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青龍帘》
2006-09-04    2006年9月6日出版       點選: 9667
一、「掩」 »
楔子、「紳帶」

 

作者:謝枯蘭 封面繪圖:阿諾 定價180元

符希一直以為,自己一見鐘情的,
是那條美麗的紳帶。

眼前這個名叫絹的男子明明是層雲族的最後末裔,
怎能無視族群的傳統文化將隨著他的死去而湮滅?

死求活求,就算要每天來上課學習層雲文化也可以!
求到最後,對方總算點頭,
從此符希開始了每天下班便連開兩個小時山路的求愛之旅──
求愛?當然,符希堅信,
他熱愛那條紳帶,
只要學透了層雲文化,絹就會把紳帶送給他耶!

可是,當絹終於說出了紳帶代表的意涵,
帶著紳帶回到博物館,輕飄飄的帶子依然美麗,
為什麼,在他眼裡,卻突然失去了一切光采?

原來,真正重要的,從來都不是紳帶。

◆ 試閱

楔子、「紳帶」

 

  「我不可能答應,請你回去。」

 

   看看青年,再看看他身上五色流轉的美麗衣帶,符希嘆了口氣。青年背

 

向端坐文風不動,彷彿層雲山道上一塊一塊堅硬的石頭,無論符希不辭路遙顛

 

顛簸簸地前來拜訪幾次,都不會有絲毫動搖。起先組長還跟著來,沒兩回就說

 

交給你們了;組員們也一一死心,終究只剩了自己......

 

  「絹先生,請您再考慮看看,這也是為了層雲族。」符希踏前一步,幾乎

 

要跨進那用香木精緻搭蓋的懸空房屋裡:「我們博物館有最好的保存技

 

術--」

 

  「下去。」石頭般的人終於動了,巍巍立起慢慢轉過身來。「不要拿層

 

雲族當藉口。」

 

  看著隨動作閃出複雜光芒的衣帶,符希幾乎忘了接下來要說什麼。不過,

 

早就練習過很多次,組上對遊說也早已擬定詳細的講稿:「絹先生,層雲族的

 

織造技術已經失傳,就連您也是不會的吧?僅有的文物損壞一條就少一條,不

 

及早保存,是層雲族的損失也是全人類的損失,對不起未來的子孫,更對不起

 

您的祖先。絕不能坐視這麼珍貴的文化見證就此隨著時間湮沒,真心地請求

 

您,讓本博物館收藏您的衣帶--」

 

  「收藏......」寬袍大袖的傳統服裝,這個動作就是傳說中的拂袖吧,衣帶

 

隨著一瞬之間飄揚:「只是收藏著,存在和不存在,又有什麼差別呢......」

 

  一直到那衣帶再度垂下,符希才能繼續開口背誦:「......不讓它在日常生

 

活之中磨損,好好保存在控溫、控濕、最適合的環境,讓大家都能看見層雲族

 

的美麗,連千年之後的人類,也能震撼於層雲族偉大的文化......」

 

  「......哼。」說是不屑還不如說是嘆息,「口口聲聲層雲族的文化,你

 

對層雲族有多少了解,」撚起衣帶送到符希眼前,第一次能這麼清楚地看著:

 

「你對紳帶,又有多少了解?」

 

  了解--

 

  層雲族風文雅有禮,地域富庶物產豐盛,來訪學者幾乎都受到妥善招待,

 

當然更不會像研究某些族裔一般要冒生命危險,和其他少數民族相比,其實層

 

雲族的研究開始得算是很早的了。然而妥善終究不同於盛情,層雲族人那出了

 

名的客氣、那被高度懷疑文字本身就有著好幾層意義的語文,讓前前後後十三

 

個研究者一邊發表論文,一邊在私人筆記裡留下幾乎一模一樣的隨筆:我總覺

 

得,其實我並不真的了解他們......

 

  比如說,層雲族的人口為什麼會這麼這麼地少。

 

  層雲族採行走婚制度,早在一百年前,最權威的層雲研究者田冶就曾經半

 

夜悄悄地數遍全村所有「轉了帘」的成人房數目,平均高達百分之四十七,很

 

熱絡的。再加上層雲族的長天年低死亡率,高水準的衛生和醫藥,不需要鑰匙

 

的治安,既不盛武風又不是資源匱乏鼓勵自殺的民族,絕對沒有大量夭折的道

 

理。現代固然可以猜測源於避孕,古時怎麼辦到?田冶的徒弟李查曾經仗著認

 

識久了直接開口問過,對方只含笑看著;學者們陸續提出了各種假說,層雲族

 

人讀著也仍是這個一貫的微笑沈默以報。直到某個想畢業想瘋了的研究生一口

 

咬定層雲族絕對是殺嬰,還拚命地挖掘百靈祭祀廟說要找「從古到今累積的祭

 

品骨骸」,才終於被層雲族請了出去,聲明不受歡迎。

 

  自此之後,似乎研究者就不容易進層雲族了。

 

  中間又發生了什麼,讓現在人口凋零到只剩下一個人,獨自守著層雲山,

 

獨自守著層雲族的生活方式......

 

  「......絹先生。」深深吸了一口氣,符希開口。「我對層雲文化的認識確

 

實非常有限,我對衣帶的執著也可能只能算外行人看熱鬧。可是,單單這樣遙

 

遠粗淺地一瞥,我就為之深深著迷......不管是怎樣外行的人、不管來自多麼不

 

同的文化,只要有眼睛看見,都會驚嘆於它的美麗--」

 

  閉上雙眼幾乎是苦笑地搖了搖頭。「所以,你不斷地說喜歡,真的喜歡

 

嗎,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絹先生。」依照記載中層雲族的禮儀深深行禮:「您說得對,我不知道

 

我喜歡的是什麼。可是我知道我的喜歡是真的。您能......教我,讓我知道自己

 

到底喜歡了什麼嗎?」

 

  絹看著,沒有說話。文獻裡沒有說行禮之後多久可以直起身來。頸關節和

 

腰關節都開始痠痛的時候,絹開口了。

 

  「可笑,可笑。我就如你所願教你--」那臉上卻沒有一絲笑意,他說。

 

「但我不會直接告訴你這條紳帶的意義,」

 

  正對上終於抬起頭來的眼睛,

 

  「如果竟猜得出,便送給你。」
 

責任編輯: twohigh
一、「掩」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