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創神》
2006-11-10    2006年10月30日出版       點選: 7886
第一章 »
序章

 

作者:郁卡德 封面繪圖:深藍九號 定價180元

相親大會勢在必行,
趙小寧再怎麼不願,也得盛妝出席;
可能的婚配人選一一出現,
就連皇帝軒轅直也參上一腳?

傳說中的育神翩然降臨,
正是皇帝的新寵妃;
結果卻是個水性楊花滿腦廢料的小白臉?
看上小寧逼姦不成,反告他有意強暴皇妃!
軒轅直妒極大怒,
卻被旁人爆料他真正在意的對象是趙小寧!

流相醉的過去開始漸漸影響到趙小寧的生活,
似乎有莫大的陰謀正在暗處運作……
齊人之福難享,
小風和小雷終於爆發激烈衝突!

愛,究竟是傷害?還是幸福?

◆ 試閱

序章

 

   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後悔藥吃。

 

   趙小寧蜷曲著身子躺在床上,不用照鏡子也知道兩個眼睛腫得跟桃子似

 

的。本以為娶兩個老婆會享盡齊人之福,果然這世上根本沒有那麼好的事,

 

齊人之福也不是那麼好享的。

 

   環在腰上的手更加收緊了一些。身後溫熱的肌膚緊緊貼著他的背,灼熱

 

的呼吸吹拂在他的後頸,酥酥的、癢癢的。他覺得好後悔,自己根本就是掉

 

進了圈套裡,兩個老婆溫柔的那個看似笑面虎,冷酷的這個卻似中山狼!慢

 

慢都露出了猙獰的真面目,他還沒過上兩天幸福生活,一個個就開始造反

 

了。

 

   他可憐的萬年小攻生涯......

 

   後面那人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嘴唇居然還在他脖子上蹭啊蹭,他生氣

 

的用腳踹......

 

   「媽呀......」痛叫一聲,腰跟斷了似的,腿也不聽使喚。

 

   「寧,你怎麼了?」

 

   身後那人立刻被他的痛叫聲驚醒了,急忙扳過他的身體。

 

   「哇......」趙小寧哀叫一聲,被這麼一擺弄更痛了。他氣憤地拿眼白的

 

地方瞧著害他渾身痠痛的罪魁禍首,恨恨地道:「用得著這麼撈本嗎?我都

 

快被弄廢了......我的腿快斷了......我的腰也快斷了......哎喲......」

 

   「別叫了,」小雷伸過手按摩他的腰部,力道溫柔,嘴上卻不饒人,

 

「你呀,太不運動了,成天只知道吃飽了睡,睡飽了吃,跟頭豬似的......」

 

   「誰說我只知道吃飽了睡,睡飽了吃?」趙小寧不滿地道。

 

   「那你說,你還會什麼?」小雷斜睨過來。

 

   「......還會......玩。」趙小寧想了半天,只想到這麼一個字。暈,難道

 

他趙小寧除了好吃懶做、貪睡貪玩之外就沒有別的優點了嗎!

 

   小雷翻翻白眼,下床穿衣。

 

   「起床,今天要試穿新衣,五天後就是相親大會了,你可不要丟了流雲

 

山莊的臉。」

 

   「我也想起床,可是我渾身上下都痛......」趙小寧氣極了,「明明我是

 

攻的,為什麼又被你壓在身下做了那麼多次?」

 

   「什麼很多次?才不過七次,你就不行了,還好意思說。」小雷不屑的

 

冷笑,「就你這副身體,做受都不行了,做攻一夜來個一次怕都只能勉強完

 

成。」

 

   「喂,你這樣說什麼意思?」趙小寧怒極,敢質疑他完美的性能力,只

 

要是男人都會生氣。

 

   小雷穿好衣服,掀開他身上的被子。

 

   趙小寧以為小雷要強拉他下床,抱著枕頭死也不鬆手。

 

   但小雷只是雙手輕輕握住他的腰,微微使力,就把他翻了個面,背部朝

 

上,屁股厥起,然後大腿就被拉開了。

 

   「你幹什麼?」趙小寧嚇得臉色發青,難道他早上還想再來一次?

 

   「你想哪去了,我看傷得厲不厲害。」小雷伸手就按向他臀間的秘處。

 

   「哇──」趙小寧殺豬似的痛叫,兩腿直抖,「你輕點好不好!」

 

   「有點腫。」小雷下結論,拿藥幫他擦。

 

   趙小寧不滿的噘起了嘴,忍受小雷的手指進進出出的腫脹感,要不是對

 

小雷心有內疚,他才不會給他壓呢。臭雷,搞得他差點死掉,什麼才七次,

 

說得好像很少似的,一夜七次郎已經很可怕了好不好?

