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殘酷神話》
2006-08-09    2006年8月15日出版       點選: 9855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深藍九號
定價180元

早在十四歲那年,當Dom從火炬底下,
救出已經被潑滿一身油的小猴開始,
小猴就把命交給了Dom。
在東區叱咋風雲,殺人無數的他,甚至發願為Dom吃長齋!     

Dom只信任小猴一個人;
要前往龍蛇混雜的危險地帶,也只讓小猴跟在身邊。
他和小猴之間只談性、不談愛,
卻是彼此唯一放在心上的人;
整合西區一點好處都拿不到,除了小猴,
誰會捨命陪他幹這場「慈善事業」! 

想整合西區得擺平無數人馬;
萬壽山、Golden & Silver、Calf、Kid……
能攏絡在手心的八阿哥和靜,其實也暗懷鬼胎。
Dom和小猴,將為群魔亂舞的西區帶來和平願景,
還是讓它墮入更深的地獄?

◆ 試閱

第一章

 

  微弱的馬達低聲運轉著,小猴深吸口氣,鼻尖冒著細汗,要不是多喝了兩

 

杯,隨便的打個賭,他用得著這樣淒涼,悲慘的忍受著這毫無人性的酷刑?握

 

緊扶手,天殺的他還要在這裡撐多久?渾身一顫,一陣難忍的剌痛竄升,血腥

 

味飄散......

 

  「FUCK!很痛啊!你再試一次,我就一槍轟掉你腦袋!」小猴反射性的

 

掏出長槍抵在剌青師傅前額,金色的槍身上刻著『Stich in Ocean』,這是他的個

 

人標誌,永遠的一身黑衣,後腰處背了兩把金色的長槍。

 

  「猴哥......哪有剌青不會痛的?再忍一忍吧!」剌青師傅嘆了口氣,他認

 

識這群幫派份子好多年了,其中又幫這位被人稱作猴哥的年輕人剌了不少圖樣

 

,也許是他年紀大了吧?這些年輕人的花樣愈來愈新鮮,他愈來愈不能理解。

 

想當年,這些幫派份子上門,不是紋的滿身神佛就是又龍又鳳,現在可不同了

 

,像這位小猴哥身上全是荊棘,頸子上、左手腕、左手無名指,還有現在的右

 

下腹,好像哪裡會痛就往哪剌似的。

 

  「呵呵,猴哥你就認了吧!出來混就是要守信諾,願賭服輸啊!」阿青倚

 

在小猴身旁直笑,借機施力將人按回椅子上,他的任務就是盯著小猴把這個荊

 

棘剌完,這可是大哥的命令,絕對樂意完成。

 

  「SHIT......」小猴倒回椅子上,活該倒楣自己跟到這樣的大哥,別人打牌

 

輸錢就算了,他輸了就玩剌青?下回讓他嬴一把,他絕對要讓Dom把手剁下來

 

 

  看著小猴咬牙硬忍,一旁的小弟剪刀都替他覺得痛,Dom哥似乎總是挑人

 

最脆弱的地方下手,前一回剌在左手無名指上,痛得小猴哇哇亂叫,再上一回

 

玩到脖子上,小猴回去根本高燒好幾天,這一次的下場不曉得會怎樣。

 

  「SHIT、SHIT、SHIT、SHIT!」小猴咬著牙暗罵著,整個人處在隨時準備

 

開槍的邊緣,馬達聲終於停止,剌青師傅長長呼出口氣,又撿回一條命。

 

  「好了,帳單還是給Dom哥?」剌青師傅擦了擦手,看著整理衣裝的小猴

 

,黑色的低腰皮褲右側那醒目的荊棘忽隱忽現,很是滿意。

 

  「順便問他死了要什麼樣的輓聯,我寫給他!」小猴恨恨的罵了一聲,帶

 

走一票兄弟。

 

  

 

  恆生建設的十九樓辦公室,Dom滑動著皮椅,悠閒的盯著窗外的夜景,東

 

區是個很美的地方,在他們陳家的治理下,井然有序。

 

  「Dom哥,小猴哥上來了。」桌上的液晶螢幕一名甜美的女孩輕聲的提醒

 

。看著她微紅的臉蛋,不難想像小猴在上來之前,那一票混小子對她開了什麼

 

樣的低級玩笑。撇開這些不談,小猴光站在那,就能讓樓下總機的那群小女孩

 

笑得花枝亂顫,他年輕、他有錢,他還正合了那些女孩的口味,男人不壞、女

 

人不愛!

