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Q狼特勤組》
2006-07-26    2006年6月30日出版       點選: 9673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MARS
定價199元

胡藍和憨直的電腦狂大毛、嬌小犀利的酷妹,
在美艷強悍女教官歐莉的嚴格指導下,
同心協力完成特訓,
組成特殊案件偵查小組「Q狼特勤組」。
「Q狼」負責「救人」,任務是打擊犯罪,
過程中卻充滿爆笑,令人直喊「救人喔∼」。

在一次校園臥底任務中,
Q狼特勤組融入活潑歡樂的校園生活,
收集「血鷹幫」的犯罪證據,
卻發現血鷹幫幫主意外的真實身分和幫派成員身不得已的辛酸,
有情有義的Q狼,致力追查出血鷹幫的真正幕後黑手,
解救純真校園脫離黑道魔掌!

◆ Q狼特勤組 試閱

第一章

 


   「不要跑││。」原本平靜的週末,悠閒的購物中心裡突然爆出這

麼個石破天驚的喊叫聲。

  

   人潮裡,突然竄出兩名年輕人,一前一後的奔跑著,前頭的那位伸

手拉扯著凡是搆得著的任何人、事、物,舉凡是櫃台小姐、賣場保全、

拄著拐杖的老太太又或著是推著嬰兒車的孕婦,橫眉豎目,行徑囂張,

圍觀的路人敢怒不敢言。

  

   在後頭追的那個年輕人則異常敏捷,左閃右閃,帥氣的扶住可愛的

櫃台小姐,隨便的拉穩賣場保全,乖巧的牽住拄拐杖的老太太,當然不

能忘記,要很體貼的停住嬰兒車,再好心腸的交還給那位擔心的媽媽。

  

   這兩個不是別人,像這樣你追我趕的戲碼常常不定時、不定點的上

演,前頭跑的永遠是小混混傻標,還真不愧他的名號那個『傻』字,次

次都會讓人逮到,後頭追的則是自認為是愛與正義的化身,但是本身其

實不太守規矩的小警員胡藍。傻標趁著胡藍還在那裡日行一善的同時,

一個巧妙的閃身鑽進電梯裡,胡藍一看,深吸一口氣,踹開樓梯間的大

門,一個箭步飛身而下。

  

   叮!的一聲,電梯門自一樓打開,傻標慌亂的擠了出來,原本以為

這一次絕對打破記錄逃過一劫,沒想到頭一扭,就看見胡藍踹開樓梯間

的大門撲了出來。

  

   「不要跑││。」胡藍不顧眾人好奇的目光,兇神惡煞的追了過

去。想也知道這種話吼了也沒人會聽,傻標看了他一眼,想都不用多想

的拔腿就逃。

  

   「你死定了......我叫你別跑,你還跑││。」胡藍撲了個空,氣喘

噓噓的瞪著逃遠的傻標,猛吸一口氣,燃燒自身的小宇宙繼續狂追下

去。

  

   追逐戰從購物中心延續到大馬路上,胡藍眼看就快追丟傻標時,靈

機一動,快步奔到路邊的水果攤旁,隨手一抄......。

  

   「蘋果一斤百二。」水果攤老闆操著濃濃的台灣國語,露出泛黃的

牙齒,笑瞇了一張臉望著胡藍。

  

   一斤一百二?胡藍心頭一跳,開玩笑,愛與正義的化身也是要吃飯

的,更何況還是個一窮二白的正義使者,扔下蘋果換顆水梨。

  

   「一斤百五。」老闆提醒。

  

   「頭家,什麼最便宜?」胡藍恭敬的放下水梨,老闆一臉嫌惡兼瞧

不起人的模樣瞄了瞄垃圾桶裡的榴蓮殼。

  

   「哈!傻標,天要亡你啊!安息吧!」胡藍飛身過去,隨手抓起一

個榴蓮殼,一個大弧度迴旋轉身,榴蓮殼用著極為完美的拋物線向前飛

去,不偏不倚的砸中正逃到對街的傻標身上。

  

   「YES!」胡藍滿意的聽著傻標淒慘的哀嚎聲。

  

   咚咚、咚咚,幾個小碎步俏皮的快跑想穿過馬路,突然響起一陣剌

耳的煞車聲,一輛敞蓬跑車急停在胡藍身前。胡藍動也不動征征的望著

跑車駕駛,跑車駕駛一語不發的回望著他,長髮飄逸、性感美豔,是個

美女!不過一個差點開車撞死自己的美女,多少是要打點折扣的,胡藍

微皺起眉,心裡有種奇妙的感覺,對方除了是個美女之外,還挺眼熟,

不過用這招搭訕實在老土得可以。

  

   駕駛座上的歐莉,同樣也盯著胡藍久久不語,見他不說話也不讓

開,按了兩聲喇吧,油門一踩,揚長而去。

  

   「ㄘㄟ......沒人性的美女,零分!」胡藍撇撇嘴,心裡還在嘀嘀咕

咕,他肯定見過她、肯定見過她。

  