 

   有人在輕輕的敲門,「寧,小雷,你們起來了沒有?」

 

   「是小風。」趙小寧一邊拉被子遮住光裸的身體,一邊道:「先別開

 

門,等我穿上衣服......」

 

   還沒等他說完,小雷已經拉開了門。

 

   小風一眼就瞧見趙小寧厥著屁股趴在床上,明顯的眼睛亮了一些,「你

 

們還沒做完?要不我等會再來?」

 

   「一大早的找我什麼事?」趙小寧被硬拉起床,所以非常不爽,拿起一

 

件長衫隨便披在身上,因為屁股好痛,就懶得穿褲子了,好在古人的衣服都

 

很長,不穿褲子也不怕露光。

 

   「給你看這個。」小風笑瞇瞇地遞給他一本書。「你寫的哦。」

 

   「真的?」趙小寧連忙搶過,「賣得怎麼樣?」

 

   「很不錯。」小風繼續笑瞇瞇。

 

   「《欲火焚身》?」趙小寧一看書名,冷汗立刻下來了,「我記得我寫

 

的書名是《永琱孚R》,為什麼會變成這個?」

 

   「前天你的《永琱孚R》在書店無人問津,我靈機一動改了這個名字,

 

結果昨天狂賣了四千本,預計三天之後就能全國知名。」小風頗為得意,

 

「另外,你上次不是刪了幾段文字嗎,我又給你全加上去了,聽說所有買書

 

的都是衝著那幾段來的......」

 

   趙小寧目瞪口呆,原來不論哪個時代,都需要噱頭和廣告效應,都一樣

 

喜歡看H情節,沒想到他跑到一本書裡重操舊業就罷了,到最後還是得靠H

 

取勝,難道他命中註定和H有不解之緣?

 

   □

 

   果然,三天後趙小寧就重新成為軒轅皇朝的名人,甚至比之前當『賭

 

具』時更加有名。

 

   「小風......」聽完下人的回報,趙小寧氣得面色鐵青,吼聲連連,「你

 

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自從小風擅自更改了他的作品之後,那本該死的《欲火焚身》引來各種

 

各樣的猜測,雖然他是用了筆名,但更加該死的是幾乎全皇朝的人都知道是

 

他流雲山莊莊主流相醉所寫!

 

   有的乾脆認為其中的兩位男主角就是影射他和軒轅皇朝的皇帝軒轅直,

 

好像他寫的正是他和軒轅直的宮廷風流史。

 

   更加令人氣憤的是,皇朝突然流行起捆綁式的交合方式,原本軒轅皇朝

 

的人都不知道什麼是SM──當然現在也依然不清楚──可自從他的書流行

 

之後,那些貴族或平民就喜歡把自己的老婆或小妾綁在床上給他H一下!

 

   天知道,那段情節只是應劇情需要,民間卻認為那就是皇家的交合方

 

式,衍伸成流相醉在宮中的那一年,就是這樣被軒轅直綁在床上『嘿咻嘿

 

咻』......然後某名其妙的,民眾居然就把這種夫妻之間的小情趣當作皇家行

 

房的方式加以模仿,短短幾天工夫就傳遍全國。

 

   那些民眾怎麼想怎麼做,他趙小寧是管不著,反正拜流相醉所賜,他的

 

名聲在軒轅皇朝已經夠爛了,再爛也爛不到哪去,正所謂虱多不癢。

 

   可萬一傳到軒轅直耳裡,認為自己在敗壞他的名譽怎麼辦?小雷和小風

 

的事還沒解決呢,又來這事,萬一惹怒了軒轅直,那可是抄家滅族的大禍。

 

    「對不起。」小風也是一副難過的樣子,眼淚在眼眶裡轉啊轉的,

 

「我沒有想到啊,再說我也不是有意的。」

 

   「啊啊......別哭別哭呀。」看著小風楚楚可憐的樣子,趙小寧立刻手足

 

無措的慌了神,他不是真心要責備他的,只是小風的神經未免太脆弱了吧?

 

被吼兩句就開始掉眼淚。

 

   「寧,你放心,要是流雲山莊真的被抄,我們真的要被砍頭,我也一定

 

會擋在你前面的。」小風抱住他,悲悲切切地哭。

 

   「啊,小風,不要傷心,就是死我們也死在一塊。」趙小寧也回抱住小

 

風,柔聲安慰,心裡不由一嘆,怎麼最近自己老和小風上演八點檔肥皂劇?

