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傾世佳人周小史(上)》
2005-09-22          點選: 12780
第一章(下) »
楔子

 

作者:陶子 封面繪圖:小希 定價180元

三國末年,司馬家代魏建晉。
《情史》有載:魏晉佳人有二,各指潘安、周小史。

美麗是一種罪?
可他的出生就是風華絕代,傾國傾城。
出生是一種孽?
可他不僅剋死了母親,還眼睜睜地看著家人懸屍面前。

家人皆死,周小史卻獨活。
為尋幕後真凶?為替家人洗雪沉冤?
還是受天命,來顛覆這司馬家的江山?

初次邂逅若林,只覺印入骨髓。
與其相比,周小史又豈敢稱傾國傾城?

天意弄人,滅族之災竟與若林相關聯。
陽差陽錯地入宮,
煉獄般的深宮鑄就的卻是一朵高山之巔的聖潔雪蓮。

翻啟一頁史詩淚史,身後是傷逝的城,眼前是無奈的紛爭。
紅顏必是禍水,得不到玉碎,是否能夠得到瓦全?

 傾世佳人周小史(上) 試閱

楔子

  周小史生於西晉,為中國古代唯美派最高的代表。是中國千百年來美少年寶庫中一塊最清純無瑕的美玉,堪稱瑰寶。

  多位文人騷客為讚其美在史上留下詩句,在有關他的民間傳聞中沒有太多世俗濁流對其的侵犯。純情美麗,自然天成。處於一個世外桃源的位置,顯得與世無爭。

  三國末年,司馬家族揭竿而起,代魏建晉,定都洛陽,史稱西晉。

  西晉是歷史上一個短暫而又黑暗的王朝。統治集團腐朽不堪,內部爭權奪利。後因北方少數民族不斷南下,西晉王朝無力抵禦,隨之亡國,共歷時五十二年。

 

第一章

  元康六年 (西元二九六年)

