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誰家天下(上)》(夕照映雪殘•三)
2005-09-28    2005年9月出版       點選: 21576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SOMA
定價180元

一個惡貫滿盈的魔頭、一柄削金斷玉的寶劍,
十六年來,一直長眠在沉淵深處。
許多人為了爭這把寶劍而喪命,
卻沒有任何人得以潛入冰冷的潭底,得到那把映雪殘。

唐淒,唐門的次子,奉師命來取這把寶劍,
沒想到這把映雪殘居然和自己關係匪淺……

而顧迎秋,那個沉於寒潭底的年輕男子,
在被唐淒等人的長輩們救活後,
竟然開始大開殺戒,讓武林飄起腥風血雨。

誰能停止他的殺戮?誰能撫平他的痛苦?
一切答案,都在雲南插天嶺…… 

 誰家天下(上) 試閱

第一章

     以一個十七歲女孩兒而言,玲瓏無疑是幸福的,她生來就是富貴人家的大小姐,
自幼茶來伸手、飯來張口,而如今,她不僅僅是個多金的大小姐,甚至坐擁連城財富,
遠比她親爹還要更有錢,因為她嫁了個好丈夫,一個大了她近二十來歲的丈夫,常樂會
龍頭霍玉海。

     其實,她也不怎麼明白,為何常樂會龍頭會愛上她,那人是那麼樣的聰穎機智、
那麼樣的深謀遠慮,還有,那麼樣的憂傷鬱結,對一個才十七歲的少女來說,其實是很
吸引的。

     玲瓏靜靜的坐在房裡,宅院很大,大得幾乎聽不見其他聲音,玲瓏不喜歡這裡,
她還年幼,愛玩愛鬧,可是這大宅卻像座墳墓般牢牢將她困住,院子裡的竹葉沙沙作響
,玲瓏不敢說,其實,她有點怕。

     怕什麼?怕這座宅子,她住的地方,步莊。

     玲瓏聽下人們說過,步莊,是常樂會龍頭結髮妻子住的莊園,海哥很愛她、疼她
,據說是個長得不十分好看的盲女,一個人幽幽靜靜的守在這座宅子裡,最後,死在這
座宅子裡。她死的時候,身邊沒有任何人,等海哥察覺時,已經死了大半個月,瞪大了
眼端坐在正廳裡,聽下人們說,那怨毒的目光,就像是她從沒瞎過似,無言的控訴著某
人……。

     玲瓏從沒問過,當初究竟發生什麼事,她知道海哥不喜歡旁人提起,常樂會龍頭
夫人逝世,卻沒有盛大的喪禮,甚至,連她的墓在哪裡都無人得知,江湖裡流傳著閒言
閒語,說海哥是愛上了別的女人,才會和他結髮妻子分離,但是玲瓏卻明白,海哥心底
最愛的絕對是他結髮妻子,他將她葬在只有他一人知道的地方,海哥常去探望她,帶著
一身的寒氣回來,還有那一股憂傷鬱結的氣息,海哥一定很愛她……。

     步莊讓茂密的竹林圍繞著,當初的女主人是瞎子,她看不見,所以不介意宅院的
幽暗,可是玲瓏卻不喜歡,偌大的莊園卻連一絲絲的日光都透不進來,終日昏昏暗暗,
僕役們各自忙著,沒有招喚不會到正廳上來,所以步莊終日陰沉寂靜。

     玲瓏並不膽小,但卻真的怕了這座宅院,流言蜚語她再不願聽,一樣會傳到她耳
裡來,打從前一任的女主人在的時候,莊園就鬧鬼過,不僅有鬼,還有妖怪。玲瓏本來
是不信的,但是自從她的貼身小婢巧巧失蹤後,她開始疑神疑鬼起來,下人們說的,這
宅子會吃人……。

