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風起建章•衛青篇》
2006-07-10    2006年7月14日出版       點選: 15494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卡門 封面繪圖:蘇 定價190元

三年前,韓嫣自未央宮高臺一躍而下。
失去摯愛的帝王終日惶然,如喪家之犬。


願意伸出援手的,只有衛青。

然而,從此之後,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
都在天子的眼皮底下,脫不出生天。

伴君如伴虎,衛青心知肚明;
卻又不自覺地,將自己與劉徹放在同一個高度,
想為這個人守住他的江山、
想看這個人成為萬世名主……


關車郭氏一案,終於讓他脫口頂撞了劉徹
――
看著臉色發青的皇帝,衛青悚然;
他怎麼忘了?
眼前是一手掌握生殺大權,
天威難測的大漢天子?
 

◆ 風起建章衛青篇 試閱

第一章

 


韓說躲在帳幕後面看著殿中,好奇又有莫名的驚恐:為什麼蠶室的刑監
們會出現在這裡?


他看見哥哥韓嫣嗤笑一聲,「我原來也是個男人呀。」走過去,拿起一
柄小刀把玩,「這是太后的意思,還是你的意思?」


「太后的使者被朕擋在外面,等著覆命。王孫,你知道朕花了多少力氣
才為你求下這恩典的嗎?你做下那樣的事情,朕還想要保全你,實在太
難了!」


有人在說話,那是當今天子。被帳幕和哥哥擋著,韓說看不見他的臉,
只聽得出他聲音中的無奈與不耐。


「你殺了我吧!」韓嫣突然舉起手中小刀,衝脖子上猛力一劃!


天子身子一晃,似乎就要上前,卻被韓嫣用帶血的小刀嚇阻:「別過
來!誰也不許動!」


韓說一顫,他看見韓嫣脖子上被勾出了一道口子,紅色的液體汩汩而
出。


他聽見天子的驚叫:「王孫,別這樣!快把它放下!朕只是想做個樣
子,好向太后交差。朕不會真的怎麼樣的!」


把小刀抵在脖子上,韓嫣淒然而笑:「真的,假的,又有何區別?」他
向殿門口走去,手中抵在脖子上的小刀讓宮人們不敢阻攔,紛紛避讓。
韓嫣的身影消失在殿門口,其他人都跟在劉徹後面追了出去。


韓說定定神,這才敢從帳幕後現身。怔怔地望了會殿門口,忽然想起了
什麼,轉身走到那些刑具旁。恐怖的東西,想到它們的用途就禁不住的
毛骨悚然。


這裡是大內,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哥哥很快就會被抓回來。到時候,他
們就要用這些東西來對付哥哥嗎?


他伸出手,握住了一把刀,抓起那些繩子開始割。刀子很利,指頭粗的
繩子幾乎一碰到刃口就斷了。他把斷繩一折二又是一刀割下。割啊割,
直到他們寸寸斷。他又拿起另一把同樣鋒利的刀,把兩刀刃口相對,狠
狠砍下去,一片金星過後,兩邊刃口出立時出現了豁口。他又嘗試了幾
次,卻只能製造出豁口,而無法把兩把刀子弄斷。


幸運的是,所有人都被外面的動靜吸走了注意力,根本沒有人注意他。

縱然如此,哥哥馬上就要被抓回來了!怎麼辦?韓說抓起那些刀子,把
它們全部塞進自己寬大的袖子裡,然後急急跑出殿,開始走。


離開一些,若無其事地離開一些,他們回來的時候找不到刀子,也不會
懷疑到自己頭上。


一路上,宮女和侍從們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韓大人又和皇上鬧彆扭了。」


「一哭二鬧三上吊的,不知道這次又想要什麼賞賜了。」


「哎,我怎麼聽說好像是韓大人私通了宮女,所以太后大怒呢。」


「真的假的?!他怎麼連這種事情也敢做?」


「天知道是真是假,不過皇上這麼疼他,他還有什麼不敢的?上次還膽
大包天搧皇上耳光呢!」


「哎呀呀,怎麼有這樣的事情。」


「你進來的晚,自然不知道。」


「那,皇上也不怪他?」


「切!就算皇上不怪,旁人也不會答應。反正那一次韓大人對皇上大不
敬,郎官李當戶教訓了他,皇上對李當戶大加讚賞呢。」


「活該呀。誰讓他得了寵就得意忘形,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閒情逸致,嚼嚼舌頭,道道是非,全不當回事。韓說暗自皺眉,自從進
宮後,這種終日不絕的瑣碎閒言就如同蒼蠅一般,繞在耳邊嗡嗡,讓人
厭煩不已。