  「啊……救命吶……我生不出來…………」

  深幽的宅院中,一聲聲婦人淒厲的慘叫劃破長夜。宅邸的主人正踏著產房中夫人的呻吟聲焦急地來回踱步。

  「用力!再使把勁……啊!頭已經出來了!來人吶!快拿剪刀!孩子的頭已經出來了!」

  「不行了!啊……我快死了!停!快停!我不生了!啊…………」

  急促的喘息瞬間又變作此起彼伏的慘叫。仿若迸發出人世間最大的痛楚。墨般濃郁的夜空也不忍再聽這撕心裂肺的慘叫,忽然劈劈啪啪地落起大雨。

  婦人的悲呼呻吟、穩婆的助威吶喊、下人手忙腳亂發出的乒乓聲,以及大雨的滂沱聲無一不順著耳孔爬進周相公的身體,炮烙得他心力交瘁。

  離產期分明還差三個月,他只是去鄰國匈奴恰談生意。前腳剛踏進洛陽,後腳就有家僕前來通報,說是夫人突覺腹痛難當,且羊水已破,恐怕就要臨盆。

  火速命人請來洛陽城裡經驗最老道的穩婆,從白天忙到深夜。只聽得愛妻的呼喚越發慘烈,周相公心頭猶如烈火焚燒一般。

  「爹!娘她還在生嗎?」

  清亮的童聲由下方傳來,周相公低頭對上一雙乖巧伶俐的眼睛。

  「是婉兒啊!還沒睡呢!你娘有我們陪著!婉兒是想要個弟弟還是妹妹?妳猜他是什麼樣子的?」

  婉兒明眸一閃:「我猜他必定出落得傾國傾城,有著驚世駭俗之絕色!爹,你看!」她指向漫無邊際的天空,「這司馬家的江山還敵不過他微微一笑呢!」

  「胡說!婉兒不得狂妄!」周相公著實被女兒的這番厥詞嚇了一跳。

  但思及倘若這孩子真能借這吉言,擁有沉魚落雁之貌也確實是件美事。逐而打消了火氣,含笑道:「聽婉兒的意思,是個妹妹?」

  周家乃洛陽有名的經商人氏。由周氏作坊製作出的青銅寶器不僅在整個中原赫赫有名,就連皇宮、鄰國番邦也經常捎來訂單。

  周氏的當家已過弱冠之年,膝下只有一個女兒,名喚婉兒。婉兒天生麗質,三歲與人攀談,四歲識字,五歲已會吟詩作對。

  周相公正思量,今年是否要教她熟悉帳本,也好早日學得經商理財之道。

  ──一道蔓延欲裂的閃電突然將天空硬割成兩片,忽閃而現的亮光更讓人看清了雨勢的強勁。一聲震耳欲聾的響雷過後,產房裡傳來嬰兒的啼哭。

  「生啦!生啦!恭喜夫人!賀喜夫人!是個男孩!」

  房內傳來一片恭賀聲,周相公幾次欲入卻又被顧慮忌諱的老媽子給打發了出來。 「恭喜主子,得一麒麟兒。周家有男脈了。」

  區區半炷香的時間,卻好似長得有半天之久。千盼萬盼終於盼來奶娘手捧襁褓步出廂房。周相公小心翼翼地從她手裡抱過孩子,迫不及待地瞅上孩子的臉龐。頓時,他的眉頭不禁輕皺。

  這孩子竟有這等容貌──襁褓底下那張透著粉紅的白皙小臉,比起婉兒出生時的乖巧靈秀,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清秀的鳳眼上覆著長長的睫毛,睜開後一定是雙盈盈似水的丹鳳美目。他的髮絲猶為黑亮,幾撮貼合在白皙的臉頰上,相輔相成地對比出絕美的效果。

  周相公為人謙遜,不敢直言這孩子將來定會傾倒眾生,但從這靈逸俊俏的小臉上可以肯定,他長大後在樣貌上絕不會平庸。

  面對這麼一個帶有幾分靈氣的孩兒,作父親的心頭卻閃過一抹悸動。

  不知何故,他並不喜歡這個兒子。看著他甜甜睡去的樣子,周相公竟有一種脊背發涼的感覺。

  「主子在想什麼呢?」奶娘打岔道,「小少爺長得這叫俊?!剛剛連咱們也都被唬住了,還道是個千金!您快斟酌斟酌,起個好名字!」

  「嗯……是得好好斟酌斟酌。」輕輕摩挲著襁褓,卻少了幾分激動。

  他也是我和夫人的孩子。我怎麼會不喜歡自己的孩子?等他會走路,會說話時,也會像婉兒一樣冰雪聰明。將來接任我的位子,繼承周家香火。

  短短片刻,周相公竟作了一番心理掙扎。最後才道:「夫人身子虛弱,為我周家生下麟兒實為勞苦功高。上天已賜予我們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算是對我周家不薄了。我想以後不會再讓夫人受這等分娩之苦。那這孩子就排行老么。願他日後能平步青雲,留芳青史。就喚名為周小史吧!」

  周相公與夫人感情甚好,家財萬貫,人也生得眉清目秀。這樣優越的條件卻一直未納偏房,就連這一胎也是周夫人因內疚沒給周家留有男丁而堅持要生的。

  院中突然傳來一片嘈雜與棍棒聲,奶娘立刻喝道:「夫人還要休息,誰三更半夜的還在吵鬧?」

  聞訓,幾個家丁夾槍帶棒地從院中拖出一團東西。大雨滅了他們手提的燈籠,使人看不清究竟拖了什麼。

  「小的們給主子請安!」見周相公在場,家丁連忙作揖。

  「剛才何事喧譁?」周相公將小史放入奶娘懷裡。

  婉兒趕緊踮起腳,湊近看這熟睡中的小人兒。

  「回主子的話,最近洛陽不知怎麼,就鬧起了狐狸。小的幾個在院裡也發現一隻,給逮住了。主子看看,還是一隻白狐狸呢!這毛皮肯定價值不菲!」一個家丁立即拖過那團濕漉漉的東西向亭廊走去。

  「呼──」地襲來一陣強風把梁上的燈籠吹得左右搖晃,所有人的影像在潮濕的地面被拉得忽長忽短。

  周相公渾身一震,家丁手裡的那只白狐雖被制伏,白色的絨毛也因淋濕而狼狽地黏成一團,沒了紋路順次,可那雙發光的綠瞳卻仍炯炯有神,好似散發著蠱惑。

  周相公被這白狐盯得一陣發冷,渾身的汗毛也隨之豎起,一股不祥之兆籠上心頭。

  這孩子降生怎麼突來一隻白狐?聽聞滅商妖姬妲己在分娩出母體後,也出現過幾隻狐狸。滄海桑田地流離到晉朝,此景重現,莫非這懷裡的孩兒也是?

