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1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滄海浮生》
2005-09-22          點選: 6791
第一章(下)

 

 滄海浮生 試閱

  「師父,璃俞不是要學花旦嗎?多讀書識字,理解唱本便深一些,將來唱得好,對程家班不也更好。」他收拾完房間,便垂手站在程老班主旁邊,伺候程老班主吃飯。

  「你這樣算是護著璃俞了,璃俞怎麼就入了你的眼呢?是因為父母雙亡?」程老班主?出一句話,說父母雙亡的時候特意瞧瞧他的臉,看他有什麼反應。

  「嗯,我和他都是同命的人。師父您真是火眼金睛。」他的表情沒有什麼變化,一臉的平靜,似乎當年亡故的父母已是前世的事情。

  做得大事!說話的時候從對方的角度考慮,該說實話的時候就說,但不全說,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程老班主笑了:「那你就教璃俞吧,那孩子身骨不錯,值得仔細雕琢。」

  有了程老班主的話,他便放心每晚教程璃俞讀書,兩人秉燭之間笑談書卷,不知不覺間過了一年,而此時,程璃俞已經能在小地方登台。

  可就在程璃俞在宜州城登台時,出了一件要命的事情,那裡的一個鹽商看上了程璃俞,派幾個僕人抬著轎子,要請程璃俞去府裡住一晚。程璃俞臉都綠了,帶著祈求的目光望著程老班主。段隆也看著程老班主,希望師父拒絕那鹽商,可他心裡又明白,師父不可能拒絕那個鹽商,那人乃是宜州城最大的富戶之一,和官面、江湖都有些交情,若是惹到,整個戲班都無法脫身。

  「鄭老爺既然看上了,那今晚就讓小徒給老爺獻醜。」程老班主笑著拉過程璃俞,「不過小孩子不懂事,您幾位多擔待。」

  他聽到這意料中的話,腦袋卻還是轟地亂了,想起程老班主說過的「可戲子也有戲子的苦,你還小,不懂,也許老天爺憐惜你,才不給你學戲的本錢……」當時說的,原是指這樣的事情。看著程璃俞的臉從慘綠變成蒼白,又恢復成平靜的表情,他忽然發現,這一年多來,似乎並不真的認識這個總是和自己黏在一起的師弟。

  「我……」他張口想和程璃俞說什麼,可是開不了口,能說什麼呢?都是寄人籬下,生死由命的人。程璃俞看著他的臉色便微微一笑,「師兄,我都習慣了,你不用替我著急。」

  不能救程璃俞嗎?他看著那轎子越走越遠,猛然間覺得胸口堵住了,想吐些東西出來,卻只是乾嘔著,程老班主擔心他,過來拍拍他的背,他強忍著笑了,看著程璃俞消失的巷口,眼裡是無法湧出的淚……

  看著月在夜空裡孤獨地懸掛,他無法入睡,一個人在院子裡踱步,眼巴巴看著門,希望程璃俞能早些回來。等到後半夜,他看到一個高大的男人闖進院來,一身白衣,臉上也用紗帽遮住,見到他,便把斗篷一揚,露出個人來。

  是程璃俞,蒼白著臉,看到他便倒在了他的懷裡。他忙扶程璃俞進屋,等臨門時回頭,那個白衣男人已然消失在夜色裡。

  第二天早上,鹽商派人送了二百兩銀子,說昨晚家裡鬧鬼,死了幾個人,那程璃俞也不見了,那些銀子就當賠償。他一聽那話,臉色不由微變,卻不是憤慨的樣子,程老班主注意到但沒有追問,而是收下銀兩馬上起程,過了兩天才叫過他問是否知道程璃俞的下落。

  「躲在放師父您放東西的馬車裡。」他給程老班主慢慢跪下,「後半夜,他被人救回來的,別的,我就不知道了。」

  「起來吧,難為你這麼細心,那孩子,命格怪異啊,段隆,你當心著點。」程老班主長吁了一口氣,讓他走開了。

  戲班就那麼一直地走,程璃俞再次出現在大家面前時也沒有多少人詢問和歡喜。程璃俞也只是給程老班主磕了頭算是賠罪,對別人暗地的議論充耳不聞。

  看著程璃俞愈發沉默寡言,他不由想到那夜的白衣人,便開始留心程璃俞。月餘下來,便發覺程璃俞似乎在改變,說不出的緩慢改變:容貌沒有從前那麼好看,骨骼更粗了,眼睛小了些,有人在背後悄聲靠近時會猛然回頭瞪人,目光凌厲得可怕,只有面對他的時候才柔和一些,可晚上去找他讀書的時間卻少了,學著學著還總是犯睏……

