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7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上流中流下流》
2006-11-10    2006年10月30日出版       點選: 6667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紫曜日 封面繪圖:BT.Salerno
定價180元

上流社會般優渥風雅的生活、中流程度的任性,
以及下流的寫作手段。
這,就是陳敬榮對柳望這位暢銷愛情作家的感想。

可是,明明不會有交集的兩個人,
到最後怎麼成了同居關係?
如果陳敬榮推掉那場聚會、
如果陳敬榮不發好心把醉酒的柳望送回家、如果……
如果柳望不覺得陳敬榮骨碌碌的眼睛像倉鼠一樣可愛,
或許一切都不會發生!

柳望想破頭都想不到,女朋友一個接一個換的自己,
竟然會對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認真,
而且這個男人的腦袋瓜裡,除了書之外,
竟然只裝了另一個男人的名字?

是可忍孰不可忍!陳敬榮!這輩子跟你耗定了!

◆ 試閱

第一章

 

這傢伙有著上流社會般優渥風雅的生活、中流程度的任性,以及下流的寫作

 

手段。

 

這是我、新日出版社的一個小小編輯陳敬榮,對於柳望這個作家的印象。

 

 

套句相聲瓦舍的標題,其實我們並不太熟。

 

因此,當我從好友高浩成口中聽說,柳望對我好像有意思的時候,雖然我盡

 

力不想表現出來,但心中依舊驚訝了好一會兒。

 

說到柳望......通常我會稱呼他為柳老師,很久以前就已耳聞他的大名,畢竟

 

是現今作家間的大紅人嘛!他寫作的主題絕大部分都以愛情為主,只是......

 

我不喜歡。

 

啊、這句話並不是說我討厭愛情小說,而是他那種明顯討好特定客群的寫

 

法,讓我感到很不痛快。

 

這個世界上存在著許多理由。清流作家普遍有著不在乎銷售,只重自我創作

 

的態度;當然,作家中也有所謂的『商人』,柳望就是其中之一。以賺進大

 

把鈔票為目的,有著敏銳的眼光能針對市場需求,簡直就像是時下大部分的

 

好萊塢片。

 

就像在換衣服時,會開起美式玩笑的幕末武士;或是很多演技派配角英勇地

 

死去,最後只剩下男女主角深情相擁,看著天邊冉冉升起的旭日......我相信

 

這種片會賣的很好,也會感動很多人,但對我而言就是個笑話,不過有人喜

 

歡、廠商就賺錢,一如柳望的小說。

 

不過,才能與人品其實在大多時候不能混為一談,雖然我並不喜歡柳望的

 

書,但也沒有因此討厭他這個人的存在。

 

真正跟柳望有所接觸,要從去年中秋節之後才開始。

 

如同蝴蝶效應一般,你永遠不會知道,做了一件事情之後到底又會怎樣影響

 

到其他一切。

 

如果我當初跟高浩成一樣推掉那場聚會......如果我當初沒有到廁所把已經醉

 

得一塌糊塗的柳望送回他家......如果我......

 

 

 

「早安。」

 

躺在我身邊的男人慵懶地說著,然後把手摟過來。

 

「已經中午了喔,柳老師。」我躲過柳望的摟抱,一下子翻身下床,直到現

 

在,我的腳還有點發軟,不過已經沒有頭幾次那種連踏上地板都很花力氣的

 

感覺。

 

幸好今天是假日,也因為正好今天是假日,昨晚柳望才會如此肆無忌憚地亂

 

來。

 

但話又說回來,沒有阻止他亂來的人,是我。還是應該說,抵抗到一半我就

 

放棄了,想到今天可以在高級彈簧床上睡到中午,對於之前被怎麼對待,好

 

像就無所謂似的。

 

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原來自己的道德感如此薄弱。要是被父母知道了,說不

 

定會被抓去花蓮慈濟好好地做心靈淨化也說不定。

 

反正,自己的人生就是長成這個樣子。只為自己喜歡的東西感到狂熱,其他

 

的什麼都無暇顧及......

 

「再睡一下不好嗎?」性感的嗓音這樣對我說。

 

就連柳望躺在床上的樣子,都像是精心算計過般地優雅。聽說他是某大企業

 

總裁的兒子,應該是真的吧?從他家裡的擺設、品味,還有出手大方的程

 

度,怎麼看就真的該是上流人士。

 

「可是我餓了,我去弄吃的。」我說。

 

「叫人送過來就好了啊。」柳望總是這麼說。而且,他叫來的外送食物,還

 

都高級到每咬一口都像是在咀嚼鈔票;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真的有人會跑去

 

吃一盤(才三個)一千五百塊的魚翅湯包』這種蠢事。與其把錢花在這種地

 

方,還不如多買幾本書來促進出版業!