一片紛亂,劉徹在呼喚近衛軍。韓說看著他們急速跑過,領頭的那人他
認得,正是那天把自己和母親接到宮中的人。衛青,當今天子寵姬衛子
夫的弟弟,和自己相似的身份,可為什麼自己和母親得畏縮在深殿中,
而他卻能帶著武士站在朝堂上?因為他的是能名正言順受寵的姐姐,而
自己的是千夫所指的哥哥?


韓說發現人都往一個方向聚集,衛青和武士們正是往那裡去的。那個方
向通往未央宮的露臺。上去過一次,還不知好歹地往下望。地面是如此
地遙遠,他至今還記得那種眩暈的感覺。


不過,韓說想自己還是趕快離開找地方把袖子裡的贓物藏掉吧。皇上不
會真的把哥哥怎麼樣的。每個人都說:這不過又是在胡鬧而已。

他背過身,趕緊走。


一步,兩步,三步......第十步,在右腳正要落下的瞬間,身後卻突然爆
發出無數尖叫,很高,很利,重疊在一起的,像箭一樣刺進韓說的耳朵
裡。


韓說怔在原地,緩緩轉身。袖子裡的刀子掉出來,叮噹落在地面的石板
上。

 

人群湧動著,像被投進石子的水面般一波一波向外散開。

正在偏殿裡午睡的曹襄憤怒地睜眼,不耐地大吼:「吵什麼吵?!還讓
不讓人睡覺了?!」


吼過以後,曹襄把被子往頭上一蓋,又鑽下去睡了。真是,皇宮裡什麼
時候變的這麼嘈雜了?待會和外祖母王太后說說,得好好整治整治宮殿
裡的秩序才是......不過,和太后說真的會有有用嗎?如果有用,韓嫣又
怎會至今在宮裡放肆?


曹襄不知道,死死抱住劉徹的衛青看見那雪白的身影從露臺上飛身而
出,如同飛鳥破籠。


曹襄不知道,韓說看見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伏在地上不敢抬頭,看見在
人群的中央、大漢天子跌跌撞撞地撲到露臺腳下......


煙花已逝,青嵐當起。



劉徹跪坐著,背對著衛青,衛青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遠遠望見劉徹身
前榻上的人。


