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天上的星星》
2005-09-22          點選: 9789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無香 封面繪圖:札雅 定價180元

愛搖滾的人不會不知道TX,
那是一個輝煌的年代,年輕的他們多麼張狂。

崩解卻又多麼容易。
夏信被人控告強姦,李宿出走,童欽留下,TX不再。
待得事易時移,夏信已是聲勢如日中天的音樂製作人,
童欽也在演藝圈大放異彩,往事都模糊了,
偶然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歌手祁榕卻讓一切重新清晰起來。
他太像李宿,那個能牽動夏信所有感情的李宿。

他從小就迷戀TX的音樂就愛夏信這個人,
他也想知道李宿究竟為什麼走,
想知道當年那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可是當他終於可以站在夏信身邊,
他才發現自己唯一想要的只有夏信的一切。不問其他。

「有人和你一起看星星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非常的幸福,天是被地是床,你和你喜歡的人在一起。」

而你,願意當那個和我一起看星星的人嗎?

 天上的星星 試閱

第一章

  永和在市區的西南面,屬於市郊,但是因為這裡是大學區,離市中心以繁華著稱的公館也只有三十分鐘的車程,所以這片原本荒涼的地方就逐漸成為了地下音樂發展的殿堂,匯聚了無數懷有明星夢的年輕人。

  「喂,振作一點!哪,這可是咱們當初發達的地方啊!」在龐大而絢麗的霓虹燈映襯下,一間名為「紅館」的酒吧在這一條酒吧街上格外顯眼,童欽使勁托起幾乎睡死在自己臂彎裡的阿信,指給他看。「不會這麼沒用吧,是誰說要出來買醉的?這麼快就倒下了,這是第三家,我們進去。」

  神志已經不甚清醒的阿信在聽到這句話後居然奇蹟般地掙扎起來,自己走進了酒吧的大門。童欽一臉不可思議的跟在後面,看那人僵著身子走向吧台,一屁股坐在高腳椅上。「大叔,半打啤酒!」阿信說完就把頭枕在大理石做的吧台上,貪戀著那份清涼。童欽衝老闆使了個眼色,老闆瞭然地拿了瓶汽水放在阿信的面前。

  「怎麼了,阿信,又失戀了?」老闆是一個保養非常好的中年男子,猜不出他的年紀,不過當初阿信和童欽的樂團在這裡駐演的時候,他們就已經不客氣的叫人家大叔了。

  「嗯。」阿信使勁點頭,一臉委屈的樣子讓老闆忍俊不禁。「童欽,你們家阿信喝完酒怎麼還是這麼可愛啊?」

  童欽翻了個白眼:「別理他,一大把年紀了還是這個死樣子。嗯,不過這回比較慘,聽說他是動真心了。」

  老闆心知肚明的笑,調了杯酒遞給童欽:「他哪次不這麼說?」

  童欽菀爾:「也對哦!」 馬上就是晚上十點的黃金時間,酒吧裡的人漸漸的多了起來,並且全都往酒吧中間的舞台擠。童欽忍不住咋舌:「大叔,你這裡的生意是越做越好了呢!」

  老闆笑得高深莫測:「就今天而已,你們挑的時候好,今天周三,會有一支樂團來。」

  出於職業敏感,童欽馬上追問:「怎麼樣怎麼樣?」

  「是你喜歡的那一型,主唱臉蛋漂亮身材又好,還有一個高高翹翹的小屁股。」

  童欽一臉的黑線,慘叫一聲趴到在桌子上:「大叔,我是很正經的問你啊!」

  老闆繃起笑臉:「我也是很認真的回答啊!」一個沒忍住,還是笑出了聲。「自己看吧!那個主唱很有潛力,很像當年的李宿……」

  童欽臉色一變,阿信卻冷不防用軟趴趴的聲音抱怨了一句:「為什麼這個啤酒喝起來怪怪的呢?還會往外冒泡泡。」說著又打了一個嗝。

  童欽笑得差點掉地上去。老闆摸了摸阿信的頭:「乖,今天的啤酒換牌子了,還喝的慣吧?」 喝醉酒的阿信像小孩子一樣乖巧:「嗯,我去上廁所。」

  童欽在身後陰陽怪調的喊:「要不要我去幫你脫褲子?」

  阿信二話不說,隨手把酒瓶砸過去,童欽忙縮頭閃過,酒瓶砰的一聲在吧台一角砸了個粉碎。還好酒吧裡比較嘈雜,除了吧台上零星的幾個客人抱怨了兩聲,沒有人太在意。

  童欽一頭的冷汗:「大叔……」 老闆面無表情地指揮服務生掃除垃圾:「我知道你們賠得起,一個歌手一個製作人,嗯?」

  童欽忙不疊的點頭,熟歸熟,惹惱大叔可也是死路一條呢!

