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7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一流二流三流》
2006-08-09    2006年9月12日上市       點選: 10726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紫曜日 封面繪圖:MICA 定價180元

高浩成,身為堂堂文壇之星,
卻老是被表弟東國當成情緒垃圾筒!
媽啦不要哭了!老在人家趕稿時來家裡一哭二鬧,
再吵就直接拿繩子讓你上吊!

東國這個大笨蛋!跟女朋友分手就分手,不要老是哭給他聽,
他聽了只能心酸啊!除了心酸還能怎麼樣?
難道能把東國壓倒嗎!

劉東國,藝名劉東涼;前途無量的演藝界新人,
平生最黏最崇拜最依賴的就是表哥高浩成──
可是,浩成、浩成竟然說他是GAY?天啊!他最討厭GAY!

突然間,全世界的男人除了他以外,看起來都對浩成心懷不軌!
不行不行,他一定要讓浩成遠離這些豺狼虎豹,
因為浩成是他的、他的──
不對啊,劉東國!你不是討厭GAY嗎?
那你幹嘛趁著浩成睡著時偷偷給他親下去?

◆ 試閱

第一章

 

  自家沙發上坐著一個把頭埋在膝蓋中哭泣的男人,高浩成的心情已經不是

一個『不爽』了得。身為現役作家,腦海中的惡毒詞句要多少就有多少,但這

時就算使用莎士比亞的台詞來嘲弄對方,似乎也不值得誇耀。


  又過了十五分鐘,沙發上的男人毫無止住淚的跡象......不、就算那傢伙的

淚要流得跟人體一天的排尿量差不多也無所謂,畢竟只需要提供超市大特價七

包六十九元的面紙就好,問題是那種擾人心亂的哭......哀嚎聲!


  那種聲音簡直就是在對浩成說『你都不問我怎麼樣了喔你這個無情的傢伙

好歹我也是你的表弟你這麼不關心我我就繼續哭到你理我你真的不回頭喔快點

理我快點問我為什麼哭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說東國......你知不知道我再四個小時就要截稿了?」浩成終於從液晶

螢幕前回過頭,滿臉堆著虛偽的笑容,但左手卻比出低級的手勢。


  坐在平價沙發上的男人叫做劉東國,是浩成的表弟,現役演員,眼淚收放

自如,跟劉雪華當年有得拼。


  「表哥......」充滿哀怨表情的東國因為終於盼到浩成理他而準備跳下沙

發,卻被浩成一句『幹!』給嚇縮了回去。


  「快點說我愛你!快點!」浩成面目猙獰地突然朝東國吼著。


  「對你嗎?」


  「媽的!你問題怎麼這麼多!是演員就快點說!」


  雖然在心底反駁這跟是不是演員有什麼關係,但因為被表兄的淫威壓倒,

所以東國還是乖乖地說了:「我愛你。」


  「幹!這麼沒感情!跟那個台詞平板、唱歌含滷蛋的周董一起去拿瞎眼的

金羊獎算了!」浩成的毒舌本性在此爆發,某姓周名董的當紅歌星被批評得一

文不值。


  這回影界盛事金羊獎將最佳男主角獎給了周董,關於這點浩成完全不予苟

同。說演技沒演技、說臉蛋也沒有帥到讓人眼睛一亮,尤其男配角還是大手型

的人物。根據以上分析,那傢伙會得獎只能說是評審一時腦中風手抖投錯票。


  東國因為被提到痛處,剛才的淚雨梨花狀態馬上解除,隨即朝浩成使用在

劇團修煉多年所磨出來的感性語氣道:「我愛你......」


  「有好多了,嗯嗯......『梁陵華用著低沉沙啞的聲音對李青青說我愛妳,

但李青青卻拿起放在桌上的煙灰缸朝她摯愛的男友頭上......』」


  「等等!這回寫的是謀殺啊!」東國瞬間明白自己的聲音只是促進浩成腦

中劇本的行進速度,忍不住大叫。


  「不,這是愛情喜劇。」浩成理直氣壯地回答。


  「喜在哪裡?」


  「等一下女主角的父親會出場幫忙埋掉男主角的屍體,最後與女兒過著幸

福快樂的生活。」浩成隨口答道。


  「......表哥......你唬爛我啊?」東國擰起眉不滿道。就算他再蠢,也知道

浩成的小說賣點在於複雜的人情義理以及不時參雜的時事諷刺,所以再怎麼樣

也不可能朝著如此單純的劇情走向HAPPY END。


  「因為你好唬爛。」又轉回頭敲著鍵盤,浩成冷冷地說。


  「表哥......」東國咬著下唇。浩成還是不肯詢問自己的事情,那他坐在這

裡耗掉一個小時到底有什麼意義啊?


