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黑色童話》(單身公寓•二)
2005-10-04    2005年10月6日出版       點選: 14456
第一章 »
楔子
 

作者:初澐 封面繪圖:VANE 定價180元

簡伯宇,一個功課不錯但品性待加強的頑劣資優生,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有氣勢,他在十六歲加入了地方幫派。

然後,他認識了青幫的老大葉飛,一個有如神祇一般的男人。
年輕的心充滿熱血與衝勁,
他幾乎在第一次見面就把葉飛當神祇一樣崇拜,
甚至在危機時刻連想都沒想就幫他擋了子彈--

那一顆子彈,註定了兩人日後多年的糾纏情緣,
只是,建築在性愛上的感情是否經得起考驗?
葉非傳出即將結婚生子的消息,簡伯宇憤而離家出走,
偶然住進了單身公寓,
卻不明白敵人卻早已對他撒網,只待一網成擒。
糾纏多年的兩人,是否看得清彼此的情意?

 黑色童話 試閱

楔子

     天空滿佈陰霾,行人的腳步不斷加快,深怕慢了一步就會變成落湯雞。不過三分鐘的時間,原本只是陰霾滿佈的天空突然下起了豆大的雨,這種時候,尋常人的做法應當是趕緊找個地方避雨才是,但巷子底卻有人不然。

     男人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扶著牆,由搖擺不定的身體可以得知他正處於爛醉如泥的狀態,只是,那酒好像永遠喝不夠似的,全開的瓶口就著嘴唇就往下倒,酒液順著嘴角蜿蜒而下,形成琥珀色的小溪流。

     雨勢不斷加大,轉眼已是傾盆,像是一口氣要將整年份的雨水下完似的。男人身上的衣服已經全溼,雨水拍打在他身上與臉上,分不清他的表情是笑是哭。

     這樣的人在台北街頭是見怪不怪,一般的做法是視而不見,反正就算出了事也有警察會處理,所以男人以這種狼狽的姿態在大雨中待了一個小時。

     男人在雨中揚起雙手,任憑雨打在他的身上像被小石子擊中般的痛也毫無所覺,最後,男人開始在雨中跳起舞。

     見到男人失常的表現,一名路人本想報警,但想到要面對警察的盤問就覺得麻煩,一遲疑,就又任由他在雨中自生自滅了。

     廣告牆上的液晶時鐘走向十點鐘的方向,雖然是週末夜,但因為整個大台北都下著傾盆大雨,所以路上的行人三三兩兩,黎復文從大賣場中走出,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生活用品的他面無表情。

     這種雨夜在台北很常見,但是沒有人喜歡這種天氣,雨水打溼他的衣角與大部份的褲子,就在黎復文正想招計程車免去淋雨的痛苦時,一個龐然大物突然朝著他的方向倒過來──

     大腦對這種情況立即做出了反應,黎復文身子一偏,龐然大物朝他旁邊倒去,就連濺起的水花都沒沾到他的衣服,只是,當他看清那個龐然大物到底是什麼東西後,他立即放下手中的袋子蹲下身去察看男人的情況。

     這是一個醉到不分東南西北的男人,這種人在台北不算稀奇,原本他對這些人也是視若無睹,但是今天黎復文卻一反常態,就連他自己也說不出為什麼,也許是他在男人身上聞到了同類的氣息吧。

     「先生,你不能倒在這裡,現在正下著大雨呢。」黎復文嘗試性地喚了幾聲,卻發現男人毫無反應,修長手指撫上了男人被雨水打溼的額頭,手掌傳來的高溫告訴他這個男人正在發高燒,通常這種情況只要他打電話請警察來處理就可以省去麻煩又能兼顧良心,不過黎復文沒有打電話,他只是扶起酒醉不醒的男人,空出一手招了輛計程車。

     把麻煩帶回家的黎復文正打算替男人敷上冰毛巾時,男人卻在此時轉醒,他愣了一下,在男人身邊坐了下來。

     「你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男人問道。

     「我是黎復文,這裡是我家。你醉倒在大馬路上又發高燒,我不曉得發什麼神經就把你帶回來了。」

     「這是你家?我發燒了?」男人一臉茫然,顯然還沒真正清醒。

     「嗯,我已經把你的溼衣服換掉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你現在需要休息。」黎復文將擰好的溼毛巾折疊好敷在男人額上,疲累的他不想照顧病人時候還得分神應付醉鬼──他到底是發什麼神經才會把麻煩帶回來?

     「唔……好熱……我還要喝酒……酒……」男人把敷在額上的冰毛巾扯下,開始囈語。

     黎復文見狀,原本溫和的表情沉下來,冷語警告:「你要是再把毛巾扯下來,明天燒成白癡可不關我的事,不准扯!」他將毛巾搶奪過來,重新浸過冰水,再次把毛巾敷上去。

     「你怎麼這麼囉嗦啊……」男人嘟起嘴巴抽掉毛巾,他雖然覺得熱,可是完全不想退燒,像現在這樣昏沉沉的才不會想起那個人,酒醉又怎麼樣?發燒又如何?反正他就是不想清醒!

     啪!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黎復文望著自己發紅的手掌發呆,不敢相信自己方才居然打人……他上一次失控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男人也呆住了,迷濛的雙眼逐漸清明,看清眼前的男人。原來不是他呀……嘖,也對,那男人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失控,除非是幹架。

     「……我原本不想打人的……」黎復文頹喪地放下手,收拾好東西打算離開,卻被男人拉了回來。

     「你是……啊不管了,管你是誰,方才我很抱歉,你也不用內疚,謝謝你收留我一晚。」

     「我是黎復文,不用客氣,還有,喝太多酒對身體不好。」

     「我知道……對了,我居然醉到忘了自我介紹……我姓簡,叫伯宇,你叫我小簡或伯宇就成了,能不能冒昧問你一個問題?」

     黎復文漂亮的眉微挑,點頭表示可以提問,有點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居然會因為一個巴掌而清醒,不過,人醒了是好事,起碼他不用再費心照顧。

     「你為什麼想收留我?路過的人那麼多,可是沒有人會為一個陌生人停下來,你是為了什麼才救我?」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因為我感覺到你是同類吧。總之我都把你帶回來了,為了什麼原因重要嗎?」

     「同類?」簡伯宇細細咀嚼這句話的意思,同是傷心人嗎?還是……

     「我猜的,誰知道你是不是。就當我今天神經錯亂不小心撿到你好了。」不想繼續這種無聊的對話,黎復文推開簡伯宇拉住他的手,轉頭就要走。

     「等一下!」

     「嗯?」
   
     「我餓了……能不能煮個什麼給我吃?」

     黎復文瞪大眼,滿臉不可思議。

     沒想到一時心軟撿回來的人居然會這樣死皮賴臉,最後還住進了他的公寓……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