 

  碰的一聲大門被踹開,小猴晃了進來,大方的坐在他的辦公椅上,一腳跨

 

上檀木桌子,一手點著小雪茄,挑釁似的長長呼出口白煙。

 

  「這裡禁煙。」Dom拍下他的腿,跟著招招手讓其他弟兄們進來,對他們

 

而言,Dom像神一般的存在,沒人敢在他眼前這麼放肆。

 

  「禁煙?那你幹嘛在桌上擺盒雪茄?」小猴揚眉,一點也不打算讓位,

 

Dom只是在他身前靠在桌子上,居高臨下的瞄著他低腰皮褲外露的荊棘剌青,

 

很漂亮吶!剌青師傅的手藝果然值得信任。

 

  「雪茄是我在抽的,這裡只有我有這個特權!」Dom抄走小猴手裡的雪茄

 

吸了一口後捻熄。

 

  「你們別太拘謹,都坐下,想喝什麼自己拿!小猴!你給我拘謹點,就坐

 

在那!」Dom招呼著其他弟兄,末了不忘厲了小猴一眼,不過後者完全不放在

 

心上,還他一記中指,甚至故意的兩腿都跨上桌子悠哉的又點起另一根雪茄。

 

  恆生建設外,警方盯哨的車子隱在小巷裡,組長阿威伸伸懶腰,盯了一整

 

夜,一點進展都沒有。

 

  「威哥,那個Dom哥是什麼來頭?我們組裡最近很緊張?」組員峰明遞了

 

罐提神飲料給他,威哥猛灌了一口。

 

  「陳港生,Dominic,澳洲華僑,在道上被稱做Dom哥,是東區陳家的接班

 

人,回來這幾年把東區搞得有聲有色,很受道上弟兄敬仰,聽說北區、南區幾

 

位大老很賞識,事業擴展得很快。」阿威將文件夾遞給峰明,警方雖然一直想

 

將陳家的勢力從東區掃出去,但自從Dom回來之後,一切變得更不可能。

 

  「他身旁那個小鬼......」峰明指了指站在一旁跟Dom交頭接耳的小猴,遠

 

遠看有些偏瘦但察覺得出來很結實,腿長、腰細就好像長期鍛練過十分擅戰的

 

好身材。夜裡氣溫不高,僅僅穿了件皮背心、低腰皮褲,最囂張的是連外套都

 

不披一件,兩柄醒目的金色長槍掛在腰後。

 

  「他不是小鬼,他才是東區真正的老大。小猴,猴哥,十四歲就跟了Dom

 

,十四年了,他跟Dom比親兄弟還親,Dom的天下幾乎全是靠他打下來的。遇

 

上他就避開些,他是瘋的。Dom很肯講道理,他是完全不講道理,東區前幾年

 

還有小幫小派鬧鬧事,現在全沒了,都讓他一個人挑了。」

 

  「耶?那該頒個獎給他,警察之友啊!」

 

  「我不是在開玩笑!聽校叔講,當初他好像犯了堂規被處死,結果是Dom

 

保他一命,幸運沒被燒死,不過心理從此之後就不太正常,他殺人是不留活口

 

、斬草除根,你不要隨便去惹他。」

 

  阿威正在警告,車窗卻咯咯的響了兩聲,小猴站在車外冷冷的掃了他們兩

 

人一眼。峰明開始相信威哥的話,小猴外表雖然看起來像個普通的年輕人,甚

 

至還有點不合身份的稚氣,可是那眼神絕不是個正常人該有的,就好像電影常

 

出現的那種殺人魔,捅了你兩刀之後,還能見到他笑得極天真。

 

  「Dom哥說,我們等會兒要去金池吃飯,要繼續盯哨呢......就直接開過去

 

,不必一直跟著我們的車子,連累你們死於交通意外多不好意思。」小猴冷冷

 

的轉達,東區的治安,根本而言是靠他們弟兄維持,他實在對這些條子沒什麼

 

敬意。

 

  「替我轉告Dom哥,感謝他的好意,我們這就過去。」阿威笑了兩聲發動

 

車子,小猴冷哼一聲晃回Dom身邊。

 

  「這種小事也要我親自去講?」小猴有點不滿,在東區他可以橫著走,現

 

在居然被派去傳話?