  「你會不會叫春?」浩成又突然停下鍵盤問。


  「啥?」東國吃驚的張大嘴巴。


  「你想像一下被男人強姦發出來的聲音然後叫給我聽。」浩成的說話口吻

不像有求於人,反而像個大老闆般使用命令句。


  「這算什麼角色啦!」東國被突然指派到的工作抱著極大的不滿,但他完

全沒想到自己在這裡又哭又鬧的一個小時裡,到底耗弱了浩成多少靈感細胞。


  「女主角的弟弟,在學校被學長強暴得很愉快。」浩成對於自己筆下的角

色介紹怎麼聽怎麼驚悚。


  「哪裡愉快!」


  「因為很多人喜歡看被強姦者叫得很爽的樣子,所以這是特別的讀者服

務,這種點綴畫面比嘲弄執政者像隻愛亂吠的狗還要討好人。」


  「那是男的耶!」


  「你還真不了解現在市場,喜歡這種畫面的女人很多,只要角色美形就夠

了。」


  「我又不是寫書的,哪裡會知道這種事情!」


  「我又不是演連續劇的,可是我卻知道你演的每部爛戲。」


  「你說我演的是爛戲!」東國被挑起了脾氣,往沙發扶手上一拍,就站起

身來一副要上演鬥犬的氣勢。他沒有注意到浩成所說的那句話若刪字後等於:

『我知道你演的每部戲』。


  「我只是想讓你閉嘴。」浩成壓著自己的左邊太陽穴不耐煩地說。


  「我就要哭給你聽啦!」東國賭氣道。


  「在哭之前先叫幾聲,我時間快來不及了。」


  「你幹嘛不自己叫!」


  「你在這裡強暴我的話、我就叫給你聽。」


  要不是從小就習慣表兄語不驚人死不休,東國真的會嚇到跌倒。不過聽到

這種實在有辱人氣作家身份的話,東國忍不住道:「這種話你只能對熟人說

呀,要不然其他人會把你當變態......」


  「已經是了。」浩成邊說邊開了瀏覽器,隨便找了個日本的GAY片網站點

選了試看,不到五秒,Media Player便開始放映不到三分鐘的做愛鏡頭。


  「嗯啊啊......哈啊......嗯......不要......」音質普通的喇叭傳出了沙啞低沉

的男人叫聲。


  客廳一下子沉默下來,東國雖然知道浩成只不過是為了激發靈感而看這種

東西,但基於自己是正常向的緣故,就是覺得這種片很噁心。


  試看橋段結束後,浩成把重新放大Word開始打字。他連再回頭都懶,他知

道東國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而哭。他並不想安慰對方,因為從兩人認識到現

在,這種情況一再重複發生,簡直就像永無終點的梅比烏斯之環。


  「喂......表哥......」


  「這麼喜歡叫表哥就去演瓊瑤大師的戲。」


  「阿浩......」


  「再叫一次那個名字我就去買煙灰缸砸你的頭。」浩成冰冷地警告。


  「以前不都這樣叫的嗎?」坐回沙發上盤腿,東國問。不知道什麼時候開

始,浩成就不准自己再叫他阿浩了,追問了多次,所得到的回答是『我年紀比

你大,你當然要用尊稱叫我。』


  真是無聊透頂的理由。


  「我覺得很噁心。」浩成說。


  一瞬間覺得被刺傷的東國扁了下嘴,「你也可以叫我小國啊......」


  「更噁心,天曉得我小時候怎麼會跟你玩在一起,麻煩得要命又愛哭,如

果沒有你在的話,我的童年一定過得相當愉快吧。」


  受不了浩成利刃似地嘲弄,東國真的傷心到又想哭,而開始啜泣起來。


  「凱蒂說我很無趣......然後連你都說我很煩......」


  如果平常人受到這種對待一定馬上掉頭離去,但東國只是頻頻哭泣。因為

浩成家是他唯一可以感到放心的地方。決定要走演員這條路時,家裡的人一致

反對,當初唯一支持他的人只有表哥高浩成。其實浩成也沒特別說什麼激勵的

話,只說家裡可以借他住,要借錢也可以借。

  

