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海鷗之傷(上)》
2005-10-04    2005年10月6日出版       點選: 12976
第一章(上) »
楔子
 

作者:邪鈴 封面繪圖:阿諾 定價180元

踏入陳家的深門大院,
年幼的武京遇上同樣年幼的大少爺,
譜出的卻非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而是血淚交織的一段羈絆。

自小因被人下毒而至失心瘋的大少爺就像隻山貓,
眼神既狂又野;
然而當那雙帶著迷亂和茫然的眼神看著自己,
武京輕輕的笑了,他終於明白自己心跳的意義,
它代表著那彷彿從第一眼見到就開始的感情,
一個不能要求回應的感情。

一個注定只他一人明白和知道的感情,別人叫它:愛情。

 海鷗之傷(上) 試閱   

 
     樹隙間一星燈火,夜深中輕輕呢喃。

     這是一座小村,一隙光從村南一座孤單草屋映出,那是小小的木窗未閉,洩出的微弱燭光,也傳出的輕聲細言。

     「媽媽,你繼續講大海兒子的故事吧,我想聽。」奶奶的嗲嗲的聲音傳出。
   
     「嗯,那你聽了以後一定要乖乖睡。」慈腔善言溶入這夜空,一片祥和。

     「我一定的,媽媽,海是不是比小燕潭還大,大海的兒子是不是像我們家屋頂上的小燕子。」

     「海比小燕潭大很多很多,大海的兒子就像我們家屋頂上的燕子,不過他是白色的羽毛和有著一小塊紅斑的嘴,叫海鷗。」

     「那大得很多很多是多少?」從床上爬起的聲音雜著小孩子尖銳的叫聲。

     「小聲,不要吵醒了在香香夢的小燕子。」

     「那我不吵了,媽媽說說………」

     「曾經在一片藍藍的海上住著大海的兒子,他們叫海鷗,海鷗長得非常美麗,總能引起路人對他們的憧憬,他們最美麗的地方不是那雪一樣白的衣服,而是他們的嘴尖上有的一小塊紅斑,顏色鮮豔得如同血一樣紅。」

     「那不是他們非常的痛,嘴流血了。京京昨天也流了血的,好痛好痛,不過我沒有哭。」

     「京京好勇敢,海鷗他們也是的,不怕痛的,每天在大海中尋找著食物,餵養著他們的小孩,你知道他們是如何餵小寶寶的嗎?他們呀,將食物放在自己的口中,回到家後。小寶寶必須去啄幾下媽媽嘴上的紅斑,媽媽才給小寶寶餵食。而且,如果寶寶不啄紅斑一下,寶寶自已也絕不進食的。」

     「那沒有紅斑,是不是可以用隔壁阿音姐姐吃的菸紙代替。」

     「不是菸紙是胭脂。那可不能代替的。有一天海鷗媽媽出去尋找食物,回家的時候飛著飛著突然一個海波打過……」

     「啊!海鷗媽媽沒有事吧!」緊張的叫著。

     「她跌落在岩石上暈了過去。很久很久,她醒了,晃了晃翅膀,著急的繼續回家。那雙又黑又亮的孩子的眼睛冷淡的看著她回到家,便轉過了頭。海鷗媽媽急了,將頭伸向了小寶寶,叫著啄我的紅斑吧!但寶寶的雙眼卻一直望著夕陽,眼睛中是饑渴與等待。」

     「小寶寶沒有餓。」

     「不是的,小寶寶很餓了,但海鷗媽媽沒有發現她嘴上的紅斑已經沒有了。」

     「啊!不要,唔,媽媽。她沒事………」小孩哭腔中帶著善良的請求。

     「嗯,沒事的。好了,你睡吧。睡了起來海鷗媽媽的傷就好了。」

     那位母親並沒有告訴她那年幼的兒子,故事的最後。

     從那天起,海鷗媽媽一直站在原地等著寶寶的啄食,最後竟強迫灌入寶寶口中。但是寶寶卻一直凝視著遠處的太陽,緊緊閉著嘴。最後海鷗媽媽死了,死在她的孩子身邊,臨死都還帶著被拋棄的悲哀和充滿希望與柔情的目光,看著眼前的孩子,等待著孩子看她一眼、啄一下她的紅斑;直到死去,她也不知道那維繫情感的紅斑已經消失了。

     而海鷗寶寶不停的朝著太陽的方向啄著,啄著。直到他力盡氣竭,絕望地死在他母親的身邊。直到死他還盼望著啄到母親的紅斑。

     那輪高掛在天空的太陽,恰似一輪紅斑。

     那曾經代表生命的紅斑現在正被試驗著塗在某個女子的嘴上,發出蒼白而慘淡的光。

(以上海鷗故事取自於某一童話)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上)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