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蠱惑之毒-黃金篇》
2006-08-09    2006年9月12日上市       點選: 8063
第二章 »
第一章

 

◆ 試閱

第一章

 

   被自己的弟弟篡奪了王位並丟棄在沙漠裡,在幾乎絕望到想要自殺的時

 

候,面前卻出現了一夥手裡舉著彎刀和長劍的盜賊--

 

   這是神和他開的最後一個玩笑嗎?

 

   阿拉斯•納魯赫匍匐在滾燙的沙地上,動了動乾裂的嘴唇,突然笑了起

 

來,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瘋了--

 

   他本來已經完全放棄掙扎了,打算就此任由黃沙掩埋吞噬,等待魔鬼的使

 

者出現,將他引回地獄深處,但莫名其妙的求生欲卻在與那個為首的匪徒四目

 

交接時蹦了出來,這簡直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因為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什麼善

 

類,而是一個狠毒的傳奇人物,薩桑提斯大名鼎鼎的盜賊頭子--

 

   夏爾曼•蘇貝德!

 

   即使他還沒有開口,他還是輕易判斷出了他的身份。就算此刻他和其他盜

 

賊一樣騎在高頭大馬上,身穿黑色長袍並且蒙了面,不過衣服上綴滿的各色寶

 

石以及他手裡那把閃著寒光、造型奇特恍如巨大上弦月的銀柄彎刀已經說明了

 

一切--

 

   畢竟,在這個地方誰沒聽說過「比國王更加高貴華麗」的盜賊王夏爾曼•

 

蘇貝德呢?遊蕩在邊境荒漠附近大大小小的盜賊幾乎全部聽命於他,關於他的

 

各種傳聞在民間已經成了一種「美談」,據說只要他一聲令下就可以在幾天之

 

內召集起一支可以與宮廷衛隊媲美的大軍!

 

   至於夏爾曼•蘇貝德本人,顯然並沒有把阿拉斯放在眼裡。他四下張望

 

著,甚至懶得開口參與身邊的兩個男人對他的「價值」的談論和算計,直到談

 

話中超出了金錢以外的某些內容終於引起了他的些微興趣--

 

   「這些寶石是真的,而且上面雕刻著王族的標記;還有他的衣服,雖然又

 

髒又破,不過那種布料以及上面的花紋是王宮裡最高級的手藝人才織得出來

 

的--」臉上鬍鬚密布的男人掂量著手下剛剛從「俘虜」身上扯下的寶石項鏈

 

以及純金手鐲和耳環說。

 

   「但這並不能證明他的身份高貴,也許他只是個小偷--我討厭他的眼

 

神,他似乎非常奸詐!」他身邊年輕得只能算作男孩的傢夥瞇著眼睛,居高臨

 

下地現出一副鄙夷的態度。

 

   「或許--可是,奧達塔,他的氣質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奴僕,你們發現了

 

嗎?他根本不怕我們,臨危不懼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的。」幾人當中最年

 

長的男人摸著自己的下巴評價道。

 

   「過去仔細檢查一下,看看他身上有沒有更值錢或者可以證明他身份的東

 

西--如果他真的是從王宮裡來的,並且血統高貴,那麼把他一起帶回營地。

 

今天晚餐的時候我要特別向神祈禱,感謝他的賜福--」夏爾曼沈默了一會

 

兒,命令道。王族......如果這個男人真的是薩桑提斯的王族,他相信這一定是

 

神的旨意。

 

   「等一下,夏爾曼•蘇貝德--」

 

   阿拉斯低笑了兩聲,酈_頭,望進了一雙如同水晶般詭譎銳利的紫色眸

 

子--雖然他天生對紫色非常排斥,但是這個盜賊的雙眼卻不可思議地令他在

 

恐懼顫抖的同時,{生了想要靠上去的衝動。他從未害怕過死神和魔鬼的面

 

孔,只是不想毫無意義地拉長自己的痛苦才打算自殺;但是現在,這個男人帶

 

給了他另一個機會--活下去,並且用自己所希望的方式走向毀滅的機會......

