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5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梵天聖戀》(愛在世界毀滅時•二)
2005-09-28    2005年9月出版       點選: 12396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小十四 封面繪圖:酸梨 定價180元

仁慈為懷、悲憫人世,活佛如來總是承受著罪業反噬,
耗費自身靈力,施奇蹟予眾人,究竟值不值得?
為洗淨魔氣,令香港重見天光,百來名高僧以如來為中心齊聚,
就為了三十日後「弘法大會」上將發動的曼陀羅法陣──
如來之心永遠掛懷世人;魔,不該存在於人世。
       
「那麼,你以為人與魔最大的分別是什麼?」
「是愛。人擁有愛,而魔沒有。」
「你錯了!魔也有愛,而且,
 魔擁有的愛憎之心,甚至比人更加強烈。」

三十日為期,看盡了人們醜惡面的活佛,
他的抉擇,是仍舊悲憫世人,或是衷愛的師兄?
是人,還是魔?

 梵天聖戀 試閱

 

第一章 三十日之約

 

         早上五時多,在市郊的一幢純白別墅內,人造的第一線晨光從落地窗透入近千呎的睡房中,晨霧如紗,更帶著青草的清香甜味。

 

         躺在柔軟的真絲床舖中,如來卻睡得不太安穩,穿著白色睡衣的身軀在睡夢中輾轉反側,手無意識地抓緊胸口。

 

         光滑的前額佈滿汗珠,年輕俊俏的五官扭曲,而隨著痛楚漸漸增強,如來終於痛得醒過來了。

 

         倏然睜開眼,烏亮的眼睛先是茫然地瞪著天花板,接著,便難受地瞇成細線。右手按在左胸上,五指如勾,尖尖的指甲在真絲睡衣上抓出幾道凹陷的痕跡。

 

         「唔……」雪白的牙齒緊緊咬著粉嫩的唇,流洩出輕細的疼痛哦吟。

 

         頭枕在枕頭上,如來高高仰起下巴,左手抓緊床單,優美的肢體繃緊,默默忍受心臟急速收縮所帶來的劇烈痛楚。

 

         與此同時,房門的方向傳來幾近於無的聲響,乾爽的毛巾與溫暖的手,同時放上如來的額頭與胸口。

 

         默默無語中,如來忍受心臟傳來的痛苦。這種痛也不是一兩個月的事了,不過,在香港居住的十多天以來,心痛發作得比以往頻密,痛的程度也增加不少。

 

         這樣下去,他之前用「天眼通」感應到的死亡預感就真的要實現了;不過,不是倒臥於血泊之中,而是死於心痛。

 

         在如來近乎自嘲地暗想同時,心痛漸漸減退,呼一口氣,用手支撐起上身,倚坐床頭,剛將背靠好,一杯溫水已經遞到他的手上。

 

         「好點沒有?」

 

         「謝謝師兄,已經好多了。」喝一口水,如來揚起眼睛向左方看去,坐在他身旁的是已經穿上整齊衣服,額闊鼻高,五官深刻英俊的北冥浩天。

 

         如來並不意外他的出現,就如同他從不意外北冥浩天永遠會在第一時間知道他需要什麼一樣。

 

         將玻璃杯裡的溫水一飲而盡,蒼白的唇恢復血色,在水光的滋潤下更是嬌嫩潤澤。

   

         自窗外投入點點金暉,豐潤的臉蛋在照耀下泛起兩朵紅暈,彎彎的濃眉下鑲著一雙渾圓的眼睛,晨曦的金光在兩顆烏亮的眼珠中央反映出浩翰光采。深刻的雙眼皮因為受不住強光的照射而向下低斂,濃密的眼睫在臉上落下一層淡淡陰影,反而令玲瓏豐潤的五官更加立體。

   

         在如來身上洋溢著二十歲年輕人所獨有的青春,俊俏,也同時蘊含著二十歲年輕人所少有的貴氣。

   

         以指腹溫柔地摩挲著他嬌嫩的臉頰,北冥浩天在心中讚歎了好一會兒,接著,用沉著好聽的聲音說:「我的小如來,值得嗎?」

            

         又拉到這個話題上去了!如來輕輕蹙起眉心,淡淡回答。

   

         「沒什麼值不值得的。」

   

         冥頑不靈!在心中暗唸一聲,有如刀削的眉頭向下壓,北冥浩天隨手環起如來的肩頭,「你從西藏來到香港才十五天,但已經第七次發作了。如來,你就聽師兄的話,別再浪費自己的力量去救那些根本該死的人了。」

