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2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怨念》
2005-09-22          點選: 6482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怨念 試閱

第一章

  眼看著馬上就要到學校了,秦勤有些擔心的第N遍整理自己的校服。古板的校服把一身亂七八糟的傷痕都遮了起來,可是從脖頸直到臉頰的一道卻怎麼也遮不住。想想如果同學們看到會引發的議論,秦勤也只能懊惱的抓抓頭髮。算了,也只能這樣了。

  秦勤嘆了口氣走下自己的房車,果然感到有探詢的視線直直的朝自己投過來。秦勤只當沒看見,大步地往教室衝。

  「秦勤!」突然有人喊他,秦勤順著聲音看去,一個年輕的男子正靠在校門邊衝他打招呼。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裝,臉上戴著一副碩大的太陽眼鏡,足以遮住大半的臉龐,一副黑社會的打扮引得上學的學生紛紛側目。

  秦勤有一些猶豫,一時看不出來他是誰。那人隨手摘下墨鏡,露出一張俊秀的臉龐,一雙晶亮的眼睛在細碎的劉海下滿是笑意。「怎麼,我都不認識了?」

  「重言哥!」秦勤一陣驚喜,立刻撲了過去。

  「哥,你好久沒回來了!」 重言寵愛的揉著秦勤的頭髮,卻突然看到他脖子上的傷痕,忙托起他的下巴仔細看,眉毛頓時皺在了一起。「你媽媽又打你了?」

  秦勤點了點頭。

  重言一陣心疼,他那個繼母看不上他也就算了,對自己的孩子也從來不知道手下留情。「我不在家,你也要學著保護自己呀!」

  「我知道……」秦勤試著辯解,卻被重言吼回去:「知道!知道還弄成這個樣子!」

  看秦勤一臉委屈的表情,重言到了嘴邊的話也只能化成一聲嘆息。

  「哥,你這次回來能待多久?」

  重言看到兩邊注視的人越來越多,乾脆拉了秦勤走回自己的車上。「我也是剛到,今天過來拍一個平面廣告,明天還要回香港。」

  秦勤低著頭,半天說,「葉子哥,我可不可以和你在一起?」

  秦勤不安的扭動的著手指,他猜重言不會答應的。果然,重言不假思索的拒絕:「不行,你還要上學,何況你媽要是知道你和我在一起,免不了再找你的麻煩。」

  秦勤沒再說什麼,逕自拉開車門,卻突然喊了只屬於彼此的親密稱呼:「葉子哥,那我去上學了。」這是小時候秦勤給重言起的外號,雖然被重言極力反對,沒有人的時候,秦勤還是執意這樣叫。

  還在發育期的小孩子,高高瘦瘦的身影微微的有些駝,重言突然覺得很不忍心,心裡的酸立刻翻了上來。秦勤是他繼母帶過來的孩子,雖然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是從小乖巧懂事,讓重言也忍不住總想多寵寵他。秦勤的母親對秦勤非常嚴厲,她是想讓秦勤能夠比自己更優秀,這樣才有機會繼承父親的遺產。可是何必呢,畢竟他的志向不是經商,當一名演員才是他一直嚮往的。不然也不會這麼早跟父親吵翻自己去闖蕩。父親一心想讓自己繼承家產可以理解,只是可憐了秦勤……

  重言還是心軟了了。「秦勤!」

  秦勤回過頭。

  「如果你真的想,那來吧。」嘴角掛上一絲寵溺的笑容,他就知道自己對這個弟弟沒有辦法。秦勤從來不要求什麼,但也正因為這樣才讓他覺得心疼。又是半年多沒有見他了,自己平時又不能幫他作些什麼。

  打開車門,看秦勤興奮的衝進來。「葉子哥,真的可以麼?」

  「可以是可以,拜託不要叫我葉子。女孩子的名字。」

  秦勤傻傻的笑。

  「來吧。」重言一把把他拉上車,「坐好了,先跟我去拍攝。先說好了不准搗亂。」

  「重言,來,再換一個方向。」秦勤看攝影師貪婪地捕捉著重言的每一個表情、動作,看著重言在無數的鎂光燈下盡情而又充滿自信的展現自己,不禁看得有些傻了。

  他一直非常崇敬這位哥哥,雖然不是親哥哥,但從小就一直是他唯一信賴的人。在他眼裡,重言永遠都籠罩著一層光環,是完美的化身。重言非常的聰明,上學的時候任何功課都能輕鬆的考到高分,之後又是連跳幾級考上國外的知名大學。父親也深深的為這個兒子自豪,早就期待著他能回來繼承家族的?業。卻沒有到重言愛上了表演,跑去當了一名演員。

