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滄海浮生》
2005-09-22          點選: 6312
第一章(上) »

 

作者:于煙羅 封面繪圖:札雅 定價180元

戲班琴師段隆,自幼和師弟程璃俞親如手足,對其有救命之恩。怎奈卻未能避免程璃俞遭他人侮辱,自此兩人生分……

數年光陰,段隆隨戲班南下,
一場意外讓段隆與程璃俞的關係產生轉機;
但真正讓段隆繫情者,卻是因這場意外來到戲班的周慈政。

恰似輪迴,程璃俞的遭遇又在段隆身上重演,
可慈政卻為段隆風骨傾心,冷語挑逗中帶著脈脈溫情……
只奈何天不遂人願,讓段隆好不容易才安頓下的心重又漂泊?
慈政因事遠走,段隆強作笑顏等待再次聚首。

再相會,卻是風波時。慈政人在風口浪尖,段隆亦卷了進去……
凡人入塵海,偷得浮生……

 滄海浮生 試閱

序章

  三月天,天氣還冷,北方邊塞小鎮上滿街的行人都抬高衣領、閉嚴嘴巴,生怕一個不留意,那還刺骨的風便呼嘯入自己的胸中。就連叫賣的小販們也把嗓音放低了幾個調門:此時春寒猶勝冬天,染上身便不得了……

  滿街的沉寂單調中,匆匆而過的行人忽然清楚地聽到疾馳而來的馬蹄聲。眾人好奇,便往那聲音的來源處望去。

  那是玄武東街北口,為首四匹高大健壯的北方馬從遠處捲起滾滾塵煙,上面坐了五個人,衣衫滿是塵土,可質地上好,看那裝扮似乎還是官府中人:三個侍衛模樣的,一個像是師爺,而那個公子打扮的則躲在一個侍衛的懷中,面色驚恐。

  在這四匹馬身後的不遠處則跟著十來個人,衣著各異,舉刀弄劍,面色不善,他們跟著馬狂奔的方向發足追趕。

  騎馬衝在頭裡的一個侍衛看要被追上,竟沒有加鞭催馬,反而勒住了韁繩,將馬頭調轉,迎向了追殺者,其餘三騎見此也跟著調轉馬頭,抽出腰中樸刀。

  追殺的那十來個人看這情形則停住腳步,擺好架勢,和這四騎上的人形成對峙局面。

  街上行人有機靈些的便趕緊找了地方躲起來,攤販們也連忙收攤進門,把門牢牢鎖上,又從門窗的縫隙中觀看這街上的事態。

  雙方都沒輕舉妄動,他們維持著彼此的姿勢,不敢貿然出手。

  時光凝住片刻。

  忽然,方才帶頭衝回的侍衛掠起,手連揚數下,激射出點點寒光。他身後的兩個侍衛也在此時出手,舉刀劈向那些追殺者……

  刀光劍影中,血色橫飛,慘叫連連!

  膽小怕事的,此時已不敢看這街上的戰況,只能閉眼聽那些兵刃交接的聲音,等片刻後聲音漸消才放心往外瞧,而街上還站著的就只有剛才騎馬的那幾個人。

  踢踢倒地的死屍,為首的侍衛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原本英俊的臉上陡生寒意,一雙星目神采倨傲。他瞧瞧身上,有幾處被敵人的血沾到,竟是用刀削去了那片衣襟,轉頭向另外幾人點頭,大家上馬,絕塵而去。

  家家戶戶重又打開門窗,走出來往那些死人瞧去,這時卻又聽遠處疾馳聲。

  數十匹馬嘶嘯而來停在死屍面前,為首馬上的蒙面人看了眼地上的死屍竟沒有理會,也沒去管旁邊嚇得四散奔逃的百姓,而是往方才逃亡的五人方向追去……

第一章

  五月。 江南水鄉,吳儂軟語。

  濟州城外繁花似錦。從城門到那鮮花盛開之處,竟是留下了深深的車馬痕跡。

  人皆有愛美之心!時值一年中最好的光景,誰又肯放過?所以從高官貴胄到尋常百姓都來此賞花,放任自己去享受這盛世太平中的美好時光。

  人群喧鬧中,清亮的鑼鼓聲響起,隨著那鑼鼓聲聲,幾杆錦旗迎風而舞,甚是打眼。

  京城程家戲班!六個大字遒勁有力。

  旗下一群只著薄衫的少年,他們姿態各異:壓腿的、吊嗓子的、甩水袖的、走台步的、拿花槍對打的……讓人眼花撩亂卻又井然有序。

  旁邊一個灰白頭髮的老者則拈鬚而笑,神態中透著滿意。

  他就是這戲班的班主程宏慶,如今年逾花甲,但依然精神矍鑠,短衣襟打扮,渾身上下收拾得乾淨俐落,站在徒弟們面前指揮,氣勢不減當年。

  如今來江南,原因無他,不過為了鍛鍊戲班裡的新人。幸運的是,剛來此地便被開當鋪的胡老闆請了來唱場子,以助遊興,所以,一班子的人就在他的指揮下搭台的搭台,準備的準備,呼喝聲中忙成一團……