 

   「我知道你就是夏爾曼•蘇貝德,你殘忍冷酷,幾年來殺死了不下於十名

 

王公貴族,並利用他們的財富建立起了自己的權威--如果我可以證明自己的

 

身份足夠高貴,那麼你願意和我做筆交易嗎?一筆--非常公平的交易,我保

 

證你可以得到比以前豐厚數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利益;這些利益足以幫你建立屬

 

於自己的王國。考慮一下吧,我看得出你充滿了王者的野心--」

 

   「哦?」夏爾曼聽到了眼前的俘虜放肆大膽的言辭之後微微揚高了聲音,

 

「既然如此,就馬上在我面前證明你的身份有多麼高貴吧--如果你的價值超

 

過一百個金幣,我將會考慮你提出的條件。」

 

   「一百個金幣......」

 

   阿拉斯昂起頭,迎視著夏爾曼•蘇貝德,這個男人在諷刺他,這夥盜賊的

 

貪婪絕對不是區區一百個金幣就可以滿足的。

 

   「好吧......我明白了--你不相信我,認為我在說謊,所以在我說出自己

 

的名字之前,會先給你看可以證明我的血統的東西......」

 

   這麼說著,他緩緩從滾燙的黃沙中站了起來,解開身上曾經代表著無上的

 

高貴與尊嚴,如今卻殘破不堪的金絲腰帶與寶藍色長袍,讓它滑落到腰部--

 

   「還要再看下去嗎?」

 

   在夏爾曼面前轉了一圈之後,阿拉斯問。

 

   「傳說中的黃金荊棘--王族的標記--」

 

   夏爾曼盯著盤踞在男人結實的腰部、並在腹部交叉向下伸展的奇異金黃色

 

荊棘紋身,知道隱沒在衣服裡的部分將延續到什麼地方......終於,他慢慢鬆開

 

了手裡的韁繩,翻身跳下馬,取下掛在馬鞍後的水囊,走到俘虜面前,潤濕了

 

手指撫上那皮革一般堅韌的肌膚--

 

   在確定了紋身的確是真的而非畫上去的之後,他收回了在他的肚臍周圍蠕

 

動的粗糙手指,捏住了他的下顎酈炊F他的臉。

 

   「說吧,你的名字。」

 

   「阿拉斯•納魯赫--薩桑提斯的王。」他勾起菲薄而形狀美好的唇,微

 

笑著答道。這個時候他已經可以肯定,夏爾曼•蘇貝德對他王族的身份非常感

 

興趣--

 

   「看來我真的在無意中尋到了寶藏!這實在是意想不到的收獲!」夏爾曼

 

的聲音揚高了,只看他露出的雙眼也能判斷出他此刻必定神采飛揚!「好吧,

 

阿拉斯陛下,我同意和你做這筆交易--因為你正是我所要找的那個人!」

 

   □

 

   稱讚沙漠景色的人一定沒嘗過被那些「美麗」的金砂掩埋、堵塞了口鼻並

 

因而窒息的滋味--

 

   「這真是一句惡毒可怕的話,好像出自魔鬼之口--」

 

   正在樹下假寐的男人在聽到了這句吟唱般的話語之後,揚起他詭異的紫色

 

眸子,半是調侃地評價道--

 

   「你篡改了它,阿拉斯陛下。這句諺語原本應該是『讚揚沙礫如黃金的人

 

一定沒有嘗過失去綠洲的滋味』。」

 

   「相信吧,只有最惡毒的存在才會被人們牢記在心。就像你--如果夏爾

 

曼•蘇貝德不是一名冷酷狠毒的盜賊而是個頂著救世主光環的聖徒,那麼你大

 

概早就不知道死在沙漠的哪個角落了,人們只會看著你的骨頭嘲笑你,你的名

 

字根本不會像現在這樣,留傳在薩桑提斯的每一個地方。」阿拉斯邊說邊轉過

 

身,從冰冷的泉水中站了起來,等著夏爾曼上前用柔軟的棉布替他拂去不斷順

 