  為何呢?他想了許久,決定悄悄去查此事。到了晚上,和程璃俞讀完書,他沒有睡下,反而躲在院子的角落守著,等到夜半的時就看到程璃俞獨自從屋子裡面出去。

  他在後面偷偷地跟著程璃俞,走到了一個小巷內,那裡有扇朱紅色門的人家,程璃俞敲門,門開了,一個白衣男人出來。他見狀一驚,發現竟是那天抱程璃俞回來的人。

  還來不及開口,他便見那個男人飛身過來,扼住了自己的喉嚨。

  「別,他是我師兄!」他在昏迷之前聽到程璃俞那麼喊。

  再醒來的時,他發現自己已在一個屋子裡面,趴在桌子上,桌上兩支紅燭流著血淚。他站起來,四處看了看,又走向內屋,發現內屋的床在搖晃,上面的帳子攏得緊緊,但能聽到裡面人的喘息聲。

  是程璃俞的喘息!

  他吃驚,倒退幾步。 床裡面的人似乎知道他醒了,便掀開帳子。

  他一看,正是程璃俞和那個白衣男人。程璃俞什麼也沒有穿,那男人則衣衫整齊,只是解開了半截褲帶,露出了硬物插在程璃俞的後庭裡,不斷抽送。程璃俞白著臉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最後實在承受不住,腰塌了下去,後面也收緊,那男人見此才把自己的精液射入程璃俞的體內,隨後鬆開了握住程璃俞腰部的手,讓程璃俞癱在床上。

  那男人整理下衣衫,便下床,看也沒看他一眼,便出了門。

  他似乎想通了整件事情,楞在當場一句話也說不出,身體裡的骨頭咯咯作響,抖得厲害,好半天才清醒過來,跑到床邊扶起了程璃俞。

  程璃俞看著他,苦笑兩聲,掙扎穿上衣服。

  「師兄,帶我回去吧!」程璃俞說,那張臉在月光下發出幾分慘白的光,還是很美,一種淒涼的美……

  他帶著程璃俞回到了戲班的院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沒有問,他等程璃俞自己願意開口時再問。

  「他是江湖中人,似乎還很厲害……在宜州那天,他看到我唱戲,想要我,便救了我。」程璃俞說話的時攙雜幾分苦笑,「我們約定,我做他床上的玩物,他教我武功,無論我隨著戲班走到何處,他都跟著……直到他厭倦我或者我能打敗他為止……」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因為說什麼他都是無能為力……只能看著程璃俞走在那條路上,走向未知的地方。

  程璃俞見他淒然,卻笑了:「師兄,世上有兩個人要教我東西,一個他,一個你……只是,你從來沒有要過我什麼。」說著掏出一張皮膚樣的物件,「師兄,這個是那人給我的,叫人皮面具,只要我一直戴著它,就不會有人看到我的真面目,以後無論到何處,也可以隱藏自己的身分,想改成什麼都可以。」程璃俞把人皮面具舉起來,接著道:「師兄……人在江湖,凡事也要諸多小心,為了不牽連你和師父,為了留在戲班,以後我會一直戴著這個,也儘量如那人所說,和你們不再親近……希望你記住我現在的樣子,不要忘!」說罷就戴上了人皮面具,恢復成了前些天那個模樣的程璃俞。

  他看著戴上面具的程璃俞,心裡更是堵得厲害,眼睛也疼,水浸過一樣的冷,直到程璃俞伸手摟住自己的肩,把自己臉上的淚水拭去,才明白自己竟然哭了……

  「璃俞,該學的字我都教你了,你日後自己記得讀書……武功和詩書都要學!我們這樣的人雖然現在靠別人,可總有一天我們要靠自己。記住,我們只能靠自己。」他下決心地捶捶程璃俞逐漸成長的肩膀,轉身回房。

  背後,程璃俞猶自站在那裡。

  他知道,程璃俞也知道,兩人剛剛交會不久的線分開了,各自朝著自己的方向而去,也許未來的某一日會重新相遇,可現在,卻漸行漸遠……

  從那以後,他和程璃俞便逐漸地生分起來。偶爾,他在夜裡看書時發現程璃俞從院子外面躍進,就知道程璃俞的功夫是越來越好了。

  程璃俞只有在夜裡看到他的時候才跟他點頭,白天見到他時候基本當作無視。那張臉也隨著年齡增長逐漸改變,雖然還是美麗模樣,可只有他知道,那些都不是程璃俞真實的臉,而當初黏著自己學詩書的那個秀麗面容,自己可能再也看不見了……

  段隆看看戲台上程璃俞的身影,覺得方才一切回憶似發生在昨天……

責任編輯: twohigh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