     「夫人……。」翠喜端了碗清茶進來,上好的龍井,玲瓏並不喜歡,可是海哥卻
堅持要她喝,玲瓏再不願意,但從不忤逆他的話。

     「找到巧巧了嗎?」玲瓏微擰起秀眉疑問,她並不是一個愛扮憂鬱的女孩兒,只
是海哥喜歡她這個模樣,久而久之,她就習慣這樣了。

     「夫人……。」翠喜慘白著一張小臉,話音掩不住恐懼,她小了玲瓏一兩歲,和
巧巧情同姐妹,巧巧失蹤後,由她頂替,原以為是天上掉下來的美差,哪知道卻像一隻
腳跨進地府裡。

     「巧……巧巧在水塘裡……。」翠喜打著顫,回想起阿廣和九老闆指使著人撈起
巧巧那刻,翠喜深深覺得自己的胃快嘔了出來,泡了四五天的水,巧巧整個人漲得厲害
,灰白色的肌膚,浮著暗紫色的青筋,再加上水塘裡的錦鯉啃咬的痕跡,翠喜根本認不
出那人會是巧巧。

     「水塘?」玲瓏捂著心口倒吸一口氣,不禁打了個冷顫,下人們說的沒錯,這宅
子真的會吃人。水塘雖大卻不深,巧巧沒理由摔進去,就算真的失足,也沒理由淹死在
裡頭。

     「翠喜,去通知龍頭,說我們要搬到別處去住。」玲瓏簡單的說著,翠喜點點頭
,飛快的奔離。玲瓏咬著唇、擰著眉,這裡,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竹林沙沙作響,玲瓏倚在窗邊攏緊純白虎皮,其實金陵這裡並不那樣冷,但不知
為何,留在步莊裡,她總認為大宅時不時陰風陣陣。

     下人們常說,步莊原本的女主人陰魂不散,常樂會是她一手扶植起來,海哥最後
卻背棄了她,守在步莊裡直到死亡那一刻,她的怨,無處渲洩,所以一直在步莊裡徘徊

     玲瓏沒見到什麼陰魂不散的冤魂,但宅子籠罩的那股幽暗,就像莫名的恐懼般,
一直緊纏在她心上,好幾次她夜半驚醒,總覺得聽見有什麼人窗邊輕嘆,窗外沒有人,
只有那片始終沙沙作響的竹林。

     玲瓏凝望著鏡子,倒影同樣回視著她,不禁有些迷惑,鏡中那人,她甚是陌生。

     傾國傾城的容貌,清麗脫俗的氣息,長髮牢牢的繫著辮子,以便解開後能有海哥喜歡的捲曲糾纏。

     她沒有其他色的衣衫,唯獨青,淺青、藏青、淡青,海哥喜歡將她裝扮得有如初
春時樹梢上剛發的嫩芽。可憐的是,玲瓏其實不喜歡,她愛紅,深紅、豔紅、火紅,她
本來就是個敢愛敢恨,像盆火似迷人的女孩兒,偏偏卻強自收起自己的熱情,深深的埋
藏在那抹清冷底下。她討厭這座大宅,她更討厭鏡中的自己。

     夜裡的步莊很靜,沒有蟲叫蛙鳴,一座這樣的深閨大宅竟沒有半點蟲叫蛙鳴,玲
瓏想哭又想笑,海哥安排她住在這兒,安排下人將這兒打掃得乾乾淨淨,玲瓏苦笑,這
不是乾淨,這是死寂,步莊不是座宅院,而是墓園。

     簡單的收拾了一些隨身的行理,玲瓏不打算再住下去了,不管這宅子是不是真的
會吃人,她不打算將一生的青春全葬送在這裡。攏緊純白虎皮,玲瓏拉開門,一陣陰風
襲來,不由得急退一步,一縷幽魂虛虛浮浮的飄了進來。

     「啊……你……。」玲瓏瞪大眼,驚恐的指著眼前那縷幽魂,慘白得泛青的臉頰
,長及腰的微捲頭髮,傾國傾城的容貌,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那是她自己,即使看上
去不那麼真切,確實是她自己。

     「嘖嘖……生了這張臉,想不讓妳死都不行了。」那縷幽魂瞧著玲瓏笑了起來,
低低的、柔柔的,聽上去卻讓人覺得毛骨聳然。白森森的牙齒咬了咬下唇,竟泛不起半
點血色,微紫略青的肌膚,讓人光瞧著也覺得陰冷。