著身體曲線滑落的水珠。

 

   夏爾曼•蘇貝德彷彿就是這個蠻荒世界的王,即使走在看起來一望無際的

 

沙漠裡,他也能找到這樣繁茂的綠洲供人馬休息。他寄居在這個男人的世界裡

 

依附著他而生存已經三個月了,在把他從沙漠裡救起並帶回營地之後不久,他

 

們就踏上了漫漫長路,開始了這段旅程--

 

   由北至南,穿越波斯八國,去尋找一座位於荒漠邊緣的紫水晶洞,得到那

 

把波斯古老傳說中的紫水晶寶劍,然後用它救出他多年以前被魔鬼囚禁的妹

 

妹。

 

   雖然阿拉斯認為根本沒有人見過真正的魔鬼,只有天知道世界上是否真的

 

有這種東西存在,這大概只是夏爾曼用來搪塞他而編造出來的理由;不過,他

 

並不想去花心思探詢這種和自己沒多大關係的事情。

 

   如今,他們剛剛離開了中途的第三個國家,向第四個王國前進。

 

   「或許吧......你又曬黑了。我們第一次做愛的時候你的皮膚還像上等的油

 

脂一樣--」

 

   夏爾曼不置可否地挑了挑他劍鋒般銳利筆直的黑色眉毛,半垂的雙眼隨著

 

雙手的動作緩緩在男人精瘦矯健卻如同蛇般攀附著他的身體上遊移著......逐漸

 

下滑......代表著高貴的黃金荊棘纏繞著那堅韌的腰桿,最終隱沒在欲望的金色

 

草叢中......

 

   「你還是不肯告訴我為什麼昨晚要殺掉那個遊商嗎?他只是個過路的,而

 

且並沒有歹意--是你自己去引誘他的不是嗎?你引誘了他,然後割掉他的腦

 

袋並焚燒他的屍體,這一路上你已經不止一次這麼做了--這究竟是為什麼?

 

殺掉被你誘惑到手的人是你的嗜好嗎?或者--有朝一日,你也會用同樣的方

 

式對付我?」

 

   「啊......你答應過不會追究的......夏爾曼......別在我意志最薄弱的時候套

 

我的話......這種方式太卑鄙了--」

 

   阿拉斯望著夏爾曼,湛藍的雙眸隱隱散發著熒惑的光芒。即使已經洗去了

 

夜間殺戮過後留在身上的血跡,那股帶著死亡氣息的殘忍腥氣卻仍然縈繞在他

 

周圍。事態的發展超出了他此前的預料,那些靠吸取生靈鮮血存活的腐爛鬚

 

根,已經延伸到了薩桑提斯以外的世界--

 

   與這個盜賊王進行肉體交易並不是他原本的計劃,但是當他無意中發現夏

 

爾曼喜歡的是男人結實緊密的臀部和勃起時脹大高聳的陰莖,而非女人豐滿的

 

乳房之後,立刻充分利用了這副神所賜予的妖魅身軀。

 

   自己是他目前所有的財{,而他對這一切充滿了自信。他是個從出生起就

 

被奢華與腐敗簇擁著長大的王族,自然不可能擁有夏爾曼那樣黝黑隆起的結實

 

肌肉,不過他優雅修長,充滿了誘人的彈性。他有著湖水一樣的湛藍雙眸以及

 

金色的頭髮和身體,令夏爾曼以一種奇特的方式迷戀著他--

 

   「卑鄙......你在諷刺我,阿拉斯,你這條壞毒蛇--我討厭骯髒的東西,

 

別讓我發現有人碰了屬於我的地方,否則我會立刻毀約,休想我幫你奪回你的

 

王位,反正我所需要的只是用你的血解除咒語,得到那把紫水晶寶劍而

 

已--」

 

   夏爾曼挑動著修長的手指,梳理著那些金色的毛髮,看著下方垂落的東西

 

一點點挺立起來,沈重飽滿地充滿了他的手掌,從緋紅的頂端滲出誘人的蜜

 

