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2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盡嵐飛雨》
2005-09-27    2005年8月出版       點選: 7191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盡嵐飛雨 試閱

第一章

         陽掛林稍,峰巒層層疊,山澗溪水潺潺,只覺一片氤氳透骨沉香,而不至冷冽。

         「比起行陽,我還是愛府京的天氣多些!父皇……喀,爹不願同我們一起出遊,真是可惜了。」發語的少女,講話似連珠串地快,一個閃神,可就漏了大半沒聽著。但縱使只聞其甜美的嗓音,可就已令人十分受用。

         晨間的山林小徑,鮮少行人,僅有鳥兒嚶嚶隔花嘻聲繞響,少女的快語,在其中卻不顯突兀,一樣是清脆嘹亮。而人如其聲,再細瞧少女的容顏,若非在那皓皓眸子中,流轉的雀躍神情,可真是會讓人誤作天仙下凡的絕世容顏啊!

         瓜子尖的細緻臉蛋,一對鳳飛眼兒,眨眨那垂簾密睫毛,星光都盡納在那黑曜中。小巧卻挺直的鼻梁,如含花瓣殷紅的杏兒唇,組成足令人屏息的傾國之美──

         「妳當爹是什麼身份,好容易出來晃的?何況,這處對他來說,總是塊不願再觸及的傷心地啊!」接話的少年在眉宇間,與少女有類似的氣韻。那是種渾然天成的高貴氣質,由血媕Y醇酵引出,再經教養,將那份爾雅,於談吐舉止間表彰明確。

         雖說如此,在僕役隨從們跟隨下的兩位小主子,卻是完全兩異的相貌。

         少女的妍麗,讓人驚嘆。少年,則只能堪稱清秀。玉潤的白皙臉蛋,圓眸低垂,薄唇似乎總自然漾著一定弧度的笑容。一切,都予人和藹淳厚之感,但同時,這也就不是張醒目突出的面容。

         於是,在少年眼底的鋒利,向來便得以潛藏順利──

         「也是…」從山巔俯瞰遠方有些距離的府州皇城,記憶中的那場大火,總令少女不勝唏噓。

         龍朔二十六年,府州皇城因霏軍殘兵攻堅,被大火摧殘了近半宮闕,更葬送了無數宮人內監的性命。而戰亂剛結束,不論在資金或人力上都處拮据之境。同年,帝便下令將京都遷回行陽舊皇城。 這一遷都,便是多年不見故鄉地,憶景、憶人,的確都是十足傷心地。對在那處生長十來年的她都如此,更甭談她的父親,會有多悲傷了。但理智上雖瞭解,少女口頭上仍是逞強。尤其是對這個與她同日同時生,僅只早那麼一刻出世的兄長,她更是從不願輕易認輸。

         「不過行陽天氣真的差啊!不管去哪兒,出來透透氣,想是都能讓爹心情好些的。老祖宗當年會選擇遷都,不是沒有道理的。行陽那鎮日落雨,可是把人煩死了!」少女嘟嚷著,才剛講完話呢!這會,連天也都聯手戲弄她了。前一刻還是晴空的藍天,不知何時,竟開始飄起點點細雨。

         「呵,那是因為行陽迎了個雨姑娘啊!瞧,妳這一回來,府州不也下雨迎妳了。妳怎麼會不愛雨,妳的名字就是豐沛的大雨啊!」

         得趣,少女的名字,正是單字霖,解作連綿不停的雨水。

         「嵐哥哥!」

         瞧妹妹氣呼呼的可愛模樣,嵐得意的笑著,同時體貼的伸起袍袖,為她遮去雨水。

         「不鬧妳了,咱們家的雨公主,可是嬌貴碰不得雨。前面有座小亭子,去那歇歇腳吧!」順著嵐指的方向,是座落斑駁的亭台,在濛濛細雨中,漾一道緋紅朧光。這不經意的決定,命運的紡車,以風作軸,以雨作線,逐步將三人縛織為一道……

         小亭以基本六角柳柱架起,除了簡單鋪上的石地與內圍一圈排木椅外,再無其他裝飾或遮蔽。雖在這林景風光中,古樸的設計,於歇腳時更有風韻,但若作遮雨用,則有些不足了。

         春風斜雨,為閃避飄入亭內的雨露,亭內人也就坐得集中些。

         亭內,除了霖與嵐及幾位侍從外,只有一位少年孤身靜坐。

         少年始終面朝他方,雨日光暗,讓人難瞧清他的面相。

         對此,嵐也不怎麼在意,畢竟不過就是個露水交逢的過客罷,彼此別有妨礙就好。但少年的身體特徵,卻是令霖好奇極了。

         「哥哥,那人髮色淺得好特別哦……剛剛閃雷時,有瞄到一下,似乎連眼珠子都是木槿灰呢!」盡量壓沉聲音,但女孩兒聲線本就較高,霖講話素來又是口快,最後那句『灰』字,隨著淺雷落音響亮。

         「姑娘家怎好拿著人直瞧,這裡不是城中,收歛些。」低聲訓示妹妹同時,嵐也稍微瞧了一下少年。果真,少年那頭披散的絹細長髮,是種特異的色彩。就像墨條兌上大瓢水勻和後的秸灰,但又不是那麼死沉,在雷光閃電下,隱隱輝爍銀光。

         『既非中原,也非西域,於兩種純粹中統一的色彩啊──』

         暗自觀察好一會後,嵐才確定少年應該是中土與西域兩方混血所生。

         自兩年前,霏國被耿朝攻陷後,中土境內漸漸多了些混血小兒,但像少年這麼大年紀,倒是少見。

         而且混血的家族,於社會中普遍都是低下階層。但少年身上所著之衣物,雖然單薄卻明顯是高級繡料縫製。再瞧少年裝束與行囊,不像是遠行的準備,但鞋履卻已留下趕路的痕跡,沾滿泥濘與刮痕。還有那倉皇張望的神色,再再顯出他的不自然。依這種種突兀之處,嵐是也不禁有些好奇了。

         雷鳴轟隆,遠方腳步聲與近處雨水聲,踏擊在林徑落葉上,是不易區分。所以,待少年驚覺時,一夥追蹤的人,已近在不遠處了。數十個作家丁、侍從打扮的人,不由分說的,便團團圍堵住亭台。

         一個總管模樣的中年人踏上前,恭敬說道:「憐渶少爺,請跟隨我們回去吧!您這樣私自跑出來,您祖父長欣王可是憂心。」 面對此殊異情形,嵐與霖所攜的幾位隨從是早起身要護衛二人,卻被嵐遏止,只命他們專注保護妹妹,自己倒是悠閒地靜觀其變。

         『的確,在這府京中,符合此種身份的高貴公子,也只有『他』──』 撥弄著指套,嵐對這不久前還像小兔羔羊驚慌,現在卻已換了個鋒利神情的漂亮混血少年,會有什麼對策,可是很有興趣。

         畢竟,『他』可是『那人』的兒子啊! 也知道嵐在瞧他的少年,眼波狡黠的一轉,做出在場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舉動──

         「救命!」隨著一句以生硬中文驚聲吶喊出的求救,沒有禮教沒有尊卑觀念,銀髮在飄雨中畫出一道耀眼弧線,少年竟是直直撲入了嵐的懷中。在霹雷乍響之際,一瞬地銀色光纖,如此絢麗,璀璨。

         致使在多年之後,人事皆已非,嵐追溯回憶時,屬於那錯軌靈魂的部分,始終耀眼眩惑。

         窮盡他與她,一生去追尋、探究的……。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