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夜蕭》
2005-09-28    2005年9月出版       點選: 8843
第二回 »
第一回
 

作者:瓶紫 封面繪圖:銅鑼燒 定價190元

蕭壯,一個在客棧打雜,
喜歡聽說書先生講些江湖傳奇故事的平凡小伙子。
因為客棧生意不好被資遣,
進城找新工作的他在路上被人撿去當馬伕,
還被改了名字變成夜蕭。

後來夜蕭才知道他的新雇主是說書先生時常提到,
因而自己耳熟能詳,神秘莫測、武功天下第一,
傳說中的大俠夜非。

然而這個夜非的真面目其實是──
生活能力近於零、只愛睡覺發呆曬太陽的超級懶惰鬼!
於是夜蕭不但要當馬伕,
還得褓姆兼奶媽、小廝兼丫頭、管家兼跟班……

 夜蕭 試閱

     正如江湖並不是個真正的湖,武林到底也不是一座林子。

     那武林裡的人自然也就不全是一群成天盡往林子裡鑽,不食人間煙火的異類了。

     所謂異類,顧名思義就是不同於普通老百姓的人了。

     而之所以要說『不全是』,自然是因為儘管大多數時候,武林裡的那些前輩、高
人、黑道、白道也都是要吃飯睡覺、討老婆抱兒子、上市場買菜、去夜市閒逛的──總
之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可總還是會有一些熱衷武林事業的人,每天背著刀、拎著劍,
早起摸黑的往那城外小道林子裡頭去「行俠仗義」、「揚名立萬」,好告訴所有的人,
他鑽的林子便是武林、他遊的湖便是江湖了。

     今天咱們這故事要講的,可不是說後邊的這種異類,而是個不小心被定義成武林
人士的平凡人。

第一回

     「要說當今天下武功最高的人,莫過於夜家莊當家的夜非了!那一身的功夫!輕
功比那飛簷走壁的賊偷莫俞還高明;一把暗器使得連摘星子司馬青空都得甘拜下風;內
家功夫得自少林正宗;又是藥王親自傳授的一身醫術;十八般兵器樣樣精通;奇門遁甲
也不在話下──更別提那一副堂堂相貌,人才一表,也不知迷住了多少名門千金呢!…
…」
   
     臺上說書的驚堂木連擊,說得是口沫橫飛,其實下面一共擺著的七、八張桌子,
也就有兩桌一共7個人在吃午飯,偶爾向臺上不經心的瞥上兩眼──這就算是聽眾了。
說到聽眾,這不大不小的來發客棧裡倒還有一個,就是客棧廚房裡的幫廚,蕭壯。

     幫廚,本來的意思,也就跟現在的助手差不多,就是幫著大師傅摘摘菜、切切蘿
蔔什麼的。可那時候不一樣啊,不只要幫廚,在忙的時候,還要幫著洗碗掃地、砍柴挑
水,前頭忙不過來了,就去幫著端端盤子;後頭忙不過來了,也幫著炒兩個家常菜。一
句話,基本就是個打雜的。

     這個幫廚的小子蕭壯,長得倒也人如其名,又高又壯,濃眉,一雙眼睛按著他腦
袋的大小算不能說大,按一般人的眼睛倒也不算小。鼻子是鼻子、嘴是嘴,簡單來說,
兩個字:平常。打小沒爹沒娘,跟著爺爺長大,成天跟鎮上的小孩子們一起玩,因為個
子大,也沒受什麼欺負,爺爺是來發客棧的廚子,十三歲那年去了,臨死前把他托給客
棧掌櫃的,自此就留在廚房了。

     蕭壯長到現在,十七年來還算得上平平順順的人生,還真沒發生過什?值得紀念
的大事,再加上他跟體格絕對成正比的神經粗細,所以能讓他本人印象比較深刻的經歷
算來算去也就只有一樁──可就是這一樁,就把他這個本來挺平常的小鎮人士,給定義
成了『武林人士』:

     那是兩年前,十五歲的蕭壯拿了柴刀去東山砍柴,掌櫃的開恩給帶了三兩牛肉,
包了五個白麵饅頭,小夥子便高高興興的上山了。可那是什麼年代啊?那是個你隨隨便
便走進座山都可能碰上個絕世高手一代大俠某某某隱居於此的時代,說不定再有個什麼
千年靈芝什麼珍禽異獸吃了就可以如何如何怎樣怎樣的……於是這蕭壯就這樣什麼都不
知道的上了東山。

