指在算盤上飛快的撥起來:「吃住一年,在我這裡可不便宜,我算你五萬兩,擋住雲紫纖,她是武林第一美女,而且又是離憂宮的宮主,那麼……」手指停住了,西陵雪抬起頭來,比出五根手指:「再加五萬兩。」

     「好!」吉小小毫不猶豫點頭答應。

     「痛快!」西陵雪放下算盤,拍手:「我就喜歡痛快的人。」

     有錢賺是好事,不賺這錢太可惜,對付女人嘛,他自有一套辦法。

     「不過,我還想問問,為何是一年。」西陵雪道。

     「女人嘛,雖然難纏,可是,她也有青春啊,和我耗上一年,想必就會沒興趣耗下去而另選他人。」吉小小道。

     是嗎?西陵雪心中懷疑,女人,可是不好估量的,不過,期限也只有一年,一年後雲紫纖沒放棄,就不關自己的事了。

     「請簽契約。」西陵雪拿出一張紙,平平一推,紙輕悠悠的在空中一浮,緩緩落到吉小小面前。

     好功夫!吉小小心中微微讚嘆,自己果然沒選錯人,他還真想看看西陵雪怎麼和雲紫纖鬥。

     在契約上寫好自己的名字,按下手印後,吉小小禮尚往來,兩指夾起契約,隨意一甩,紙直直飄向西陵雪。

     西陵雪扇子一展,手腕一轉,穩穩接住契約,笑瞇瞇的仔細看了看契約後收好。

     「那麼,從今天起,勞你就多多照顧了。」吉小小露出可愛的笑容。

     「好說,好說。」西陵雪回一溫文爾雅的淺笑。

 

     當光光當鋪全國有三十六家分店,西陵雪的生意做得算是大的,杭州這裡是總店,所以,當鋪面積大,而後堂的面積也寬闊。大小庭院兩個,大廳後面,兩邊各是東西廂房,東廂房是西陵雪所住,西廂房現在就給了吉小小。

     總店的生意由西陵雪親自打理,白天他看店,夜晚他算賬,所以三天下來,吉小小和他沒太多的交集。不過,吉小小可以肯定自己和西陵雪不合,他開始有些後悔了,說不定選擇西陵雪這裡是個錯誤。

     閒來無事,吉小小踱到店鋪裡,正好看見西陵雪在和一位年輕女子做生意。

     西陵雪臉上揚著迷人的笑容,溫柔似水,年輕女子面帶紅暈,含羞帶怯。
   
     吉小小撇嘴,西陵雪這傢伙迷女人的本事倒有幾分,不過,那傢伙的確是一副好皮相,溫文爾雅的表象,俊秀無雙,一身白衣襯得他更是瀟灑。

     「小姐啊,妳這只金釵,我看能值五十兩,妳意下如何?」西陵雪的聲音此刻也是溫柔無比,讓那女子的心直跳:「好,好。」女子連連點頭。

     「多謝小姐,這是五十兩銀票,請拿好。」西陵雪笑瞇瞇的遞過去幾張銀票:「歡迎小姐下次再來。」

     「我明天來當一隻手鐲。」這是女子臨出門的最後一句話。

     明天還來?吉小小揚眉,怕不是來當東西而是來看人的吧。不過,沒想到西陵雪在做生意時竟然使用美男計,那只金釵是純金的,好歹也值八十兩,而西陵雪這奸商,只開價五十兩,那女子被他迷得神魂顛倒,根本是連價都不講,直接點頭就說好。