     「你……你是人是鬼?」玲瓏急退了好幾步,幽魂始終距離她一臂之遙不遠不近
,飄飄忽忽足不沾地。

     「鬼,殺人鬼。我死在寒潭底十六年了,如今好不容易爬出來……復仇……。」
幽魂笑瞇了眼,彷彿自己說了什麼了不得的玩笑話,白得泛青的指節握上腰際的劍柄,
抽出、揮舞、回鞘,行雲流水一如名畫,會動的畫。

     玲瓏瞪著那縷幽魂不解,只覺得遍體生寒,冷得她幾乎想投身火海。幾乎,因為
她動不了,不明為何,她就是動不了,所以只能張著驚恐大眼瞪著那縷幽魂。

     「利劍殺人是不痛的……。」那縷幽魂走近,陰冷的氣息飄散,抬手輕撫著玲瓏
的長辮,使勁一扯。

     那一瞬,玲瓏瞧見了她此生看過最恐怖的景象,她的身體,直挺挺的立在那裡,
而頸子上,卻少了頭顱,她青春年華,宛如樹梢上剛發的嫩芽有生氣活力的頭顱。最後
,真正的最後,玲瓏終於明白,她的頭,握在那縷幽魂的手裡……。

     提著人頭,那縷幽魂心滿意足的飄出屋外,自衣襟裡掏出了火折子吹了吹,熾熱
的火花跌在枯葉上,白煙冒起,火舌啪啪亂竄。那縷幽魂提高了玲瓏的人頭與其對望,
冷笑一聲將人頭拋入火舌中,焦臭味四溢,再美的人,死了,一樣都是一付臭皮囊一堆
白骨。

□   

     翠喜的尖叫聲劃破寂靜的夜晚,她不敢相信她所見到的事情。向九老闆提過了玲
瓏夫人想搬離步莊這件事後,她立即奔回這裡,因為她知道年齡同樣不大的玲瓏,獨自
一人留在房裡是會害怕的,哪知道,回到房裡會見到更令她驚恐的景象,玲瓏的身體僵
立在屋內,而人頭,不見了?

     就算年紀小,但翠喜畢竟是常樂會的丫環,所以她很鎮定,立即奔出屋外,她必
需告訴九老闆,玲瓏夫人慘死在房裡,不過可怕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她才剛跨進院落
,就見到有個人影在竹林外生火,翠喜好奇的走近,竟看到那人將一顆圓滾滾的東西拋
進火堆裡,仔細一看,那是玲瓏夫人的頭顱。

     火光中,玲瓏瞪大了眼睛望著翠喜,像是控訴著為何不救她,翠喜無法抑制自己
的尖聲叫著。站於火堆旁欣賞的那人回頭,瞇著眼對翠喜笑了笑,那人很美、月光下有
種清冷的絕色,翠喜直覺那人眼熟,而那人像是明白翠喜的疑慮般跨了一步,只跨一步
便到了翠喜眼前,近得不能再近,鼻尖貼著鼻尖,翠喜張大嘴發不出聲音,只有喉間不
自然的咯咯作響,出氣多、入氣少,雙眼一翻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那張笑臉她認得,便
是火堆裡漸漸焦爛成白骨的那人……。

     九老闆,阿九,年少時跟著步莊的女主人,在她死後便跟著常樂會龍頭打理一切
事務,他很本事、也很謹慎,任何事落到他手裡總有辦法解決,只是這次,連他也不得
不皺眉。

     「翠喜是活活嚇死的。」阿廣撥了撥餘灰,一顆焦黑的頭顱不自在的滾動著,惡
臭撲鼻。九老闆眉頭皺得更緊,玲瓏夫人是步莊的第二任女主人,雖然她遠不及前一任
,但仍舊是九老闆的主子,慘死,失了頭顱,傳出江湖,對常樂會無疑是一大諷剌,這
天下第一幫會,竟連女主人也保護不了?