 

  「別人去,我怕他們不相信,誰不知道,這麼多兄弟裡,我只信你一個。

 

」Dom簡單的解釋,小猴看了他一眼,這的確是實話。

 

  「喂!上車啊!現在是不是連車子也要我親自開?」小猴踹了剪刀一腳,

 

嚇得這個小弟連忙鑽上車,接著四、五部高級房車就這樣浩浩蕩蕩離開。

 

  

 

  金池酒店,東區裡最大的娛樂性消費的酒店,從地下一樓開始到地上七樓

 

,全是你想像得到的夜生活,再往上,便是私人包廂,許多政商名流,都以成

 

為金池的VIP為身份象徵。

 

  「先生,對不起,這裡需要衣著整齊,還有請繳交您的槍械。」大廳裡的

 

一名女服務生伸手攔住帶頭進來的小猴。金池酒店的格調很高,所謂的衣著整

 

齊,便是要求進來的顧客最少也得披件西裝外套,小猴那一身皮背心、低腰皮

 

褲完全不符合規定,另外,金池酒店也很保護顧客安危,絕不允許有任何人攜

 

帶危險物品進入。

 

  「新來的?妳知不知道我是誰?」小猴看了她一眼,女服務生心一跳退了

 

一步,小猴身上有種不同於他外貌稚嫩的殺氣。

 

  「猴哥,Dom哥!不好意思,Gigi真的是新來的!」中庭經理一瞧見大廳

 

上這個陣仗,連忙跑過來圓場。

 

  「不要緊,她沒錯!不要怪她!」Dom微笑的擺擺手,小猴無言的厲了他

 

一眼,Dom這人隨時都一副好脾氣的模樣,去談判時悠閒得好像去找人喝茶,

 

非常愛講大道理,他去傳教恐怕比當黑社會大哥更適合。

 

  「給小猴拿件外套,金池的規矩不能壞,至於槍......唉││。」Dom看了

 

小猴一眼,後者那雙眼睛快冒火了,什麼都可以妥協,唯獨這件事不可以,他

 

的槍是他的命。

 

  「猴哥......外套!」中庭經理很緊張的遞了件名牌西裝給小猴,知道這人

 

很瘋狂,不開心真有可能會亂扣扳機,唯一的保險是站在一旁微笑的Dom,小

 

猴只有在Dom面前會稍微收斂點。

 

  「穿上吧!金池的空調太強。」Dom接過外套替小猴披上,十四年了,這

 

小子的脾氣還是像以前一樣難搞。

 

  「對了!......妳叫Gigi?有沒有興趣來恆生做事?」Dom走了兩步後回頭

 

詢問,嚇得Gigi俏臉泛紅猛搖頭,Dom只能惋惜的擺擺手走進電梯。

 

  「經理......剛剛那個人是?」Gigi盯著那群人的背影,傻傻的發問。

 

  「哪個?穿西裝的還是穿背心的?」中庭經理沒好氣,他在這裡幹了這麼

 

久還沒受到賞識,反而是Gigi才來沒多少天,居然天上掉下來好運氣卻不知道

 

要撿。

 

  「穿西裝的......」Gigi俏臉泛紅,Dom看起來還不到三十歲吧?不過有種

 

成熟男人的氣息。

 

  「恆生建設的小老闆,妳這個傻丫頭居然不曉得把握機會。」中庭經理嘖

 

嘖有聲,Gigi愣在那裡,這才發覺自己錯過了什麼,恆生建設是陳家班集團底

 

下最賺錢的事業,想發財、想晉升上流社會的最快捷徑。

 

  「穿背心的那個就是這間金池酒店的老闆!老闆妳也敢得罪?」中庭經理

 

才說完,Gigi嚇得張口結舌。

 

  

 

  電梯裡,小猴扯下外套,連回自己酒店吃個飯也這麼多規矩?Dom盯著他

 

搖頭直笑,所謂的人要衣裝嘛!他這身街頭混混的打扮,也難怪那個女服務生

 

有眼不識泰山。

 

  「我就說了,我不要管這間酒店你偏不聽?不三不四的很有趣?」小猴倚

 

在扶手上沒好氣,一邊的剪刀則瞪著眼睛來來回回的看著小猴跟Dom,這麼大

 

一間酒店,小猴哥居然不想要?而Dom哥還硬給?

