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5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魔咒》
2006-05-30    2006年6月8日出版       點選: 25827
第二章 »
第一章

 

◆ 魔咒 試閱

第一章

 

夜幕低垂,火紅色的落日籠罩在H高中校舍四周。

柳翰宇,緩步走出校門,神色有些落寞的左右環顧一遍空蕩蕩的校門。

「唉!」他微微嘆了口氣轉身走向回家的路。

一邊走他一邊回味著三年的高中生涯,他知道這一離開不知道要多久以
後才能再回來。在校成績不好也不壞的他,很幸運的考上了外地的一所
大學。生性戀舊的他在孝{去學校報到的前一天,又回到生活三年的母
校轉一轉。

柳翰宇和社區的保全打了聲招呼,隨意的拐進公寓大門,沒有等電梯而
是走安全門爬上三樓。走到家門口拿出鑰匙打開房門,推門而入迎面見
到自己的母親劉雅卿,拎著大包小包的從樓上走下來......

「媽,你怎麼拿了這麼多東西?」他連忙踢開腳上的鞋,光腳跑過去接
過劉雅卿手上的提包。

「幫你準備行李啊!」劉雅卿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臂,順從地任由柳翰
宇扶著她坐在客廳中的沙發上。

「媽,你不用這麼忙活啊,再說我也用不了這麼多的東西啊?」柳翰宇
低頭瞅了眼大廳地板上大大小小堆在一起七八個旅行袋,有些哭笑不
得。

「呵!還不是你媽怕你離家住不習慣,給你準備多些衣物好替換。」頭
髮已經有些花白的柳世寒,從書房走出來,輕拍柳翰宇的肩答道。

「唉!衣服嘛!到時候再買。」柳翰宇無奈的搖了搖頭。

「都是你最喜歡穿的衣物,還有些日常用的,和從小跟你到大的習慣擺
飾和用品,我都幫你打包好了。」劉雅卿拍了拍柳翰宇的手背回答道。

「啊?拿那麼多東西幹嘛,又不是不回來了,我只是去上學,每年寒暑
假我都會回來的啊?」柳翰宇張口結舌的望著滿地的行李,無奈的問
道。

「呃......」正在發呆的柳翰宇並沒有注意到,柳氏夫婦臉色突然變得煞
白。

「爸媽,你們怎麼了?」柳翰宇回過頭見父母神色有些黯淡,不解的問
道。

「啊!沒什麼,你媽......她一想你離家就是一年,實在是不捨啊!」柳
世寒連忙推了推劉雅卿。

「是啊,兒子,媽只是捨不得你啊!」劉雅卿抹去眼角的淚水。

「媽,沒事的,寒假我就回來了,兒子陪你過年。」柳翰宇蹲在劉雅卿
身前安慰道。

「好。」聞言劉雅卿的淚,更是止不住了。

「好了,宇兒啊,你先去休息一下,一會就開飯了,今天你早點休息,
明天一早,我開車送你去火車站。」伸手攬住柳翰宇,把他推到樓梯
前。

「好的,爸,你安慰一下媽,我上去再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東西沒帶,一
會下來幫你們擺碗筷。」

「孩子媽,你就別哭了。」看著柳翰宇消失的背影,柳世寒坐在劉雅卿
的身邊,伸手攬住她的肩。

「......我能不哭嗎?這孩子我們都養了十七年了,結果呢!跑來個不知
所謂的外國商人,說是宇兒的親生父親。」劉雅卿忍不住低聲哭起來。

「唉!我們養了他十七年,該滿足了。」柳世寒摟緊劉雅卿的肩,低聲
安慰道。

「還記得,宇兒三歲的時候出水痘,我天天抱著他,就怕他動手四處抓
會留下疤痕。」

「宇兒五歲的時候著涼得了肺炎,我們兩個急得團團轉。」

「他比其他孩子早一年上學,我們怕他跟不上課幫他請家教,可是又怕
他累到,總是偷偷躲在一邊陪看他。」

「是啊!還好那孩子爭氣,雖然不是年年拿第一,成績也是中上從來不
讓我們太操心。」

「大一些以後,這孩子就比其他孩子懂事,很早開始就幫我做家事。」

「是啊,怕我累著,也總是幫我抄抄寫寫什麼的。」

「嗚......這孩子一走,我活著還有什麼指望......」

「好了,還有我呢!我們夫妻兩個從此相依為命。而且,宇兒那麼孝
順,他絕不會忘本的。」

「真的嗎?」

「當然了,好了不要哭了,一會宇兒下來看到了,還以為我欺負你了
呢!」

「你說什麼呀!」抹去淚水劉雅卿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柳世寒。

「好了,我們去弄晚飯,這可是宇兒在我們家的最後一頓晚餐了。」

「我知道了。」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凌晨五點左右火車進站。

柳翰宇拎著隨身的行李走下火車,深深的吸了口清晨的新鮮空氣,舉步
向貨運處領自己的行李,心裡暗自發愁,那些大包小裹的怎麼拿啊!

