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7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育神》
2006-08-09    2006年9月12日上市       點選: 9406
第一章 »
序章

 

作者:郁卡德 封面繪圖:深藍九號 定價180元

趙小寧,
一個路上隨便抓也一把的平凡人物,
卻在某個悶熱的夏夜,
在寫H戲時因為鼻血狂噴而亡——
有沒搞錯!這種死法能見人嗎!

原來他前世太有才華造了孽,要他今世去善後?
吭?他的前世,竟然是寫下曠世名作《軒轅皇朝》的趙東貴?

因為小說實在寫太好,軒轅皇朝竟然在幻想的世界裡成真。
但是趙東貴沒寫過女人,所以皇朝裡只有男人,當然會絕後!
所以幻界閻君下令拘魂,讓他去找出傳說中的育神?

不會吧!前世關他什麼事!
版稅也不是他在拿……
還沒抗議夠,趙小寧已經被丟進了軒轅皇朝去借屍還魂;
育神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只知道胸口有紫色月牙痕,
難道、他得去皇朝裡當色情狂,見一個就剝一個?

◆ 試閱

序章

 

  「......緊緊壓制住少年亂踢亂蹬的雙腿,他像野獸一樣強行掰開少年那細

 

嫩光滑的臀瓣,握住自己已經火熱腫脹的陽具,留連地摩蹭著豔紅似火的入口,

 

然後不容拒絕的猛然強行插入......」

 

  趙小寧拿過一旁的濕毛巾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再拿起電腦桌旁的水杯,

 

喝了一口。他覺得嗓子在冒煙,渾身也燥熱不已,電扇在呼啦啦的猛吹,可是

 

他還是覺得熱得要命,在這六月天的日子,電扇搧出的都是熱風,而他房間裡

 

唯一的一台冷氣也在三天前正式壽終正寢,徹底報廢掉了。

 

  不過,比起炎熱,他似乎更專注於自己的寫作。不耐於屁股底下被汗水浸

 

濕的椅子,乾脆一腳踩在椅子上,像個土匪似的雄踞於上,身體前傾,整個人

 

都似乎要掉進電腦螢幕裡。他揮汗如雨,努力地繼續敲打鍵盤......

 

  「......少年發出一聲慘叫,因為疼痛而不停的痙攣,本能的想要後退,可

 

是他卻毫不憐惜的捉住少年的腰,更加用力的挺入,因為被緊窒的肉壁吸附住的

 

快感而發出滿足的喘息,因為那交合之處汩汩流出的鮮血而更加興奮......」

 

  不自覺地舔舔嘴唇,眼睛也瞪得老大,莫名地為自己所敲下的字而興奮起

 

來。儘管已經是夜深人靜,萬籟俱寂的時候,絕不會有人闖進自己的房間發現

 

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但趙小寧還是有點做賊心虛地扭頭看了一眼房門。

 

  有什麼東西流出了鼻腔,叭嗒落到他光裸的大腿上。

 

  因為天氣太熱,空調又壞掉了,再加上現在已經是凌晨一點半,家人都已

 

經睡熟了,所以他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光溜溜的打著赤膊,反正也沒人看

 

到,再說了,他是個男人,也不怕人看。

 

  趙小寧揉了揉鼻子,沒太注意,他的注意力仍然停留在電腦螢幕上。

 

  但涼涼的濕意順著鼻子蜿蜒而下,黏黏地帶著血腥的氣息。

 

  有點煩人了。他不耐煩的低頭一看,黑暗中,就著電腦螢幕的螢光,幾滴

 

血滴在了腿上。

 

  他愣了愣,流鼻血了?

 

  又看了一眼螢幕,正寫到高潮部分,但這也不至於讓他流鼻血吧?

 

  叭嗒一聲,又一滴落到腿上,他皺了皺眉,算了,可能是天氣太熱的緣故

 

吧?他剛想揪坨衛生紙堵住,鼻子裡就跟水籠頭突然關不攏了似的往外噴血。

 

霎時他腦子裡一片空白,不太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就那麼一會兒的工夫,血就跟不要錢似的,瘋狂地、爭先恐後地從他鼻腔

 

裡湧出。

 

  趙小寧開始頭昏眼花,四肢無力,還沒等他想出什麼有效的措施來,就因

 

失血過多而癱趴在電腦桌上了,鼻血噴得電腦螢幕上血濛濛一片。雖然身體沒

 

力,但意識卻還清醒,不由得心底破口大纂A真它媽夠離譜的,至於嗎?流鼻

 

血也能流死人!