  「對不起,讓讓。」阿信費力地撥開人群朝洗手間擠,有些奇怪今天怎麼會有這麼多人,還都圍在舞台周圍。最該死的是為什麼洗手間要在後台!阿信忍不住罵。偏巧還有不長眼的人往他身上撞。

  忍耐許久的火氣終於找到了發洩的地方,阿信狠狠地推了那人一下:「你沒長眼睛啊!」

  那人被推得一個趔趄,卻沒有生氣。「對不起……」他的身子彎下去,長長的劉海遮住了臉頰。倒是他身後的幾個人被阻隔在狹小的過道裡,看不清狀況,吵吵嚷嚷。

  阿信被弄得一呆,一肚子的火氣反倒發洩不出來,只得訕訕地退後了一步。那人匆匆的從他身邊走過。阿信這才從側面看清他的臉,濃重的彩妝,應該滿清秀的臉上不知道塗上了多少層廉價的油彩,一股劣質脂粉的味道迎面撲來。阿信揉了揉鼻子,嘆了口氣。趕場的地下歌手吧,倒和當年的自己有些像,不過眉眼間卻還有另外一個人的神氣。

  阿信有些想笑,突然想起自己還有生理大事沒有解決,忙捂著肚子一溜煙跑了進去。

  「回來啦?」童欽拍拍身邊的坐位讓阿信坐過來。阿信頗有些費力的爬上高腳椅,有氣無力的樣子。

  「上哪打一仗回來了?」童欽好笑地看著他。

  「今天人怎麼這麼多,吵死了!」

  「有表演啊。看看看,要開始了。」童欽制止他的嘮叨,指著舞台。

  台上燈光未開,隱約看得見幾個人影在台上調試,幾個音節,已讓台下的人騷動不已。

  童欽嘖嘖稱奇:「喂,你瞧人家這陣仗,不遜於咱們當年啊!」

  阿信嗤之以鼻:「是嗎?我倒要看看……」

  話音未落,一個尖銳的高音把所有的人嚇了一跳。一瞬間,舞台會場所有燈全部打開,整個酒吧充滿了粉紫色的夢幻色彩。台上五個人,包括主唱在內全都穿著稀奇古怪的服裝,層層疊疊,式樣繁複。還好彈唱的是一首最近很流行的輕搖滾歌曲,有力的節奏、充滿磁性的聲音,輕而易舉地帶動起全場的氣氛。特別是那個主唱,看起來很單薄的身子裡竟能唱出這樣激昂的調子。最有吸引力的還是他在台上那張分明就寫著天上地下唯我最酷的臉,也難怪台下有這麼一大群女孩子失控地尖叫。

  童欽呆呆地看完整整一首歌,突然興奮的去揪阿信:「哇塞塞,有前途啊!阿信,有沒有興趣……」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阿信喜歡的類型,何況除了長相,他和李宿太像了!

  「死人,起來看起來看,那個主唱,你覺得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阿信姿勢不怎麼優雅地趴在吧台上,興趣缺缺。「你能不能告訴那個在舞台上鬼吼的人,不要在這裡製造噪音啊?」

  童欽吃了一驚,阿信在音樂方面的靈敏度絕對高於自己,這麼明顯的相似性都聽不出來?還是……刻意回避了……童欽看著趴在吧台上昏昏欲睡的阿信。這個世界上畢竟只有一個李宿,何況他早已不碰這些了。

  有點不甘心地拍拍他的肩膀,這麼好的人才他可不想因為阿信的私人原因而放棄。「喂,你確定你聽清楚了?確定啊?你還沒有看他的臉呢,天生一張混明星飯的臉!」

  阿信像是被惹得惱了,氣勢洶洶地撐起自己的身子,只不過一臉明顯不甚清醒的表情更像是一隻被激怒了的小哈巴狗。童欽有些惡毒的想,如果自己把這話告訴朋友們,一定會贏得大批的支持率,想當然,也有可能當場被阿信生吞活剝。

  「呃……我是說……」童欽絞盡腦汁準備勸一勸這位好友,所謂機會難得,他可不想因為這個醉鬼事後後悔。

  然而還不等童欽解釋,阿信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窄小的高腳椅上,童欽瞪大眼睛仰望著晃晃悠悠似乎馬上就要掉下來的阿信:「喂喂,你搞什麼鬼啊?」