液,滋潤著正糾纏著他的指頭的芳草。看著這一切,他滿意地勾起了唇角,忽

 

然抓住了隱藏在那些金色草叢中的飽滿雙球狠狠一捏--突如其來的疼痛立刻

 

讓阿拉斯的藍眼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啊--我--諷刺你?不不,怎麼會呢?我是如此的需要你--你看,

 

我幾乎被自己的親生母親和弟弟殺死,失去了所有的權力,我只是個一無所有

 

的可憐人啊......當沒有了權力和財富支援的時候,神賜予我的頭腦便喪失了所

 

有的價值......我可以指揮千軍萬馬,劍術卻還比不上一個小卒,任何人都可以

 

很輕易地奪去我的生命;我吃過最鮮嫩的羔羊肉,卻從未見過高地上的公羊,

 

也不知道如何放牧--」

 

   阿拉斯的嘴唇顫抖著,幾乎要流下淚了,可是他的表情卻還是充滿了蠱

 

惑;他伸出雙臂拽住夏爾曼手中潔白的棉布,在昂貴的絲毯上躺倒同時將他一

 

起拉倒,雙臂纏繞住他的頸子,吸吮他豐潤的下唇--

 

   「這三個月以來如果沒有你,我是無法這樣獨自活下來的......現在我只有

 

你一個人啊,夏爾曼......如果你懷疑有人碰了屬於你的地方,讓它變得骯髒,

 

為什麼不親自檢查一下呢?」

 

   「你是一條陰險狡猾的響尾蛇,阿拉斯......在你第一次誘惑我的時候我就

 

知道了,我本以為你應該更高傲些的--沒想到你為了生存可以像最卑賤的奴

 

隸那樣放棄自己的尊嚴--」夏爾曼拉開那藤蔓般的雙臂在阿拉斯身邊側臥下

 

來,拿起一隻鑲滿了寶石的小金杯,將透明的翡翠色液體傾倒在他的胸口和小

 

腹上,用手掌將從香草中提煉的精華芬芳塗遍他的全身--

 

   之後,混合著麝香氣息的味道衝進了他的鼻子,讓他感到一陣陶醉......醉

 

意澆滅了人性的理智,萌發的獸欲蠢蠢欲動,彷彿包圍了整片綠洲--

 

   「我什麼也沒有放棄,只是更務實地在爭取機會。死亡並不僅僅代表生命

 

的終結,同時也表示著希望的破滅。我不喜歡做無謂的掙扎,但也不放棄近在

 

眼前的希望--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阿拉斯邊說邊放肆地在男人面前伸展著泛著蜜色黝亮光彩的四肢。不知出

 

於什麼樣的原因和目的,夏爾曼喜歡在和他做愛的時候使用各種奇怪的方

 

式--比如捆綁,或者媚藥。不過他已經習慣了這種方式,他有種直覺,與其

 

說這個男人有某些異於常人的癖好,倒不如說他喜歡看到他恥辱的樣子。對此

 

他並不感到委屈或是厭惡,因為他喜歡被他擁抱和佔有,以前他從來沒有想過

 

有一天他可以這樣放縱自己--

 

   「我需要你的保護和幫助,夏爾曼,你就是我的一切--」

 

   他的大笑聲與潺潺的流水聲混合在一起,蠱惑著夏爾曼的心--

 

   「別趁機轉移話題。我只是很好奇,這究竟是為什麼呢?難道你付出這些

 

代價活下來的目的就只是為了繼續殺人嗎?我不是薩桑提斯人,不過關於你的

 

傳聞我聽的倒是相當多--」

 

   夏爾曼俯下頭,吮吸囁咬著阿拉斯賁起的淡紅色乳頭,反覆撫摸著他腰側

 

金色的荊棘紋身,麻刺的感覺立刻像毒液一樣從指腹傳到四肢百骸--

 

   「你是個暴君,從十四歲即位開始到之後的六年裡你讓無數男人成了奴

 