 

  唉,說到這,大家也應該猜到他是幹什麼的了。這位趙小寧先生美其名曰

 

是個作家,其實專寫耽美;不過,雖然寫耽美,但他可絕不承認自己是同性

 

戀,開玩笑,誰歸定寫耽美的就一定是同性戀了?他只不過是對耽美比較感興

 

趣罷了。

 

  他出過幾本書,不過沒啥名氣,偶爾也寫些黃色小說放到網上去污染視

 

聽,有自己的個人網頁,專門教人性技巧和提供色情小電影下載,雖然不說有

 

多厲害,但手下H也寫了不知多少,不管是XXOO,還是OOXX,早就做

 

到面不改色、心靜如水,絕不至於因為自己寫的H而激動的流鼻血不止。

 

  不一會兒,趙小寧就感覺到自己飄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耽美小說寫多了,鬼鬼怪怪的事也看得比較平淡了,所以看著

 

電腦桌上那個趴著一動不動的他,他竟沒有多大的驚訝。

 

  他知道自己已經掛了,這麼簡簡單單的就掛了,就在六月天的一個晚上,

 

因為寫H寫得流鼻血不止而掛,現在活著的只不過是自己的魂。

 

  他左右看了看,不知道牛頭馬面什麼時候來捉他。

 

  但看了一眼自己的屍體,突然覺得很生氣。

 

  人總有一死,他只不過是比別人倒楣一些不經折騰,年紀輕輕就死了,可

 

是為什麼......為什麼讓他死得那麼不名譽?

 

  他氣憤的是:明天替他收屍的家人一進門就會看到電腦螢幕上的血、正寫

 

到高潮部分的H以及半裸的他......他們會怎麼想他的死因?

 

  □

 

  就在趙小寧生氣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房間裡發出一道金光,差點

 

弄瞎了他的眼睛。

 

  金光閃過,出現二個身穿黑色披風的俊美男子。其中一個手上拿著一本帳

 

簿模樣的東西,仔細看了看他的面孔,看來是核對無誤,就問了一句,「趙小

 

寧?」

 

  趙小寧點頭,有點好奇地看著他們,難道是時代變了,拘人魂魄的牛頭馬

 

面也變成了帥哥?出於職業本能,不由自主地要品評一二......哇呀呀,這兩個

 

美男子正是他筆下那種可攻可受、可進可退的完美男主角,簡直就是生來要人

 

命的......

 

見確定了他的身份,沒說話的那個美男子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快點,時間來不及了。」拿帳簿的那人顯得很著急。

 

「什l時間來不及......」趙小寧問,不過那個抓住他的美男子已經拉著他

 

穿過牆跑進一條隧道,然後發足狂奔起來。

 

拿帳簿的那個也跟著跑,邊跑邊跟他解釋道:「你借屍的那個對象剛剛斷

 

氣,要是去得太晚,就趕不上......」

 

   「等等,什麼意思?借屍?難道我不是壽終正寢......」才跑了不到一百

 

米,趙小寧已經開始喘氣,歸根結底就是因為他平時太懶了,極度缺乏運動。

 

  「你得去軒轅皇朝找育神......」拿帳簿的人也跑得氣喘吁吁,看來他倆半

 

斤八兩,倒是那個抓著他跑的人面不改色,連呼吸聲都沒有。

 

  「什麼軒轅皇朝......」趙小寧邊被拖著跑邊喘著氣問。不過這軒轅皇朝名

 

字聽著怎麼這麼耳熟?

 

  「你還記得前不久剛剛出版,轟動文壇的著名傳奇小說《軒轅皇朝》

 

嗎?」

 

  「啊,就是最近網上討論最熱烈的那個《軒轅皇朝》?」趙小寧恍然大

 

悟,「趙東貴寫的是不?」

 

  提起這位趙東貴,可真是個倒楣蛋,死了這麼久才出名。據說這部最近尉

 

為風潮的《軒轅皇朝》,是二十多年前趙東貴還沒死的時侯寫的,只可惜那時

 

還不流行什麼傳奇、玄幻之類的小說,所以沒有機會出版。二十多年後,他的

 

家人在搬家清理的過程中無意發現了他寫的手稿,抱著試試看的心理投給了出

 

版社,沒想到居然受到了極大的歡迎,很快爬上了書籍銷售排行榜第一名,一

 

版再版,簡直就是供不應求。

 

  《軒轅皇朝》講述的是一個名為軒轅的弱小國家,在一個睿智的君王帶領

 

下,如何周旋在虎視眈眈的列強之間,最終發展成為最強大帝國的輝煌史詩,

 

塑造了軒轅直這個智慧非凡、有膽有識、冷酷無情的帝王形象,令無數人為書

 

中鬥智鬥勇的對決、驚心動魄的戰爭、詭秘懸疑的陰謀而心跳起伏,深溺其中

 

不能自拔。

 