   帥氣的敞篷跑車愈開愈荒涼,終於到了郊區某個隱蔽的廢屋前,揚

起一陣塵土停下。歐莉蹬著高跟鞋、短裙,面無表情的走近廢屋,一個

看起來賊頭賊腦的軍火販子和幾名狀似小混混的年輕人等在那裡。

  

   「等很久了?」歐莉熟練的拉動機槍滑套,檢查槍枝。

  

   「等美女是應該的!」那個叫阿寶的軍火販子扯著一張好色的笑

臉,跟在歐莉身邊團團亂轉,後者冷冷掃他一眼,舉槍瞄準。

  

   「貝瑞塔M92,義大利原裝進口,15萬,送10發子彈!」阿

寶遞給歐莉一個彈匣,藉機摸她小手一把。

  

   「還有別的槍嗎?」歐莉掂了掂重量,狀似滿意,轉頭繼讀詢問。

  

   「當然有,只要有錢,別說槍了,手榴彈、火箭筒都不是問題!妳

還要什麼?」

  

   「你有什麼、我要什麼!」

  

   歐莉甜甜一笑,連開數槍,山林裡槍聲迴響、煙哨味四起。

  

   □

  

   愛與正義的化身,自然有他落腳的總部,分局刑事組。這裡成天都

是熱鬧哄哄,當然,這裡太熱鬧實在不是件多好的事情,今天下午就拉

了一大票搖頭族回來做筆錄。這年頭,沒幾個人會因為做賊心虛而害怕

刑警,這些嫌生命太長的年輕男女,沒有一個願意配合,不是含著奶

嘴、咬著棒棒糖,再不就是仰頭喝水,一付愛理不理的死樣子。

  

   「這些搖頭丸是誰的?」其中一名刑警,搖著手上的一袋證物質

問,依舊沒半個人理會他。

  

   「長官,你在說什麼?什麼搖頭丸?」其中一名年輕男子,張口吐

掉嘴裡的棒棒糖,嬉皮笑臉的回答。

  

   「這是在你們的包廂內搜到的,別想裝傻!」刑警一拍桌子,最近

的年輕人真是愈來愈不像話了,明知吸毒是不好的,還故意殘害自己,

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

  

   「那是上一攤客人留下來的,不要冤枉好人,不然我告你誹謗!」

含著奶嘴的那個年輕女生嗓門比刑警還大。

  

   正當這票年輕人想藉機大鬧一場時,偵訊室裡突然傳出一陣慘叫,

傻標像是受到極大酷刑似痛苦不堪的哀嚎著,那票搖頭的年輕人瞬間噤

聲,面面相覷,所有人呆望著慘叫聲連連的偵訊室,大氣不敢多喘一

聲。

  

   「好膽識啊!上次給我假線報?」胡藍湊到傻標面前冷笑,後者拚

命閃躲,冷汗直冒。

  

   「這是誤會!線報是真的,不過時間、地點弄錯了嘛......。」傻標

可憐兮兮的縮在角落裡,胡藍冷笑著一步步逼近。

  

   「喔?那就是記憶力不好嘍?」胡藍折了折手指,嘿嘿兩聲,傻標

又開始呲牙裂嘴的哇哇亂叫起來。

  

   這頭傻標殺豬似的叫喊,那頭,胡藍竟然是在替他腳底按摩。也活

該傻標這人飲食不正常、日夜顛倒,空有泰山的外形,卻是阿婆的體

質,胡藍根本沒使上勁,便摸這也痛、戳那也疼,幾分鐘下來,傻標儼

然去了半條命。

  

   「怎麼樣?有沒有恢復記憶啊?」胡藍哼哼的威脅著。

  

   「胡Sir,你不要整我啦!你已經害我出賣了50幾個大哥了│

│。」傻標不知是身理的疼痛還是心理的不安,竟然飆起淚來,如喪考

妣。

  

   「你講這樣,我很受傷哦!這算哪門子出賣?我是在替你積陰德,

懂不懂?懂不懂?」胡藍亂按一通,傻標痛得五官扭曲。

  

   「耶......小子,肝有點硬、腎還結石?哇!胃潰瘍!」胡藍一邊說

明、一邊猛力戳著,後者痛得快厥過去了。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傻標終於忍受不住的求饒,胡藍滿

意的點點頭,停下手。

  

   「我聽我大哥說,他大哥的大哥,最近進了一批軍火......。」傻標

嗚嗚咽咽,胡藍用眼神示意要他繼續往下說,後者乾笑兩聲搖搖頭。

  

   「就這麼多了......。」傻標嘿嘿兩聲,縮縮脖子。

  

   「不會吧?你就這麼想做一趟健康檢查?」胡藍又掰了掰手指靠

近,傻標嚇得一縮再縮,整個人龜在角落裡。

  

   「真的啦!給我一點時間打聽,一有消息我立刻Call你!」傻

標可憐兮兮的哀求著,胡藍勉強的點點頭同意。

  

   「我就再信你一次!喂!回去記得多喝水、少熬夜,什麼煙酒、辛

辣就少碰,你可以走了!」胡藍擺擺手要傻標離開,後者面有難色。

  