經過御醫整理,本已破碎的韓嫣此時平靜地閉著雙眼,雙手安祥地疊合
胸前,潔白的絲綢衣裳下,胸口平伏如冰。


整個朝廷沒有人會為了皇帝一個弄臣的死而真心傷悲,除了劉徹自己。

劉徹不知道自己在流淚,天子怎可在臣子面前哭泣?衛青卻分明看見,
在嚴謹教養的光鮮外衣下,在天子帝王的寶象莊嚴中,一頭悲傷的喪家
犬正在對月哭嚎。


王太后來了。


「這下你滿意了吧?」劉徹指著母親的鼻子,又哭又笑,「你不就是希
望他死嗎?這下可遂了你的心意了吧!」


王太后靜靜地看著失態的劉徹,一個茶盞被迎面丟來,抬袖子擋了,於
是砸在袖子上,也只是微微皺眉,不發一言。


「子嗣!子嗣!朕一輩子都不要孩子了!你就等著斷子絕孫吧!」嘩啷
一聲,又是一個茶壺被砸在地上。


「不要孩子,好聽。」王太后一臉漠然,「你要真是一心一意,衛子夫
的肚子怎麼大起來了?後宮那一幫子美姬秀童是哪裡來的?總不會天上
掉下來的吧。」


劉徹彷彿當頭挨了一棒,怔在原地。王太后拂袖而去,劉徹頹然坐倒。
衛青剛鬆了口氣,忽然背上一毛,抬眼就見劉徹緊盯著自己。


「是你們......」劉徹向衛青一步步走來,「都是你們!如果你們不存在
就好了!」


隨著他的逼近,衛青的心猛往下沈,暗自皺眉:太后剛才的話厲害啊,
劉徹雖然似乎在自問過失,其實恐怕完全不認為自己有錯,而是不斷在
心中為自己開脫,自欺欺人;現在的劉徹完全承受不起太后這樣的指
責,失控之下把大家都殺掉,衛青也不會覺得奇怪;雖說是十條二十條
的人命,但只是些他人眼中的區區妾婦與佞幸,死了恐怕也只會讓人拍
手稱快。


衛青伏在地上,急忙道:「皇上,韓大人在天上看著呢。」他死倒不
怕,但死在一個拼命為自己的罪惡找藉口的瘋子手中,卻不值得。


劉徹果然停下。衛青又道:「上次皇上問臣,皇上錯了沒。今天臣的回
答依舊是:皇上沒有錯。皇上做的是一般人都會做的事。便是民間的匹
夫匹婦,也是三妻四妾、前呼後擁,更何況天子。大家也都沒有錯,普
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臣子服侍皇上乃是天經地義之
事,何錯之有。」


「那他為什麼要跳?!」劉徹急吼。


衛青答的沈穩:「皇上可記得韓大人臨去前提的三個條件?臣猜想,萬
歲也許可以從中一探緣由。」


劉徹愣在原地,歪歪脖子,傻愣愣地回頭看靜躺著的韓嫣。露臺上,韓
嫣輕笑,雙眸清澈如水,他說:『我只要你做到三件事。第一,允許我
直呼你的名字;第二,把我當作你的情人、朋友、知己,而不是你的女
人、奴才;第三,房事上,單日你在上,雙日我在上。』


衛青趁機跪拜而去,韓大人去了,再也回不來了,早知如此,又何必當
初?劉徹可以在這裡停滯,他卻還要值勤。喪家犬,沒錯,此時的劉徹
不過是喪失理智、見人就咬的喪家犬,離的越遠越好。


隔天,衛青過來看,劉徹還是坐在原來的地方,垂著頭。一盤又一盤的
食物飲水送上來又撤下,分毫未動。宮女侍從比以往都分外殷勤,勸了
又勸,卻只是徒勞。在他們焦急又無奈的神情下,一雙又一雙通紅眼睛
在黑夜中閃閃發光:誰要是在這個時候能把皇上勸好了,就是在太后面
前也是大功一件。


劉徹不領任何人的情,只是坐著。


又是一天。衛青出來,遇見好友公孫敖。公孫敖輕聲問道:「皇上怎麼
樣了?」


衛青搖頭不語,公孫敖明白,不再追問。朝政已經停了三天了,殿中劉
徹憔悴的讓人不忍卒睹。衛青嘆息,但是自己又能如何?


晚上,兩人與公孫賀一起閒談,自然就談論起這目前朝廷裡最大的事。


「皇上要是一直這樣,可撐不了多少時候。」 公孫賀擔心地道,「要
是真就這麼撒手了,皇上又還沒有子嗣......江都王往太后那邊跑的可勤
快著呢。」


衛青笑了笑,道:「皇上這不是還沒撒手嘛。再說了,這樣的事情豈是
你我有資格操心的?」


「旁人可以一萬個不關心,衛老弟你卻不成。令姐雖然曾為聖上生過一
個孩子,卻是位公主,現在又再次身懷六甲,暗地咒這孩子流掉的人可
不少。皇上現在又是這個樣子--」公孫賀用筷子在酒杯口上輕點,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豈不都是風中之燭。」


衛青不作聲。



殿中還是如前幾日一般昏暗,榻上的人寂靜如初。殿週邊圍了好些人,
用焦急期盼又嫉妒的眼光目送衛青進去。衛青踏進來,便隱隱覺得氣
悶,這關了幾日,風都鬱結。好在天涼,不然屍體腐爛,發起臭來,恐
怕已進不得人。


