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純真平凡》
2005-09-22          點選: 8367
第一章(中) »
第一章(上)

 

作者:天子 封面繪圖:札雅 定價180元

他的名字就叫做平凡,
然而真正相熟的人都知道,
這個娃娃臉的十九歲男孩,
其實一點也不平凡。

包括他的愛情。

和江徇的關係是從身體開始的。
先熟悉彼此的身體再熟悉彼此的心,
這樣是不是也能牽起彼此的手?
會有幾分幸福的可能?

更何況,
他們都還有家庭的羈絆……

 純真平凡 試閱

楔子

  有人說,每一段愛情的能量都是注定的。愛得愈激烈,消耗也愈快。就像焰火,漫天絢爛以後,片刻就化為灰燼。只有恬淡從容,才能相愛一生。

  如同碳火,溫熱而恆久。

  哥哥和戩哥相戀,準確的說是結婚,已經八年了。幾天前,哥哥剛過完三十歲生日,如果說八年前剛剛從大學畢業的大男生還可以用可愛來形容的話,那麼三十歲的男人就應該是成熟世故了,可是哥哥卻仍然是一池清水,只不過被愛情染上了些許玫紅,讓他顯得更加純美誘人。

  簡單而溫馨的家庭宴會之後,有些微醺的他抱起哥哥,就像抱著一件無價的珍寶,哥哥在他的懷裡臉紅得要命,於是「一干閒雜人等」立刻識趣地轉移陣地,把偌大的客廳讓給這對「恩愛夫妻」。

  有的時候真的好嫉妒他們,嫉妒哥哥擁有戩哥這樣的愛人,更嫉妒戩哥搶走了從小溫柔呵護著他的哥哥,哥哥之於他一直是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哥哥的名字叫非凡,於是他有了非凡的戀情,非凡的婚姻,非凡的愛人。

  他的名字叫平凡,他有著和非凡極為相似的外表,以及不那麼相似的性格。當然,這只是近一年他考上大學以後人們對他看法的改變,在此之前,他幾乎就是非凡的複製品,可愛、乖巧、性情純真……純真嗎?呵呵……他長大了,該讓大家看一下平凡式的純和真了……

 

第一章

  展平凡最討厭冬天,因為冬天的世界太平凡,沒有花,沒有草,只有光禿禿的樹枝和穿起來又大又厚、毫無曲線的羽絨衣。當然這也不能怪別人,誰讓他自己天生怕冷,學不來前衛帥哥美女們的美麗「凍」人呢?

  垃圾筒,垃圾筒……啊,找到了!

  小跑幾步把手裡已經捏成球狀的一大團紙巾丟進路邊的垃圾筒,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出門時帶的三包紙巾全部用光光了。不過沒關係,已經快到了。鼓起勇氣,頂著咆哮的寒風疾步而行,在可憐的鼻頭淪為冰糖葫蘆中的一顆之前一把推開漆成巧克力色的木門跳進去。

  「平凡,又逃晚自習了?」門口的大眼睛男孩接過他手裡的書包和大衣,遞給他一個橢圓形鑲有店徽的金屬牌和一小塊巧克力。來這裡的每一位元客人進門時都會得到這樣一塊店裡自製的巧克力,上面寫著店名──鏽。

  「阿蘭,今天有什麼好節目嗎?」平凡搓著手,忙不迭的把巧克力丟進嘴裡。

  「當然!你真會挑時候,兩禮拜沒來了吧?今天一來就趕上新進的舞者第一天表演耶!」阿蘭扇了扇長睫毛──他全身上下最引以為傲的部分。

  「真的嗎?太好了!好阿蘭,給我找個靠前點的位置嘛!」平凡握住阿蘭的手。

  「好啦,別撒嬌了,你再可愛我對你也是免疫的,我可不是『一』,不過我好歹大你三個月,收個可愛的弟弟也不吃虧!來吧。」阿蘭拉著平凡穿過巧克力色和白色相間的拱門,帶他來到舞臺前的一張雙人桌,「這裡如何?第一排哦,保證看得一清二楚!」

  「謝謝阿蘭!」平凡在阿蘭臉上吻了一下,「我上次那張圖得了優等,要是教授知道那張畫的是這裡的豔舞搞不好會當場昏過去!」

  「呵呵,是嗎?那就介紹他來玩呀,他有多大歲數?小迪,來兩杯淡酒!」阿蘭朝吧台後的酒保喊。

  「他呀,五十多歲了,還有點禿頂!」平凡比比劃劃的說。

  「哦?我最喜歡老男人了,介紹給我如何?」小迪端著酒,搭住平凡的肩。

  「不要,項大哥會把我綁起來賣到泰國做人妖的!」平凡的頭搖得像博浪鼓。小迪是這裡的老闆之一項郢的愛人。

  鏽是一間GAY吧,而且相當有名,上大學以後住進了宿舍,沒有了兩個哥哥的過度保護,平凡開始充分發揮自己潛藏的本性,他第一次外宿徹夜不歸就是跟著楚隨心和向去非來這裡喝酒跳舞,如今那兩個浪子都有了終身的歸宿,反倒是他來得比較多了。雖然他本來也算不上什麼乖孩子,可到底在人前扮了這麼多年,他累了,也不想再裝了……他喜歡的就是這裡充滿了情欲挑逗味道的氣氛!