   「胡Sir,這樣走我很難做人啊!老規矩、老規矩!」傻標扯著

胡藍衣袖。

  

   「不是吧?」胡藍十分為難,這麼多次下來,他都快開始懷疑傻標

是不是被虐狂了?他是愛與正義的化身啊!揍人這種事他很不拿手,不

過既然對方這麼誠懇要求,胡藍只好勉為其難,用力一腳將傻標踹出偵

訊室。

  

   霎時間,辦公室裡又亂成一團,只看到傻標口裡嚷著『我最講義

氣、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會說!』抱頭鼠竄,而胡藍則在他身後

兇神惡煞似的左一拳、右一腳,兩人快出門口時,胡藍還不忘回頭瞪那

票搖頭廢物一眼,嚇得他們立刻正襟危坐,態度180度大轉變,配合

又有禮貌。

  

   「長官,這包搖頭丸是我的!」原本囂張的年輕人,立即向做筆錄

的刑警坦承。

  

   「我這裡還有幾顆!」年輕美眉像是被嚇破膽似的從上衣口袋裡又

掏出幾顆,一票年輕人你一言、我一句的紛紛認罪。

  

   胡藍和傻標兩人,喝喝哈哈,又踢又打的演到門口,胡藍一邊揍他

一邊攔下一輛計程車,順手將人扔進車裡,低聲的交待幾句後,得意的

看著車子將人載走。正喜孜孜的想回警局裡,猛然轉身的撞上站在他身

後的組長,後者一臉肅殺。

  

   「組長好!」胡藍收拾笑臉,正經萬分的立正站好。

  

   「好?好什麼好?我不是派你去受訓?你怎麼還在這裡?」組長咆

哮著,胡藍佯裝害怕的縮了縮脖子。

  

   「耶......是今天?」胡藍壓根不記得這件事,嬉皮笑臉的裝傻。

  

   「廢話!我上個月就跟你說過了,上個星期又提醒一次,大前天我

又再說一次......。」組長火氣上來,開始連珠炮的數落,胡藍逮到機會

就插口,不然准會讓他老人家活活唸到脫一層皮。

  

   「組長,做人應該要展望未來,不要老是活在過去!」胡藍呵呵笑

著,組長氣得說不下去。

  

   「沒關係的,下次改進就好!對了,組長!我剛剛收到個線

報......。」胡藍原本想跑開,不過剛轉身又想起傻標的線報,連忙向上

級稟報。不過他的記錄一向壞,線報準確率低得可怕,組長一聽又是線

報,臉色由白轉紅又轉回白,胡藍哪裡還不明白,見苗頭一不對,三步

併兩步的掉頭溜掉。

  

   □

  

   翻看著手裡的資料,歐莉皺起秀氣的眉毛,上頭要成立一個特搜小

組,結果找些什麼人給她?電腦狂、暴力狂?還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的笨蛋?歐莉長嘆口氣,她懷疑這個特勤組存在的意義只是為了替警隊

收留這些詭異份子。

  

   用力的放下資料,歐莉又重新燃燒起戰力,她既然能爬上兩線三

星,就一定不會被打敗,她是最強的,她一直都是最優秀的!

  

   「組長,學員們都到了。」特別行動組的值星官趙叔敲了敲門提醒

她。

  

   歐莉點點頭,要給她的新學員們來個震、憾、教、育。

  

   成立這個特別行動組,主要是用來處理特殊事件,所以命令各個分

局調派精英來這裡受訓。只是,雖然說是調派精英,但像胡藍的組長那

樣,打算將萬年闖禍精扔到這來也不是沒可能的。

  

   「很熱啊!不是來受訓嗎?一個人都沒有?」同樣是被派來受訓的

大毛,看著頭頂上的豔陽猛擦汗,胖子總是怕熱嘛!更何況他還是精通

電腦,常年待在冷氣房裡的胖子,再在太陽底下待久一點,他都要融化

了。

  

   「是啊!有沒有搞錯啊?」其餘幾名學員也同聲抱怨,紛紛找陰涼

的樹蔭休息,有些甚至講起手機來。

  

   就在此時,突然一枚閃光彈滾入,炸開,現場霎時一片混亂,同時

四周竄出手持槍械的黑衣人一陣掃射,這些原本應該是精英們的學員,

通通抱頭鼠竄、東躲西藏。槍聲過後、硝煙味散去,整個集合場上只剩

下一人:一個個頭嬌小,穿著黑背心但一臉慓悍的女孩子。

  

   「通通有!聽口令,中央伍對準我,成講話隊形,集合││。」趙

叔看了一眼眾人,搖搖頭後發號施令,那些學員們一臉困惑,搞不清楚

狀況。

  

   「懷疑啊?行動!」趙叔再次咆哮,這回學員們很快就排好隊形。

  

   趙叔看了看歐莉,將部隊交接給她,後者沉著臉、皺著眉,這個雞

飛狗跳的隊伍就是所謂的精英?唯一特例的是那個黑背心的女孩子,歐

莉走至她身前,個子實在不很高,不過眼神無所畏懼。

  

