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5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壯志驕陽part1》
2005-09-27    2005年8月出版       點選: 7250
第一章(中) »
第一章(上)
 

作者:赭硯 封面繪圖:翔龍  定價180元

這是什麼狀況?
焦暘莫明其妙,不過是陪個考,
競考明星的又不是他,
難道就不能讓他拿著二百八的傘,平安當個路人嗎?
他只是來看戲,
傘戳到眼前這個輪廓鮮明的混血男人也是不著意,
犯不著因為這樣就得陪他演同性戀吧?
還莫明其妙地被錄取?

當身在弱勢一環,他因臧關陌之故,奮力向上;
年少的十八歲,為目標一往直前,
如驕陽初現,誓不低頭。

壯志驕陽 試閱

一、關於相遇。

     一直期待奇跡,嚮往美好的愛情,憧憬珍貴的故事。

     一天,一天,一天,時間算成秒,那麼富裕,把青春偷得不露痕跡。

     然後失去了浪漫幻想,收穫回憶。習慣了平淡,不再渴望改變。 到一個時刻,看著身邊那個人,即使不告訴他,心裡也都慶幸,我遇見你,幸虧是你。

     當然,相遇的時候,我傻不愣瞪。

     七歲的時候,我小學一年級。開始讀書寫字。

     我一看書本上的方塊字就覺得很親切,拿起筆我特亢奮,滿身的血液像廬山升龍霸那般壯觀。

     我爸說從我眼裡的光芒,看見一個天才的誕生。

     老師們奔相走告,咱們這個小鎮上要出大人物了,誰都搶著來我所在的班級授課,這時代抓住機遇就是抓住財富。

     第一次測驗,我很茫然的看著卷子說我緊張。老師對我笑得很和藹,「焦暘,不怕,測驗是很平常的,你只要把你學的寫出來就行了。」

     長大後回想往事,我也覺得可笑,小學一年級第一次測驗,無非就是考考橫撇豎捺一二三四,我居然也緊張。

     不過並沒有影響我的正常發揮。

     因為成績出來後,老師清醒了。找到校長說,我慚愧,盲目地犯了左傾路線的錯誤。

     到了十歲,我在百折不撓的努力下,始終能夠保持每次測驗考試六十分。我爸看著我眼裡的光芒說,噢,原來你小子是天生眼睛長得亮。

     我知道,那就是在誇我。

     我打小就長得乾淨耐看。

     膚色黝黑,有出息的男人都長得黑,這是我爸說的,他站在夜色裡不張口,你不知道還有個人。

     當然我不至於那麼非洲,稍微比我爸白上一些,誰讓我趕上好時代,出生以來就有牛奶喝。所以我黑得細潔,見過水貂吧?而且我瘦得很健康,不像晾衣杆那樣看著寒酸。

     初中之後,我的喉結長成一個核。每個人都有些習慣動作,我就常起下巴不說話。

     其實我是無意的,通常原因是話題走向我所陌生的領域,為免膽怯,我得裝作走神,眼神放得縹緲一些;其實內心正緊張地偷記別人的話,可每逢這時,身邊的同伴會很憤怒的罵,「他媽的,焦暘,你又來!」

     然後一個棒錘,打得我低下驕傲的頭,低頭的那一瞬間,捕捉到四周滿滿傾慕的眼神溫柔的海。

     女生們特喜歡我。

     吃話梅會分我,沒事就愛晃在眼前,掃地掃到我腳,爭辯幾句都高興。寫聖誕賀卡的時候,開頭某某同學裡的那個某某就是我。

     實話說,我當然得意了,人活於世,很大程度上就是靠別人的肯定取得快樂。可累啊,不能在同伴面前太喜形於色,除非哪天我活膩了找挨打。沒辦法,討女生喜歡這種事,我就算慷慨,也分不出去。

     這是我最值得驕傲的地方,也終究沒能阻止我在成長的道路上發現真相:那就是,我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人,注定平凡一生。

     連冬唾棄地說:哼,你就這點出息 我說,做人就得掂清楚自己的斤兩,我們就得老死在這個小鎮上,了不起以後出去旅遊一回開開眼,還是得回來。你不認命,還指望什麼。

     連冬拿著一張報紙看得入神,「焦暘,你少跟我來這一套,我還不清楚你?就是懶散,不思進取,別拿什麼注定啊,命運啊給自己當藉口。」

     我有點懊惱,周圍那麼多人,學弟學妹跟前都不留點面子給我,不是不知道我這人死要臉,畢業這天還給我添心煩,「你這話就沒意思了。」

     「切,」連冬敷衍地?頭哼我一聲,轉頭又鑽進報紙裡,瞧那鑽研的勁頭,別是有什麼發財致富的好消息,我覺得熱血在沸騰。「我這話沒意思?那你爸讓你考大學,你跟要發配邊疆那麼痛苦!」

     說著,抓住我胳膊,指著報紙上一豆腐塊大的角落說,焦暘,是朋友的,陪我上市中心走一趟。

     就是連冬被那豆腐塊吸引而拉住了我的胳膊,我平凡的一生,將在高中畢業這年拉開新一章的序幕。

     身處這座國際大都市的近郊小鎮,基本上讀完高中已經算是知識分子了,在鎮上找個工作,平穩篤定的過日子。生活不會很忙,閑下來就可以曬曬太陽打打籃球。

     說我胸無大志也好,說我得過且過也好,總之我就嚮往這種可以不用讀書,開始掙錢的日子。 照我爸的意思,是要我考大學,雖然很早發現我不是天才,他還是賊心不死地期望我成為鎮上數一數二的讀書人。

     他聽過一個古老的美好傳說,鎮上的誰誰誰,考上秀才之後,能在路口建個石膏像。

     我嚇得……看見每個高校招生手冊封面的校長照片都像看著自己的石膏像。

     我爸見我死活不填高考志願表,一禮拜鬱鬱寡歡,說你怎麼連挑戰的勇氣都沒有。現如今,考大學越來越容易。

     我說那是,你們那代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現在獨木橋已經比高架都寬敞了,拓寬橋體的成本全折入大學畢業生的低工資裡去了。

     我媽拉著我爸說算了算了,他不樂意你勉強也沒意思。像我們這樣本分過一輩子不也挺好,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說不定他也是怕給我們壓負擔,現在考上大學是不難,讀完可不便宜啊。

     我眼眶一熱,要說還是我媽瞭解我。

     我爸咕噥了兩句,沒奈何,只得由我,嘴上還是要擺老子的派頭,「你啊,真不像男人。」

     「這話說得,」你做爹的,咒兒子什麼不好咒這個,我攏著他肩膀硬拉他下水比一場,「我是不是男人,等過兩年和周黎結了婚,她知道。您操什麼心。」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中)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