  父親因此氣得大病了一場,重言卻再也沒有回過家。即使是在演藝圈,重言依然大鳴大放。他現在已經算得上是一線的藝人,成天臺灣香港兩地跑,在大陸也有了相當的知名度。他就是那樣的人,只對自己感興趣的事情認真,而一旦認真起來,就一定會做到最好。

  秦勤望著重言痴痴的想。雖然他的葉子哥顯然不喜歡自己的母親,但是對自己還是滿照顧的。剛來的時候自己很害羞,也不喜歡說話,重言就想辦法哄他開心,逗他跟自己說話。後來有一次重言為了給他掏樹上的鳥窩,從高高的樹幹上摔了下來,還好樹下的一堆枯葉救了他的小命。想起那時候看到重言從枯葉堆裡爬出來,狼狽的樣子現在還覺得好笑。不過當時自己是真的很害怕的,生怕重言出了事情,差點嚇哭出來。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給重言起了一個葉子的小名,因為當時重言又氣又尷尬的表情真的很可愛。

  「重言,你帶的男孩很帥嘛。他是誰?」攝影師收好工,一邊看著托著下巴發呆傻笑的秦勤, 一邊對著重言說。

  重言回頭一看,也忍不住笑起來,走過去敲敲秦勤的頭,「臭小子,想什麼呢,這麼開心?」

  秦勤猛地回過神來,「重言哥,拍完了麼?」

  重言點點頭,指著攝影師給他介紹,「這是國內最有名的攝影師哦,吳越。」

  秦勤笑得有些拘謹,「你好,我叫秦勤。」

  吳越恍然大悟,「哦,這就是你常說的那個弟弟啊!這麼漂亮,怪不得你成天念著!」

  秦勤的臉有點紅。

  重言笑著捶了他一拳,「你這是什麼邏輯!」吳越也笑了起來,秦勤的臉更紅了。 不想讓不善交際的秦勤為難,重言向工作人員交代了幾句就準備拉秦勤走。

  「晚上大家要開PARTY,過來麼?」吳越問。 重言看了看站在自己身邊一言不發的秦勤,「好的。我陪秦勤吃晚飯,送他回家我再來找你們。」

  沒有上什麼高級飯店,重言直接把秦勤載回了自己在臺北的家。雖然久無人住,卻一直有人定期來打掃。重言在附近的超市掃蕩了一圈,進了廚房又是劈哩啪啦雙手不閒,看得秦勤目瞪口呆。像他這樣的大少爺應該沒有自己動手的機會才對啊。

  「你以為是在家裡啊?」重言把炒好的菜裝盤,「我已經一個人出來住了,出去吃太麻煩,外賣又那麼難吃,只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你也過來端一下。」

  「哦,好的。」秦勤手忙腳亂的過去幫忙,可惜笨手笨腳的險些打碎了一個空盤。不禁又懊又惱,看來他和重言的差距還真的不是一點點!

  「多吃點,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你太瘦了。」重言不停的把菜夾給秦勤。

  「不用了,我已經吃飽了。」

  「這麼急幹什麼?慢慢吃。」

  「葉子哥,你晚上不還有事麼?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重言突然有些不高興:「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就這麼急著回去?」

  秦勤有些驚訝的抬起頭,他這麼說……是捨不得自己走麼?

