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刀劍笑》
2005-09-27    2005年7月出版       點選: 6883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童茵 封面繪圖:申琳 定價190元

 一身襤褸,一只破劍,風瀟劍學成下山只為闖蕩江湖,
豈料江湖還未沾上邊,就碰上了天仙美人。
咦咦咦──到底是他眼生花,抑或僅是夢一場?
眼前曾被他又抱又摟又扛早已刻在心版上的好妹子,
一夕間成男兒郎!

笑看那一臉的失望懊悔,莫晏本想獨自上京一解前塵恩怨;
明知路上險惡重重,他仍執意跟隨。
一只鳳玉,意外勾起兩人牽扯不清的緣份,
更引來一連串的腥風血雨。

宗室殘殺、太子暴卒,一切的一切,
皆因於十五年前的恩怨情仇。
然,千秋功罪,誰人評說?

 刀劍笑 試閱

第一章

     「青天高高,白雲悠悠,郎呀下山來,尋那多情花,伊啊嘿喲……」腰繫長劍,口刁枯草的男子一路哼著自編的小曲兒。

     那一身藍黑長衫,說破倒也真破,罩著壯碩的身子似乎顯得過小了些,就連人,蓬頭垢面不說,渾厚的下顎尚還留著新生未清盡的鬍渣子,濃眉大眼的,雖不俊,可倒另生一股粗獷豪邁。

     只瞧他雙眼圓睜,滿載著好奇朝四處打量,渾像個不見世面的鄉村野夫,就是路旁的一花一草,皆能引起他的注目。

     「嘿,原來山下是生得這副模樣呀!莫怪師父老愛自個兒下山閒晃打酒,想他老人家肯定是樂不思蜀,每回總獨留我一人,真他老子絕,就是吵鬧也硬不讓我跟。」口裡嚼了嚼枯草,一想起他那瘋癲的師父,他不由得再多抱怨幾句:「說什麼他已功德圓滿,就逕自出走了,上哪兒也不說,直趕人下山,說什麼這江湖得要我一人去闖蕩──呿,也不明說江湖在哪,師父當真老糊塗,以為尋江湖就和挖茅坑一樣容易呀!天大地大我上哪兒找江湖去?」一說上了癮,當真喳呼個沒完,他順道自旁隨手摘了根芒草,東揮西舞。

     正玩得起勁,遠處突地傳來陣陣喲喝聲,接而咚咚咚的腳步聲漫天響起。

     雙眼登時為之一亮,風瀟劍停下步伐,睜大著眼朝前方給看的仔細,黝黑的臉龐露出滿滿的興奮和期待。

     他決定了!闖江湖的第一步就由這兒起先!

     打定主意,他拔起雙腳,疾如風快如電地往前奔去。

     跑跑跑──他聽見了喳呼吵雜的人聲。

     再跑跑跑──晃眼一瞥,哇嗚,黑鴉鴉的一群大漢竟團團圍著一個纖弱的姑娘。

     「唉呀!竟過頭了。」光顧著瞧,風瀟劍卻忘了停下狂奔的雙腳,猛回神,早已衝過了。

     搔搔頭,風瀟劍反過身,拔腳狂奔。

     這回,終是算清了距離,穩穩當當的立在眾位彪形大漢的面前。

     只他衣衫破爛,一副乞丐模樣,那群少說也有十來人的大漢是瞧也不瞧上一眼,個個露出淫相地盯著跟前的人兒瞧。

     其中蓄滿髯鬚的漢子手持連環鋼刀,嘿嘿笑道:「喲,這妞兒倒挺倔氣的,快摘下帽子讓大爺瞧瞧,要是看上了眼,便是妳百年修來的福氣,包妳吃香喝辣一輩子。」

     對於周身的威脅,被圍攏的女子似乎不驚不懼,只瞧帷帽紗罩下的唇角微微揚起,輕啟檀口,用著一種清冷的語氣道:「只怕我沒那種福氣。」

     雖見不著容貌,可透出的聲嗓溫煦平和,不高不低,卻極為清亮好聽,那漢子聞言,猛地爆出一陣狂笑:「哈哈哈──就衝著這句話,本大爺要定妳了!」

     「話別說得過滿,你就不怕我生得夜叉面?」

     「嘿,小美人,光是妳那嗓音肯定叫得銷魂。兄弟們,你們說是也不是啊?哈哈哈──」

     他笑的極為猖狂,臉上淫相盡露,盡用一雙色瞇瞇的目光在她身上流連不去,伴隨著眾兄弟的調笑,就要走上前去扯下她的帷帽。

     就在漢子欲伸手碰觸的同時,還沒摸著,身後隨即響起一聲爆喝。

     「住手!」

     眾人紛紛往後一瞧,便見風瀟劍英姿颯颯地佇立著,手執一把同是與他模樣的破劍,瀟瀟狂風吹起塵沙,兜得他一頭一面,一個沒注意,也順勢吃了一嘴沙土。

     「呸呸……」

     「哈哈,不過就是個臭乞丐,還想學人英雄救美,你若不要命便直說,本大爺絕對賞你個痛快!」朗聲大笑,大漢揚起九轉連環刀,直朝風瀟劍刺了過去。

     可刀鋒還未近得他的身,只見大漢的手已被劍尖穿透,鏘地一聲,鋼刀墜地,驚得眾人拔出長劍,一一朝風瀟劍揮來。

     「哇哇,小心點兒,這刀劍可是不長眼的──喂!別割了我的衣裳,我僅剩這件啦!」風瀟劍左閃右閃,把劍當成小玩意般輕易地揮舞。

     起初他原當是好玩,誰知大夥兒越打越起勁,如狂風巨浪急急朝他湧來。沒輒,風瀟劍索性把腳一蹬,用劍尖在沙土上撩起一陣漫天沙塵,隨即趁此提足了力,一嘩啦地掃向眾人。

     不消半刻,便見十多名的彪形大漢個個倒在地面哀嚎,身上全掛了彩,沒見血,倒是滿臉烏青紫脹,除了為首的大漢捧著鮮血淋漓的手,渾身打著顫,可嘴上仍是惡狠狠地罵道:「呸!他奶奶的,你究竟是打哪來的臭乞丐,膽敢管老子的事!好,你有種就留下名,改日老子絕饒你不得!」

