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著魔》
2005-09-22          點選: 9962
第一章(上) »
楔子

 

作者:衛秋雪 封面繪圖:傘 定價180元

太雲身為「執天」,
誅殺紊亂天綱的妖魔義無反顧;
殺了九魘的族人是職責所需,
但無辜的九魘又該如何處理?

因為仙人的慈悲,太雲選擇照顧這隻魔物;
誰知九魘對他的感情愛恨交纏,終究成了義無反顧的一往情深。

魔物的愛情濃烈直接,
太雲怕了、逃了,卻發現自己早已陷落其中……

 著魔 試閱

傳說

   寧靜的夜裡,彎月高高垂掛著。


   一名女子匆匆而奔,懷裡還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嬰孩。

   穿過迴廊,女子走進大廳,在眾人的期盼下,她一臉愁容地說:「是男孩。」

   男孩?!

   剎時,眾人的期待全部落空了。

   他們蒼御一族有個遙遠的傳說──赤月所生之子,若為女,便能興盛全族;若為男,則可能會斬斷族內最後一脈。

   正因為傳說遙遠,未曾有在赤月產下的孩子,因此沒人提出,但如今一名赤月所生的男嬰還就在眾人面前,這下,繪聲繪影的傳說更讓族人害怕。

   「柳釗爺,這該怎麼辦?」

   「是個男孩呢,會滅了全族,不如就殺了他吧?」有人提議。

   「是啊、是啊,殺了他可保全族,殺了他好!」

   有人提出贊同,皆下來便是一面倒。

   柳釗老手中的柺杖重重一敲,鼓譟的聲音立刻停止,他們目光焦點全落在柳釗老身上,只見他要女子走近,親自端詳男孩的面容。

   男孩大眼直直地看著柳釗老,沒有一絲的懼怕,看得出來將來會成大器,但同時,柳釗老彷彿也瞧見了他們蒼御一族的未來。

   赤月的傳說或許真是傳說,不足採信,可這孩子有可能會把蒼御一族推向魔界的首領地位,那麼他就不能任意做主張。

   「柳釗爺,您的意思呢?」時間過了很久,終於有人斗膽詢問。

   柳釗老合上眼睛,好半晌才睜開,眼露肯定之色。

   「留!」一聲令下,不得反駁。

   「這……柳釗爺,萬一這孩子害了我們全族呢?」擔心之語立刻蔓延。

   「是啊,這種禍根不得留之!」私心就是為了保一己之命。

   再次,柳釗老又敲下柺杖。「留下嬰孩,你們統統退下!」

   「柳釗爺!」

   「嗯──」沉著的聲音隱含怒氣。

   眾人見柳釗老發怒也不敢久留,把男孩留在桌上紛紛離開大廳。

   柳釗老仔細盯著男孩看,這方發覺他體內有股強大且不勻的氣息,怕那股氣息會傷害男孩,他隨即一抬手,男孩便浮在空中,只見他口中唸唸有詞,雙手掌心互對,立即化出一顆耀眼奪目的金色光球。

   很快地,柳釗老雙手往前一推,金球隨即沒入男孩身軀內壓制住他的氣,滿廳的光亮剎時消失。

   「赤月之子,代表不祥,十數大吉,九數善惡難辨,因此我將賜你名──九魘。究竟你的出生會是『蒼御』的美夢抑或是惡夢呢?」柳釗老慈愛地抱著九魘,他不知自己做的事否正確,但當下他是希望留下九魘。

   承受金球壓制的九魘,無邪的眼眸全然不知發生何事地慢慢合上。

   傳說真的只是傳說麼?

   答案無人知曉。

 