衛青行了禮,那廂卻沒有反應。衛青膝行過去,來到劉徹面前。待得看
清劉徹的模樣,衛青一愣,跟著心下一陣發緊,這才幾日,他怎麼就成
了這副模樣?韓嫣走了,於是以往那個意氣風發、唯我獨尊的劉徹也跟
著去了。


衛青不懷疑在外面焦急等待的人是真的擔憂劉徹,只是為何沒有一人擔
心劉徹本身?他們擔心的只是帝位的傳承,擔心的是劉徹如果就此去了
自己的命運不知會如何。走進來的時候,自己其實與外面的人沒什麼兩
樣,為了自己,為了姐姐,他必須來,可是看了劉徹這般模樣,他不禁
為那些想法感到羞愧。喪家犬已瘦的皮包骨,再也哭不出聲,為何這許
多人圍觀的圍觀,磨刀的磨刀,燒水的燒水?


他想讓這個男人站起來,不為了別的,只為了那曾經的意氣風發。


「皇上。萬歲。」衛青輕輕喚劉徹,沒有得到反應,衛青繼續道:「皇
上可還記得上次遊獵借宿的那家旅店?那家店的老闆夫婦托人帶話過
來,韓大人要的十炊l米酒她準備好了,請韓大人過去拿。」


劉徹抬眼,空洞的眼中幾天來第一次有了光彩。


衛青乘勢道:「老闆說,他都已經等了十來天了,如果再不去拿,他就
要賣給別人了。」


劉徹蹙眉,喉嚨裡咳嘍咳嘍地滾了幾下,啞了聲音惡狠狠地道:「胡
鬧!王孫的東西怎麼能讓別人拿了去!」


「那,臣去取。」衛青作勢要走,不意外地被拉住。


「朕親自去取......拿了回來,和王孫共飲。」


劉徹掙扎要站起來,腳下卻虛浮的厲害,腿一軟就要倒下,衛青急忙扶
住他。很沈,劉徹幾乎整個人都壓在了他身上。劉徹跌跌撞撞地往外
走,衛青不動聲色地扶持住他,他往左邊倒就撐住左邊,他往右邊倒就
撐住右邊。


緊閉了三天的殿門首次開均A劉徹走出來,明亮的陽光刺的他睜不開
眼。眨眨眼,視野漸漸清晰,便看見宮女內侍跪了一地,齊聲問安。劉
徹不理會他們,要逕自往外走,衛青卻鬆開了扶住劉徹的手,低頭彎
腰,恭謹地退到一邊。


猛然失去依靠,劉徹腿一軟,頓時單膝跪倒,旁邊發出低低的驚呼。立
即有宮女內侍擁上來想要扶劉徹,卻被劉徹抬手阻止,只得默默退下。


劉徹跪在原地,眼前陣陣黑影、金星亂竄,背上都是冷汗......怎麼回
事?自己虛歲也才只有二十三,而且一向身強體健,怎麼今日沒人扶便
連路也走不得了?


停了一下,緩緩轉頭,便看見四周一雙一雙眼睛,擔心,憂愁,不忍,
憐憫......憐憫?怎麼竟然會有這樣的眼神落在他劉徹身上?!


身為九五至尊,絕對不能讓人看了笑話去!劉徹奮力撐起身體,搖搖晃
晃地站起,就要往外走。衛青卻擋到了他前面:「皇上,您上次去的時
候,身份只是尋常的富家公子。皇上這次最好也換身百姓的便服。」


劉徹似聽未聽地點了點頭,衛青立即揮手讓早已等候的宮女內侍過來,
把劉徹攙進後殿為其梳洗更衣。


洗浴,梳頭,裡裡外外煥然一新。又有爽口的清粥送上,劉徹一點也沒
有想吃的欲望,三天水米未進,餓的感覺早已經麻木了。但如果不吃,
就沒有力氣,就像剛才連站也站不穩當。不能讓人看笑話,於是劉徹命
令自己張口,一口一口小心地吞咽。旁邊的人欣喜不已。


