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紅葉舞(上)》
2006-05-30    2006年6月8日出版       點選: 7877
第三卷 »
第二卷
 
 紅葉舞(上) 試閱

    第二卷

  「哇!好英俊的男人啊!」緋雪看著凌離開朱雀宮的背影,用手捂
著紅撲撲的小臉,興奮地尖叫:「喜歡、喜歡、我好喜歡他!」

  夜倚坐在床上,翻了個白眼,扯著緋雪的頭髮,拉過她的臉,忿忿
不平地道:「喂,緋雪,你搞清楚,你的未婚夫在這裡,你還敢對別的
男人擠眉弄眼?」其實他已經很慶幸了,緋雪居然沒有當著凌的面叫出
來。

  緋雪歪著小腦袋,認真地盯著夜的臉仔細地端詳了一會兒,斬釘截
鐵地道:「他比你更有男人味,我還是比較喜歡他。」

  修玉在一旁早已氣白了臉,聞言冷哼了一聲:「緋雪公主,那個西
翮凌長得是不錯,不過公主你別被他的外貌騙了,以後最好不要太靠近
這種人。」

  「為什麼?」緋雪和夜同時扭頭看修玉。

  「據說,這個西翮凌心狠手辣,冷酷無情,死在他手下的人不計其
數,在白虎國被人稱為『鬼h』,而且......」修玉頓了頓,很滿意地看
到緋雪和夜都屏息凝氣地等著他的下文,他才繼續道,「他雖然以『西
翮』為姓,卻不是白虎皇族的正統子嗣,只是一位公主與外族人的私生
子,身份不明。緋雪公主,以你的金枝玉葉之身,若和這種人為伍,怕
是有失身份。」

  「這些事情,你怎麼會知道?」緋雪語氣不善。

  修玉察覺到緋雪的不悅了,他縮了縮脖子,訕訕地道:「身為族中
的書記官,探聽各國的情況是我的職責......」

  「啐!」緋雪吐了吐舌頭,「別人家的隱私,你知道也就算了,還
一定要說出來,真是小人行逕。」她眼波一轉,很快又換上了一臉陶醉
的神色,「呵呵,對了,你說他心狠手辣,冷酷無情?哇,這才是真正
的男人,我最喜歡了。」

  修玉目瞪口呆地望著緋雪,覺得自己快要昏倒了。

  夜若有所思地想了一會兒,自言自語道:「難怪他的眼睛不是灰
色,而是褐色的......」他湊近緋雪的臉,凝視著她的眼睛,「緋雪,和
你眼睛的岫漇僊陸琚C」

  緋雪擁有最純正的朱雀血統,她的瞳眸是濃鬱的深褐色,折射出火
焰般熱烈狂傲的光彩。而凌的瞳眸是薄薄的淺褐色,流動著冰冷幽深的
清輝。同樣的色彩,卻能夠幻化出兩重截然相反的感覺。

  「真的很像嗎?」緋雪不停地眨巴著自己的眼睛。

  「差一點點,不過,都很漂亮。」

  「是啊,是啊,很漂亮。」緋雪高興地撲到夜的身上。

  「哎喲!」夜慘叫,「天哪,緋雪,別碰我的腳。」

  緋雪趕緊向後跳了一步:「不好意思,我忘記你的腳受傷了。」

  修玉斜著眼睛看了看夜的腳,皺起了眉頭:「你也太不小心了,這
個時候把腳扭了,秋祭那天你怎麼去跳舞啊?」

  夜苦著臉,晃了晃腳丫子,嘟著嘴:「離秋祭還有幾天呢,到時候
應該會好吧。」

  「這可很難說。」修玉聳了聳肩,頗有點幸災樂禍,「我去宮裡叫
御醫再過來給你看看,至於這幾天,你最好躺在床上,一步也不要
動。」

  「那會悶死我的。」

  「不會,不會。」緋雪很快地把凌儘鴗F腦後,樂呵呵地將一大堆
錦裳又拖了過來,眉開眼笑地道,「小夜啊,正好趁這幾天把所有的衣
服都試一試,到秋祭的時候,我保證會把你打扮成這世界上最漂亮的
人。」

  「啊!」夜呻吟了一聲,將頭埋進被子裡,「你還是讓我悶死算
了。」

  □

  又是一個晴朗的豔陽天。柔和的陽光洗過天空,溶化了雲彩。天是
清澈的蔚藍,隱約透著太陽的淡金色。朱雀神殿前,兩株挺拔的丹楓亭
亭而立,楓葉渲染著太陽的光輝,耀眼得幾乎看不清葉片的形狀了,鮮
明的,只是那朱紅欲滴的色澤,濃極,也豔極。

  今天,是朱雀國最盛大的秋祭日,傳說中朱雀神鳥誕生的日子。祭
壇中的聖火熊熊地燃燒著,祭司長高聲詠頌著祈福的經文。

  凌強捺住心中的不耐,端端正正地坐在貴賓席上。冗長的繁文縟節
多得令人難以忍受,凌身為白虎國的使者在這種場合是不能夠有失禮節
的,否則,他實在是很想拂袖一走了之。

  終於,祭司結束了他的禱告。朱雀王率著朝中大臣步出神殿,向諸
國的使者致意。

  凌的目光接觸到了朱雀王的眼睛,他的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朱
雀皇族的人都擁有褐色的眼眸,而他,最討厭的就是褐色的眼眸,就像
他自己的一樣。有人曾經對他說過,褐色是黑夜的岫熇U雜了血的岫
而形成的,所以像他這樣生著褐色眼眸的人,是在陰暗中出生,也只能
在陰暗中存在。可是,在另一個國度裡,和他同樣生著褐色眼眸的人卻
能夠成為火焰的王者,是不是很諷刺?