     「是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九老闆揮了揮手,示意下人埋了玲瓏和翠喜二人,
他不願這事傳入常樂會龍頭耳裡,至少,不能在他還沒解決之前傳進他耳裡。

     「別驚動龍頭,調集南六省的弟兄回金陵!」九老闆沉聲,不管是誰,敢殺了常
樂會龍頭夫人,就只有死路一條,沒人能在常樂會的追殺下存活。

     沒人能在常會追殺下存活,沒有人。九老闆一直都這麼深信,只可惜,他深信不
疑的事卻不是真正的事實,沒有活人能逃過常樂會的追殺,但是死人呢?一個沉在寒潭
底死了十六年的人?那人,如今就站在九老闆的議事廳裡……。

     調回了南六省的弟兄,連著三日三夜的全城搜索,金陵翻了一遍又一遍,九老闆
找不出有哪個人膽敢殺了玲瓏夫人,他氣餒,驕傲的氣餒,常樂會威鎮天下不容得罪,
所以怎會有人夠膽量殺了玲瓏夫人?九老闆甚至妙想天開的懷疑,會不會真的是鬼,步
莊大宅裡的鬼?

     他猜對了一半,的確是鬼,但不是徘徊在步莊裡的女主人,而是沉在寒潭底十六
年的冤魂,那股怨、那股恨,迫使他死了十六年都硬生生爬了起來,上窮碧落下黃泉不
遠千里的尋到步莊。

     那縷幽魂,就這樣不聲不響的飄進九老闆的議事廳,沒人知道他是怎麼進來的,
不少人忙著揉眼,因為沒眨過,那縷幽魂卻虛虛浮浮的飄立在眾人眼前,笑得極其天真
燦爛,卻讓人不由得一陣毛骨聳然、渾身發寒。因為那抹笑,就像是失掉頭顱的玲瓏般
無邪,他高些、瘦些、長髮更捲些,不過確確實實是玲瓏那豔冠天下的清麗容顏。

     「玲瓏夫人?」阿廣驚呼,那叫喚由驚訝轉為驚恐,末了瞪大眼、捂著自己喉間
,鮮紅的小圓點,茶葉梗釘在他身後的粗柱裡。人,喝了一輩子的茶,怎曉得讓茶葉梗
殺死是這般滋味?喉間滿溢著茶香甘甜。

     「禍從口出,真是血淋淋的教訓。」那縷幽魂吹了吹手捧的清茶,淺嚐一口,用
力摔碎茶碗,涼掉的龍井真是難以下嚥。

     「你是誰?」九老闆緊盯著人深吸口氣,這話問得他自己都覺得蠢,他比誰都更
清楚眼前那人是誰,只是愈清楚,愈知道這事絕不可能發生。

     「殺人鬼,從寒潭底下爬出來的殺人鬼。」那縷幽魂抽出冷森長劍,亮晃晃的令
眾人心底一寒,那劍,天下人皆知,沉於沉淵底的映雪殘,而那人,死於十六年前的顧
迎秋。

     「顧……顧公子?」九老闆逼著自己猛吸氣強自鎮定,發顫的雙腿幾乎快撐不住
自己,他比誰都認得那人,不只一次陪著步莊的前任女主人到潭邊憑弔,終年雲遮霧罩
的沉淵,唯有天晴時自鐵索橋上朝下看,才能見到沉在潭底的那人,十六年來憑著凍徹
心肺的寒潭保持屍身不腐,那人,一如當年。

     「你都這麼大啦?小……阿……九……。」那縷幽魂緩慢的說了那三個字,映雪
殘閃電似的連殺三人,議事廳裡飄散著一股令人作噁的血腥味。

     「顧公子!」九老闆急呼,止不住的發顫,對著那人,他阻擋不了心底的害怕,
即使那人在笑,笑在眼裡、笑在心裡,笑得讓人發寒。

     「我一個人在潭底好寂寞,所以上來找些人陪……。」那縷幽魂低聲的咯咯笑著
,又有兩人倒下,議事廳裡只剩九老闆一人。

     「你可以召告天下,我,顧迎秋,回來了!」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