隸、女人成為玩物、孩子變成孤兒,在民間我從來沒有聽到過半句關於你的好

 

話;相反,你弟弟伊夫泰王的口碑相當不錯,他是個好國王。我一直在想,到

 

底該不該違背神的意旨,幫助你這個魔鬼。」

 

   「別說這種讓我傷心的話,你會幫助我的,夏爾曼......我引誘你是因為你

 

想要我,所以我就把自己給了你,算做額外的賄賂;除此之外,我暫時沒有其

 

他東西可以回報給你--當然,如果你反悔了,隨時可以殺死我,我無力反

 

抗。在這裡,你的面前,我只是一個弱者;失去了王位,我的生命甚至比一個

 

凡人還要脆弱。擔心會再次遭到勳顝M背叛的人是我--我很害怕,所以只能

 

這樣;你是我唯一的希望,我只能不擇手段地緊緊抓住你......」

 

   阿拉斯靠在用羽毛填充而成,鑲嵌著大紅色流蘇的華美軟墊上,在夏爾曼

 

掀開他的雙腿,把它們架在寬闊的肩膀上時將手指插入他濃密的黑髮,看著他

 

的頭顱從他的胸膛下滑到小腹,並感到柔軟的舌尖正挑逗著他的肚臍--

 

   「那麼就告訴我,你為什麼每隔一段時間就成批地將那些無辜的平民抓進

 

王宮?被你抓起來的人從沒有一個得到釋放--他們都被你殺死了。所以王宮

 

花園裡的土地是紅色的,因為下面埋著無數屍體--

 

  告訴我......你為什麼如此嗜愛殺戮?我的阿拉斯陛下......至今為止你也才

 

不過二十歲,是什麼造就了你惡毒殘忍的心?」

 

  夏爾曼邊說邊酈_頭來,分開阿拉斯的臀瓣,用手指從純銀的油盒中挖出

 

散發濃郁香氣的油脂,把它塗在那個秘密的欲所,讓那些精華滲入那妖豔的褶

 

皺,看著它們慢慢地蠕動起來,吐露出嬌嫩的紅色花芯,吸吮著他深入其中的

 

手指,在上面留下充滿了淫欲味道的透明黏液--

 

   「我......天生就是如此......隨你怎麼說,魔鬼或者是暴君,我不介意......

 

反正你並不瞭解事實究竟怎麼回事、這個國家的根基已經腐爛到了無可挽回的

 

地步--就算我可以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那樣離奇的事情,更不會有人因

 

此就心甘情願地下地獄......」

 

   自言自語般地低吟著,阿拉斯蘊涵著一層水霧變成了湖藍色的雙眸中驀然

 

閃過了一絲異樣的哀傷,雖然那哀傷一縱即逝,但夏爾曼還是及時捕捉到了

 

它--

 

   「你在說什麼?你總是在一些不確定的時候說出這樣我無法理解的話

 

來--」他邊問邊把手指抽了出來,再用兩根拇指將那處密所拉開,欣賞著裡

 

面鮮紅的媚肉顫抖的樣子--

 

   「沒什麼,只是胡言亂語而已,知道那些對你沒有好處--你太狡詐了,

 

夏爾曼,看來我今後必須小心一些,以免在睡著的時候不小心說出什麼夢話來

 

被你抓到把柄。如果你不是在和那個男娼做愛的時候被我看到,我也沒有機會

 

蠱惑你;你喜歡金色的頭髮和藍色的眼睛,擁有我難道不能令你體會到加倍的

 

滿足嗎?征服娼妓的是金錢和珠寶,但征服了你面前王者的是你強大的力

 

量......你是沙漠裡最強悍的男人,我需要你的心啊......我可不想再一次被人

 

棄在沙漠裡......現在我只有你,夏爾曼,只有你一個人--」

 

   微涼的空氣伴隨著灼熱的呼吸撩撥著那個敏感而隱秘的地方,卻遲遲等不

 

到任何一點點安撫的到來;他知道,那個男人是故意的--「別再故意折磨我

 