不喜歡和人擠來擠去的柳翰宇,提前了兩天到達目的地,坐的又是早上
抵達的火車,再加上此時不是旅遊旺季,所以行李領取處人很少。柳翰
宇悠閒的排在最後面終於輪到他,他遞上牌子交完款,去隔壁領行李。

柳翰宇愁瞅著堆在地上的大包小包,眼前的計程車呼嘯而去,沒有一輛
肯停下來搭他一程。

「唉!」 柳翰宇無奈的又嘆了口氣,坐在行李上四處張望,希望能找
到好心人肯可憐他,救救他。

「請問?」似乎回應了他的期待,眼前停下幾輛黑色的轎車,打頭那輛
下來一位黑西服戴墨鏡的大漢。「您可是柳翰宇,柳先生?」

「我是......你是?」抬眼瞅著背光而站的男人,不解的問道。

「小少爺好,我是您父親派來接您的,請您上車吧!」大漢回身拉開車
門微躬身道。

「我父親?」柳翰宇站起身不敢置信。

「沒錯,小少爺請上車。」大漢點頭道。

「可是......」柳翰宇指了指地上的那堆行李,又指了指自己。「你們是
不是認錯人了?」

「......您看,這是不是您?」大漢遞上手中的相片。

「......是我。」柳翰宇低頭仔細看了看,那是去年和父母一起旅遊時照
的。

「那就對了,少爺請上車!」大漢不給柳翰宇發問的機會,推他上車。

「可是,行李......」

「少爺,不用你擔心,後面有人幫您照顧。」

「但......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

「這是您養父母給的信,您看一遍就明白了。」

「什麼養父母?」聞言柳翰宇一愣,被大漢推進車裡。

坐在寬敞舒適的後座,柳翰宇回頭望著後面另一輛轎車走出兩位大漢,
把自己的行李分別放置在其他車上。身下一動,柳翰宇感覺車子開始移
動。

望著兩面街景滑過,前面未知的旅程不知為什麼讓他有些心慌,似乎前
方等著他的未知世界將會把他吞噬。

想起手上那封信,柳翰宇連忙拆開。

宇兒:
   你看到這封信時,應該已經見到來接你的人了吧?我知道你會很疑
惑,看完這封信,你就會知道一切。
   那是十七年前,一個細雨紛飛的夜晚......

收起信,柳翰宇臉上流露出一抹無助,叫了十七年的父母居然不是親
生,而眼前找來的生父,他又是怎麼找來的,自己真的是他親生孩子
嗎?如果不是呢?

「少爺,到了。」就在柳翰宇胡思亂想間,車已經停了下來。

低頭步下車,柳翰宇抬首定睛看著眼前精巧典雅的三層歐式建築。

「少爺,您請......」大漢讓開身露出身後的台階。
柳翰宇舉步順著台階走進別墅,門口站著一群身穿制服的男男女女,領
頭是兩位年約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女。

「恭迎小少爺。」兩名中年男女領著所有人微微欠身施禮道。

「你們?」柳翰宇被眾人的恭謹弄得愣住了。

「小少爺,這一路您也累了吧?您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

「小翠,快把小少爺的行李抬到房間去。」兩名中年男女簇擁著柳翰宇
走進別墅,邊走邊吩咐道。不由分說柳翰宇被幾人推推搡搡的向客廳中
間的樓梯走去。

「你們,給本少爺讓開--」柳翰宇走到一半眼前出現一雙修長的雙
腿,叉開站在樓梯中間,頭頂上傳來冷冷的低吼。

「四少爺,您這是要去哪裡啊?」還沒等柳翰宇看清眼前人是誰,身後
的中年婦女,連忙踏前一步關心的問。

「跟同學出去夜遊,瑪利亞,晚上不用準備我的份了。」少年從柳翰宇
身邊走過,大聲說道。柳翰宇只來得及看到他的背影,銀白色的半長髮
隨意的在肩上飄蕩,高大修長的身材讓人羡慕。