 

唉......這當然是我本著小市民心情發出的感想,有錢人有錢到沒地方花,還

 

真是奢侈到火星去的煩惱。

 

同居一週後,我終於受不了了,要是再叫我咬鈔票,不得神經性胃炎才怪。

 

柳望吃不慣庶民食物就算了,就算比較麻煩,我還是喜歡超市的『今日特

 

價』與調理包。

 

結果有點意外的,柳望並不排斥所謂的庶民食物,不管是燴飯還是普通的肉

 

燥麵,他都吃得津津有味。這樣讓我鬆了一口氣,一旦在看得到的地方,食

 

物的掌控權便不讓給他。即使這個家的開支並不是我在負責、也沒有資格負

 

責,不過就算不缺錢用,也該節儉一點比較好。

 

「你的廚房是做什麼用的?」我問。

 

「已經是你的地盤了。」柳望笑道。

 

「飯?麵?」我徵詢著意見。

 

「有沒有三明治?」

 

「沒有鮪魚罐頭了喔。」前天就吃完了,原本昨天要趕在超市關門前去買,

 

結果一回這裡就被抓到床上去。

 

「那你放鰻魚罐頭。」

 

「......沒有人放那個的。」

 

「那...金針菇!」

 

「你該不會認為只要是罐頭食品都可以放到三明治裡頭吧?」

 

「不可以嗎?」

 

「沒有不可以,只是不好吃。算了,我不應該認真聽你的意見......」我已想

 

好替代方案,冰箱中還有冷凍雞塊,土司夾那個味道也不壞。

 

「我想吃夾金針菇試試看......」柳望突然像個小孩子般撒嬌地 要求著。

 

「這樣土司會爛掉!」

 

「為什麼?」

 

「你自己打開罐頭看看,金針菇是泡在水裡的,這樣夾到麵包上麵包會爛

 

掉,難不成我要先把金針菇用吹風機吹乾再幫你夾嗎?」柳望這傢伙缺乏大

 

眾常識性。

 

討厭的有錢人。

 

不過說的也是,就算不知道這些事情,只要有錢,一切自然都有人替他辦得

 

服服貼貼。

 

「我沒用過開罐器嘛。」柳望說完後又補了一句:「可是開瓶器我就會。」

 

這實在是沒有什麼好驕傲的啊柳老師。

 

就算是開瓶器,你也只會用螺旋的那種開紅酒吧?利用槓桿原理開玻璃瓶裝

 

啤酒的那個還不見得會呢!

 

「真想配金針菇的話可以幫你開,不過我絕對不會幫你夾到麵包裡面。」我

 

穿好原本被踢到床下的休閒褲。

 

「那就不要了吧......」

 

我看見柳望噘起嘴。

 

「兩份夠嗎?」我無視男人鬧得小小彆扭。

 

「嗯,兩份。我還要咖啡。」

 

「要磨豆子的那種請你自己動手,即溶的話我就泡。」

 

在柳望家,只要是屬於『有品味』的飲料類,全都得出點力才有得喝;即溶

 

咖啡是我自己買的,因此不在『有品味』的項目內。

 

似乎只要不是弄正常飲食,柳望都很有閒情逸致DIY。這裡甚至還有手磨咖

 

啡豆機、虹吸式咖啡機,連打奶泡的用具都有。

 

即溶咖啡好喝,而且是科學的味道。以上取材自東野圭吾的偵探伽利略。並

 

不是因為看了書而變成即溶咖啡的信奉者,但在手沖咖啡與即溶咖啡間,我

 

的確比較喜歡後面那個。方便嘛!尤其是需要熬夜校稿的時候,真是良伴。

 

「嗚啊......那非起來不可了......好累啊。」

 

柳望終於從棉被中一絲不掛地爬出來,我轉過頭去假裝要整理一下儀容。這

 

個男人的身材,可是好到連走在街上都會有人跑來問要不要當模特兒。

 

身為大企業家之子、外表又好得不得了,到底為了什麼而走向作家這條路

 

呢?