  邊喝邊聊的耗到半夜,當晚的表演在傳統的豔舞中開始,在此起彼伏的鼓掌聲和口哨聲中,習慣了這種表演的平凡開始研究臺上的舞者如何能把腰擺得那麼快……

  啪啪── 又一個節目結束了,平凡跟著眾人一起鼓掌,在他發呆的時候,整個酒吧突然暗了下來,客人們也一下子變得安靜,一陣急促的鼓點過後,隨著強勁的音樂響起,舞臺上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光線,然後逐漸變大── 那是一個魔鬼,一個全黑的俊美得幾乎邪惡的魔鬼!他穿著全黑的緊身皮褲和皮靴,黑色的腰帶掛在胯部,露出結實的腰部和整個上半身。

  這──猛男秀?平凡支起下巴,這種表演倒是頭一次看到!有點意思! 當他抬起頭,準備認真觀賞表演時,意外的和臺上的男人眼神相對了。他在看他!台下那麼多人,他卻偏偏在看他!那是什麼眼神?挑逗?勾引?還有──挑釁!

  男人舞動著身子跳下舞臺,朝平凡伸出手。那種中性的妖異,彷彿連他半長、拂過他的臉頰的髮絲都充滿了引誘。

  哼!平凡一笑,大膽的將手放入男人的掌心。他今天穿的是哥哥和司戩送的純白皮褲和白色緊身毛衣,和一身全黑的他倒是很相配。

  「我不會跳舞,演砸了可別怪我。」他悄悄在男人耳邊說。

  「不會也沒關係,跟著我舞動就可以,想像一下你的男人是怎麼和你做愛的吧!」男人邊帶著他踏上舞臺邊說。

  「如果我還沒有男人,也不會做愛呢?」平凡被男人攬著腰,緊貼著他的身體,隨著音樂曖昧地擺著胯。

  「那就在這裡和我做吧!」

  男人壓低身體,平凡整個人順勢倒在舞臺中央的方桌上,他抬起他的一條腿半圈住他的腰,模仿著做愛的動作蠕動著。台下的尖叫聲不斷,平凡微微支起上半身,攬住他的脖子,輕啟雙唇:「流氓。」這個混蛋,竟然真的勃起了!還一直這麼抵在他腿間摩擦。

  「你也一樣啊,寶貝!」趁著燈光明暗變化的瞬間,男人的手偷襲的握了下他腿間的敏感部位。

  「你!」 嘩啦!劈裡啪啦! 平凡正想再說些什麼,玻璃破碎的聲音突如其來的穿過火辣的音樂刺入人們的耳膜,所有的喧鬧聲立刻戛然而止。

  「出什麼事了?」有人小聲問。

  「媽的,混蛋!都是混蛋!滾,全都給我滾出去,你們全部給我消失!」一個醉醺醺,頂著一頭雞窩似的紅髮男人叫囂著甩開兩個試圖阻止他的服務生。

  「別打了!」一個人開口勸道。

  「干你屁事?再來老子連你一起揍!」紅髮男人嘴上說著,已經一巴掌打了過去。

  「去你娘的,你敢打我?」被打的人火冒三丈地衝上去和紅髮男人扭打在一起,撞翻了周圍的桌椅,酒瓶酒杯砸在地上發出尖銳的破裂聲。

  「哇啊!」人們驚叫著後退。

  「我X,你要鬧出去鬧,少在這裡撒潑!」今天正趕上項郢值班看店,脾氣火爆的他跳起來一腳踢飛紅髮男人手裡的酒瓶子。酒瓶子旋轉著撞在牆上,又落在一個女人身後摔了個粉碎。

  「啊──!」女人尖叫一聲抱住頭。這聲尖叫成了導火線,整個酒吧立時亂成一片,人們抓起自己的東西四散逃命。

  「你們還傻站著幹什麼?我看到有人報警了,還不快跑!」阿蘭拿了大衣和書包塞給平凡,把他和男人一起推下舞臺,「快走,徇,帶平凡從後門走!」

  「原來你叫平凡,跟我來吧!」徇拉著平凡鑽入混亂的人群。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中)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