「可是......四少爺,您晚上得回來參加歡迎小少爺的晚宴啊!」中年婦
人伸手拉住少年的手臂。

「哼!他這麼醜,哪裡像是我弟弟,我看是認錯了吧?!」少年回過
頭,讓柳翰宇看清他的面容。他是個非常俊秀的少年,冰藍色的眼眸,
筆挺的鼻梁,微薄紅潤的唇。

「四少爺,您怎麼能這麼說,小少爺是您弟弟,可是連主人都承認的
啊!」中年婦人截住少年未完的話語,生怕他越說越難聽。「四少爺您
慢走,記得早去早回啊!」

「知道了,你管好那個笨蛋就好。」少年撇了撇嘴,轉身向門外走去。

「小少爺,他是您四哥,被慣壞了,脾氣不是很好,您不要怪啊......小
少爺,讓僕人帶您先回房休息,有什麼事就按床頭的按鈕,我是這裡的
管家之一,我叫瑪利亞。」中年婦人轉過身自我介紹,指了指旁邊的那
名中年男子道。「他是我的丈夫彼得,也是管事之一。」

「哦!知道了!」

柳翰宇隨著領先女僕的身後,走到三樓最靠裡面向陽的房間。推開房間
映入眼底的是透過落地窗撒入滿室的燦爛陽光,眼前的房間比自己以前
的房間大了好幾倍。

以前自己一個人住一間三十多坪的房間,就已經讓同學們妒忌的要命,
可眼前的房間足有一百坪,而且位子和裝飾都相當不錯。

隨意站在敞開的窗前望下去,柳翰宇窗下一面是波光蕩漾的游泳池,一
面是妖嬈多姿的百花園。遠遠的卻有一道視線,挑動著他的神經,他忍
不住凝神向視線的來源處望去。

游泳池旁的遮陽傘下,一位古銅色肌膚,身材修長戴著墨鏡的金髮男
子,躺臥在躺椅上曬太陽。他旁邊坐著另一位肌膚白皙金色長髮隨意飄
散的少年,視線就是從他那兒傳來的。

「......少爺、小少爺......」

「什麼事?」耳邊傳來的詢問聲,柳翰宇回頭看了手裡拿著他最喜歡的
比奇鬧鐘的女僕。

「請問,這些東西放哪裡?」俐落的把衣物都掛好,女僕打開柳翰宇裝
滿玩偶和擺設的行李袋,有些為難的問道。

「這些你不用管,我自己收拾。」

「這怎麼行!」

「好了好了......」把女僕推到門外,柳翰宇毫不客氣的把她關在門外。

低頭瞅著裝得滿滿的行李袋,裡面的玩偶小飾品件件都是他少年時走過
的痕跡,沒想到媽媽都給他帶了過來。這說明了什麼?媽媽爸爸不再愛
他?真的不想要他了?

陷入低潮的柳翰宇開始胡思亂想,天性細膩的他,對周邊許多事物皆容
易感動,從他留戀著生活了三年的母校就能看出他的性格。

其實很早以前他就已經懷疑自己的身世,初一那年母親出了場車禍一度
生命垂危,在輸血時他無意中發現他的血型跟父母皆不相同。

雖然父母對他的關懷讓他壓下了心底的疑惑,可是心底終究還是留下了
一個疙瘩,無法化解。

時至今日,自己的猜測變成現實,一開始的震撼在路程中慢慢平復,並
逐漸接受了這個事實,但他卻不認為自己會是這家的孩子。不知為什麼
他沒有很強烈的歸屬感,這是種很難說明的感覺。

其實他有很強的第六感,這種感覺說給誰聽都不一定會相信,他不能清
楚的說出或者用圖像傳達。但是從小時候起,這種第六感就救過他好多
次。

像五歲的時候他和媽媽一起逛街突然覺得難受半路返家,躲過了一場連
環車禍。八歲的時候,他父親出國考察,他又哭又鬧結果讓父親趕不上
飛機,躲過了墜機事件,還有他十歲那年......

總之,除了他母親出車禍那件事情,因為他在親戚家玩沒來得及提醒
外,很多災禍都是憑這種感覺躲過的。隨著年齡增長這種感覺越來越
強,但是他也知道這種感覺不可以讓別人知道。

資訊的發達讓他很早就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不被當作異型生物對待,就
連他的父母不曉得這件事。他只是儘量護衛自己的雙親不受任何災禍侵
襲,再說人不可能總是那麼倒楣吧?

「嘟嘟......」拿起臨出門前爸爸給他新買的手機,柳翰宇終於忍不住撥
通了電話。「......現在不在家,請在嗶一聲後留言......」

他並沒有留言,順手掛斷電話,柳翰宇把手機隨意扔在床上。拉開一個
空櫃的門,把所有的玩偶飾物扔進櫃子裡面,迅速合上門。靠在櫃門
上,他的淚忍不住緩緩流下......