   「為什麼不躲?」歐莉好奇的詢問。

  

   「因為一聽就知道是空包彈!Sir!」那個黑背心女子中氣十足

的回答。

  

   「怎麼可能?」大毛不以為然的咕噥著,那個黑背心的女子眉一

挑、臉色一沉,像隻揚著利爪、弓著背的獵豹,一步一步的走到大毛身

前,後者忍不住的縮了縮巨大的身體。

  

   「你、說、什、麼?」那個黑背心的女子一字一句的疑問,大毛嚥

嚥口水。後來不服氣的猛吸口氣,挺起胸膛,這有什麼好害怕?對方個

子這麼小!

  

   「我......我是說,這怎麼可能聽得出來?妳一定是用猜的!只要稍

微有點邏輯觀念的人都知道一定是空包彈!」大毛自認為勇氣十足的吼

了回去,黑背心女子再次揚了揚眉,冷哼。

  

   「那你剛才躲什麼?」黑背心女子語氣頗為不屑。

  

   「那......那是聽到槍聲的自然反應嘛......。」大毛氣勢明顯弱了

些。

  

   「我看是你專業不足的反應!你這麼有邏輯觀念,那我請問你、剛

才一共開了幾槍?」黑背心女子兇神惡煞似的質問,大毛害怕的縮了縮

原本就不太常出現的脖子,形成對比強烈但十分有趣的畫面,一隻張牙

舞爪的小貓在欺負著一頭白色毛絨絨的大狗。

  

   「耶......好......好幾槍......。」大毛愈說愈小聲,黑背心女子得意

的笑了兩聲。

  

   「是75槍!在左邊草叢和屋頂上的是迷你烏茲衝鋒槍、右邊大樹

後面的是M-16A2步槍、還有一把是MP-5,躲在窗戶後面!」

黑背心女子連珠炮似的唸了一長串,歐莉回頭看了看,那些負責執行震

憾教育任務的助教們正確無誤的從她口裡所說的位置走了出來,身上配

置的武器全部相符,大毛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黑背心女子,後者再次得

意的冷笑兩聲。

  

   「妳叫什麼名字?」歐莉微笑,終於有一個稱得上精英的學員出現

了,這世上果然還是女人比較可靠一些。

  

   「報告長官,我叫葉逸葦,叫我酷妹就可以了!」黑背心女子立

正、敬禮,動作標準得像教科書一樣,歐莉滿意的點點頭。

  

   「請入列。」歐莉微笑,酷妹瞪了大毛一眼後退回去。

  

   「各位好,我叫歐莉,是本次集訓的教官,這位是值星,趙得柱巡

官。」歐莉簡單的自我介紹,趙叔則點點頭,他為人隨和,擺不出什麼

長官的架子。

  

   「剛才的『見面禮』,主要是為了測試各位的臨場反應......老實

說,各位的表現讓我有點失望。」歐莉環視眾人,學員們紛紛露出不以

為然的神情。

  

   「臨場的反應來自於平日的訓練!我希望各位不要抱著應付的心情

來參加集訓!表現優異的同仁,將被選入新成立的特勤小組,至於想打

混摸魚的人,我會提報上級懲處......。」歐莉的話還沒訓完,突然一陣

巨大的聲響打斷她,眾人的注意力讓一輛破舊的迷你奧斯汀所吸引。

  

   就看那一輛小車,排氣管狂冒著黑煙,一頓一頓艱難的駛近,如果

以人類來對比的話,大概就是一個老得快散開的老頭還在那裡勉強的往

前走吧!讓人禁不住鼻酸。

  

   歐莉秀氣的眉毛皺得死緊,表情冷硬但實際上氣得快冒火的瞪著來

人,是啊!她怎麼漏了他,那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笨蛋!

  

   胡藍尷尬的向眾人招招手,車門很不爭氣的在這時卡住了,只能從

車窗那裡死命的爬出,胡藍這傢伙一百八十來公分高啊!天知道他是怎

麼將自己塞進那輛小車裡的。

  

   「不好意思、對不起!不用理我,請繼續、繼續!」胡藍搔搔亂

髮,陪著笑臉,可惜歐莉一點也不買帳,胡藍看著她老半天,只覺得很

眼熟,頓了好久之後啊的一聲大叫出來。

  

   「是妳啊!妳還記得我嗎?」胡藍開心的比手劃腳,歐莉有些訝

異,他記得她?他竟然還記得她?

  

   「早上在西門町啊!妳差一點撞到我啊!想起來了沒?好巧啊││

妳也是警察?妳好,我是胡藍,怎麼稱呼?」胡藍嘻嘻笑著。歐莉臉色

愈來愈陰沉,這、個、白、癡,果然什麼都不記得!