  浩成是個從十六歲就開始在各方文壇嶄露頭角的奇葩,寫作類型非常多樣

化,有愛情小說、純文學、短篇集、評論......甚至報紙上的生活專欄都可以看

到他的蹤跡。


  因為從國中開始就經常望著浩成在電腦前打字的背影,那時的東國怎麼也

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表哥會是這種狠角色。


  浩成沒有上大學,他很清楚地知道寫文章就是自己的天職。不過東國肯

定,浩成腦中所裝的某些特定知識,以及蒐集資料的手段,可能比某些大學中

頭銜有教開頭的人更厲害。


  他很崇拜這位表哥,但也同時在浩成開始於出版社公開發表文章後,明顯

感受到他對自己的態度變得非常粗暴。


  但也僅只是口頭上的粗暴罷了。因為把浩成對自己說的話全部靜音,單看

行為的話,他對自己的各種支持卻非常明顯。


  如果真的討厭自己,當初就不可能願意資助自己去訓練班受訓吧?


  「我說的是實話,你真的很煩,總是讓我困擾。」


  「嗚嗚......我討厭你啦......凱蒂......」


  「討厭我就滾去凱蒂家。」


  「你明明知道我們分手了啊!」東國聲淚俱下地控訴,要傷心欲絕的落淚

對他而言輕而易舉,加上原本就有真實感情的激發,這下就連不相干的旁觀者

都會為此投下同情票。


  但浩成硬是連眉毛也沒動地緊盯著螢幕,只說:「這是第幾個了呢?」


  「你又戳我痛處!」東國緊說完緊抿著嘴。


  「你不說我也很清楚,四年換十三個,我看你下次還是找個男的,看看會

不會終止這種記錄。」浩成的嘲弄就像鬼針草,不但黏在身上時又癢又痛,而

且還為數眾多。


  「去你的誰要變成死GAY!」


  「光是這句話就可以被同志團體控告公然侮辱罪了。」


  「管他去死,反正我不會要男的!」


  「人妖呢?」


  「你有完沒完!有帶把的我一概不收!」


  「不哭了嗎?」


  「才不哭......」話才剛出口,東國發覺自己早沒哭了,他突然意識到,自

己好像每次因失戀而哭,就會被浩成弄生氣,當氣個半死後自然就忘記哭了。


  浩成是故意的。東國愣了一會兒。


  「不哭了就可以滾了吧,你浪費了我太多時間。」


  「你只在乎你的文章,一點都不想關心我!」東國即使知道浩成對自己

好,此刻卻選擇忽略,轉而責備浩成。


  「你覺得我還做的不夠嗎?」浩成當然明白東國狡猾的部分,他太熟悉自

己這個表弟了,東國不笨,要不然不可能在演藝圈混到有點小名氣。


  只是那種演員習性,就是喜愛將所有人的焦點拉攏在自己身上,包括浩

成。而浩成討厭那樣,就算不用誇飾哀傷的感受,自己也總是對他心軟。


  原因很簡單,他本來就喜歡東國。


  