哭累了的柳翰宇倒在大床上終於睡著了,晨起的朝陽透過未關的落地窗
落在他的臉上,晶瑩淚水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

輕輕推開門,一條纖細的身影閃了進來。腳步輕盈的走近床邊,低下頭
瞅著沈睡中的少年,一頭燦爛的長髮垂落下來。

「嘻!好可憐,哭著睡著。」來人小聲的低語。「唔!戴著眼鏡睡覺,
多難受啊!」伸手拿下柳翰宇鼻梁上的黑框眼鏡,「呵!還好,這麼看
長得還可以!」

「......皮膚好白皙,看不到毛孔耶......嗯!好滑哦!手感不錯......」一
邊稱讚,來人一邊伸手摸了摸柳翰宇的臉頰。

「森,你幹什麼?」身後一人在來人耳邊低吼道。

「......啊......」來人嚇得險些驚呼出聲,被後面人唔住嘴拖了出去,只
聽「砰」的一聲門被合上。

「嗯......」被關門聲驚醒的柳翰宇,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瞅了瞅空蕩蕩的
房間,撓了撓頭,他以為剛才那聲音是他的錯覺。又合上眼睛,回到有
他、還有父母的美夢中,所以沒有聽見門外努力壓低聲音的對話。

「森,你剛才在幹什麼?」醇厚的男子聲音壓抑著聲量低吼道。

「我在敦親睦鄰,當然你可以稱這為友情的表現,或者手足親情的流
露。」清脆少年聲音懶洋洋的建議道。

「閉嘴,我警告過你,不許你對別人過於熱情,這很容易造成誤會。」

「我又沒有在別人面前這樣過,我只是在我弟弟面前,展露為人兄長對
他的真誠歡迎而已。」

「他也不行,誰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弄不好,根本就是個騙
子。」

「哈哈......你以為這世上有幾個人能騙過父親大人......這孩子,父親大
人可是找了十七年,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就算他真的是我們的弟弟,我也不允許你跟他太過親暱。」

「為什麼?他是我弟弟,我當然要熱情的招待他,讓他有回家的感覺,
總不能讓他躲在被子裡偷哭啊!就像當年你剛來的時候一樣。」

「不許,你是我的......不許你對他笑,不許你像對待我那樣對他......」

「為什麼?」

「反正不許。」

「可是......」

「沒有任何可是,走......去我房間,我們該好好談談你最近的態度。」

身材高大的男子拖著比他矮半個頭的纖細少年,走下樓梯拐進靠右的房
間,隨著「砰」的一聲合上房門,這場鬧劇在柳翰宇沈睡中落下帷幕。

睡了一天的柳翰宇,在像個小型游泳池的浴池中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浴,
換了件乾淨的襯衫,穿了條牛仔褲走下樓。

在女僕指引下找到餐廳,推門走進餐廳,他有些呆愣地望著裡面的擺
設。長方形的餐廳中間擺著一張十二人座的餐桌,十二張雕刻精細的高
背椅擺放在餐桌四周。餐桌兩側站著一排黑衣白裙的女僕,而瑪利亞夫
妻倆就站在主位的兩側。

「小少爺,您的位子在這裡。」彼得走到左側第三位置上拉開椅子道。

「哦!」柳翰宇走過去坐下,身後的彼得幫他把椅子正了一下,然後站
在他左側揚手開始上菜。

「小少爺,實在抱歉,本來我們準備好給你辦個接風晚宴的,可是其他
幾位少爺都有事沒有趕回來,所以只好您一個人用餐了。」瑪利亞也走
到柳翰宇的右側,從女僕手上接過盤子放在柳翰宇前面並為他擺好刀
叉。

柳翰宇以前常和父母去吃西餐,對於西餐的禮節還算記得,雖然不能說
完美,起碼不至於發出一些可怕的雜訊,或者讓盤中食物飛出餐盤這種
事情。

可是在一群人專注的目光下吃這頓飯,也實在過於痛苦,所以他只是勉
強的吃了幾口牛排、喝了口湯就放下刀叉,側首問站在一旁的瑪利亞。

「明天我要去大學報到,請問我要怎麼走?」

「明天早上我會吩咐司機送少爺您去學校報到。」彼得代替瑪利亞回答
道。

「不、不用了,告訴我方向和地址,我自己去就可以。」柳翰宇連忙搖
了搖手。

「可是......」彼得困惑的瞅了瑪利亞一眼。

「小少爺,這裡您還不熟悉,不如先讓司機送兩天,以後再說好嗎?」
瑪利亞低頭詢問道。

「嗯!好吧。」柳翰宇勉強點頭同意道。

「我吃飽了。」用餐巾抹了一下嘴角,柳翰宇站起身,禮貌的向瑪利亞
和彼得點了一下頭,轉身離開。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