了好嗎?進來--到我的身體裡--再這樣空虛下去我會發瘋!進來,夏爾

 

曼,我渴望著你進來......」

 

   阿拉斯酈_身,拉住夏爾曼的黑髮,在他終於仰起頭之後俯下臉去舔舐他

 

的唇,並伸出手去撫弄他壯碩堅硬的分身,分散他的注意力--

 

   每當他的身體處於興奮狀態的時候,腰上的黃金荊棘就會像火一樣灼燒著

 

他的皮膚。只有王族的人才知道,它根本不是紋身,而是一個天生的魔咒。他

 

憎恨著自己奇特的血統,現在卻不得不靠它活下去--它讓他的身體從出生起

 

就帶著一種蠱惑之毒,不論男人或者女人,一旦碰觸過他的身體、品嘗過這種

 

味道的甘美,那麼這個人終盡此生也休想離開他;如果失去了蠱惑之毒的芬

 

芳,那個人必將痛不欲生!而在擁有這種異常的魅力同時,蠱惑之毒也使他們

 

像野獸一樣嗜血;鮮血和欲望將是他們永遠也無法擺脫的糾葛。

 

   「如果你想,我願意當那些都是胡言亂語。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忘記曾經

 

答應過我的事情--那是你必須為自己預付的贖金--你這淫蕩的蛇妖!」夏

 

爾曼瞇起他狹長的紫羅蘭色眸子,將自己抵在阿拉斯的臀間,只將前端沒入,

 

淺淺地逗弄著那個迫不及待地翕動著的濕熱入口。

 

   我只有你,夏爾曼,只有你一個人--

 

   從他第一次被阿拉斯蠱惑佔有了他的身體時,他就在不斷地重覆著這句

 

話,彷彿一個咒語般搔動著他的心弦;他明明是個魔鬼,是條長著毒牙的響尾

 

蛇,卻總是以一副弱者的姿態攀附著他,試圖用那柔軟卻充滿了毒液的身軀緊

 

緊纏繞住他的靈魂--

 

   「當然,我從來沒有忘記過--雖然我不知道那個古老的傳說到底和我的

 

血統有什麼關係,薩桑提斯又和那個已經消失了幾百年的國家瓦烏塔爾特有什

 

麼牽連......不過我會按照和你的約定,獻出自己的血幫你拿到那把紫水晶寶

 

劍。」

 

   阿拉斯瞇起眼睛,半仰起頭,發出黏膩的呻吟,探出粉紅的舌舔去手指上

 

的欲液,等待著他用他最粗壯灼熱的利刃撫平他體內騷動的痛楚--

 

   當他在沙漠驕陽恐怖的炙烤下瀕臨死亡、幾盡絕望的時候,夏爾曼出現

 

了。他沒有告訴過他,是他激起了他求生的欲望。如果他沒有出現,或許他會

 

選擇拔出匕首結束自己的生命......他明明討厭紫色,卻愛上了夏爾曼的雙

 

眼......他相信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所以他要緊緊纏繞住這個男人的靈魂,在

 

自己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讓他的心只屬於他一個人--這是他唯一的貪念--

 

   「別急......你很快就會知道的......等我們到達了目的地的時候,我會把所

 

有的秘密都告訴你......我會讓你知道自己付出了鮮血的原因......」夏爾曼說

 

完,吻了吻阿拉斯微張的唇,像頭野獸一樣將早已勃起的深赤色陰莖頂進了他

 

的身體,猛的貫穿了那饑渴的窄穴--

 

   「啊啊......啊......我......啊......我現在......只想知道你有多麼勇猛!」

 

   空虛作痛的甬道瞬間被充滿到快要漲裂般的快感,讓阿拉斯高高地拱起了

 

身體,發出了尖銳而囂張的叫喊,催促著即將到來的強力撞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卻突然澆滅了這正要熊熊燃燒起來的烈焰,

 

硬是將夏爾曼的注意力從他的身上移向了遮蔽這個地方的灌木叢之後--

 