  唯一遺憾的是,這是一部沒有完全寫完的小說。不知是趙東貴對女人有歧

 

視還是主觀意識太強,根本就忘了寫女人,整部《軒轅皇朝》裡沒有出現過女

 

人,也就是說軒轅皇朝是一個純男性的世界。沒有女人的世界是可怕的,那代

 

表著沒有繁衍後代的可能,代表著不論怎樣完美的世界也會逐漸消亡。而在讀

 

者的心中,是不願意出現那種情況的,他們希望這個幻想的世界能永遠存在。

 

  趙東貴可能在寫作的後期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於是在作品的後期寫了一

 

個能改變軒轅皇朝現狀,將軒轅皇朝延續下去的人,稱之為「育神」,但不幸

 

的是,趙東貴英年早逝,這部未完的作品也永遠在讀者心中留下了永久的遺

 

憾,雖然後來許多網路寫手都試著續寫《軒轅皇朝》,但終究與趙東貴的作品

 

意境相差甚遠,最後都不被讀者接受。

 

  「你即然寫了《軒轅皇朝》,就得解決它給我們帶來的麻煩。」勾魂使者

 

不耐煩地道。

 

  「什麼意思?那跟我有什麼關係?」趙小寧不解的問道。

 

  「因為你就是趙東貴。」

 

  

 

  「什麼我就是趙東貴?你到底什麼意思啊?」趙小寧吃了一驚,忍不住叫

 

了出來。

 

  「趙東貴就是你的前生。」拿帳簿的人繼續道:「你前世寫了《軒轅皇

 

朝》,由於寫得太過生動和真實,再加上無數讀者的執念,軒轅皇朝在幻想的

 

世界裡真實存在了,我們就是幻界的勾魂使者。由於你寫的小說裡沒有女人,

 

無法繁衍後代,雖然軒轅皇朝的人口眾多,壽命也很長,但還是有戰爭,還是

 

有爭鬥,只要有戰爭、有爭鬥,就會有人死亡,因為只有死亡人口,沒有出生

 

人口,軒轅皇朝在軒轅直登基為帝的七十年裡人口銳減,而你書中所寫的那個

 

育神也一直沒有出現,軒轅直命令軒轅皇朝的祭師日夜禱告,再加上軒轅皇朝

 

民眾的心念之聲,吵得我們幻界閻君不得安寧,於是就派我們來把你直接帶到

 

軒轅皇朝,讓你自己去把你寫的那個育神找出來。」

 

  趙小寧目瞪口呆。他的前生就是趙東貴?那樣優秀的小說是他寫的?心裡

 

不由飄飄然起來,趙東貴可是名人啊,想他這麼努力,到現在也還默默無名,

 

雖然寫了幾本書,可畢竟沒幾個人重視的。既然他是趙東貴,那是不是《軒轅

 

皇朝》的稿費是屬於他的?那本書可是再版了好多次,版稅可是多多的啊,他

 

眼前開始冒出鈔票狀的星星......

 

  咦,不對,他現在已經死了,就算錢是他的他也得不到了......更何況他怎

 

麼證明自己就是趙東貴呢?這種鬼鬼神神的事,他要是說出來,人家不把他直

 

接送往精神病院,也會以為他想錢想瘋了。

 

  「那也就是說,我根本就陽壽未盡,你們卻把我的魂給拘跑了?」

 

  趙小寧突然想到自己之所以死得那麼丟人,完全是因為這兩個人的原因,

 

火氣又上來了。

 

  「你得為你自己寫的書負責啊。」

 

  「負什麼責?我又不記得,你們說我是趙東貴,我就是啊?隨便就拘我的

 

魂,你們有沒有職業道德,懂不懂法啊!」趙小寧更加生氣了,「拘魂就拘

 

魂,為什麼早不拘,晚不拘,偏偏在我寫作時拘?」

 

  其實他更生氣的是這個,他已經不敢想像他的身後事了。這要是傳了出

 

去,他還要做人嗎?任誰看了那場景,都會以為他性幻想過度,光寫還不夠,

 

還在家裡脫光了自摸,結果受不了刺激噴血而亡。

 

  「你沒病沒痛的,又整天呆在家裡不出門,想找個機會讓你死也沒辦法

 

啊。幸好今天天熱,你流了幾滴鼻血,我靈機一動,就乾脆讓你噴鼻血而

 

亡。」拿帳簿的那傢夥喜孜孜地道,敢情他還頗得意。

 

  趙小寧氣得渾身發抖。我呆在家不出門也是我的錯嗎,我招誰惹誰了,我

 

一世的英名啊......

