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滄海浮生》
2005-09-22          點選: 6704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滄海浮生 試閱

  十歲那年,黃河大水,淹了不少地方。段家本來就?量不豐的幾畝薄田還都泡在水裡,他的娘被水捲走,爹爹著急上火,竟在一夜裡得了重病,不久便身故。於是,本來還可以在村裡私塾讀書的他忽然間就一無所有。

  顛沛流離、千里輾轉後他到了京城,尋到父親臨終前提到的程家戲班,跟班主程宏慶磕頭求他收留自己,程老班主應允後,他便留在了戲班……

  他還記得程宏慶收他進門時說的那番話:段隆,你嗓子條件雖好,可身子骨卻弱,唱什麼都是出不了頭的,不如練琴吧!這戲的好壞除了角色就靠這琴聲牽引了,曲調雖都是一樣,但拉的人不同,那意境也不同。

  「師父,我學拉琴,覺得挺好的。」他拿起旁邊的手巾,仔細地擦著程老班主的腳。寄人籬下,不得不多學著察言觀色,他自幼知書達理,自然懂得。

  「話是這麼說,可身在戲班裡,哪個不想唱戲呢?可戲子也有他的苦,你還小,不懂,也許老天爺憐惜你,才不給你學戲的本錢。」程老班主嘆了口氣,把布鞋套在腳上,「你爺爺當年從流寇手底救過我,是我過命的兄弟,我不忘恩。如今,你家就剩你一個人,我程宏慶怎麼也替你爺爺好好保了你性命的周全和日後的前程。段隆啊,我知道你念過幾年私塾,在戲班裡有閒時還尋書看,平日幹起活也比別人勤、比別人多……等到了年關我給你些錢,你自己買些書讀讀吧,以後大了還可以幫我管帳。」

  「師父!」段隆聽到這話,喜得心狂跳起來:戲班這種地方,像他這種入門弟子能管頓飽飯就非常不錯了,何時聽說有給錢讓讀書的?他狂喜之下也還記得分寸,撲通跪了下去,給程老班主規規矩矩磕了三個響頭道:「師父,我爹娘都沒了,還有師父你如此疼我,我以後定會加倍努力,不辜負師父期望。」

  「唉,行了,你回屋吧。」程老班主看看段隆,想起了年輕的時候和段隆的爺爺在一起喝酒,都是一樣的眉眼,一樣的機靈,只是天妒其才,還沒看到出世的孫子就病死了。

  段隆出了屋門,想著自己以後又能有書看,嘴角便不自覺地揚起了一絲笑:師父待他比別人好也許是緣著他爺爺,但其中也有自己努力辛勞的結果……

  看著天上的明月,他忽然明白自己從前為何不懂書上說的艱辛。

  「只緣身不在此山之中。」他嘲笑自己,笑得眼淚也滴出幾滴……

  程璃俞是晚他一年來的戲班。

  那年戲班正在各地趕場子,路過蕪州,唱了兩天後準備換地方。戲班一行人往城外走去時,在南大街的街角,他看到了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少年被幾個人圍打。那幾個人都是壯漢,打那少年的時候甚是凶狠,拳腳都招呼到少年身上。少年嘴角很快流出幾行血,染得嘴唇異樣的紅。

  「你以為你能走?我早就派人看著你呢!放你出去跑幾步罷了……」壯漢旁一個略微發福,像是老闆的人冷冷一笑,面上全是凶殘:「跑能跑了你?你要明白入了行就是你的命,認命吧!」

  那少年忽然抬起頭喊:「原是說好我出來賣四年就可以,你們欺負我不識字,騙我按了手印,終身賣給你們,打死我吧,打死我我也不回去。反正小爺我娘也死了。你們還能脅迫我什麼!」

  「段隆!」戲班裡的人驚呼,看他忽然竄出去,手伸向那個少年,伸到一半又懦懦收了回來,停下腳步轉過身看著程老班主,慢慢跪下。

  「師父,如果他對班子有用,就救了他可好。」他當時是這樣請求的,背在身後的手因為害怕而不停地抖,可脊梁卻是挺直的。後來,程老班主說他一輩子都記著段隆的那句話,從那話便看出段隆連發善心都很有機智,懂得抓人的念頭……

