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邊城荒月(上)》(夕照映雪殘•一)
2005-09-27          點選: 12528
第一章(中) »
第一章(上)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SOMA
定價180元

他們是結義兄弟,也是生死仇敵。

為了功成名就,顧迎秋翻臉無情背叛追殺戚夏歡,
毀了戚夏歡半生基業、殺了他許多過命兄弟。
但對這第一個賞識他才華的義兄,
他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放過。

戚夏歡恨顧迎秋通敵叛國絕情寡義,
卻又同情他身世坎坷懷才不遇,
對顧迎秋第一眼的印象太深,
深得總是讓他不願相信顧迎秋是天生的惡人。

仇人相見,向來分外眼紅。
但這兩個總是在最後關頭互相饒過對方性命的死敵,
若能重來, 是否能不同於過去,是否能有不再敵對的可能?
 

 邊城荒月(上) 試閱

第一章

  正月十五,汴京城。繁華熱鬧,處處是正歡喜過年的人們,小孩提著花燈大街小巷的追逐穿梭著,在這裡仍是一脈的歌舞昇平,絲毫嗅不著邊關時時刻刻提防著遼人犯境的氣息。

  宋之旋握了握手裡的丈八槍,很不習慣京城這裡的奢華,若不是為了替虞苑主送帖子,他是打死也不會千山萬水的跑來這裡糟踏自己。

  一想到送這份帖子,心裡頭又是一陣氣,他就不明白虞苑主跟大哥到底是怎麼想的。兩年了,整整兩年了,這兩人竟然連句像樣的話都沒說過,大哥當了公義城的捕快後忙得沒再踏進薇苑一步;而虞苑主也這樣不聞不問、不動聲色的竟然準備下嫁給邪少?

  還記得剛收到尉遲邪少派人送來的喜帖時,宋之旋氣得差點沒一槍把信差給捅死。他就不明白大哥心裡是怎麼想的,人家虞苑主對他是如此情深義重,就算為替管槐世接下捕頭職務好了,也用不著將虞苑主拋下啊?他更不明白虞苑主是又怎麼想的,尉遲邪少有什麼好的?竟然為了他不要大哥?

  宋之旋這次來,除了是送帖子來之外,還打算好好地罵一罵他的大哥,不管他願不願意,拖也要把他拖去將虞苑主搶回來。

  宋之旋望了望座落於街尾的宏偉建築,申屠居士統領的公義城,就算心中再有什麼氣,此刻也全都壓下了,對於申屠居士,宋之旋心底很是敬重。

  「這位大哥,請問戚大俠戚夏歡在不在?」喊慣戚夏歡大哥了,一時半刻竟不曉得該怎麼問話。

  「戚大爺?出外辦事了!有事的話找三爺吧!」應答的捕頭朝內喊了喊就自顧自的忙去了,留下宋之旋一愣一愣的,想這公義城還真是憂國憂民,每個人似乎都忙得不得了。

  「你是誰?找戚大哥有什麼事?」被喚三爺的那個年輕人像陣風似的掃到宋之旋身前,後者瞧清楚來人之後,一股火不由得全冒了上來。

  「顧迎秋你怎麼會在這裡?」宋之旋一怒之下一槍剌出,這一剌,不禁又後悔了,他答應過戚夏歡不能殺顧迎秋,可惜這一槍剌的比他腦子轉得還快。

  眼看來人就要被一槍剌死時,人影一閃,那個年輕人又好端端的朝屋內蹦去,嗓門還不小的直嚷嚷。

  「芙蓉、芙蓉──,又有人把我認成顧迎秋啊!妳說妳這下欠了我多少錢?」那個年輕人不知是什麼身法,人影一閃就已經上了樓,活像是天不塌不甘心似的滿屋子亂竄,忙著找他口中那個叫芙蓉的姑娘。 宋之旋傻愣愣的瞪著那個年輕人,看他的身形腿法,心底漸漸有個譜,只是他怎麼也猜想不到管槐世的三師弟,那個叫安映春的名捕竟然長得這麼像顧迎秋?