     「要打就打,還挑日子咧!我叫風瀟劍,也甭改日了,擇日不如撞日,現會兒就行了。」

     「哈!好大的口氣啊!」

     「不不,我哪有你的火氣大,瞧你唇色發紅,兩眼無神,臉上盡是疙瘩……嘖──」一句話未完,大漢早已氣得衝上前,拿刀揮砍,風瀟劍見狀身形一閃,鋒俐的刀鋒劃過臂旁,登時削斷一只袖擺。

     來真的?風瀟劍瞪大了眼,看著僅存一件的衣裳這下也遭了殃,撇撇嘴,隨即提劍衝了上去。

     唰唰幾下,他也以牙還牙地揮劍削碎大漢的衣擺,正打得興起,後頭冷不防地發出一聲慘叫。他把劍反手一刺,迅速解決眼前的麻煩。

     他回頭一看,只見倒地的一位粗漢子打滾叫疼,額上嵌著一粒碎石子,波波鮮血流得滿頭滿面。

     咦?是誰幫了他?風瀟劍回身張望,四周無人,瞧來瞧去也只見那名纖弱的姑娘紋風不動地立在原地──莫非,當真是她?

     存著疑惑,風瀟劍收起長劍,大步走近,咧嘴笑問:「嘿,姑娘,方才可是妳救了我?」

     女子淡笑不語,僅搖了搖頭,轉身就走。

     怎麼就這樣走人了?風瀟劍拍拍衣擺上的沙子,也跟著大步跟了上去。

     不知過了多久,走了多遠,累得他雙腿發軟,抬眼一望,竟已日落西山,可眼前的女子仍是不噓不喘地走著,腳程飛快,一時半刻也沒停歇。

     「呼呼……」風瀟劍十分沒用地索性拿起長劍當木杖,左右望了回,這才發現不過三個時辰,他倆竟翻越了兩座山頭,數算起來,好歹相差個百里之遙。

     「姑娘,妳等等呀!走了這麼久了,該歇歇了吧!」

     恍若未聞,那女子依舊筆直地往前走去。

     咚咚咚,風瀟劍立刻迎頭趕上,大手一伸扯住那女子的袖擺,抬起疲累的面容,雙眉垂成八字,哀求道:「算我求妳了,好心的姑娘,就停下歇歇吧!」不僅走了整日,還滴水未沾,粒米未進,若然當真不餓不累,實是非人哉也。

     透過薄紗,那女子僅是略顯驚異地定睛瞧了他一會子,不著痕跡抽回袖擺,逕自擇了一處樹蔭底下落坐。

     見美人動作輕緩地摘下頂上的帷帽,風瀟劍不由得好奇湊近,這一路上始終看不清美人兒究竟生得何種模樣,現會兒終是撥開烏雲見明月,可瞧得廬山真面目了。

     吞了一口唾沫,他難掩興奮地屏息以待,就等著揭開罩紗的那一刻。

     風瀟劍不掩的心思,那女子哪裡不明白,尤其那虎視耽耽的注目,幾乎可以想見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的模樣。

     紗帽下的唇瓣漾出一抹淡笑,那女子有意無意地減緩速度,先是把繫繩拉開,再把帷帽拿起,只這一簡單的動作,偏花上好半天的功夫。

     快掀快掀,真真是急煞人了!風瀟劍迫不及待地死盯著,瞧她慢條斯理的,害他這急驚風差點兒忍不住直接撲上前替她揭帽。

     終至,在他的殷殷期盼下,那女子把帷帽往上一拉,現出了高挺筆直的鼻梁,往上瞧去,慢慢露出一雙翦水秋眸,正含著笑意瞧他。

     凝神將人給仔細打量個透,風瀟劍並沒有似常人般露出驚豔的神情,反倒一臉了悟地頻頻點頭,喃喃自語道:「莫怪不能用真面目視人,生得這樣的容貌,也是種麻煩。」

     聽得這話,那女子眼底閃過一訝,卻不生怒,只覺這人忒是有趣。

     「對了,我叫風瀟劍。」見美人一直瞅著自個兒,向來不知羞赧為何物的風瀟劍也不免狀似害臊地搔著頭,想了好半天才擠出這麼一句話來。

     「我知道。」

     「妳怎麼會知曉?我可沒和妳提過呀!」風瀟劍露出崇拜的目光。

     「適才你提過……」這人確實是有趣的緊。「和那群匪徒。」

     「耶?……啊,喔,對了,我是說過。」他了然地點點頭,忽地想起什麼似地,他猛然氣呼呼地鼓起雙頰,大聲喝道:「這麼說妳早便知曉我的大名了,可我卻還不知妳姓啥名啥?」畢竟是粗人,說起話來口無遮攔。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