  「夠了夠了、偉大的表哥,得過數不清獎項的表哥!沒有你就沒今天的

我,這道理我還懂,但別用這點壓我。」東國抽起一旁抓過來的面紙擦掉眼角

還留著的淚。


  「喂......你啊、真的這麼喜歡凱蒂嗎?」


  浩成的聲音無法探知任何情緒。


  「你當我剛剛哭假的啊!」


  「我覺得很假,早就想告訴你了,別在我面前用你那種爛演技,真叫人不

舒服。」


  浩成想起小時候的東國,東國很會哭,連不小心跌跤都可以哭上十幾分

鐘,但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那種拼命搓揉著疼痛處、壓低聲音的忍耐鼻音。


  從那時候起,浩成就知道自己怎麼樣也沒有辦法丟下這個表弟不管了。


  「不要說我演技爛!」東國憤怒道。浩成真是惹怒自己的天才,要不是因

為對方是自己的表哥、是那個高浩成,他早就一拳揮過去了。


  他過去辛苦磨練的各種演戲技巧,才不容他人隨便一句話就否定掉。而且

他也很迷惑,明明最清楚自己努力的浩成居然會說這種話,更讓他無法接受。


  「承認剛才是在演了嗎?」浩成從電腦前站了起來,環胸面對東國的怒

意。


  「你......!」東國無法承認也無法否認。浩成給的問題很狡猾,若回答不

是,剛剛就根本不會說啥演技爛不爛的問題,若回答是,那麼自己對於前女友

凱蒂的一片心意又算什麼?


  「編輯快要來了,你可以去我房間睡一覺。我不會再回答你任何話,因為

時間真的不夠了。」


  東國咬著牙轉過身,依舊滿身怒氣但卻順從地往浩成房裡走。浩成說不會

再回話就是不會再回,自己再找他鬥也毫無用處。


  再說他自己也有點心虛,跟凱蒂分手是難過沒錯,但哭成那樣的確是太誇

張了點。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浩成從一看到自己哭泣,就會溫言安慰自己的溫

柔表哥,變成了無論自己怎麼大哭大鬧,都鮮少回過頭正視自己一下的冷淡傢

伙......