 

「需要來瓶蠻牛嗎?」

 

「那是什麼?」

 

看來電視總是設定在洋片台的他,聽不懂這個玩笑。

 

 

當陳敬榮全身髒兮兮,雙眼哭得通紅地來到高中友人高浩成家時,把裡頭兩

 

個人都嚇了好大一跳。

 

高浩成現在跟他的表弟劉東國同住著。

 

高浩成是個全方位型的作家,身為他專任編輯的陳敬榮自然常往他家跑。但

 

現在很顯然不是為了討論未來情勢發展而來拜訪。拜訪時機是早上六點半,

 

在這種大概只有老人會出門做運動的時間打攪,八成真的是很嚴重的問題。

 

一想到友人可能出了什麼事,高浩成也頗為擔心。

 

劉東國是剛剛嶄露頭角的演員,自從再度跟表哥同居後,近些日子來也跟陳

 

敬榮熟稔了。『表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這麼想的劉東國,就算撐著錄影

 

錄到凌晨兩點才回家的疲憊身軀,也要聽聽對方到底怎麼了。

 

「有什麼事情先進來再說。」高浩成溫言道。

 

陳敬榮一跨進浩成家,眼淚又止不住地往下掉,而且嗚嗚嗚開始哭。劉東國

 

連忙把門關了起來,避免聲音傳到外頭惹人非議。

 

「先把事情說清楚再哭。」高浩成天性冷淡,這種話已經是他最高程度的慰

 

問了。

 

「......我的書......我的書......嗚啊......」

 

「什麼書?」劉東國問。

 

「都沒有了啦......馬奎斯......川端康成......托爾斯泰......還有高老師的書全

 

部都......」

 

「莫非是發生火災?」同樣身為鉛字中毒者的一員,高浩成自然知道對於藏

 

書會有多寶貝;若是發生火災的話,還真有種想陪著自己的書一起殉情的心

 

情。

 

結果陳敬榮搖頭。

 

「不是火災?」

 

「不是......」

 

「那是什麼?」能讓所有藏書灰飛煙滅的不就只有火災嗎?

 

「是捷運......」

 

「啊?」劉東國搔了搔頭,莫非是捷運撞進了陳敬榮家?但也太扯了吧?

 

「說清楚。」高浩成咳了聲。

 

「......今天我在公司加班到快四點才回去......結果一回去就看到......房子塌

 

一半......」陳敬榮揉了揉眼睛。

 

「莫非是......地基下陷嗎?」浩成聞言,也是掩不住驚訝。

 

「嗯......因為旁邊在挖捷運的關係......聽房東先生說,他原本睡到一半覺得

 

屋子劇烈晃動,以為是地震,急忙先往外跑......結果房子就......我原本還想

 

進去找書,結果房東先生居然還跟其他鄰居架住我不讓我進去!」陳敬榮說

 

得義憤填膺。

 

「廢話!要是讓你進去還得了。」高浩成可是替老友的小命捏了把冷汗。

 

感謝房東先生、感謝鄰居、感謝公司讓這傢伙加班。

 

「其實,如果是塌掉的話,等怪手什麼的來了,看能不能把你的書櫃挖出

 

來,就算不能全部都完整,但至少還有一些保得住嘛。」劉東國也替陳敬榮

 

感到難過,幸好人沒怎樣。

 

「......嗚......哇啊啊啊啊!」

 

結果,這番話並沒有像預期般安慰到陳敬榮,反而讓他又嚎啕大哭起來。

 

「不要哭,用講的!」高浩成不耐煩地吼。

 

「阿浩你太兇了啦......」劉東國望著自家表哥嘆氣。高浩成什麼都好,就是

 

嘴巴不怎麼溫柔,要安慰個人也彆彆扭扭的。

 

「房子的地基下陷......壓斷水管......嗚、嗚嗚......水流得到處都是......全部

 

都......救不回來了......」

 

書怕碰水,這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道理。

 

這回連精明如高浩成也完全沒輒了,只能說一切都是命,而且要是換做這件

 

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他也無法保證維持冷靜。畢竟,他同樣也是愛書成痴

 

者。

 

「那你現在怎麼辦?暫時搬回宜蘭?」高浩成知道陳敬榮的家人現在全都住

 

在宜蘭,只有他一個在台北租房子住。

 

「......我怎麼可能每天通兩個小時的車來回......」陳敬榮悶道,「我可能先

 

住幾天旅館......等找到新房子之後再說吧......」

 

「你先來住我家吧。」高浩成道。怎能讓這傢伙再花錢住旅館?「現在你先

 

去洗個澡,晚一點我再跟你一起去看現場,要怎麼解決再說。」

 

「可是......」若是以前,陳敬榮會很快答應下來,但現在他猶豫的原因出在

 