  不祥之兆迅速昇華成恐懼,周相公不安地回頭望了眼奶娘懷裡的小史。

  「把這狐狸宰了,這麼不吉利的東西怎麼能留在府上?」

  「是!主子!」

  家丁剛要帶下白狐屠宰卻被一聲聲啼哭給制止──奶娘懷裡的小史突然哭鬧起來。眾人不禁手忙腳亂,而白狐也好似通了靈性,牢牢抓住機會,拼死從家丁手中掙脫。

  又是一道刺眼的閃電,眾人本能地以手遮眼。白狐借機跳離桎梏。在一連串響得手不能離耳的驚雷過後,它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周相公看來更令他覺得困惑不安的是,自白狐成功逃脫後,兒子的哭聲也漸漸小了下去,直至安然入睡。好像這場哭鬧就是為了解救白狐似的。

  「主子!不好啦!夫人流血不止,快撐不住了!」

  廂內傳來女僕的大喊,周相公突覺天旋地轉,連忙衝進廂中。

  眼前的景象讓人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廂內盛水的器皿都被帶血布條染成紅色;床簾已被扯破,床單底部仍潺潺地淌下鮮血。

  「夫人!夫人!」見愛妻渾身凌亂,奄奄一息地躺在血泊中,周相公心碎欲裂:「快去請大夫!來人,快去請大夫啊!」

  「麟兒……麟兒……」

  周夫人自知命不久矣,香消玉殞前口口聲聲地呼喚著誕下的孩兒,想要看上一眼。可她體力不支,連繼續開口的勁也使不上來。

  「夫人莫說話,大夫馬上就來了。」周相公根本沒理解愛妻的心意,竟遷怒於無辜的小生命:「都是因為他,早叫夫人不要再生,為什麼不聽我勸?」

  周夫人卯足了最後一口氣搖了搖頭,把手伸向奶娘的方向,無力道:「麟兒……」

  奶娘趕緊把小史抱去床邊,周夫人含笑輕撫孩子的額髮。摸至臉頰,手的速度竟加快起來,隨之整個滑落。

  「夫人!夫人!」周相公難以置信地拍打著愛妻的臉龐。

  剎時,周家上下沉浸在哭聲的海洋。添得新丁卻失去了相濡以沫的愛妻,周相公實在無法接受,徹底扭曲了妻子臨終的意思,他一步一顫地走向奶娘,一把搶過孩子。

  「都是這狐仙轉世的孽種,可憐他娘一把他生下就被剋死,長大了豈不滅了整個晉國?」語畢他竟鬆開雙手,欲將孩子摔死。

  「爹!」婉兒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摔落而下的弟弟。「娘這麼辛苦才換來小史一命,你怎麼忍心害他?」

  周遭哭聲四起,周相公目光呆滯地後退兩步。

  「罷罷罷!」他一屁股跌坐在地,「從今以後不准讓他接近祖宗牌位,近身的僕人也統統不得為女婢!日後小少爺到了年紀,不准教他讀書寫字,經商理財、國家政事更是一個字不許傳到他耳朵裡!」

  周相公的心徹底涼了。他討厭這個奪走他心愛女人的孩子。那副姿色、那場暴雨、那抹閃電、那道響雷還有那詭異的白狐,統統啃噬著他的理智。

  他開始相信這孩子是來討債的,是來向周家上下乃至整個天下討債的。而他卻和前人一樣做了一個愚蠢的鴕鳥決定──斷了他所有增長學識的機會。禍水必定要碰上紅顏,因此不可讓他接近女子。

  所有人低頭啜泣,啜泣夫人的離逝,啜泣這孩子的降生,啜泣他被安排好的不公命運,啜泣這雨夜為何如此漫長……

  □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