  待確定東國進入自己房間並把門確實帶上後,浩成這才對著電腦慢慢吐

出:「你哭個屁啊,我還比較想哭吧?」


  □


  高浩成在新日出版社的責任編輯是他的高中同學陳敬榮,當初浩成的散文

被刊登在報紙上的時候,陳敬榮便以朋友的身份跑來找浩成交涉,說能不能將

文章集結後,交給新日出版。對於浩成而言,只要出版的品質尚可、版權費也

尚可,跟哪家簽約都沒有差別,而且來相商的人又是自己的高中同學,所以沒

考慮太多就答應了。


  後來還陸續有許多出版社跑來跟浩成談簽約,卻都被陳敬榮像尊門神般地

擋在門外,昭告著『高浩成是新日出版社的人,你們這群混蛋少來跟我搶哇哈

哈哈哈』。對於這種過份霸道的行為,浩成也沒有說什麼,反正他平時也不愛

跟無關的人打交道,陳敬榮正好像隻忠實的看門狗,替他擋掉無謂的干擾。


  「有其他人在嗎?」陳敬榮手提著兩杯巷口快可立賣的珍珠奶茶,前腳才

剛跨進來,後腳就嚷嚷起來;因為他有看到鞋櫃上多出了一雙名牌運動鞋所以

才問的。


  「有個明星在我房間睡覺,你可別嚷得太大聲。」好不容易在最後一刻趕

完本月連載的進度,浩成呼口氣後按下了列印鍵。


  「你說那個叫做劉東......東什麼來著的表弟?」陳敬榮很自動地坐到沙發

上幫珍珠奶茶插上吸管。


  雖然他老早就聽說過浩成有個表弟偶爾會跑來他的住處待著,但自己因為

跟他來的時間總是錯開,所以沒打過照面。今天也不知道算巧還是不巧,雖然

終於處在同一個空間,但卻因為對方在睡覺,依然還是沒機會親眼拜見演員風

采。


  「藝名叫做東涼,本名叫東國。」浩成道。


  「啊、就是那個八點檔『愛上天真淑女』中,跟男主角是情敵的那個傢伙

嘛!」陳敬榮說完嘶嘶地吸著奶茶。他會知道這個並不是因為有在追星,而是

因為老姐與老媽超喜歡這齣,不得已待在客廳時就會看到,有時實在忍不住吐

槽劇情時,還會被兩個女人一齊砲轟。


  「嗯、叫做李岸偉......怎麼聽都像隨便亂取的名字。」浩成聽著噴墨印表

機發出的吱吱聲,「黑色墨水快沒有了,下次幫我帶新的來吧。」


  「遵命!高老師!」陳敬榮嘻皮笑臉地回道,「名字的事情怎麼樣都好

啦,我還看過有別的作家把自己筆下的男主角取名為『陳大功』與『歷大業』

的咧。」


  以一個專業作家來說,高浩成是個最佳典範,不拖搞、不隨便、脾氣也維

持在一般人能接受的範圍內,而且也能夠接受編輯的意見好好討論後續發展。


  當然最棒的是,浩成的文章真的很好看,不但筆觸夠犀利,而且還能讓會

意者忍不住噗嗤一笑,浩成冷淡的個性與漠然的外表看起來絕難使人發笑,但

他的文章就是很不一樣。


  像這麼好的作家,當然要第一個搶下來。更何況陳敬榮從高中時代看過浩

成在校刊上發表的短篇後,就深深為他著迷,他知道總有一天浩成一定會有能

力出書,而那份稿子自己絕對要第一個看到。


  想他第一次看到浩成的文章出現在報紙副刊上的心情有多激動啊......於是

馬上聯絡浩成,搶到他第一本散文的出版權。


  「我一直覺得浩成不是會看八點檔連續劇的人耶。」陳敬榮有感而發。


  「我會啊,只是不太看台灣的。」浩成微微笑道。


  「沒辦法,都是千篇一律那種劇情囉,愚蠢的要命......不過你會看那個劉

東涼演的吧?」陳敬榮因為看到浩成的微笑而有點自豪,從高中時代這位友人

就不太常笑,也並非說是毫無表情,但真要看到他有什麼笑容也頗不容易。


  「有記得的時候就會看,但看他講出那種老套到該丟到垃圾桶中的台詞,

就覺得很想轉台。」平時東國都很忙,如果不是因為他會主動跑來這裡的話,

浩成根本無法與他見到面,所以才故意轉了被自己唾棄到死的連續劇,心想看

看對方的臉也好。


  但後果總是讓他大罵『幹!這女人這麼蠢,你好歹也挑個有品味一點的

吧?』收場。


  八點檔中的男女主角通常在被愛情沖昏頭之後就會變成智障,而接踵而來

的所有企業風暴、人事風暴、家庭風暴,全都是因為低能的決定而造成的,於

是乎群眾智商瞬間跌落谷底,一群人蠢在一起。


  「那是編劇的問題。」


  「最近的編劇有很多毫無品質可言。」浩成看到印表機嗶一聲停下來,便

將印好的稿子抽出疊好,並釘上釘書機。


  「是啊,尤其是三意電視台從那個『啪啦火』到現在的『銀色摩天輪』系

列,真是越來越沒品了。我還想說這種每天都在互相嗆聲的東西應該沒有人要

看了吧?結果上週我回宜蘭老家,發現路邊檳榔攤的小電視每間都準時收看,

我的媽呀,真是超恐怖的。」


  「可以學習怎麼用台語罵人也不壞。」浩成覺得他這個朋友也可以去當演

員,陳敬榮總是能很快逗自己笑出來。