衛青靜靜地看著,原本不忍的心漸漸舒展開:很奇妙的感覺,就像在看
一頭流浪狗被好心人收留,並溫馴地接受好心人為之洗澡餵食。


一碗粥下肚後,再沒有什麼事能阻攔住劉徹的腳步,於是一輛樸素的馬
車駛出了宮城。


劉徹坐在馬車中,馬車上了路,便略略放了心。對面坐了衛青,抱了個
保溫的捂鍋,雙層的鍋子,夾層中填充了厚厚棉絮。鍋子裡是清粥,預
備給劉徹在路上吃。此去甚遠,怎麼也得走上一天。鍋裡的粥每隔半個
時辰就讓劉徹吃一點,劉徹餓了這許多日子,得慢慢恢復飲食,不能一
蹴而就。


劉徹起初還挺著身子,沒多少時候便把背靠在馬車壁上。車輪骨碌碌地
轉,馬蹄發出規律的聲響聲,聽著這聲響,劉徹眼神漸漸迷離,眼皮往
下掉,頭直點。再也支援不住,往前便倒,把個腦袋磕在了衛青腿上。
衛青一驚,卻不敢動。他沒動,劉徹卻動了。劉徹睜眼,直起身子,臉
色很不好看,摸摸脖子,似乎扭到了。


衛青取出早準備好的毯子,想請劉徹睡下。劉徹卻不急著躺下,招手要
衛青坐到自己這一邊來。衛青依命照做,蓋了毯子,摟著衛青的腰躺
下,把自己的腦袋脖子肩膀都放在衛青的大腿上。似是找到了個舒坦位
置,劉徹便不再動彈,合上眼睛,整個人都安穩了,便沈沈睡去。


衛青一手扶著捂鍋,另一手不知該放在哪裡比較好。他看著腿上睡著的
劉徹,輕輕嘆息:肯吃肯睡就好,嚎哭的喪家犬終於願意合眼休息一下
了。

 

曹襄打馬而出,沿著劉徹馬車走過的路加緊追趕。風在耳邊呼嘯,衣襬
飛舞。眼看著劉徹消沈了三四天,大家著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卻一點
辦法也沒有,怎麼會突然出來洗浴吃飯?竟然還興致勃勃地外出,究竟
有了什麼變故?據說,全是那個叫衛青的建章監的功勞。


那個叫衛青的,不是母親平陽公主送給劉徹做禮物的一對姐弟中的弟弟
嗎?本來不過是自己家裡的奴婢,然後進一步墮落成了君主的玩物,現
在竟然還干涉起朝政來了不成。為什麼母親這麼平靜,一點也沒有插手
的意思?不行,他得趕快趕去--這麼好玩的事怎麼可以放過呢?


曹襄頻頻催馬,絲毫不敢有所鬆懈。


追啊追,終於遠遠望見了車馬隊伍。雖然在前面開路的人是平民打扮,
但曹襄一眼就認出那是近衛軍中的精英護衛。曹襄趕過去,與護衛們一
一打招呼。護衛們認出是曹襄,便在馬上略略行禮,曹襄抬手請他們不
必多禮,見他們面有警惕之色,急忙稱自己是因為擔心而趕過來的,只
想默默守護劉徹的安全,請他們不要聲張。護衛們見他有禮,而且確實
沒有可疑行為,便不作聲任其跟隨。


曹襄打馬與馬車緩緩並行。馬車裡靜悄悄的,曹襄凝神去聽,什麼動靜
也聽不出。


劉徹頭枕在衛青腿上,睡著,恍恍惚惚地意識到自己是在馬車中,於是
在夢鄉裡劉徹發現自己騎著馬在慢悠悠地走。風很暖,於是劉徹的夢中
是春光明媚,道路兩邊是春花、蝴蝶、蜜蜂,前面也有一人騎著馬在
走,自己落後了呢。少年背挺的很直,披肩的黑髮一晃一晃,隨著馬蹄
起伏。


王孫!夢中的劉徹喚少年。少年沒有反應,依舊慢慢地前進,黑髮晃啊
晃,風情萬種。


王孫!!夢中劉徹繼續大聲呼喚,努力前進,伸出手想要拉住他。終於
搭上了對方的肩膀,劉徹很高興,邊說著你怎麼也不等等朕邊把他扳過
來......