 

  「這是最簡單的解決方法,我實在很討厭你沒錢時就去偷開我的保險箱,

 

現在金池掛在你名下,每個月你的戶頭最少都有七位數字的進帳,這樣不是挺

 

好?」

 

  「好個屁!吃個飯規矩一堆的酒店要來幹嘛?」小猴呸了一聲,Dom只能

 

搖頭苦笑。

 

  「猴哥......在小弟面前,能不能麻煩你稍微有點大哥風範?」Dom微嘆口

 

氣,他把金池給小猴,其實也有私心,管理其他夜店,一定時不時就有麻煩,

 

他只有小猴一個信得過的兄弟,不想哪天得替他收屍。

 

  「他們敢有意見?」小猴掃了一眼剪刀跟眾小弟,一旁的阿青則掩嘴直笑

 

,他跟小猴是同期的兄弟,一樣也是一方老大,只不過小猴這脾氣真是數十年

 

如一日。

 

  「對了!我上樓去談點事情,你們自己叫菜吃,你們的猴哥會付帳,不要

 

客氣!」Dom擺擺手,轉向另一座私人電梯。

 

  小猴領著一班兄弟到他們專屬的包箱吃飯,點菜之前再三嚴令,酒可以隨

 

便喝,不過誰要是敢點葷食,他一定一槍轟爆他的腦袋,這位在東區橫著走,

 

殺人無數的小猴,為了Dom吃長齋。

 

  

 

  又是十九樓,Dom跨出了電梯,這層樓裡只有一間會議室。他喜歡在這裡

 

商量事情,整扇的玻璃窗可以將東區每個角落的夜景盡收眼底。

 

  「抱歉,來遲了。」Dom推開門,會議室裡有個長髮,白色褲裝的女子。

 

  「是我早到了,金池的夜景很美。」關走近,伸手堅定的和Dom一握,眼

 

神自信明亮。

 

  「關小姐約我有急事?」Dom倒了杯酒,禮貌的詢問,關擺擺手惋拒。

 

  「我就不說客套話了,直接切入主題,陳先生應該知道我的來歷?」

 

  「叫我Dominic或是Dom吧!關小姐是長老會的發言人,我沒說錯吧?」

 

  「是的,我相信陳先生也明白,長老會『並不存在』。」

 

  「啊......我很好奇一件事,長老會裡......該不會全都是老人吧?」

 

  聽見Dom的疑問,關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以一個女性來說,她確實非常美

 

麗,只不過她眼神裡的老練、睿智,常常掩蓋了她的美麗,唯獨笑起來的時刻

 

,動人萬分。關將一個小盒子打開擺在桌上,是一只深海藍的鑽石,色澤晶亮

 

迷人。

 

  「現在,我可以回答你,長老會裡並不全都是老人......」

 

  「這是什麼意思?」Dom望了那枚鑽石戒指一眼,要換一輛跑車絕對綽綽

 

有餘。

 

  「沒有別的意思,長老會......『並不存在』。」關順了順長髮,輕聲的笑

 

著。

 

  「對於陳先生的能力,長老會很欣賞,所以有件事必須和你提一下。」關

 

走到玻璃窗前並向Dom招招手,後者自然的走至她身邊。

 

  「看到那座鐘塔嗎?」關指著遠方的鐘塔,霓虹燈點綴得璀璨無比。

 

  「看到了,叫什麼公理還是正義是吧?」Dom嘲諷的笑了兩聲,關美目亮

 

了起來橫了他一眼。

 

  「叫自由!是長老會出資建立的,以鐘塔為中心,向外劃分四個區塊,便

 

是這座城市的四個地盤。你們陳家掌控著東區,這幾年來治理得非常好,而南

 

、北兩區的大老們很賞識你,我想以你跟他們的交情及生意上的往來,未來這

 

兩區的幕後老闆也會是你,唯獨只有西區......」關柔聲解釋。

 

  「西區很亂,龍蛇雜處,派系紛亂互爭地盤,說實話,是個沒什麼前途的

 

地方。」Dom冷笑,抿了一口醇酒,他雖然有黑道背景,不過卻是名符其實含

 

著金湯匙出生的上流社會富家公子,如果不看他父系方面的關係,單就他母親

 

這個被暗喻為皇后的社交名媛,就可得知他的身份有多不凡。

 

  「所以,你不妨做做好事,去整頓整頓那個地方,群龍無首不是個好現象

 

。」關簡單明瞭的指示。

 

  「妳要我去收服西區?」Dom有點驚訝,這種強龍過境力壓地頭蛇的戲碼

 

實在不適合他,他是個生意人,很懂和氣生財的道理,不該他吃的那口飯,他

 

絕不會去強爭。

 

  「不是收服,是整合,我相信你明白其中的差異。」關小姐笑了起來,

 