  「拜託好不好,真要學台語的話還不如看民視的親戚賣計較,那個文雅多

了,而且還有點寓教於樂。」陳敬榮噘著嘴。


  浩成將一疊稿子交給陳敬榮,而編輯先生則把桌上另一杯珍珠奶茶遞給浩

成。每回陳敬榮來的時候,都會順便帶上什麼零嘴飲料,如果對方剛從宜蘭回

來的話,還可以吃到陳媽親手做的三色蛋與雞肉捲。


  「對了浩成,其實我今天不只是想來找你拿稿,還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

量。」他等浩成坐到自己身邊時才再繼續說:「昨天『九大綜藝台』的人跟我

們聯絡過,說希望你能上他們的『縱橫書談』節目。」


  縱橫書談,光看名字就知道是訪談性質的節目,每週三晚上九點半播出,

內容是出版新書的評論及介紹。雖說是看起來還頗有文藝氣息的節目,但為了

提高收視率,除了業界作家、專門評論家外,同時也會邀請一些當紅藝人來聊

聊他們的看法。


  節目主持人叫做林永欣,是個長相清秀而聰明的女人,她所提出的問題雖

然有時刁鑽但卻有深度,若應對出了差錯,足以讓觀眾覺得這藝人不過是空有

臉蛋、沒有腦袋的笨蛋。因此沒有兩把刷子的藝人還真不敢上她的節目。


  「為什麼直接找上你們出版社而不是直接找我呢?」浩成狐疑地問。


  「其實是直接找我。不知道他們從哪查出來的,知道我跟你不只是編輯跟

作家,而且還是好朋友......大概是之前你都回絕性質類似節目的關係,所以他

們才會覺得由我這裡下手比較有用吧?來接洽的人還給我一罐阿里山烏龍茶,

是一斤三千的那種喔!」陳敬榮苦笑著道。


  「你被收買了嗎?」浩成咬著珍珠奶茶的粗吸管。


  「是來收買你的呀,你不是在飲食文化雜誌上寫過關於養壺與喝茶的文章

嗎?而且只要是你的書迷,幾乎都會知道你的興趣是泡茶吧。」陳敬榮說完,

拉開放在一旁的黑色大背包,先從裡頭拿出一罐外包裝精緻的茶葉放在桌上,

接著將剛拿到的稿子仔細裝到背包中。


  「是特等茶呢。」浩成瞄了眼茶罐上的金邊紅色貼紙。


  「有什麼差別我是分不太出來啦,反正你泡的茶都很好喝。總之我是覺得

對方好像蠻有誠意,而且那節目也不錯,要不要考慮一下?」


  「什麼時候要錄?」


  聽浩成這麼問就代表應該有機會,陳敬榮忙說:「下個月二號,錄完之後

的隔天就會播出了。」


  「三號不又是你們出版社的截稿日嗎?這樣太趕了。」


  「哎呀高老師,我還不了解你嗎?只要你肯寫的話,一天一萬五千字都沒

有問題呀。」陳敬榮陪著笑臉。


  「......陳敬榮......你還收了什麼好處?」浩成瞇起眼問。


  陳敬榮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老實說道:「那個呢......其實你也知道嘛!

電視台的人可以拿到一些很熱門的演唱會門票......」


  「誰的?」


  「......氣志團......」陳敬榮被浩成銳利的目光打量得全身發冷。


  「有幾張票?」


  「兩張,還是前排的喔,你也知道這種機會真是超∼∼難得的,小芳也喜

歡氣志團,我正打算邀她一起去呢。」陳敬榮幻想著小芳興奮的表情,心情就

一陣樂陶陶。


  小芳的本名叫做王茜芳,跟陳敬榮同屬新日出版社,兩人都是編輯,而陳

敬榮一直對小芳的活潑開朗非常心儀,但總是無法老實表達感情,所以他想趁

這個機會好好增進一下彼此的關係。


  「這樣啊,那你應該不介意『跟我一起去』吧?」浩成再度露出微笑,但

笑容中透了點陰狠。


  居然就為了兩張票而把自己賣了?這樣的話才不讓這傢伙稱心如意呢。


  

  高浩成,意外地是個在某些地方會耍小心眼的人,即使平時都掩飾得很

好。

  

  「咦!」陳敬榮的聲音只能以慘叫來形容。


  「身為我的書迷,你應該也曉得其實我是哈日派的吧?」


  「可是我、我只記得你喜歡林明日香跟鬼束千尋啊!」陳敬榮哀嚎道。


  「不不,『偶爾』我也會『突然』喜歡『暴走族』的......尤其是被朋友給

『賣掉』的時候。」浩成無辜地說著,將修長的手指搭在陳敬榮的肩上,刻意

加重語氣道:「你他娘的不會給我拒絕吧?」


  「我很樂意......」陳敬榮在心中痛哭失聲。


  哎呀哎呀......可愛的小芳啊......又要離他而去了......


  「那麼就這麼約定啦......親愛的敬榮。」


  「請不要用你那張一點也沒笑的臉使用小少女語氣,這樣對心臟不好。」

陳敬榮揪著自己的胸口嗚呃了聲。他當然還在心痛那票......雖然自己是浩成的

書迷,跟他一起去聽演唱會似乎也不錯,但小芳啊啊啊啊!