劉東國身上。劉東國雖然名義上是高浩成的表弟,但實際上是一對戀人。而

 

且也不過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情而已,總覺得不太好打擾。

 

「沒關係,東國的房間你可以儘管用。」高浩成強硬地說。

 

「嗯、因為我晚上都睡阿浩房間。」

 

劉東國才補充完,就被高浩成惡狠狠瞪了一眼。

 

「......謝謝。」雖然暫時解決了居住問題,但陳敬榮的心情依舊高興不起

 

來。

 

各種他曾經擁有的書在他腦中一本一本地閃過,簡直就像告別式上放的死者

 

生前紀錄片;然後,他又辛酸地再度落下淚來。

 

看到老友這個樣子,高浩成也顧不得對方身上還留有衝進瓦礫堆未遂的髒

 

污,便趨向前去一把抱住對方。

 

「書我再買來給你就好了。」

 

「可是......有些初版的已經沒有了......」

 

「笨蛋!新的比較漂亮。」

 

「嗯......」

 

劉東國在一旁看著表哥跟別的男人抱在一起,的確有點不是滋味。後來想

 

想,反正怎麼說表哥都是自己的人了,而且那兩個的感情原本就很好,也就

 

決定放寬心胸,摸了鼻子走去幫陳敬榮放熱水。

 

 

我跟柳望之間的接點,就在去年那場中秋節的聚會上。

 

雖然我是新日出版社的編輯,而柳望則是金玉出版旗下的作家,但就大部分

 

的情況來看,這個業界的熟識者牽一牽都會到一塊兒去。就像日本當紅的推

 

理作家、知名漫畫家,以及其他文壇寫作者,後來一查交友狀況便可得知,

 

原來這關係從某甲出發,最後還是會回到原點。

 

說了一長串,我只是想講,就算出版社不同,會碰面的就是會碰面。尤其是

 

台灣作家對於出版社的忠誠度並沒有日本方面來得高,基本上是哪邊抽成高

 

就往哪邊跑,所以有點年資的作家就會變得跟各方出版社都有人脈。

 

那次,我們幾個假期沒事幹的朋友,一起到有大圓桌的台式餐廳去吃飯。柳

 

望到底是誰叫來的,我也已經忘記了,他的座位離我很遠,身邊還帶了一個

 

女人。一開始大家還調侃他說,明明就有這麼美的一朵花陪伴,幹嘛還來參

 

加單身聚會,後來聽那女人說,隔天是柳望的生日,大家便開始以先行慶祝

 

之名、行灌酒之實。

 

「喂、柳老師怎麼說要去上廁所,這麼久都沒回來?」我因為是開車來的,

 

沒敢多喝,眼見其他人都醉得差不多了,心想也該散了吧?但我卻注意到柳

 

望沒有回來。

 

如果有個宗教領袖願意讓我的時光倒流回到個時候,我還會選擇去找柳老師

 

嗎?關於這點,說老實話,我也不清楚。

 

我唯一明白的只有一件事,讓我的心情上下起伏不定、而且之後的人生有了

 

重大轉變的人,就是這個筆名為柳望、本名叫王正中的男人。

 

「唉呀......誰知道呢?說不定先回去了......」坐在我身邊的小邱傻笑道。看

 

來他也不行了。

 

「不可能啊,他的東西都還在這裡。」我望向剛才柳望坐過的位置,椅背上

 

還掛著他的名牌夾克。至於到底是什麼名牌,這個請不要問我,我跟那種一

 

件上萬的精品可沒好到足以握手說你好幸會的地步。

 

「唉呀唉呀......」

 

我放棄跟小邱打聽柳望的事情,然後道:「我去廁所看一下,你跟其他人

 

說,錢算一算要走了。」

 

「......唔、不用付錢啊,這頓有人請......」小邱對我露出被酒精燻蒸過後的

 

微笑。

 

「誰請?」我好奇地問。

 

「柳老師啊......他女朋友剛才拿了他皮夾裡的白金卡去刷......」

 

「啊?這樣好嗎?」這時我轉頭四處張望,怎麼樣都沒看到那女人的蹤影,

 

之前正跟另一個朋友聊張曼娟的文章聊得起勁,沒注意到其他事,「張小姐

 

呢?她也去化妝室?」

 

「不是......她說有事先走了啊......真是個好人,還幫我們付錢......」

 

「她是拿柳老師的卡吧付錢吧?」哭笑不得地覺得小邱感謝錯人,我心裡冒

 

出幾個疑問。怎麼會有女人對於自己的男友不見了還絲毫不在意?然後擅自

 

動用對方的卡片、並且沒跟男友交代一聲就先走......