 

   「嗚嗚嗚......寧......」小風死死抱著他,兩隻眼睛亮晶晶,眼淚簌簌直

 

掉。

 

   誰說老婆是娶來疼,而不是娶來折磨的?趙小寧不由自責,我真是該

 

死,看看小風漂亮的眼睛都哭紅了,我真是個不稱職的老公......

 

   小雷在一旁嫌惡地看了他們倆一眼,忍了又忍,終於受不了地冷哼一

 

聲,甩甩袖子走了。

 

   趙小寧眼角瞄見小雷離去的背影,啊,果然是溫柔可愛的小風比較需要

 

自己疼愛,至於淡漠冰冷的小雷,那可是個千年寒冰,自己才不拿熱臉去貼

 

他冷屁股呢。

 

   小風瞄見小雷走了,立刻一把抱起趙小寧。

 

   「小......小風......」這是他柔弱可愛的老婆嗎?瞧瞧那淚痕滿面的臉上

 

那兩隻變得興奮的眼睛,趙小寧深覺自己又掉進了什麼陷阱。更讓他痛心疾

 

首的是,為啥自己當人家老公的抱不起老婆,而兩個老婆卻隨隨便便就能輕

 

鬆地把他抱起來,他......他也是男人啊......

 

   「寧......」小風的嘴湊到他頰邊,輕輕咬了一口,誘惑地道:「我

 

們......好久沒有在一起了......」

 

   什麼叫好久沒在一起了,前天不是才剛要過的嗎?

 

   「大白天的......」趙小寧結結巴巴,心裡知道肯定逃不過,小風滿變態

 

的,白天做那事特別興奮,晚上反而沒那麼熱情。看來他得考慮是不是應該

 

弄些虎鞭、鹿鞭什麼的補一補,小風的性欲不是一般的強,真看不出他柔柔

 

弱弱的樣子,怎麼耐力那麼好?

 

   「也許沒幾天好活了,我們要抓緊時間......」小風又擺出一副哀婉的樣

 

子。

 

   趙小寧的心立刻就軟了。等他回過神來,發現小風已經把他抱到房間

 

裡。由於他怎麼也不願意三人行,一次只肯和一個人做,所以堅持一人一間

 

房。但說來很糗,他有時覺得自己像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女事二夫的那種,

 

輪流在他們房裡夜宿,自己的房間幾乎沒怎麼住過。

 

   「小......小風,你這是幹......幹什麼......」

 

   趙小寧看著小風把他放到床上,然後拿出柔軟的絲巾,把他的雙手、雙

 

腳呈大字型綁在床柱上,他不由得開始不安起來。

 

   小風曖昧地直笑,哪還有半點擔心抄家滅族之禍的樣子。

 

   「寧,我突然發現,你書裡寫的那些......嗯......做愛的方式全皇朝的人

 

都爭相模仿,但是我們倆還沒做過呢?」

 

   趙小寧用力掙扎了兩下。該死,綁得還挺緊的,算他識貨,知道用絲巾

 

比較不傷皮膚,掙扎起來也不痛。不過,這叫不叫自作孽啊!

 

   「不要怕,我不會弄痛你的,我捨不得。」小風坐在床邊,興致高昂,

 

「大不了我今天綁著你做,你明天綁著我做就是了,我們一人一回輪著

 

來。」

 

   暈,誰跟你輪著來啊,小風,你怎麼越來越變態了?趙小寧翻著白眼,

 

算了,跟他一說,他保證又哭哭啼啼。

 

   「來,把這個含在嘴裡。」小風不知從哪找來個小球,朝著他猛笑。

 

   「幹什麼......唔......」趙小寧怒目圓瞪,雖然他不介意做愛時增添適當

 

情趣,但強迫他可不喜歡。

 

   小風把球塞進趙小寧嘴裡,然後用絲巾把他嘴巴捂起來繞到腦後繫緊,

 

看著他的兩眼發光,神色陶醉道:「寧,你這樣看起來好可愛。」

 

   可愛個屁!

 

   「對了,寧,以前都是你上我,今天換我上你好不好?」小風摸著趙小

 

寧的臉,繼續笑得滿臉陰謀。

 

   不!趙小寧睜大了眼睛,猛地搖頭。

 

   「不用擔心,我保證會讓小寧很舒服很舒服的,我的技術很不錯。」小

 

風朝趙小寧亂噹A眼。

 

   嗚嗚嗚......小風,你好奸詐,好奸詐啊,要是早知道你打這個主意,我

 

才不會讓你綁,還故意封了我的嘴之後才說!趙小寧大受打擊,怎麼一向溫

 

馴的小風也如狼似虎?小風越來越奇怪了,連抄家滅族的大禍也不放在眼

 

裡,或者說就算要死,也要做了之後再死?

 

   變態,變態,大變態!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