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九轉丹砂》
2005-09-22    2005年8月出版       點選: 7704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小周123  封面繪圖:凌文涵  定價180元

一顆朱砂浮水印──
「日後不管有什麼事,
你都可以來找我。」
花九是如此說的。

衛明樓知道情人花挽月的弟弟花九十分討厭他,
因他是永遠不可能安份的風流浪子。
但在三人一起遭逢事故脫險之後,
花九將朱砂浮水印給了衛明樓。

衛明樓本以為這是報恩,
可後來終於察覺花九的心緒……

 九轉丹砂 試閱

第一章

     船從江南都陵出發,途經苑北,直達樂安,大約是一個月又二十三天的路程。

     樂安是北天廊的首府,據說自天屬八年以來,人丁興旺,欣欣向榮,是一派蒸蒸日上的喜樂光景。但又怎麼比得了江南?江南的水是綠酒初嘗人易醉,說不盡的相思與閒愁,花開到極豔,接天蔽日,斷了水路,阻了歸途,擾得多少人神魂不守,又怎麼會容你北上天廊?

     花挽月緩緩的鋪了絲絹在桌上,雪白的緞面配上鮮紅的血字,嬌豔奪目,她注視了許久,終於拈起銀針,輕輕刺破了手指,提筆卻有些躊躇:「寫什麼呢?」

     小丫頭壓低了聲音:「既然想不起,那就不要寫了。」

     「不寫──」 花挽月微笑,才十多天的功夫,她就與他無話可說了,相思道不盡,那是戲文裡的唱詞,天長日久,磨得人心漸漸淡了,她人在天廊,又怎麼還憶得起江南?

     「他說要來救我──也不過是說說而已。」花挽月蘸了血滴,心底的怨恨,就一筆筆的鋪在了絹上,一眼看過去,觸目驚心:「到最後──我竟然是恨他的──」

     小丫頭輕聲說:「他不來,也有不來的緣由,來了不也是白來。」

     「他若來了,我陪他一起死!」

     「那他不是更不敢來。」小丫頭微若柳絲的聲音,敲得花挽月心頭一震。

     「不論誰活著,總是好的。」

     花挽月猛地推開筆絹:「好?有什麼好?生不如死,死了反倒乾淨!我就是要死,他不敢來,我就死給他看!」

     一手抓了銀針,狠狠往腕間刺去,小丫頭也有些慌了,花挽月師傳江南花定風,一手銀針使得出神入化,若發起瘋來,小丫頭是攔不住的。

     只怕她真的傷了自己,大聲叫起來:「九少爺,九少爺……您快來看看……」

     忽然間輕風一縷,劍光如電,卻渺無聲息的在花挽月腕上一搭,冰涼的劍刃讓花挽月微微的打了個寒戰,人也冷靜下來,頹然的坐在了長椅上。

     人來得快去得也快,那劍光彷彿春夢一場,瞬間就沒了痕跡。

     小丫頭拿了棉布,給花挽月裹上傷口:「這又是何苦呢,不只讓自己難受,九少爺的性子您也知道,他絕不會讓您出任何差錯,跟少爺認真,您是占不了一分便宜的。」

     花挽月狠狠的攥緊了手:「我恨他──」

     「這也怪不得少爺。」

     「我恨他!」花挽月耳語般的低吟。

     小丫頭不再言語,花挽月便一次又一次的重複:「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

     小丫頭剪斷紗布,淡淡的想,恨又怎麼樣,妳還不是什麼都不敢做。

     船沿河北上,夜靜行舟,只見兩岸上的燈火閃閃爍爍,映在江水中,猶如鬼魅。偶爾激起一小道浪花,焰火般的在船下綻放開來,白光一閃,彷彿藏了一個人的臉,但又彷彿是眼花了,本沒有什麼人,不過是人心作祟。

     然而船頭忽然探出一隻手,指尖搭在船舷上,半晌不見動靜,而後隱隱約約冒出了一縷髮髻,跟著是眼,滴溜溜一轉,見四下裡沒有聲息,將身子一撐,剛想躍上船板,間一道霹靂似的劍光擊中了額頭,他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仰望上去。