 

  「本來昨天晚上就準備拘你的魂了,因為我臨時有事,耽擱了一下,錯過

 

了時辰,讓你多活了一天。」

 

  趙小寧突覺背上冷汗直流,昨天......昨天他可沒有流鼻血,但是他昨

 

天......昨天......他小心翼翼的問,「要是昨天死的話,我會是什麼原因死掉

 

的?」

 

  「很簡單,自慰過度,精盡人亡。」

 

  哇靠,那他寧願噴鼻血了!

 

  □

 

  來到隧道的盡頭,阻住去路的是一個冒著白煙,熱氣騰騰的池子。

 

  「你從這裡跳下去,就能借屍還魂了。」

 

  趙小寧瞪著那池子,這麼熱氣騰騰,還在汩汩的冒著氣泡,就算他已經是

 

鬼魂了,看著也怪可怕,跳下去說不定連魂的皮也會脫掉一層。

 

    雖然他勉強會兩下狗爬式,可有見過在開水裡游泳的魚嗎?

 

  開什麼玩笑,別人轉世投胎、借屍還魂,待遇好的天上奏個仙樂或者來個

 

神仙接引什麼的,待遇差的也能安安穩穩走走奈何橋,沒痛沒感覺的就投胎

 

了,他為什麼得跑隧道、跳開水池?

 

  再說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個什麼趙東貴,萬一他們騙他怎麼辦?

 

要是最近流行水煮魂肉什麼的,他不是連魂也沒了?

 

  「不用怕,這是我們幻界的轉生池,看上去很熱,其實很舒服,安全無

 

痛,一跳見效。」那拿著帳簿的傢夥跟作廣告似的,什麼安全無痛,你以為是

 

做人工流產還是什麼?

 

  「你們這完全是違反人權,隨便拘我的魂也就罷了,還強迫我到一本書裡

 

去,我不要去!」

 

  趙小寧突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軒轅皇朝是一個沒有女人的世界,也

 

就是說全是男人。這一點他必須得強調,他雖然寫耽美小說,可絕不是同性

 

戀,他還是比較喜歡女人的,至於同性戀......他......他......他只敢想想而

 

已......再說,他......他還是處男......

 

  但那個抓住他一直不吭聲的人,卻突然一腳把他往池子裡踹。

 

  趙小寧嚇得本能的伸手一抓,一把抱住那人的腿,死命的不放手,半截身

 

子已經搭在池子邊上了。

 

  「不去也得去,這是你的使命,要怪就怪你幹嘛寫那麼個皇朝,這就叫做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當然趙小寧素來有自知之明,知道他們這些小老百姓無法和神啊仙啊什麼

 

的鬥,看來這一趟軒轅之行是去定了,但那樣一個和尚待的地方,可不適合他

 

這樣的小人物待,還是努力爭取福利,以期早日回來投胎轉世。

 

  他悲哀地想到這輩子他估計已經沒有機會體會到女人是什麼滋味了,因為

 

他一直想把他的處男身獻給他的親親老婆,結果連老婆的影子也沒見著就嗝

 

了,真是倒楣呀。下輩子他一定不會這麼傻了,還是做個花心大少算了。

 

  「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

 

  「等你找到育神再說吧。」拿帳簿的傢夥在一旁涼涼地看著。

 

  趙小寧死皮賴臉的抱著那啞巴的大腿不鬆手,那啞巴似的男子卻煩了似的

 

捉住趙小寧的手,一根根掰著他緊緊纏著自己的手指。

 

  「至少,你們得告訴我那個育神長什麼樣,有什麼特徵吧?」在手指被一

 

一掰開的同時,趙小寧叫出了聲,總不能一個個問吧?

 

  「你不是看過《軒轅皇朝》嗎?怎麼會不知道?」

 

  「我才剛看了開頭,還沒看完呀......」趙小寧叫道。

 

  兩個勾魂使者的臉色立刻就變了,互相對望了一眼,拿帳簿那人道:「糟

 

糕,好像哪裡出錯了。」不過,很快的,他又道:「不管了,隨便吧,看不看

 

也沒啥關係,你記著,育神是個胸口有著紫色月牙形胎記的男人......」

 

  暈,這種事也能隨便的?趙小寧翻翻白眼。不過,育神是個男人?所謂育

 

神,想當然是指一個會生孩子的神。不過,一個會生孩子的男人?哇啊啊,真

 

是好笑死了,男人居然會生孩子?真想看看男人是怎麼生孩子的,他從哪生

 

啊......

 

  「叭啦」一聲,他掉進了池子裡,因為笑得太厲害,「咕咚咕咚」嗆了幾

 

口水,樂極生悲。

 

  一道光亮罩住他,意識立刻就模糊起來,只是育神的胎記長在胸口,難

 

道......他要做個色情狂,見人就扒人家的衣服?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