  雜鬧中,有一個淡定自若的人十分顯眼。他年約十八九歲,身穿灰色的長袍,頭髮梳髻,用淡青色的布帶繫住,紮在腦後。臉上書卷氣十足,卻不顯迂腐,反而目光清澈帶有儒雅風度。最引人的,便是他眉宇間那若有若無的淡淡哀愁,讓人覺得能抓住什麼,可轉瞬間又被他嘴角那溫和的笑意所掩埋。

  「段隆,怎麼發楞?」程老班主走到他身邊,拍拍他的肩問道。

  「忽然想起了多年前師父說過的一席話。」段隆著回答,眼裡的情緒瞬間消失不見。

  「噢?哪些話?」程老班主當年收留段隆進門也是因兩人之間有些淵源,看段隆長大成人,心裡一直歡喜。

  「您說:做人不能認死理,要活泛,懂得變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沒有山要懂得找山,沒有水要懂得尋水,憋死在一個地方成不了大氣……所以戲班才經常出京四處走。而我也因此見識了不少的風土人情。」段隆最佩服師父程老班主的就是這點,不像別的班主一樣坐守京城,總靠著那些個有限的官商們吃飯,而是常帶著班子四處趕場,走到哪裡都打出牌號「京城程家戲班」,把手下的徒弟們弄得各個精神抖擻的,往那一站,便讓人感嘆這天子腳下果不同尋常,連戲班也透著一股當地戲班比不了的精氣神。

  「增廣見聞總是好的,尤其對你,在戲班,倒是埋沒了。」程老班主覺得段隆這番毫不做作的「逢迎話」說得十分入耳。

  「哪裡!師父的養育之恩段隆此生都不會忘懷。戲要開了,我先去調弦。」段隆看程老班主有些感慨,忙轉移了話題…… 搭建的簡易帳篷中,要上台的人都開始化妝換衣,大家看段隆進來,忙不迭和他打招呼:程老班主雖然對大家都賞罰分明,可他對段隆的態度明顯和別人不一樣,儼然把段隆當個兒子一般。程老班主無後,大家,包括留在班子裡的幾個年長師兄都認為,將來程老班主過世,這程家班肯定是傳給段隆經營,誰蠢蠢欲動也沒用,程老班主年紀大可眼睛雪亮,段隆雖年輕可冰雪聰明……所以提前討好段隆倒不失為明哲保身的最好辦法。

  段隆也微笑著跟大家打招呼,目光卻看向角落裡正往眼睛上塗彩的旦角,滿屋子的人,只有他不理會自己。

  「……璃俞……」段隆走過去,輕聲叫那人的名字,那人回頭,竟是絕世的如畫容顏,只是一雙眸子深沉冰冷。

  「師兄你有事?」程璃俞起身問道,聲音雖冷淡,可動聽,那繡得繁複的戲裝穿在他身上恰好襯出年少的優美身段,可周身散發的氣息卻讓人有些敬而遠之。

  「……沒什麼……」段隆見他這樣的態度,也不好再開口,一肚子的話便嚥了進去。

  程璃俞看段隆不再出聲,便提起戲裝往台邊而去,絲毫不理會旁人對自己的側目……

  「段師兄,他怎麼能這樣對你?」香秀──戲班廚頭的女兒問段隆,「我聽說他小時候差點被人打死,是你求程老班主買下他,他的命才保住,可為何如今唱紅了、得意了,便對你這樣?」

  「從前的事情提它作甚麼呢?」段隆笑著摸摸香秀的頭,岔開話題道:「廚頭的風濕還好吧,前些天從鋪子裡抓的藥都按時吃了沒有?」

  「吃了,還是段師兄的方子好使,比那江湖郎中強多了……」香秀鄙夷地撇嘴,「誰不知道,唱紅的旦角十個有九個都不清白,何況他本來就是……」

  「香秀!」段隆打斷話頭,「不要亂講話!師父最討厭人背後搬弄他人的不是,妳小心被他罵啊!」

  香秀聽到程老班主的名字便嚇得伸伸舌頭,跑去忙自己的事情。而段隆卻因為香秀的話,想起了年少往事……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上)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