   「夏爾曼,艾赫瑪德來了,如果你沒有時間招呼你的老朋友,我可以馬上

 

把他打發走--」

 

   這嘲諷的嗓音--是奧達塔--夏爾曼身邊最勇猛和聰明的戰士,和他親

 

密得就像親生兄弟;也正因如此,他才敢這樣放肆。

 

   「好啦,奧達塔,我的兄弟,我就來,請你替我先應付他一會兒。」

 

   夏爾曼應了一句,還是毫不猶豫地挺起腰持續不斷地抽拉著自己的陰莖,

 

撞擊著阿拉斯的身體。只是,他沒有像平常那樣安心享受,而是立刻兇猛地衝

 

刺起來,迅速解決了自己的欲望之後匆匆退出了那還沒有得到滿足、仍在劇烈

 

收縮的甬道,整理好衣服後對阿拉斯說--

 

   「快點穿好衣服過來,艾赫瑪德終於追上來了!我在出發之前就派人送了

 

消息給他,不知是什麼耽擱了他的腳步,讓他這個時候才趕到--」

 

   □

 

   艾赫瑪德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奇怪男人,他裝扮得非常張揚,就像一隻隨

 

時在開屏的孔雀--

 

   他的頭巾是用黑色和綠色兩種紗布纏繞起來做成的,頭巾的尾端垂下來,

 

墜著各種岫滫滲]子;他的外袍上繡著繁複的花紋,色彩斑斕;他的臉並不像

 

夏爾曼那樣英俊犀利,但看起來黝黑而稜角分明,令人過目難忘--

 

   「夏爾曼,我尊敬的朋友,我們已經好久不見了!」

 

   一見到夏爾曼走進帳篷,這個男人立刻熱情地迎了上來,用力地擁抱住

 

他;而夏爾曼也向遠道而來的客人表達了最誠心誠意的歡迎,在擁抱過後,喚

 

來了隨行的奴僕,並派人招來了遊蕩在沙漠綠洲中,向過往的商隊販賣身體的

 

冶豔妖姬圍繞伺候,將珍奇的水果和剛烤好的羊肉送到他的嘴邊--

 

   「不為我介紹一下你的這位新朋友嗎,夏爾曼?他看起來是位貴人,擁有

 

高尚的血統。我敢肯定,他遠遠不同於你以往搶來的那些美麗尤物。」艾赫瑪

 

德很快注意到阿拉斯陌生的面孔,微笑著開口。

 

   「你的眼神還是這樣毒辣,艾赫瑪德--你說得沒錯,他和那些人的身份

 

天差地別--就算你從前不曾見過他,也一定會覺得他的名字如雷貫耳--」

 

夏爾曼略帶調侃地回答。

 

   「哦?那麼請問這位尊貴的朋友,我有這個榮幸知道您的大名嗎?」艾赫

 

瑪德舉起一隻手放在胸前,向阿拉斯躬了躬身問。

 

   「請不必這樣客氣多禮,我只是一個一無所有的貧乏之人,我的名字叫阿

 

拉斯•納魯赫--」阿拉斯一邊回答,一邊看向艾赫瑪德--

 

   這個時候,他正靠在自己那頭同樣被裝飾得花枝招展的駱駝上,接過美女

 

們遞上的銀酒杯。雖然駱駝是沙漠裡最不可缺少的牲口,不過它那濃重的體味

 

可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天啊--是您嗎?尊敬的國王陛下,見到您簡直是我至高無上的榮耀!

 

但是您怎麼會在這裡呢?我聽說您不久前生了場重病剛剛去世,您的王弟伊夫

 

泰王子繼承了王位--」

 

   艾赫瑪德甚至連絲毫的懷疑都沒有就惶恐地高聲叫了起來,他緊緊地盯著

 

他,雙眼閃閃發亮,令阿拉斯感到一絲訝異,覺得他多少有些興奮過度--

 

   「所以,我已經不是國王了,請叫我阿拉斯吧。我失去了一切,連這身可

 

以避體的衣服都是夏爾曼施捨給我的--」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