     船舷上一名少年略垂了眼簾,略顯倦怠的凝視著他,笑了一笑,有似萬花齊綻:「還不去死!」

     他終於鬆開了手,跌入了滔滔江水中。

     少年目光落在劍尖上,一滴血方才滴落下來。他低低抱怨了一聲:「真是討厭。」

     江水流轉,隱約似有人聲,漸漸挨得近了,十餘人身著魚皮水靠,搭上了船板。少年也不理會,只用絲帕輕拭了劍刃。其中一人已將躍上船來,少年長劍一揮,竟將他的手牢牢的釘在了船木上,那人慘叫:「花……花九……我好歹是你姐夫,你也用不著這麼狠吧……」

     少年神色倦厭:「再說一句來聽聽。」

     那人勉強咧開了嘴陪笑:「快……快把劍拔出去……」

     「你方才說什麼?」

     「我說……花九……九少爺,你饒了我吧,痛死人啦……」

     「你帶來的那些人……」

     「我讓他們走……」那人回過頭去大喊:「快都撤……」

     忽然間手上一輕,劍已在半空中,挑了那人的衣襟,輕輕一勾,將他扔到了船上,那人捂著手上的傷口翻滾了兩遭,見少年正目不轉睛的注視著他,他略顯尷尬,慢慢的撐起了身子:「多謝九少爺不殺之恩。」

     少年卻掉轉了目光,望向遠處黝黑的山坳。

     那人見他不說話,便大了幾分膽子:「江湖中傳聞九少爺一劍能平天下,以前只以為是人們以訛傳訛,今天見了,才知道我衛某見識淺了。」

     他自側面窺探著他的臉色,花九與他那號稱武林第一美人的姐姐生不得太像,清秀得近乎刻薄的一張臉,蒼白而冷,眸光裡有揮之不去的倦色,但一閃神間,卻又有幾分豔,讓人心裡暗暗一驚。

     那人慢慢的爬到了船舷上,與他挨得近了:「有句俗話說得好,寧拆十間廟,不破一樁婚,你也知道挽月她喜歡我,我呢,對她也算一心一意,自從跟她好了,我就沒再沾過別的女人……」

     少年的聲音極輕:「你想讓我成全你們?」

     那人笑了:「我也知道是癡心妄想。」

     「那又何必廢話。」

     「總要爭一爭嘛。」

     少年側過臉來,面對著他,忽然間微微一笑:「知道我為什麼救你?」

     那人心神一陣恍惚,只覺得他笑起來有似魔魅,一時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這世上的事情哪有為什麼?

     「難道說──」那人遲疑著:「你也喜歡我?」

     少年靜默了,略有些詭異的氣氛,那人卻毫無覺察:「可是我對男人沒什麼興趣,雖然你長得好看,畢竟也是個男人……」

     劍光在他眼前一閃,爆出了一團血色迷霧,那人慘叫著滾到甲板上,長劍直奔他咽喉處,他連滾帶爬,一把攥住了一人的衣角:「救我……救救我……救命啊……」

     那人反握住了他的手,抬眼看向前方:「小九……算我求你。」 少年回劍在手,淡淡的道:「這種人……妳也要?」

     花挽月看得清清楚楚,那浪子伏在她的腳下,全身瑟瑟的抖著,小九為什麼救他,無非是要她看個明白,可她要真的明白,又怎麼會深陷情網抽不出身:「明樓他明明知道是一死,還要來這裡找我,我……我……小九,你年紀小,你不明白……你饒了他吧……要我怎麼樣,我都沒關係。」

     少年倦淡而冷漠的眼神中露出了幾分困惑:「怎麼樣──都沒有關係?」

     「是,我求你……我求求你了,小九……」

     少年輕吁了口氣,衛明樓已看出一些端倪,依著花挽月的手,慢慢的爬了起來,他也是個極為俊俏的男子,異樣華麗的眉目,珠唇玉齒,與豔色逼人的花挽月站在一處,竟把她的光彩也蓋了下去。

     「你看──」他極力掩飾著得意,微笑起來:「你姐姐離了我是活不下去的,你不能殺我對不對?殺了我……」

     少年忽然微一揮手,衛明樓身子一晃,只覺得肩膀處一陣刺痛,忍不住高聲大叫,卻全不知道叫了什麼,胡亂嚷嚷著,淒慘到了極點。少年也不再看他一眼,轉身沉入了重重的夜幕之中。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