  程老班主看了看少年的臉,沉默半晌,向那老闆模樣的人走了過去。

  「這幾位爺請停個手。」程老班主拱手道:「我看這孩子就是打死了也是個死硬的骨頭,汙了大爺們的手,還費了大爺們的錢,不如賣給我如何?」

  老闆打量了一下程老班主和身後戲箱上頭的旗,點頭道:「是在李老爺家唱戲的程家班啊!這城裡都傳著你的班子不錯,怎麼,少了小旦角,還是你要個跟前的人啊?」

  程老班主面不改色接著道:「看這孩子剛才的喊叫和這容貌,卻是個花旦的材料,就不知道這位爺怎麼說呢?」

  老闆看了程老班主一會兒,從喉嚨裡面憋出點聲:「嘿嘿,您要這死骨頭也好,就這麼著吧,我買他花了些銀子,這兩年調教他也費了不少功夫,看您的面子,我就要個五十兩銀子好了。」

  「放你的鳥屁,你買小爺才花二十兩,你……」少年吐出一口血,掙扎著站起來,可話沒有說完就被老闆一巴掌給打側了頭。

  「旦角的臉是打不得的。」程老班主攔了那還要踢打的老闆。

  老闆看看少年傷痕累累的身體,料想自己帶回去也是白費,尋思一下,歪歪嘴道:「三十五兩,一兩不能少。要不然就是打死了他,我也不心疼,廢物。」說罷吐了口唾沫在少年身上。

  程老班主過去又仔細摸摸少年的臉,叫過一個管帳的徒弟,掏出了一些碎銀給了老闆,讓他把少年扶到馬車上,吩咐戲班繼續趕路。

  「叫什麼名字?」程老班主看著少年問道。

  「……姓程,沒名字……」少年小心翼翼地回答程老班主的問題,手卻拉著剛才為自己懇求的段隆的袖子,不肯鬆開。

  「我也姓程,我這班子叫程家班……也算是有緣吧!我想想……叫璃俞吧!程璃俞!」老頭想了半天,拍拍他道:「段隆,這是你救下來的,你好好照看他吧!」說罷跳下馬車,往隊伍前面走去……

  「我叫段隆。我以後叫你璃俞好嗎?你先睡,看你很累了,路途顛簸,晚上到了客棧就好了!」他柔聲說,拿著沾濕的手巾小心擦拭少年身上的傷口,擦完後又塗上跌打藥酒,若是看到少年皺眉,手勁就會放輕。

  「好……」少年點頭,合上雙眼,那禁不住溢出的淚水將眼燙得火辣……

  程璃俞傷養好後,便按照程老班主的安排開始練功。

  段隆則是端著曲譜一邊背一邊替程老班主看著那些小孩子們壓腿、下腰、甩袖子。偶爾和程璃俞的視線相碰,程璃俞便眼帶笑意,有些害羞地低下頭去……

  除了他和程老班主,班子裡其他人對程璃俞這個新來的人倒不怎麼喜歡。尤其是那些同樣是被程老班主買來的人,常常鄙視程璃俞的出身,因為他們只不過是家貧被賣,不似程璃俞,還在那風月場中討過生活。

  「男窯子,男窯子裡面出來的。」幾個同是唱旦角的少年嘀嘀咕咕,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能讓程璃俞聽到。程璃俞也不出聲,悶頭繼續練功。

  他看著這一幕,想到自己剛來時也曾受過別人的排擠。程老班主疼他,疼得明顯,讓很多人、包括比他大很多的師兄都嫉妒,暗地裡找機會扯後腿。而如今,自己救回來的程璃俞也是如此……

  「璃俞,想學寫字嗎?我教你可好?」他走到程璃俞旁邊問道。

  程璃俞抬頭看看他,一陣愕然後便在眾人的竊竊私語中低下頭回答道:「師兄,那就麻煩您了。」

  他一笑,拉起程璃俞的手,看看周圍,方才對程璃俞身世說三道四的那幾個人馬上就躲到了別人的後面,其他人也不再出聲。

  大家明白,他雖然不直說,但已是擺明了護著程璃俞。惹程璃俞不要緊,可萬一真是惹急了他,程老班主肯定是不饒。

  他瞧著大家噤若寒蟬的模樣,又看看程璃俞眼底的欣喜,露出微笑……

  事情傳到了程老班主的耳朵,程老班主便在他替自己收拾房間的時候問:「聽說你要教璃俞識字?」程老班主知道他的性格,明白縱然是別人暗地說了他什麼,他也裝聽不到的樣子,待誰都一樣的和善。

  容他人之不能容,大智慧和大氣魄。程老班主很高興自己沒有走了眼,但不常把這種欣賞掛在嘴上和臉上。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