  「哥,我……」秦勤有些後悔自己的魯莽,辜負了葉子哥的一片好心。

  重言的面色緩了緩,畢竟秦勤的母親對秦勤那麼嚴格,從自己這裡回去說不定還要挨打。「那我送你回去好了。你母親要問,就說下午放學才碰到我的。」重言說著拿起外套,帶著些許冷淡氣息的動作很快被敏感的秦勤覺察到了。

  還是……要分開了麼?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秦勤默默的站起來穿上外套。他想葉子哥一定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想念他。

  秦勤看著重言的臉色,心裡有些難受,絕對不是得不到母親的關愛的那種難受。而是……他不想被自己的喜歡的人討厭。

  「葉子哥,我不想走!」下意識的,秦勤就把自己心裡的話說出來了。然後立刻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他這是在幹什麼啊!他又不是不知道葉子哥工作這麼忙,自己已經麻煩到他了。而且……他畢竟沒有辦法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遲早是要走的。只是自己永遠不會擁有像葉子哥那樣離開這個家的勇氣。

  重言驚訝的轉過身,看著這個弟弟手足無措的解釋:「葉子哥……我,對不起……我是說,我是說……」越著急越是解釋不清楚,急得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重言拉住他的手,「那晚上留下來陪我好不好?」重言笑起來,讓秦勤一下子迷失在他溫暖的笑容裡。

  「那晚上……你不是還有約麼?」秦勤結結巴巴的說。

  「應酬這種事情你以為能有多大的樂趣。我們出去玩吧?」

  「玩?」秦勤眨巴眨巴眼。

  重言又戴上那副碩大的眼鏡,做出一個鬼臉:「這樣就可以了,放心,沒有人知道我今天回臺灣。」

  兩個人在深夜的大街上一路閒逛,重言甚至帶秦勤進了幾家聲色場所體驗成人的生活,害得秦勤臉紅了一整晚。快凌晨的時候才笑鬧著撞開自家的大門,兩個人全累癱在床上。

  重言側著身子,看著秦勤笑,「怎麼樣,玩的開心麼?」

  秦勤大力的點點頭,「嗯,很久沒有這麼瘋過了。」

  重言掙扎從床上爬起來,隨手丟給他一罐飲料,「先喝點東西,我去給你放洗澡水。」

  「你先洗就好,等我喝完的。」

  重言也不謙讓,大剌剌的一路脫掉衣服,露出一副完美的身材來。

  「拜託大哥,不要走一路脫一路!」秦勤跟在後面幫他把衣服拾起來,結果剛一抬頭就看見重言赤裸著身子站在自己跟前,「要不……一起洗?」

  秦勤只覺得心口狂跳不止,整個人幾乎說不出話來。

  「怎麼了?」 重言覺得奇怪,剛想伸手過去秦勤就飛快的躲開,「沒什麼,發呆而已。你快點洗吧!」

  重言似乎了然,故意秀了秀自己的身材,「羨慕吧,多吃飯快點長,也能長成我這樣!」說著關上門進去。 秦勤趕忙喝了兩口飲料,這才把那陣心悸壓了下去。那一個瞬間,突然覺得自己的葉子哥非常……性感。幾乎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天,他居然會對自己的哥哥有這樣想法!

  秦勤鬱悶的把自己埋在床單裡。床單裡……有葉子哥的味道。雖然重言並不是經常回來,但是只要自己和重言走進這個家門,秦勤都有一種又回家了的感覺。小時候和重言在老家,和奶奶一起生活。天天跟在重言後面像跟屁蟲一樣葉子哥葉子哥的叫,只是後來奶奶去世,他們也一天天長大,再也找不回當年那樣平靜的生活。

  秦勤伸出手,僅憑記憶在床頭櫃上摸了摸。果然摸到一個相框,那裡面是自己和重言小時候的照片。這麼多年,他的葉子哥一直留著這個。

  秦勤記得回到父母身邊之後,自己老挨母親的打,重言就會找母親大吵一架,雖然最後也免不了被父親暴打一頓。後來秦勤才知道,重言怕自己考試成績不好被母親責罰,故意在考試的時候留下整片整片的題不做,被父親教訓了好幾次!……

  「秦勤,你來吧。」重言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走出來。水珠順著他的脖頸一直流上胸膛,秦勤好容易才把自己的目光收回來。卻又忍不住讚嘆:「葉子哥,你真的很漂亮!」

  重言氣得伸手從沙發上抓了一個墊子砸他。「臭小子,敢這麼說你哥!」

  秦勤笑著躲進浴室裡。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