  

   「等等......我一直覺得妳很面熟耶!我們以前見過對不對?」胡藍

皺眉苦思,不過這個嗜好是泡妞、把妹的男人,腦袋裡女人的姓名太

多、長相萬千,一時半刻處理起來當機連連,簡單講就是一片空白。

  

   「看見前面那棵樹了沒有?」歐莉冷冷的指著遠方的大樹。

  

   「拜託!這麼大一棵,當然看得見啊!」胡藍嘻嘻笑著,似乎搞不

懂狀況,其餘人則有點同情他。

  

   「左去右回十圈!」歐莉嚴肅的命令。

  

   「不是吧?妳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胡藍呵呵的裝可愛,歐莉臉

色更加鐵青,這傢伙從以前就是這樣,死性不改。

  

   「二十圈!」歐莉強忍住怒意。

  

   「大家都是自己人,讓我欠一下啦││。」胡藍陪著笑臉,開始覺

得這位女長官有點不好惹了,至少,完全不吃裝可愛這一套。

  

   「三十圈!」歐莉語氣愈來愈冰,趙叔忙使著眼色,可惜胡藍跟他

並不是太熟,完全接收不到電波。

  

   「不要這樣啦!我跟署長很熟喔!」攀親攀戚也是耍白爛必修的功

課,胡藍自然不能放過展現自己多年修為的功力。

  

   「四......十......圈!」歐莉咬牙切齒,趙叔十分痛惜的看著胡藍,

這個年輕人還有沒有機會看到明日的太陽?

  

   「妳給我記住!我認識很多記者!」眼見攀親帶故無效,胡藍開始

第二波攻擊,恐嚇。

  

   「五十圈!」顯然一點效用都沒有,歐莉怒到最高點。

  

   「......好!算妳狠!」胡藍哼哼兩聲,轉身跑開。歐莉瞪著他的背

影,整個人飆出憤怒的火焰,其餘學員嚇得不敢出聲,趙叔則好奇的頻

頻看向她,歐莉平日裡雖然嚴肅,但人卻很好相處,但是這個才剛報到

的胡藍卻有本事將她激得想殺人,有內幕、有內幕!

  

   長期追捕傻標要消息,跑操場這種小事對胡藍而言,跟吃飯、喝水

一樣簡單。學員們的正式考試開始,第一項是智力測驗,胡藍這人坐不

住,不時的左搖又晃,明顯得趙叔不抓他都不好意思了。

  

   「智力測驗耶......不需要作斃吧?」趙叔沒好氣的提醒。

  

   「活動筋骨啦......。」胡藍乾笑兩聲。

  

   突然兩名歹徒闖入,不由分說的將趙叔架了出去,正在考試的學員

們一臉錯愕,而胡藍卻一臉認真、若有所思。

  

   高跟鞋聲傳來,歐莉冷靜、悠閒的走了進來,學員們這才明白剛剛

又是另一項測試,不由得擔心起來。

  

   「剛才發生了一件攻擊事件,有誰可以描述一下兩個歹徒的特

徵?」歐莉平靜的詢問,學員們互相對望,沒人敢發言。

  

   「酷妹,妳說!」歐莉看向酷妹,她對這個很酷的女孩非常有信

心。

  

   「呃......是兩個男的。」酷妹支吾了半天,擠出這麼點答案,歐莉

冷了大半。

  

   「身高、體重、穿什麼衣服?」歐莉連串的質問,酷妹左看右看的

尋求支援,可惜其他人是想破腦袋也幫不上忙。

  

   「兩個都是中等身材......穿紅衣那個好像比較高......。」酷妹答的

不怎麼肯定。

  

   「穿紅衣服的有沒有戴眼鏡?」不讓酷妹有停歇的機會,歐莉再次

追問。

  

   「好......好像沒有......。」酷妹用力的回想著。

  

   「有啦!他有戴眼鏡啦!」大毛好意的提醒。

  

   「另一個呢?他手上有沒有拿東西?」歐莉突然轉移注意力,大毛

心裡咒罵自己千萬遍,沒事這麼好心幹嘛?

  

   「呃......呃......好像有......。」這下換大毛左看右看尋求協助。

  

   「拿什麼?」歐莉語氣冷硬,大有逼問口供的氣勢。

  

   「這......這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沒看清楚......。」大毛小聲的咕

噥著,其餘學員認同的點點頭,一切來得那麼突然,誰會記得住?

  

   「沒看清楚就等於在第一時間錯失追捕歹徒的機會!身為警務人

員,應該保持敏銳的觀察力,隨時留意身邊發生的狀況......。」歐莉又

開始連串的訓話,不意外的,又再一次的讓胡藍打斷。

  

   「穿紅衣服的歹徒身高約175公分、體重大約70到75公斤,

戴黑框眼鏡、手上拿著一根甘蔗!另外一個身高大約170公分、體重

約80到85公斤、穿綠色條紋POLO衫、土黃色休閒褲;紅衣服的

那個穿黑色雨鞋、另外一個是白襪子、藍色拖鞋!」胡藍得意的朝歐莉

笑了笑,後者面色鐵青。

  

   「現在是怎樣?對嗎?」酷妹心急的追問。

  