  「你是來找顧公子尋仇的嗎?剛剛那個是公義四少的安映春安三少。好了!你可以走了,他不會同你計較的。」另一名捕快打扮的人語氣輕鬆平常的向宋之旋解釋,活像是早就司空見慣般。

  「也真難為安映春了,好好一個捕頭竟長得像那個人人得而誅之的大魔頭?也多虧安映春脾氣好,不然整天遇到上門尋仇的人,不累也煩死了!」又一個捕頭答腔。

  「脾氣好?我看他挺樂的不是嗎?早兩年管二爺帶那個顧公子回來療傷時,他不就時不時的拉著人陪他喝酒?也不想想人家顧公子是來療傷碰不得酒,看人家身體好些了,跟芙蓉兩人又瞎起哄的想跟顧公子交換身份,想來考考他的師兄弟們,也不想想人家顧公子是何等才華,他怎麼扮得像?幸好顧公子還頗識大體又有分寸,才沒跟那兩個禍頭子攪和在一起。」聽著捕快們談論安映春及顧迎秋,宋之旋又是一陣驚訝,他沒想到管槐世會把顧迎秋帶回公義城,那大哥遇上了顧迎秋又殺不得,日子過得豈不是很不痛快?

  「那段日子還真難為了管二爺,一個瘋瘋癲癲、失心瘋時好時壞的顧公子,一個大過不犯、小錯不斷的惹禍精安映春,一個認了第二沒人敢認第一,比安映春還誇張的水芙蓉,我看管二爺雖然脫離了公義城,可日子沒有變得比較好過啊!」幾個捕快們自顧自的討論著,完全沒料到那兩個在別人口中的惹禍精、禍頭子正在身後惡狠狠的瞪著他們。

  「在別人背後說閒話很得意嘛!」水芙蓉冷笑著,她可是堂堂公義城裡第一個女捕頭,怎麼可以讓人扁得這麼一文不值。

  「還有你,你是哪隻眼睛瞧見安映春長得像顧迎秋的?你知不知道就是你的一句顧迎秋,害我賠了多少錢啊?」水芙蓉理直氣壯惡狠狠的戳著宋之旋胸口,早知道她就不跟安映春打賭了,整整一年下來,她不曉得賠了多少錢。

  宋之旋苦笑的望著身前那個子嬌小、樣貌清秀的小姑娘,求救似的看了看在她身旁的安映春。不看還好,一看又是一肚子氣,那個像極了顧迎秋的安映春正笑瞇了眼,一副看好戲的模樣,果然和顧迎秋一樣,一肚子壞水。

  「唉……我看普天之下,大概只有二師哥和戚大哥不覺得我們倆相像了。當初妳不也嚇傻了?」安映春事不關己頗無奈般的聳聳肩。

  「又不是只有我嚇傻了?廉雨跟楚坷也覺得你們像啊!就連老爺子也覺得你們相像,只不過他們沒表現出來而已嘛!」水芙蓉心有不甘的咕噥著,她不就懂戚夏歡跟管槐世兩人眼睛是怎麼長的?『他們兩人一點都不像』這種話怎麼說得出口?

  「他們只是覺得有點相像而已,可不像妳大呼小叫的嚇昏了!」安映春取笑著,惹得水芙蓉俏臉一陣紅、一陣白,氣得拔劍就是一陣亂剌,偏偏輕功不如安映春好,滿屋子亂竄的結果是沒傷著安映春半分,倒是一些不相干的人掛了一身彩。

  「喂!提槍的那個!戚大哥到譚員外那裡辦差了,去那裡找他吧!」安映春一邊閃躲、一面向宋之旋喊話,後著只能愣頭愣腦的聽著,然後糊里糊塗的去找戚夏歡。

  「滾……我不殺手無寸鐵之人……,他日再見,我若不殺你,天不開眼……。」映照著熊熊火光,戚夏歡一字一句艱難的說出。腥甜的鮮血一口湧出,浸染了自己的衣襟,還有雲掩為他披上禦寒的狐裘。

  「成王敗寇……,我一點也沒錯。」同樣也是渾身浴血的顧迎秋冷笑。

  他們倆原是義結金蘭的兄弟,為了一柄劍、為了一部祕籍,顧迎秋可以翻臉無情,千里追殺他的義兄。相知相惜又如何?互為知音又如何?他只知道他出身青樓,婊子的兒子,在大宋律法下,他的身份比賤民還不如。他亦是邪派弟子,無論他怎麼努力,都不可能跟戚夏歡他們平起平坐。 他有什麼地方不如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曉人和,兵書陣法無一不精。上天既給他天縱英才,那就該給他一展長才的機會,而不是這樣一個不堪的出身。

