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祕密》
2005-09-22          點選: 11658
第一章(上) »
楔子

 

作者:初澐 封面繪圖:SOMA 定價180元

柳五郎,本名柳千秋,
好好的名字被師父改得這麼俗氣,
師兄們都替他跳腳了,他卻覺得沒什麼不好;
奉師父之命下山去找出自己身世的祕密也很有趣,
他只是不曉得出門身上要帶銀兩而已。
還有還有,為什麼只要他一笑,四周的人臉色就都變得很奇怪?更奇怪的是還有人一直纏著他要他陪睡覺?!

自從把中毒的五郎撿回家,忘憂的憂愁就越來越多──
怎麼會有這麼大個人了還像三歲娃兒不知世事?
更糟的是冷玥師父居然要他好好照顧這個,
美得招蜂引蝶的笨男人,
自己不知上哪雲遊去,害他老有種被拋棄的傷心……

五郎只是他的責任,他只需要陪他解開身世之謎,
兩人就可以各自回去找自己的師父。
可是為什麼單純如五郎,看他的眼神會越來越不一樣?
而自己原以為的那份責任感,
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無以名狀的牽掛?

當祕密不再是祕密,忘憂能不能也坦然地忘記所有煩憂?

 秘密 試閱

楔子

  五郎的全名其實不叫五郎,叫做柳千秋,因為師父覺得這個名字實在太俗氣,也太女孩子氣,所以依照他在師兄弟中的排行另外起了五郎這個名字,五郎猶記得當師父向眾師兄們宣布他的新名字時,師兄們快速把臉變成青色的那種功夫,是他到現在還學不起來的。

 
  雖然眾師兄們和他從來都不是很親近,可是宣布新名字當天晚上,所有的師兄們全都拿了一壺酒來他的房間──由於師父規定未滿十五歲不得喝酒,所以他以為那些酒是師兄們自己要喝的。


  誰知道,那酒居然是師兄帶來要給他喝的!


  猶記得當時他與師兄們的對話是這樣的……


  『師兄,我還未滿十五歲,不能喝酒。』


  『沒關係,師弟,我知道你的心情一定不太好,所以特地帶了好酒來給你,俗語說的好啊,男兒一醉解千愁,你是個男人,喝酒解愁就好了,可千萬別哭啊。』

  哭?五郎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為什麼他要哭呢?他覺得很高興很快樂呀!

  『師兄……』剛想問師兄他為什麼要哭時,平時一向不多話的五郎又被師兄打斷話。

  『呃,千秋啊,雖然說師父這次是過分了點,但他平時待你是極好的,每次吃飯時你都是吃最大碗的,練功時也是你最先休息,所以啊,這次你就打落牙齒和血吞好了,反正男人家的名字也不用取得太好聽,等你以後下了山,就可以恢復原名了……

  師兄說話時口水噴得他滿臉,可是五郎聽了這麼久還是聽不出來師兄的重點是什麼。

  最後師兄一邊跟他說一些安慰的話,一邊把酒倒給他喝,雖然師兄喝的居多,不過他首次感到師兄的同門之誼,已經很高興了。

  當他送走師兄時,又來了一個師兄,一樣也是帶著酒來跟他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說到最後還抱著他哭了起來……

  雖然五郎知道這位師兄平時實在有點不苟言笑,但實際上是古道熱腸的一個人,但這差別也太多了吧……

  第二個來訪的師兄哭濕了他的上衣。

  然後是第三個師兄,第四個師兄,雖然沒有按照排行來,但是一晚上四個師兄全都跑來找他喝酒,沒有一個缺席的。

  這樣一鬧,就鬧到了天亮。

  五郎看著桌上那些已經乾掉的酒壺,努力回想著昨夜師兄們到底是在安慰他哪件事。

  可是到最後,他還是想不出來。

  這件事如今依然是個謎。

 

 

  現在,五郎已經十八歲了,狂人師父覺得他已經長大了,也該下山去歷練一下。

  一大早,狂人師父就把他叫到跟前。

  「呃,五郎啊,這次你要下山了,有沒有什麼要跟師父說的?」狂人很難得的端坐在大廳之上,沒有翹起二郎腿,也沒有一腳就把徒弟踢出門,然後打著哈欠找地方打瞌睡去。

  這一次送徒弟下山,他很難得的正經一次。

  ……雖然他的左手還拿著一壺酒,右手還掛著一串肉。

  「沒有,師父。」

  「喔?」狂人努力在腦海裡回想著其他徒弟跟他說過的話,不管怎麼說,他們就是對五郎這個名字有意見。

  而所有的徒弟們,都覺得五郎非常不喜歡他取的這個名字。

  怪了,他怎麼看都覺得這名字取得太好了,五郎用得很開心?

  「耶,五郎啊,你告訴師父,你喜不喜歡五郎這個名字啊?」狂人思考了下,決定還是拐著彎兒問一下徒弟比較好,免得以後招人厭。

  「唔……」怪了,怎麼連師父都問他這個問題啊?

  「師父,這是您給徒兒取的名字,不管您怎麼取,徒兒都會用啊。」

  問題是狂人要聽的答案不是這個呀……

  「我是問你喜不喜歡?誰問你肯不肯用了?就算不喜歡還是得用!」

  啊?看起來,師父好像有些動氣了……

  「喜歡!」非常當機立斷的,五郎說出了他認為師父會想聽的答案。

  其實,他比較喜歡原來的名字,可是師父喜歡叫他五郎,那他就改名叫五郎好了,反正也沒什麼差別。

  「真的呀!那你下山以後也要用這個名字喔,這才是我狂人的好徒弟!」

  狂人笑開了嘴,露出一口黃牙,五郎見狀趕快不著痕跡地退一步……

  上次師父的口臭讓他吐了三天三夜,這次他下山在即,若是又吐得下不了床就慘了。

  下山也要用這個名字嗎?可是,師兄說過了,下山以後用本名比較好耶……

  而且,他們還說過遇上危險時,只救柳千秋這個人,不救五郎這個人,說是什麼……什麼英雄好漢,一定要有一個頂天蓋世的好名字,不能像路邊的阿貓阿狗一樣取那種怪名字。

  可是,五郎和柳千秋都是他呀,為什麼一定要把這兩個名字分開呢?

  唉……好難懂,算了,還是收拾收拾行李準備下山吧。

  師父說了,要是晚下山遇上豺狼虎豹的話,他可是不會出手救他的,一切要靠自己。

  而且,如果師父交代下去的任務也沒完成的話,也不用回來了。

  五郎從懷裡掏出碎羊皮卷,仔細地想從中看出些端倪。

  嗯……看了十幾年,他還是看不懂呀。

  算了,師父說山下多能人,也許到了山下就能夠找到答案了吧。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上)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