Dom盯著她,實在很佩服這個女人。

 

  「我能得到什麼好處?有什麼援助?」

 

  「沒有任何好處,也沒有絲毫援助,長老會並不存在。」

 

  「妳要我出人出力去幹一件我得不到半分好處的事情?實在好公平哩!」

 

  「是啊!人生就是這麼公平!」

 

  

 

  Dom下樓,就看見那票弟兄們正在狂飲紅酒,實在有點浪費,不過他一向

 

對自己人慷慨,所以並沒有多加干涉。

 

  「關小姐走了?」小猴瞅了他一眼,遞了一杯紅酒給他,Dom只是淺淺的

 

抿了一口,酒可以偶而品嚐,但絕不適宜上癮。

 

  「你認得她?」Dom坐到他身旁,隨意的自他盤上捻了根新鮮蘆荀送入口

 

中。很難想像小猴這種一出閘必定染得滿身血││別人的血││的這種人,竟

 

然會吃素。只有Dom了解這其中的情義,當年他受到暗算差點送命,小猴就在

 

那時發願一輩子吃素,只求Dom能醒過來。

 

  「當初開堂審我的時候,只有她不贊成燒死我,很難不記得。」小猴冷冷

 

的說著,眼神有那麼一瞬間無比陰狠。一旁聽著的剪刀似眾小弟十分好奇,並

 

沒有太多人了解當年的內情。

 

  「小猴哥被審?」剪刀吶吶的疑問,小猴現在在東區的身份地位有多高,

 

很難想像有人敢審他。

 

  「不只審,還被執行家法,要不是Dom哥救得及時,你的小猴哥現在只是

 

白骨......錯了!連骨頭都沒有,只剩灰了。」阿青咯咯笑著,小猴陰陰的看了

 

他一眼,別人也許可以當成玩笑,但那卻是他一輩子的惡夢,沒幾個人能在被

 

澆得渾身汽油後,還能無視那最後一把火。

 

  「火......火刑?」剪刀倒吸一口氣,其餘小弟臉色都白了,小猴究竟犯了

 

多少條家規,居然讓人怒得要放把火活活燒死他?

 

  「你小猴哥爭上位不擇手段,目無尊長,這在家裡可是重罪。」Dom輕聲

 

的告戒著,目無尊長、不擇手段這幾個字,代表的是那段日子的一陣腥風血雨

 

,小猴從來都這麼瘋狂。

 

  「這本來沒什麼,小弟想出頭、想上位,想爭做大哥沒什麼了不起,在外

 

頭混,一年總有那麼一兩件這種事,不過你小猴哥可了不起了......喂!小猴,

 

你幾歲時出來砍人?」阿青踢了踢小猴的椅子,一幫小弟全聽得出神。

 

  「十三歲半!我記得,因為他被執行家法差點被燒死時才十四歲!」Dom

 

低著頭直笑。那時真是意料之外,他剛從澳洲回來,才踏進家門就遇上叔伯輩

 

們正氣得要燒死一個小孩,比自己還小吶!那時他不問原由就衝上前攔阻,也

 

不是犯了什麼好心腸,只是身為家中獨子,處在這裡環境裡,他很少見過年紀

 

比自己還小的小孩,多少有種見到玩伴的心態。

 

  他攔,自然不敢放火燒,那時候老奶奶還在,過份寵溺孫子的情況下,也

 

就這麼簡單的放過小猴了,從那時起,小猴便跟著Dom,就連Dom回澳洲,他

 

也一併被送了過去陪他。

 

  「小猴哥從那時起就跟著Dom哥啦?十四年耶!那真是比親兄弟還親!」

 

剪刀感嘆,他一向敬服小猴,果然是個做大事的人,連童年都跟其他人不一樣

 

 

  「所以我只信小猴一人。」Dom簡單的下了個結論。

 

  

 

  酒酣耳熱,一票小弟們說話愈來愈大聲,Dom拍了拍小猴肩膀,後者跟著

 

他走到角落裡。

 

  「嘿......陪我去吃個宵夜。」Dom將車鑰匙拋給他。

 

  「還吃?」小猴很吃驚的回望著人,Dom只是邊笑邊將人推進電梯裡。

 

  「是你們吃飽了,我可是什麼都沒碰,陪我聊兩句。」

 

  「關小姐?」

 

  「嗯,她要我去整頓西區。」

 

  「好啊!我去召集兄弟......」

 

  「等等,只有我們倆去,我只信任你。」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