 

莫非這就是現代男女交往的模式?

 

關於這點,之後再來好好研究。說來還蠻丟臉的,長到這麼大,我還真沒有

 

交過女朋友,國高中時代那就不用說,憑我那時候的悽慘外貌跟個性,能交

 

到高浩成這個朋友真算是個奇蹟。

 

至於大學時,雖然在外像上有很大的進步,但那時讓我心動的對象是學校的

 

附屬圖書館,只要能夠進入圖書館就覺得很幸福,其他事全部不在乎。只會

 

抱著書啃的男人,怎麼樣也不會受到女孩子青睞,這點我還有自知之明。

 

而現在...我雖然有著心儀的女性,卻在鼓起勇氣告白後被委婉拒絕了。原來

 

對方有個在當兵的男朋友,一個月後就要退伍了。

 

該怎麼說呢......哎、我是個跟戀愛無緣的人吧?目前看來......暫且是如此。

 

我到了男廁,只見外頭的洗手台側沒半個人,而隔間廁所的門又只有一間的

 

門是關的,於是我便輕輕叫道:「柳老師、你在嗎?」

 

一片寂靜。

 

我原本要離開,但終究還是放不下心,反正大不了就是弄錯道歉罷了。走近

 

廁所關上的門,才伸手輕叩了下,門居然無聲無息地往後彈開;原來只是掩

 

著,根本沒有鎖。

 

往裡頭探了下,心中一個『果然』的念頭冒了出來。

 

馬桶中傳出一陣酸臭,柳望就趴在馬桶蓋上呼呼大睡,有腦筋的人都可以猜

 

到他一吐完就沒意識了。我伸手把馬桶中的東西沖掉,然後拖著柳望那個體

 

格太好的高大身體出了廁所。

 

「柳老師、柳老師,醒一醒,要回去啦。」我好不容易把柳望拉到烘手機下

 

的牆壁靠著,順手抽了張擦手紙沾水替他擦嘴。

 

「......嗯......麗君......」柳望叫著已經不知去向的張小姐芳名。

 

「錯了,我是陳敬榮。」我又拿了另一張紙幫柳望擦臉,想讓他清醒點。

 

「......嗯......?」柳望睜開眼茫然地望著我。

 

「柳老師、我們要回去了,你家在哪裡,我開車載你。」我說。

 

「陳......?」

 

「陳敬榮。不記得也沒關係,我是新日出版社的員工。現在我要載你回

 

家。」我又說了一次。像這種照顧醉酒者的場面我還算頗有經驗,凡是參加

 

需要碰酒精飲料的場合,多多少少就會有人不知節制,而我可能恰巧就是會

 

多管閒事的那個。

 

「嗯......敬榮......嘿嘿......」

 

「嘿什麼啊?」

 

「敬榮好溫柔喔......」

 

突然一下子被根本不熟的人叫得如此親密,其實有點不太舒服,但看到眼前

 

的男人笑得跟白癡沒兩樣,也就暫時把他當成不可理喻之流。

 

「如果不快點說你家在哪裡,我就要丟下你啦。」我假裝要走,結果柳望居

 

然死命抓住我的褲管,力氣大得差點把我褲子給扯下來。

 

「......不要拋棄我啊......」

 

「......唉!根據傳言,被你甩掉的女人還比較多呢。」我嘆氣,同時也是賭

 

柳望清醒後根本不會記得我說過什麼,這才半調侃地這麼說。

 

「沒有沒有......我最愛妳了......不要丟下我......」

 

柳望居然用一臉快哭出來的表情繼續抱著我的腿,這樣子認錯人也真離譜。

 

『我最愛妳了』這種話到底對多少人說過呢?十個?二十?

 

「不會丟下你的,我會把柳老師好好地送回家。」我蹲下身,安撫地摸著柳

 

望的頭髮。

 

「......什麼柳老師?妳平常...不是都......叫我小望的嗎......?」柳望眩然欲

 

泣地把臉湊到我面前來。

 

都已經這麼近了還能認錯人,真是太厲害了......

 

而且,長得這麼大隻還被叫做小望,感覺有點丟臉耶。

 

「唉、小望就小望吧,快點告訴我你家地址,不然我真的要把你丟在這裡

 

啦。」

 

然後、我就被吻了,在臉頰上。

 

眼看柳望的笑容還是白癡白癡的,我也氣不太起來了。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