     說起來,這鎮東頭的山也不算小了。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小鎮上的人
靠著這東山也得了不少好處:山大、林多又密,長的筍子、山菇什?的也極美味;其他
野豬啊鹿啊兔子什麼的也多,好獵。

     蕭壯記起臨走趙大廚子囑咐的,要到山陰面兒去採點花臉兒蘑,回來給他燒小雞
兒燉蘑菇吃,一拐腳,朝山背面爬了過去,還想著:等採完了回來再砍柴,省得背著累
贅。又想著那鍋小雞兒燉蘑菇,口水直流。

     慢慢的,陽光漸漸沒了,樹影兒婆娑,雖然還是晌午,但林子裡透著股涼颼颼的
氣,不過蕭壯神經粗,也不怕什麼神鬼的,直直的往上邊走,不成調的哼著前兒在外間
抹桌子時候聽到那唱曲的小姑娘彈的曲。一轉頭,瞅見前頭老樹根地下縮著一團灰灰的
什麼東西,瞧著還在動彈,便走了上去。

     那是個和尚,皮包著骨頭,看著好像快沒氣兒了。正蹲著看呢,只見那和尚突然
張開眼,滿是黃濁,目光茫然,一把扯過蕭壯的胳膊攥得死緊,嚇得蕭壯使勁往外掙,
這和尚卻像是糊塗了,喃喃道:「我這心法才是正宗的,……你們都是歪魔邪道!我沒
錯!……你們對不起……我不要死……師祖爺啊!」

     越叫越響,越攥越緊,駭得蕭壯一屁股坐到地上,手還是被握著,只覺得手腕生
疼,一陣熱,接著好像開水從手指縫裡順著胳膊逼了上來……又從肩膀往下流到肚子裡
面……漸漸只覺得渾身都熱了,內臟都要被煮熟了……

     蕭壯是被雨淋醒的,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往旁邊
一看,那臭和尚還在,已經斷氣好一會兒了的樣子,嘴唇泛著青紫,眼皮好像被什?東
西撐著一樣,大大的張著。

     想起剛才的難受,蕭壯站起身,狠狠的朝他身上踢了兩下,到底還是個孩子,面
對一個死人,沒一會就覺得渾身發毛,拿起一旁的柴刀,一邊想著:剛才怎麼沒把他的
手剁了,一邊踉蹌著走了兩步,回頭又看了一眼,往山下跑了下去……倒是沒忘了隨手
摘了一大捧花臉兒蘑用衣服兜著帶走。

     下雨了,柴是砍不成了,天陰陰的也看不出是什麼時辰了,於是隨便找了間破茅
草棚子,往地下一蹲,剛把饅頭拿出來……

     「啪!」

     眼前一白,蕭壯暈了過去,腦袋裡只想著一件事:牛肉掉地上了,沒關係,等會
兒拿回去洗洗還能吃的……

 

     後來蕭壯才知道,那天他被雷給劈了,給埋在茅草堆裡好幾天才,被人發現?了
回來,那會兒只覺得全身一陣冷一陣熱,冷的時候像大冬天沒穿衣服站在雪地裡,熱的
時候又像拔光了毛的鴨子被放在爐子上烤……後來慢慢的冷的時候越來越少了,熱的時
候多,可也不像之前熱得人心臟都要熟了似的,再後來就冷了,不斷渾身出汗。

     這的出了五、六天汗,睡一覺起來,只覺得身上輕快舒服的不得了呢!於是大
夫說,沒事了。掌櫃的也說,沒事了。沒事了那就幹活吧!於是蕭壯也說,沒事了啊,
就把這件事也忘得差不多了。

     再後來,當其他人問起來的時候,他便已經記不得什麼了,只知道,他曾經去山
後採蘑菇被雷給劈了,只知道醒了以後人家告訴他,那三兩牛肉已經壞了不能吃了……

     他不知道那個死後還被他踢了兩腳的臭和尚是少林寺住持的師兄,不知道那位師
兄的內功比他的住持師弟還強,不知道那位師兄死的時候腦筋糊塗了把所有的內功傳給
了他,不知道這麼強的內功會把他的內臟擠破如果不是被雷劈了救了他他早就死了,也
不知道他現在的內功已經強得沒人比得上了,更不會知道其實那三兩牛肉是被找到他的
李大貴撿走拿回家給他兒子二狗吃了……
   
     總之,就這樣在蕭壯還不知道的時候,他就光榮的被定性成『武林人士』了。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回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