  「成王敗寇?你這是在通敵叛國!你殺我,我不要緊!是我識人不清,認了你這個豺狼心性的禽獸做義弟,但你不該殺我兄弟……掩哥不該死……。」戚夏歡咬了咬牙,雲掩的死是他心裡的傷,若不是為了救他,雲掩不會慘死,雲雨風霜樓不會垮,有太多、太多的弟兄、知己,全為了救他而慘死在顧迎秋手下,就因為他錯信了這個兄弟。

  「一將功成萬骨枯……。」顧迎秋雙目冒出火光,在大宋,他的出身既然如此低賤,那他就反了大宋,他要所有瞧不起他的人,通通跪在他的腳下。

  「好個一將功成萬骨枯……。」戚夏歡冷哼,抹抹嘴轉身便走。他終究還是沒有殺死顧迎秋。不僅沒有殺他,甚至與他聯手殺死了那位大魔頭,顧迎秋的師父南天九幽,他還是心腸太軟啊……。

  顧迎秋瞪著他的背影,他應該趁機一斧劈死戚夏歡,冷電銀斧從不失手,只是他握著銀斧的手在抖,他下不了手,就如同每一次可以襲殺戚夏歡的機會,他都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

  那人是他的義兄,是那個從不過問他來歷,永遠笑瞇了那雙大眼,拉著他染滿血腥的手,欣喜的喊著他『小顧』的義兄。

  這世上若有一個人如同他妻子訪晴姑娘一樣份量,那人必是戚夏歡。所以他可以毀莊滅寨一路追殺,但是在緊要關頭的時候,最後一擊永遠失了準頭。 他為了映雪殘、為了祕籍不惜翻臉無情、千里追殺,最後得了什麼?劍,仍在戚夏歡手上,祕籍,讓戚夏歡燒了。殘存亦末路,兵敗如山倒……。

  戚夏歡放過他,顧迎秋仍是不得不死,他殺了太多人、犯下太多事,已經不能回頭,早在出賣戚夏歡那一刻起,就注定了開弓沒有回頭箭的結局。

  戚夏歡沒殺他,圍捕顧迎秋的是公義城的管槐世,那麼多滅門血案背在身上,管槐世如何能不管?於公,他是公義城的捕快;於私,他是訪晴姑娘的大哥,他必需捉到顧迎秋,給世人一個交待。

  「訪晴……我先送妳出城。」管槐世為難,眼裡盡是不捨,心疼這位溫柔慈悲的女子竟會愛上這個人人得而誅之的大魔頭。

  「不必為我難過,是你們不懂……,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我便是迎秋的掛礙、破綻,你們怎麼勝得了一個沒有破綻的人?」訪晴明亮的眼睛帶著笑意,管槐世震憾不已。

  這個在阿伽陀齋修行,早已得了大智慧的女子,為了天下蒼生犧牲自己,要讓顧迎秋愛上她,她就得先愛上顧迎秋。那人是她的丈夫,而她卻選擇了在今日出賣他,以命相賠。

  翠綠青蔥的彷彿樹梢上的新芽,訪晴帶著甜甜的笑意在顧迎秋的眼前自盡。

  他如何能不亂?亂,就出現了破綻,胸口中了管槐世一掌,背後挨了宋之旋兩槍。但他不感到痛,只覺得心裡空空蕩蕩的不踏實,訪晴是他一生裡最美的回憶,菩薩般慈悲溫柔的女子,終於還是捨下他了。

  訪晴的血浸染了她的青衣,開出一朵朵豔紅的血花,沾血的纖指在地上刻下幾字,要管槐世照顧她的丈夫。她終究還是個人,是人,便有放不下,她是真的愛上了顧迎秋,在最後一刻一顆心全繫在她丈夫身上。

  顧迎秋有沒有死,沒人知道。知道那一役的人都說,他最後瘋了,訪晴的死在他心裡劃了道太重的傷口。

  戚夏歡聽到這個消息時,已經過了半個月。是管槐世前來尋他,為了訪晴最後的心願,他要去尋回顧迎秋,但公義城的事務不能放下,所以希望戚夏歡能接替。

  為了他一個人,大半個江湖幾乎讓人掀翻,戚夏歡於公於私都推辭不掉。所以,他成了公義城的捕頭,所以,他才會站在這裡讓譚員外嘮叨。

  回過神來,戚夏歡不由得苦笑,他實在不適合吃這行飯……。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中)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