紅色的水滴答滴答落在劉徹的手上,黏糊糊的。哪裡來的紅色水滴?劉
徹低頭看著它們疑惑地蹙眉,然後抬頭笑著對少年正要說話,卻愣住
了......


「啊──!」


驚恐的慘叫從馬車中炸響,驚的車外護衛們迅速勒馬、兵器出鞘、並在
最短的時間內圍攏到馬車周圍。曹襄因為挨的最近,立即在第一時間衝
過去把馬車簾子一掀。


馬車裡,驚恐的劉徹和毯子和衛青糾結成一團。


「王孫!血!血!血!」


衛青指著某個地方安撫他道:「皇上!這是粥!瞧,這是粥!」在他指
的方向,捂鍋翻倒,清粥流出來,糊糊的一灘。


劉徹目光散亂地到處看,手東摸摸西摸摸,似乎在尋找什麼。只有乳白
色的粥湯、乾淨的毯子、俊俏整齊的少年,沒有紅色的液體,沒有破碎
的肉塊......四周全部都乾乾淨淨。


劉徹無奈地垂下手,抬頭看見馬車外一張張擔心的臉。在他們中劉徹注
意到了曹襄,想著「他怎麼來了」,但也只是一瞬間的事,現在他並沒
有能力去思考太多。於是劉徹搖頭表示什麼事都沒有,揮手要他們退
下。曹襄不甘不願地放下車簾,和護衛們一起退下,再次開始趕路。


曹襄挽著韁繩慢慢地走,一邊走一邊回想剛才看到的景象:那就是當年
的那個衛青嗎?五年未見,他已經從幼童變成了少年。馬車裡剛才究竟
發生了什麼?兩個人居然光天化日就抱在一起!這個這個......雖然早有
風聞,但畢竟聽說和親眼所見是完全不同的,曹襄臉上不禁抽搐,開始
考慮要不要去洗一下眼睛。


劉徹捧住衛青的臉仔細地看著,手指在他臉上捏了又捏。一會劉徹停止
了動作,手微微顫抖,無奈地承認事實:無論他怎麼確認,眼前的少年
都是完好的;無論他怎麼否認,破碎的都是王孫;無論他如何希望,都
不可能變換一下;即使在夢中,也依舊是王孫在他面前在他手中漸漸破
碎......


劉徹嘆息,擁住衛青,緩緩倒下,躺在他身上,把半個臉埋在他懷中。


「......你還記得嗎?」劉徹忽然啞著嗓子緩緩道,「四年前朕第一次像
這樣和你在一起的時候,王孫來了。」


「嗯。臣記得。」衛青應著。


五年前,平陽公主將姐姐和當時什麼都不知道的自己一起送到宮中。衛
青永遠都記得當時韓嫣對劉徹說的那句話:「他和我不一樣,他還有未
來......還有很多能做的事。你已經毀了我,不要再毀了他。」


韓大人,我會珍惜自己的性命,更會珍惜所擁有的一切......


馬車輕晃,十七歲的衛青從記憶中回到現實來。音容依稀,卻物是人
非。現如今,劉徹抱著他,卻不會再有白衣少年揮劍而來。


而劉徹靠在衛青懷中,雙眼似睜非睜,同樣等待著永遠也不會再出現的
人。


待得日暮良久,車馬終於到了作為目的地的那家山野小旅店。衛青扶劉
徹下馬車,曹襄看著,雖然並沒能看清楚衛青的臉,只看到一個小小的
側面,曹襄便忽然明白母親當初為什麼選擇他們姐弟兩個了......再看看
這山野小旅店,曹襄一笑:有趣,原來是來野合的......不過,要是你們
以為一切會稱心如意,那就大錯特錯了!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