楔子

  一身素白,男子佇立在血泊之中。

   浮在他眼前的透明珠子也染上紫色的血,遮蔽了原有的聖潔之光。

   彷彿剛經歷一場激烈的戰役,男子身軀勉強能站著,但素白的衣裳全染成了紫。

   他垂下眼眸,疲憊地喘息著。

   剛才,他才殺了上百隻魔,他們個個都是戰將,因此即便他贏得勝利,卻也是體空力盡了,如今靠的是他的意志才能撐住。

   「呼、呼。」他試著調息。

   等他的體力恢復之後,就能消除身上的魔氣,如此才能收拾眼前殘餘。

   這魔族正是這半年來殺害三千多名人類的罪魁禍首,他循線而查,發現他們的居處,奈何他們卻不願承認罪狀,甚至還想殺了他,所以他才不得不出手殺光他們全部。

   無一倖免。

   他的手滑下紫色的血液,他的全身也幾乎佈滿這些血液,紫血滲入他的傷口,讓他隱隱犯疼,但此時他尚無能力清除,只好先恢復力氣再談。

   忽地,一個男人無聲無息出現在他面前。

   他認出對方是自己一手帶大的魔──九魘。

   「九魘,你來此處何事?」他們已許久未見了。

   九魘噙著深沉的笑容,眼眸銳利如刃,冰冷的五官瞧不見一絲溫暖,他身形挺拔、穩重,但渾身強烈的魔氣此時也令他不太好受。

   「你殺了『飛嘯』一族是麼?」他冷眸直直盯著太雲仙,口氣冷冽,儼然一副與太雲仙毫無關係的冷漠。

   「對。他們殘殺三千多條人命,又不知反省,該殺之。」九魘向來不插手管他的事情,如今卻問,太雲仙不解卻仍據實回答。

   驀地,九魘微微勾了唇。

   「九魘,你笑什麼?」他的感覺告訴自己九魘這抹笑容實屬詭異。

   「讓我告訴你吧,那三千多條的人命──是我做的。」

   太雲仙神情剎時一斂。「九魘,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說什麼?」

   「我當然知了。那些人的的確確是我殺的,是為了讓你誤以為是『飛嘯』一族所殺。」九魘坦承不諱。

   「──為何?」突然間,太雲仙全身一陣冷意。

   「為何?這問題問得真好。你不是自詡是最公正無私的神仙麼?死在你手中的妖魔全都有罪,所以你必須殺害他們?但是──這次你卻錯得離譜了,『飛嘯』一族背負的人命僅十來條而已,其餘的……皆我所殺。太雲,你作夢也想不到自己也會有犯錯的一日吧?」九魘凜凜問著,聲音彷彿透著對太雲仙深深的怨念,彷彿欲致他於死地般的狠絕。

   太雲仙怔住一瞬。 他全然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九魘設計?!

   「九魘,難道──你還恨著我麼?」眼前的男人是他一手拉拔長大,縱使自己對他有虧欠,但他可以明說,又何需用這種手段對付他?

   九魘抬高下顎,眼神閃過莫名的情愫,他睨著太雲仙。

   「恨?!不至於,我只是討厭你那種清高的模樣而已。太雲,你太自以為是了!即便是仙,你也無權去決定其他人的生死!」九魘一字一句都似毒針,狠狠刺入太雲仙體內,令他遍體鱗傷。

   原本支持自己撐過去的意志,也在聽見九魘這番話後消散一空,他雙膝一軟跪在地面。

   原來九魘是這麼看他的……

   「九魘,你可以正面對付我,為何要拿無辜的人命來當作你發洩怨氣的對象?」他一直以為九魘只是不多言,但品行尚稱端正,可沒想到今日才知他的心竟是這般殘忍,把對自己的狠轉嫁到無辜之人身上,讓他十分自責。

   九魘一副無所謂地回答:「因為你在意的只有他們而已,不殺他們,哪能傷害得了你?」

   「你真這麼恨我?」

   「你說錯了,這不是恨。」他的眸子比太雲仙還哀傷。

   「不是恨又是什麼?」

   「你懂得。」

   「九魘……你不該的、不該的……」太雲仙緩緩倒向地面,而飄浮在半空上的珠子也消逝不見。

   九魘見太雲仙昏厥,這才走近俯視。

   懷著厭惡的他,神情這會兒卻變得十分惆悵,他眼眸深深凝視著太雲仙,釋出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

   「不該……那麼當初你就不該留下我,太雲。」一句話道出他倆的過往糾葛。

   九魘抱起太雲仙,眼神極為愛憐地以頰碰觸他的額際、以唇親吻他眉心上方的紅色印記。

   紫血的魔氣可以壓制太雲仙的仙氣,因此無須擔心他短時間會清醒過來。

   即便是短短一瞬,他也想多靠近他一會兒,好汲取他身上的溫柔。

   仙與魔之間的交集,都始於最初的不該與善念。

   太雲不該殺了他族人、也不該留他活口。

   如今,他們更牽扯不清了。

   愛與恨交雜又難解,最後,他只願順心而為。

   轉瞬,九魘帶著太雲仙離開這血泊。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上)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