  就聽阿信即使喝醉了酒也中氣十足的聲音,帶著他一如既往傲慢的調子:「台上的那個!不會唱歌就不要在這裡糟蹋音樂!你知不知道製造聲音汙染也是很不道德的?!」

  伴奏歌聲同時戛然而止,整個酒吧的人都同時朝後看,他的聲音太大了,想當作沒聽見都不可能。

  童欽恨不得一腳把他從椅子上踹下去,拉了兩下這人居然還是紋絲不動。

  群眾的目光三秒鐘之後重新轉回台上,議論的聲音從一隅傳遍了酒吧的每個角落。樂團的幾名成員臉上有點掛不住,卸了樂器就準備往台下衝,那名主唱反倒是一臉的平和,突然間拿著麥克風說了句:「我很抱歉。」就沒了下文。

  台下有死忠的女孩子大叫了一聲:「祁榕我支持你!」聲音破碎,現場太靜,反倒有了幾分反效果,頓時一片哄笑。 那個叫祁榕的主唱隨手把麥克風往地上一丟,咚的一聲巨響,施施然就那麼走下了台,留著其他幾個樂團成員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尷尬地杵在那裡半死不活。

  突然,吧台的幾束燈光改了方向,從天花板直接打到阿信和童欽的身上,硬生生把這兩個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夏信多年沒有在媒體上曝光,這還好說,童欽可是當紅的藝人。童欽怒氣沖沖地回頭找老闆大叔,果然不見蹤影,還不及反應,人群中突然爆發出一個尖利到分不清男女的聲音。「童欽!那一定是夏信!」

  人群騷動起來,黑壓壓地往吧台湧過來。童欽嚇得一後背冷汗,也顧不得許多,一手把阿信從高腳椅上拽下來,扯了就跑。

  然而已經來不及了,逮到這種級別的天王巨星出來逛酒吧的機會幾乎等同於火星撞地球,民眾不管對這兩個天天出現在各類媒體上的人有沒有興趣,八卦總還是要追的。一時間閃光燈此起彼伏,手機相機一應俱全。

  童欽好歹記得這家酒吧是有後門的。想當年他們在這裡剛紅的時候,也沒少過從這裡逃脫花痴女歌迷騷擾的經驗。一路鑽過廚房後廳,後門直接通往一條靠牆的小巷。

  「喂喂,堅持住,別倒啊!」童欽費力地扯著阿信,這頭豬,這個時候居然敢給他睡著!

  「來這裡。」陰暗中直接伸出一隻白皙的手,嚇得童欽連退兩步,這才看清了隱蔽在側門邊上的一個人影。「儲藏室,進來!」

  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在那裡在那裡∼」

  童欽一咬牙把阿信先丟了進去,自己隨後也鑽了進去。門砰的一聲鎖緊了。

  感覺非常狹小的屋子,瀰漫著一股什麼東西受潮發霉的味道。拉他們進來的那個人似乎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摸索著什麼,啪答一聲輕響,亮起了一盞檯燈。童欽驚訝地發現這間小房子裡面還放著一張單人床。不大,但是收拾得很乾淨。那個人正用力把阿信拖到床上去,童欽忙過去幫忙,這才發現這個男人就是剛才在舞台上唱歌的那個人。

  「是你!」童欽有點驚訝,一張還沒有完全卸掉妝的臉,比想像中年輕許多。

  「我叫祁榕。」那人坐到了床邊,溫柔且友好的向童欽笑了笑。

  童欽一時尷尬得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本就狹窄的空間,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門外喧鬧聲一浪高過一浪,害得童欽一陣緊張。就見原本老老實實躺在床上的阿信突然鬧起來,嘴裡嘟囔著要從床上爬起來。

  「讓他別出聲!」童欽嚇得忙衝過去。祁榕已經早他一步臥倒,直接壓在阿信的身上,一手緊緊地捂住他的嘴。阿信掙扎得更凶,一張小床被壓得吱吱直響。門外人群的聲音越來越響亮。有女人的尖叫,還有人打電話激動地通知自己的朋友,看起來只有越鬧越大的趨勢。童欽也跑過去抓緊了阿信還在亂蹬的腿。一頭的冷汗。「那個……我叫童欽。」

  祁榕勉強笑了一下,突然面色一變,觸電般縮回雙手,左手手掌上儼然一個明顯的血紅牙印。祁榕臉色有點變,童欽還不待開口說話,就見阿信身子往前一傾,嘩啦啦吐了祁榕一身都是。

  童欽裂著嘴不敢看祁榕的表情,大概已經鐵青了吧! 門外的喧鬧聲漸漸消失,吐完之後的阿信也算清醒了一些。看著眼前一臉怒容的男人:「你是誰?」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