     「美男計啊,沒想到做生意還用這招。」吉小小的聲音在西陵雪身後響起,西陵雪回頭一看,只見吉小小翹著腿坐在椅子上,嘴角揚起,帶著一絲嘲諷。

     「呵呵,那又如何?有效就好,而且這美男計不是人人都能用的。」西陵雪斜睨吉小小。

     他眼中的意思吉小小看得分明,眼珠轉轉,吉小小嘿嘿一笑:「我也用給你看看如何?」

     「好啊,歡迎,請……」西陵雪比了一個請的手勢,自己退到一旁,此刻正好又有一女子進了當鋪。西陵雪倒想看看吉小小憑這一張娃娃臉,如何運用美男計。

     「姐姐,請問,妳想當什麼?」吉小小可愛的笑容掛在臉上,站在女子面前。

     女子一見,眼前一個漂亮可愛的少年,立刻心生幾分歡喜:「小弟弟,我有一塊玉佩要當,不知老闆在嗎?」

     「老闆出去了,現在由我看店,姐姐要當什麼,我可以做主。」吉小小的笑容越發的甜了。

     「那好,幫姐姐看看這玉佩值多少。」女子把玉佩遞了過來。

     「這個啊……」吉小小接過,仔細看了起來,半晌後,吉小小眨眨眼:「姐姐啊,妳這玉佩可以值三十兩。」

     「三十兩,低了點吧。」女子顯然不滿這個價。

     「姐姐啊,我這可說的是實話,妳看,這玉佩上刻的字,有點模糊了,所以,只能值三十兩,我可不敢欺漂亮的姐姐哦。」吉小小天真加真摯的模樣裝得個十足。

     「小弟弟真是可愛,好,就三十兩。」女子被他甜嘴一說,心花怒放,點頭答應。

     西陵雪看得大開眼界,這傢伙,二十五歲的人了,居然用那張娃娃臉裝乖弄巧,很是吃香,這是美男計嗎?這分明是小鬼計!

     那玉佩是藍田玉,少說值六十兩。

     「謝謝姐姐,來,這三十兩的銀票。」吉小小取過三十兩銀票遞給女子:「姐姐收好哦,下次再來哦,我還想看到漂亮姐姐。」

     「哎呀,真是乖。」女子看著吉小小那張精緻的臉,心中歡喜:「來,姐姐送你個東西。」說著,女子從腰間解下個香囊放到吉小小手裡:「這個給你。」

     「姐姐真好,是大好人。」吉小小滿臉笑容。

     「喲,一段時間不見,我這未來的夫君就在這裡勾引女人了。」一道清冷帶著嬌媚的聲音自門邊響起。吉小小向門口一看,臉立刻沉了下去。

     門口站一紫衣女子,頭帶紗罩,面紗下雖然看不清模樣,但那風姿天成,端的是迷人,在那裡亭亭一站,就如蓮般清雅。

     拿著銀票的女子怔在那裡,吉小小連忙在她耳邊輕聲道:「姐姐啊,這裡有點事,歡迎姐姐下次來。」

     女子點點頭,快步離去。

     紫衣女子身形一閃,吉小小移動得更快,移到站在櫃檯後的西陵雪身後,把西陵雪推了出去。見此情況,西陵雪心中了然,雲紫纖追來了,動作可真是快。

     擋住雲紫纖,西陵雪扇子一展,笑道:「請問可是離憂宮宮主雲紫纖?」

     「正是本姑娘。」雲紫纖嫣然一笑:「西陵老闆,久仰,久仰,我來你這是想問你要一個人。」

     「呵呵,我知道,是他是吧。」西陵雪用扇子一指自己身後的那人。

     「對,他是我未來的夫君,我想帶他回去。」雲紫纖說著取下頭上的紗罩。    

     西陵雪一陣驚豔,兩年前雖然見過一眼,可現在看她更是韻味十足了,眉如青黛,眸子中波光流轉,容顏如清蓮,絕美帶清靈,氣質優雅,舉手投足間,無一不體現女人的風姿。

     如此絕色大美人竟然看上那個吉小小,真是怪異。

     西陵雪定定心神,正色道:「抱歉,雲宮主我不能答應你的要求,因為,吉小小目前是我這裡的貨物。」

     「貨物?」雲紫纖美目流轉,目光越過西陵雪看向吉小小。

     「對,吉小小,他把他自己當在這裡了,所以,他是我這裡的貨物,既然是當在這裡的東西,便我不能輕易交給妳。」西陵雪從容不迫,神定氣閒。
   
     雲紫纖輕撩一下髮絲,輕笑起來:「西陵老闆的信譽可真是好,百聞不如一見。」

     「多謝誇獎。」西陵雪笑意盈盈。

     吉小小一直沒吭聲,他要坐山觀虎鬥。

     「那麼,我出錢如何?」雲紫纖邊說邊從懷裡摸出一疊銀票:「五十張一萬兩的銀票。」

     吉小小瞪眼,這女人,真是大手筆。

     西陵雪眉挑高,好大誘惑,五十萬兩啊,吉小小值這麼多嗎?他眼光斜瞟,吉小小一個眼神丟過來,那意思在說,如果你敢答應,那你的信譽就毀了,而且我也不會放過你!

     西陵雪翻翻白眼,五十萬兩,比吉小小給的錢多了十五萬兩,十五萬兩啊,可是,當鋪的信譽更重要。


     唉,西陵雪心中重重嘆息,而臉上的笑容卻慢慢擴大,他狡黠一笑:「錢真是多,雲宮主好大手筆,為了未來的夫君居然這麼捨得,在下佩服,我答應妳……」

     吉小小眼睛瞪大,手緊緊握了起來,好你個西陵雪,你居然敢答應!居然為了錢不惜陪上當鋪的信譽!算我看錯你了!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