   「正確答案。」歐莉不怎麼高興的宣佈,同時,門外的趙叔及兩名

扮演歹徒的助教進到教室裡,果真像胡藍說的那樣,分毫不差。

  

   「謝謝!謝謝!」胡藍誇張的站在桌子上,接受學員們英雄式的掌

聲。

  

   「安靜!繼續!」歐莉恨恨的瞪了胡藍一眼,氣鼓鼓的離開教室。

後者盯著她的背影發傻,他肯定見過這個女人,絕對見過這個女人,胡

藍想得五官都快揪成包子狀,突然間啊的一聲大叫,跟著衝出教室。

  

   「班長!妳是五年愛班的班長對吧?我們國小同班啊!」胡藍欣喜

的追上前去,他就知道自己一定見過歐莉,果然就是當年那個恰北北。

  

   「喔││不只喔!妳那年唸到一半就轉學了,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

碰到妳?大家都是老同學嘛!多關照一點啊!」胡藍又開始裝可愛的用

肩蹭了蹭歐莉。

  

   「看到前面那隻狗沒有?左去右回十圈!」歐莉瞪著他,冷冷的命

令。

  

   「狗?在哪?在哪?」胡藍擺明了就是耍賴,氣得歐莉握緊拳頭發

抖。

  

   「你不要給我裝瘋賣傻!不要忘了你是來受訓的、我是你的教

官!」歐莉不顧形象的大吼一句,平日裡,她嚴肅歸嚴肅,很少有機會

發那麼大火,偏偏一遇到胡藍,整個人像超新星爆炸一樣,止都止不

住。

  

   「教官又怎樣?教官也不能公報私仇啊!」胡藍撇撇嘴。

  

   「公報私仇?我哪裡公報私仇了?」歐莉不服氣。沒錯!她是討厭

胡藍,但她相信自己夠冷靜,絕不會做出公報私仇這麼低級的事情。

  

   「現在就是啊!不信妳問大家......。」胡藍一張無辜的臉,配上誠

懇的手勢,胡莉側頭望去,那群本來該在考試的學員,還有助教?還有

趙叔?居然都擠在窗邊看戲。

  

   「有什麼好看的?通通回去考試!」歐莉一陣怒吼,轟的一聲所有

人縮回教室。

  

   「妳幹嘛這麼兇啊?我記得妳小時沒這麼機車啊!喂!妳該不會是

為了那件事,一直懷恨在心吧?拜託││都那麼久的事了......。」胡藍

還想繼續說下去,歐莉賞了他一記殺人的眼神,氣呼呼的扭頭離開。

  

   胡藍叫喚了幾聲,歐莉死也不肯再理他,只能摸摸鼻子回教室,一

轉身,就看到那群好事的傢伙又全擠在窗邊,胡藍深吸口氣,模仿歐莉

的語氣怒吼,這回所有人扔出一堆瓶罐、紙屑回敬。

  

   □

  

   學員們的特訓開始了,除了日常的基本訓練之外,毫無根據、莫名

其妙又似是而非的八卦也正悄悄的蔓延。其中,又以教官歐莉的八卦最

令人好奇,一個年輕、美豔辦事能力奇高的女警官,跟一個動不動就惹

麻煩、出狀況,永遠不知道遵守規矩的小刑警是國小同學,歐莉還特別

討厭胡藍,真是愈聊愈讓人想挖掘他們的過去......。

  

   射擊練習,趙叔在一旁認真的巡視著,經過了幾日的磨合,這群學

員們總算顯現出一點精英的樣子。正當趙叔欣慰得想落淚之時,一聲巨

響嚇得所有人停止練習,傻愣愣的瞪著老是穿著黑背心的酷妹,這個個

子小小的女警竟然拿了一把霰彈槍將整個紙靶給轟爛了。

  

   「酷妹!妳......誰准妳用霰彈槍的?」趙叔吃驚的抖著手質問,這

個女警到底是執法人員還是恐怖份子啊?

  

   「現在連歹徒都配備了衝鋒槍、手榴彈,我們還在用90手槍,怎

麼拼啊?所以我個人認為有必要使用更強大的火力!」酷妹頭一揚,義

正辭嚴,拉動滑套準備再次射擊,趙叔一個箭步搶下她手裡的霰彈槍。

  

   「可以、可以了!下一組!」趙叔狂擦淚,酷妹哼哼兩聲退到一

旁。輪到大毛、胡藍這組人馬準備射擊,歐莉靜靜的站在角落,冷眼旁

觀。

  

   胡藍一副像到電玩場打遊戲機一樣輕鬆,站好位置、戴上耳罩準備

射擊,一旁的大毛卻還低著頭猛敲鍵盤,胡藍好奇的湊了過去。

  

   「你幹嘛?」胡藍瞄了半天還是看不明白,大毛鄙夷的撇撇嘴。

  

   「我在計算彈道!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子彈是以拋物線行進!所

以必須考慮射擊的距離、槍枝的後座力、然後決定射擊的角度!」大毛

一邊解釋,雙目放光,胡藍只是張著嘴、搖著頭,鬼才聽懂他在講什

麼。

  