  「這樣啊,那麼下一本書就給木魚出版社好了,對方開的條件不錯......這

樣你就不必看到我的臉了......」


  「啊啊啊!高老師!高大爺!請千萬別這麼說呀!是小人不對,小人下次

不敢了啦!」雖說對自己的卑躬屈膝感到很無力,但陳敬榮再怎麼說都絕對不

會放開浩成這顆文壇之星。


  若要拿小芳的事情跟浩成的新書版權在天秤上相比,哪邊會重得一秒內落

下,自然不言而喻。


  「真是的,看到你這樣就一點也氣不起來了。」浩成呼了口氣。


  「別嚇我呀......」陳敬榮拍著自己的胸口,「那我要走啦,下次再泡茶給

我喝喲。」


  浩成習慣在結束工作後泡茶,若陳敬榮有空閒待久一點,浩成也會準備他

的份。


  「等等、我這邊有些需要買的書單,下次你過來的時候順便幫我帶。」浩

成叫住已經起身往門旁移動的陳敬榮,把早就列印好的書單交給陳敬榮,結果

對方才瞄一眼就吃驚道:「怎麼全部都是同性戀雜誌啊?」


  「你倒很清楚嘛。」


  「廢話。就算不是文學系列,有關出版業界的東西本人可是都有涉獵

的。」陳敬榮才沒得意一陣卻又馬上問:「你下次是要寫有關同志的題材

嗎?」


  「是啊,想寫耽美系的愛情小說來轉換心情。」


  「咳、咳咳......」陳敬榮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高老師我沒聽錯吧?

你說耽美小說?那種不切實際的美男子們戀愛小說?會搞的全家全校全生活安

全課全部都是美形同性戀的小說?」


  「您的解析真是一針見血哪。」浩成拍了拍掌以示讚賞。


  「為、為、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浩成你是受了什麼樣的刺激所以才想寫

這個?」


  「因為好像很好賣,而且想挑戰一下,再說我是,所以心情其實很微

妙。」浩成摸著自己的下巴沉吟著。


  「說的也是,如果從自我挑戰以及市場需求來看的話............給我等一

下!你說你是什麼?」


  「是同性戀啊。」浩成平板地再說一次。


  只見陳敬榮張大著嘴呆楞在原地呈現白癡化狀態,浩成只得拍拍對方的臉

道:「原來我是第一次說啊?」


  「身為高老師的書迷......我身為高老師的頭號書迷......居然完全不知道有

這回事!我真是太丟臉啦!之前還不斷追問你有沒有女朋友是小人的錯!啊

啊!我要怎麼彌補這種天大的錯誤啊!就算要小人貢獻出身體效犬馬之勞也可

以啊!高老師您就隨便取用吧!啊啊啊!」陳敬榮從呆滯狀態恢復後突然開始

抱著頭呼天嗆地。


  再度確認陳敬榮絕對可以去當演員的浩成,此刻有點無力地搔了搔自己的

臉。


  「你不是我喜歡的型呀,要不然早就出手了。」


  「您的意思是要小人去整容嗎?」正在熱情燃燒『高浩成迷』之血的陳敬

榮可能不太清楚自己說了多驚悚的話。


  「那個......並不需要。你只要繼續當我的編輯就好了,之前的事情我完全

不在意啊。」浩成這回可有點頭痛了,老友震驚的方向還真是跟一般人有很大

的差異性。


  不過陳敬榮就是這點好。


  「真的嗎?我還有資格擔任高老師的編輯嗎?」


  聽見陳敬榮終於不再自稱『小人』的浩成,露出有點類似苦笑的表情說:

「你是最好的編輯呀。」


  「真是太好了,我陳敬榮願意追隨高老師一生一世啊!」


  在終於趕走了好友兼編輯兼狂熱者的陳敬榮後,浩成呼了口氣把門好好地

關上。當他正準備回頭仔細看看那罐阿里山茶時,赫然發現東國正倚在房門前

凝重地緊盯著自己瞧。


  「要喝茶嗎?」浩成問。


  「表哥......你是同性戀啊?」


  「你聽見了?」


  「那個傢伙喊這麼大聲,不想聽見也很難。」東國陰著一張臉。


  「嗯,是那樣沒錯。」因為沒有什麼好否認的,所以浩成也就毫不在意地

承認了。


  「真是噁心斃了!」


  「嗯,對你而言是這樣沒錯。」浩成若無其事地說完,拿起桌上的茶葉罐

又問了一次:「要喝茶嗎?」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