   

         「師兄,別再說這個話題了。」如來抿著唇,將目光移開。

   

         經常發生在他身上的心痛並不是因為身體上的毛病。不是他自誇,自幼他都很健康,連傷風感冒也難得一次。

   

         他的心痛是因為……

   

         以北冥浩天的說法是因為他經常以佛法力量去救治瀕臨死亡的人,而招來的惡果。

   

         他每救一個人,就要背負那個人身上的所有罪孽。若那個人以後不再犯錯,自然沒事;若那人犯罪,或者多行不義,罪就會變成「業」,回到他身上,令他痛苦。

   

         當然,這種說法他是不相信的──不,是不想,亦不能夠。

   

         他是密宗活佛,他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宏揚善美,渡化世人,若連他也不相信人性本善,那還有何立場可言?

   

         默默沉思,如來搖搖頭,連想都不願再想下去。

   

         眼角一揚,向北冥浩天瞄了兩眼後,如來伸出指頭輕輕指點。

    

         「師兄,你今天穿的上衣好像太花俏了。」

   

         「哦?」北冥浩天立刻往下一看,他今天穿著一件白底銀花的襯衫,漆面的藍色長褲和皮鞋,和平日沒什麼大分別……唔……或者……可能真的有點花俏了……還是換另一件吧。

   

         北冥浩天邊在心中沉吟,邊抬起頭來。「如來,先別說這個,你……」

   

         不等他將一句話說完,如來再次抬起手,尖尖的指尖向前一指。「師兄,我想看電視。」

   

         知道他存心拉開話題,北冥浩天亦不再逼迫,聳聳肩頭,從床旁的小几拿起遙控器,打開安裝在前方牆壁上的投影電視。

   

         早上六時,正好是新聞時間。一開始報導的都是沉悶無聊的政治新聞,對這些事向來不感興趣的如來,張開唇打個呵欠,覺得睏了。伸手揉一揉眼皮,如來很自然地將頭埋在北冥浩天懷裡,眼皮微微斂下,正想好好補眠一頓,恰恰聽見電視裡的女主播以清脆的聲音報導一段新聞。

            

         「因為下個月,西藏密宗將在香港舉辦『弘法大會』的緣故,令香港酒店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大量旅客滯留機場,甚至有人自備帳篷,在大會堂一帶的道路露宿。」

   

         揚起眼睛一看,電視裡正在播映訪問的片段。

   

         如來不由得蹙著眉頭,暗嘆自己倒楣。

   

         頭頂上果然響起北冥浩天的問話聲。

            

         「什麼是弘法大會?」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弘揚佛法。」唯恐露出蛛絲馬跡,如來盡量以平淡的語氣回答。

   

         「只是如此單純?」

   

         抬頭看去,北冥浩天深邃的眼睛內閃爍著智慧與瞭然,在他的眼神下,如來自覺無法有任何隱瞞,沉默一會兒後,他輕聲說:「那天,我會接見從各地而來,身患絕症的病人,首次在媒體前公開我密宗的無上佛法。」

   

         「你真的不要命了。」有如刀削的眉頭往下一壓,北冥浩天嘲諷一句後,不冷不熱地說,「還有什麼?徹底說出來吧!」

   

         遲疑地咬著唇瓣,思索多時,如來終於再接下去。「除了在各地傳媒面前宣揚我密宗佛法,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天,除我之外,還會有九十九名活佛到場,聯手在會場中佈下『曼陀羅法陣』。由我發動,以會場為中心,準備一舉洗淨香港的所有魔氣。」

   

         「曼陀羅法陣……」北冥浩天在嘴唇邊喃喃重覆一次,深刻的眼線瞇了起來。

   

         「對!就是曼陀羅法陣!密宗最強的伏魔法陣之一。」

   

         看到他的表情,如來俊俏的臉孔上浮現幾分年輕氣盛的驕傲。

   

         「如來,你誤會了!我不是在讚歎。」北冥浩天搖搖頭,臉上神色似笑非笑。

    

         區區一個曼陀羅法陣他還不放在眼內。

   

         一瞬間,如來覺得難堪起來,放在身側的十指不自覺抓緊柔軟的真絲床單。

 

         「你就不可以說一兩句好聽的話嗎?」

   

         他的堅強,他的矜持,在北冥浩天面前總是輕易變質。他清楚自己的不成熟,卻無法控制情緒的起伏。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