   「其實不會太複雜!只要把幾個函數設定清楚,剩下的交給電腦計

算就行了!」大毛一邊解釋、一邊設定,看了看數據滿意的點點頭,終

於拿起槍準備射擊。胡藍很好奇的在一旁觀看,等了半天一點動靜都沒

有。

  

   「你又幹嘛?」胡藍再次詢問,大毛盯著槍皺著眉不解。

  

   「這把槍好像壞了,不能扣扳機。」大毛正想跟趙叔反應,胡藍拍

了拍他的肩膀制止。

  

   「你沒開保險。」胡藍指指大毛槍上保險開關,見他不明白,好心

的動手替他扳開,這下他確定了,這個胖子電腦狂肯定沒開過槍。

  

   「謝謝!」大毛深呼吸,準備開槍。

  

   「用槍要領一、如非情勢異常急迫,應先口頭警告,並對空鳴槍警

告之......。」大約是太緊張了,大毛開始唸唸有詞,說到後來竟然真的

準備對空鳴槍,胡藍急忙攔下他。

  

   「你幹嘛啊?我們在打靶耶......。」胡藍傻眼,大毛乾笑兩聲。再

次深呼吸,緊張的閉上眼猛扣扳機,沒一發打在靶上,之前的理論一點

屁用都沒有。

  

   胡藍看不下去了,斜站幾步,槍身一偏,一連三發打在大毛的靶

上,在靶心上呈現個倒品字,完美無缺的讓胡藍吹了幾聲口哨,老天就

是那麼不公平啊!把他生得這麼帥氣就算了,連槍法都這麼神準......。

  

   大毛盯著他,眼神混雜著感激、崇拜,胡藍向他使個眼色,兩人心

照不宣的會心一笑。這一切,可能瞞得過眾人,但是絕瞞不過目光如炬

的歐莉,人末到、殺氣先到。

  

   「毛榮隆!」歐莉冷硬的嗓音射入,大毛直覺反應的立正站好,胡

藍則是想笑又不敢笑,這人的名字跟他外形好相配啊!毛絨絨......。

  

   「午休時間找我報到!」歐莉無視胡藍的存在,冷冷的下著命令。

  

   「等一下!是我雞婆幫他,妳要罰罰我!」胡藍這個堅守愛與正義

的傢伙,自然看不慣惡勢力的欺壓,義氣的挺身而出,大毛更加敬仰的

望著他。

  

   「好!就罰你!」歐莉總算正視胡藍,兩人間交纏的目光,互相砍

殺了數十回。

  

   「沒問題,妳罰啊!但是我不服!」胡藍哼哼兩聲,他平日裡的嗜

好是泡美女,照理說,歐莉完全在他的標準範圍內,只是這兩人八字不

曉得犯了什麼沖,見面就有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肅殺氣息。

  

   「那要怎麼你才服氣?」歐莉冷笑,她不是那種公報私仇的人,不

過若是有人硬要湊上來讓她千刀萬剮,她下手也不會留情。

  

   「有本事妳來試試啊!光說不練我也會,如果妳什麼都沒打中,大

家就扯平。」胡藍挑釁,他就是不相信歐莉的槍法會這麼好,發發都中

靶心。不過老天爺就是愛開他玩笑,歐莉眉一挑,手一拍,槍就跳到她

掌心,一連數發全打在他的倒品字下方,呈現個漂亮的弧形,整張圖像

極了一個哭臉,就如同現在胡藍的心情。

  

   午休時間,烈日當空,集合場上空蕩蕩,只有胡藍一人孤零零的跪

在地上拿著牙刷在刷地,心裡飄著淒涼的細雨。一道陰影遮住胡藍,大

毛拿著牙刷站在他身前。

  

   「你幹嘛?」胡藍皺眉,不過倒是很高興大毛的出現,哇靠!這傢

伙的陰影夠將他整個人遮起來耶!真不是蓋的。

  

   「你是為了幫我才被罰的!你不睡、我也不睡!」大毛講義氣的也

跪下陪著胡藍刷地,有那麼一瞬間,胡藍是想叫他繼續站著替他遮陽

的,但人家兩肋都借你插刀了,拒絕人是會遭天打雷劈的。

  

   「喂!你跟歐教官到底發生什麼事?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她很不爽

你耶!」有了這份革命情感,大毛跟胡藍兩人閒聊起來,一提起歐莉,

胡藍忍不住的就扁嘴兼詛咒。

  

   「是她小心眼!小時候的事情,到現在還在記恨!」胡藍一臉無辜

的回答。

  

   「什麼事?」趙叔突然冒了出來,嚇得胡藍、大毛兩人一左一右的

彈開,跟著假裝非常認真的在刷地。

  

   「午休時間,不用那麼認真!......怎麼樣?到底是什麼事?」趙叔

拿過胡藍手裡的牙刷,慢條斯理的刷起地來,這老傢伙竟然跑來聽八

卦?

  

   「這......。」胡藍面有難色。

  

   「說啊!」大毛跟趙叔同聲催促。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那時候我們才國小五年級......。」

胡藍說著說著抬頭望天,大毛跟趙叔也停下手跟著看天,豔陽高照,好

剌眼啊!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你說吧!是不是她太記恨?都這麼多年

了......。」胡藍很委屈的撇撇嘴,趙叔、大毛兩人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

這個傢伙,他們開始相信,歐莉那不是記恨,她沒一見面就給胡藍兩

槍,已經是她仁慈、心胸寬大的表現了。

  

   胡藍小時候惡作劇已經完全超越了『頑皮』兩個字了啦!這傢伙簡

直是混世魔王嘛!哪有人會在大便裡塞大龍炮炸得小女生渾身屎?也難

怪歐莉立刻轉學,這位恰北北當時肯定是想拎把菜刀到學校去將胡藍劈

成兩段吧?趙叔、大毛不由得收回之前對胡藍的同情了,這傢伙根本是

自找的!

  

   「喂!你們怎麼了?」胡藍見他們不回話,伸手推了推兩人。

  

   「沒事、沒事!」趙叔、大毛驚醒,兩人互看一眼,臉色同等難

看。

  

   「你們聽過就算嘍!千萬不可以說出去!」胡藍慎重的提醒,這畢

竟是童年往事嘛!用來回憶、回憶就可以,千萬別再剌激歐莉那座時時

處在噴發狀態的活火山了。

  

   趙叔、大毛兩人用力點點頭,回想起大龍炮炸開、污穢物滿天飛的

畫面,兩人面色又是一白。

  

   「謝啦!那你們繼續忙吧!」胡藍拍拍兩人肩膀打氣,吹著口哨溜

走,大毛跟趙叔兩人勤力的刷了一會兒地板才驚覺,受罰的不是胡藍

嗎?他竟然跑掉了?

  

   下午的訓練繼續,全體學員都在柔道場進行搏擊訓練。歐莉穿梭在

人群裡指導,但不管走到哪,總有人竊竊私語或掩嘴偷笑,歐莉心底警

鈴大響,臉色一沉,眼光掃到角落裡的胡藍、大毛跟趙叔三人,喝喝哈

哈的很大聲,但明顯是在摸魚。

  

   歐莉殺人的目光逼近,胡藍寒毛倒豎。那感覺非常奇妙,就像一座

冰山移進,但底下的岩漿正在啵啵、啵啵滾著,隨時準備噴發。

  

   「幹嘛?」終於忍受不了,胡藍一個轉身,正巧和歐莉面對面。

  

   「你是不是又胡說八道了?」歐莉的目光像條銳利的鞭子,正發狠

的抽在胡藍身上,這傢伙真是生下來挑戰她的修養,歐莉再次提醒自己

要冷靜。

  

   「我哪有?妳不要冤枉好人!」胡藍無辜的叫著,突然一驚,瞪向

趙叔、大毛兩人,後兩人鄭吹著口哨,想假裝沒他們事的躲開。

  

   「喂!你們兩個太不講道義了!不是答應我不會說出去的嗎?」胡

藍攔下那兩人抱怨,這一頭歐莉動手將他扯回來,力氣之大讓胡藍非常

傻眼。

  

   「說什麼?」歐莉眼睛瞇了起來,殺氣大增。

  

   「呃......呃......就......就是小時候那件事嘛......。」胡藍裝著笑臉

支支吾吾。

  

   歐莉一愣,回頭一瞪,本來全停下來看好戲的學員們,通通欲蓋彌

彰的轉身回去繼續練習,等若說明了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件事。歐莉氣憤

的直發抖,惡狠狠的瞪了胡藍一眼,後者機警的脖子一縮、身形一退,

歐莉深吸幾口氣,強迫自己冷靜,扭頭離開。

  

   胡藍本以為她會發飆罵人或者動手扁他,可是歐莉竟然連一句話都

沒吭就扭頭離開,不由得緊張起來,他很怕女孩子哭,尤其是好勝心奇

強的歐莉,雖然不是自己說出去的,但終歸是因為自己當年的惡作劇才

害得歐莉受窘,萬一她要像電視劇演的那樣哭著跑出去,那他真的不知

道該怎麼收拾。胡藍想也不想的追了過去,抬手想拉住人,誰知道一沾

上歐莉肩膀,整個人讓她以一記山嵐摔了出去,痛得胡藍只能躺在塌塌

米上哀哀叫,其餘學員噤聲,歐莉像柄鋒利的切肉刀,學員們包含教官

只敢縮在兩旁,沒人有膽子敢阻攔她。

  

   「等一下!」歐莉走到門邊,就聽見胡藍石破天驚的怒吼,這個人

像踩不死的蟑螂般站起來,無限燃燒自身的小宇宙。

  

   「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大家相看兩討厭,單挑啦!誰輸誰去洗

廁所!」胡藍也火起了,他這輩子還沒讓哪個女人過肩摔摔出去,士可

殺不可辱啊!

  

   「沒問題!比就比!」歐莉冷笑,很好,新仇舊恨一併算!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