  凌冷笑著將頭側開去,眼角恰好瞥到了鄰座的一位少女,他的目光
立刻被吸引住了。從少女所坐的位置看來,她應該是玄武國的使者,她
生得很美,眉宇之間流露著一種高貴尊榮的氣質。可是,吸引凌的不是
她的美貌,而是她那如絲般的漆黑長髮,在淡淡的秋風中輕顫著,流動
著幽深的光澤。很美麗的黑髮,這讓凌又想起了夜,那個壞脾氣的黑髮
少年,不知他現在可好。

  少女發現了凌的注視,她微微一怔,並沒有氣惱,而是紅著臉羞澀
地垂下了眼簾。凌不想讓別人有所誤會,很快將目光收了回來。

  侍從長赫沙悄悄地從身後趨近,對凌耳語道:「凌大人,派去調查
的回報,三日前在驛宮外行刺的那些人似乎不是......王上派來的。」

  「我知道。」凌的語氣中不含任何波動,「他不會那麼傻,派一些
無用的庸才來送死。反正族裡想要我死的人又不止他一個,算了,這件
事到此為止,不要再提了。」

  「是。」赫沙退下了。

  此時,玉磬響起,深邃綿長,恍如從亙古傳來,樂聲已斷,餘音尚
自嫋繞,泠泠不絕於耳。玉磬聲中,一位身披紅裳的舞者飄飄然踏上神
殿前的闕台。舞者靜靜地立在臺上,不用言語,也不用動作,如微風中
娉婷的楊柳,風姿卓約的意態一下子鎖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凌凝望著臺上的舞者,覺得有幾分熟悉,他隱隱地想到了什麼。

  輕而短促的玉磬聲再次響起,舞者慢慢地拂袖,修長的手指劃過他
的眉際、他的眼角,露出了一張秀雅絕倫的面容,果然正是夜。

  琴瑟聲中,夜翩然起舞。足尖曼點,凌波微步,應和著舒緩的樂
聲,他輕輕抬起了皓腕,若羽燕振翅欲飛,又流連不前。他的眼波隨著
指尖移動,清靈中帶著些許嫵媚,顧盼之間,魅人心弦。夜腰肢輕擰,
躡節躍步,玉臂曳動霧綃冰裾的紅裳,如輕雲蔽月,如迴風舞雪。他的
身姿像流水般旋過,微仰首,正對著太陽的方向,陽光灑在他的身上,
抹上了一層金色的輝彩,他的身形融入了陽光,在舞步的幻變中,閃耀
著亮麗的光芒。

  樂聲漸急,夜的舞步也漸急,時竦時傾,時翔時行,翩若驚鴻,矯
若遊龍。彷彿被他的舞步所動,風搖,影移,驚起數枝秋楓,紅葉翩翩
落下。舞袖揮灑,帶動流風輕旋,牽引著繽紛紅葉在衣間袖底飄掠,恍
如蝶起、蝶舞,舞上如絲黑髮,順著柔順的髮絲慢慢滑墜,亮黑中襯著
殷紅,絲絲明豔,片片嫵媚。

  陽光照在身上,很舒服,凌沒有發現自己又微笑了。心底似有細細
的水流過,有微微的風吹過,將冰冷的薄霧帶走了。也許他真的生來就
是屬於黑暗的人吧,但至少此時此刻,他一樣觸摸到了陽光的溫度。黑
夜的岫熐P血的岫漜V合起來會形成他所厭惡的褐色,可是當兩者分開
時,幽深的黑色是夜芳澤的青絲與明亮的眼睛,濃豔的紅色是夜飄拂的
舞裳與掠過鬢角的楓葉,他想,他還是很喜歡這兩種岫滫滿C

  樂聲嘎然而止,夜順勢斂身收步,朝台下施了一禮,抬頭時,恰好
看見了凌,他愉悅地對凌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悄悄地招了招手。

  是不是他的錯覺?凌感到,在夜笑的時候,陽光總是特別地明媚耀
眼。他沈吟了片刻,站了起來。

  「凌大人,您有何吩咐?」侍立在身後的赫沙謹慎地問道。

  夜已返身向後臺退去。凌不說話,抬手示意赫沙止步,自己循著夜
的身形而去。

  繞過朱雀神殿,在長長的回廊上,凌果然看見夜在前面扶著牆慢慢
地走著,他疾步上前,扶住了夜。

  夜扭頭看見凌,很興奮地抓住他的手,急切地問道:「你看見我的
舞蹈了吧,你覺得怎麼樣?我跳得好不好?」

  凌望著夜紅撲撲的臉,心中竟有一絲憐意,但他很快刻意忽略了這
種心緒,淡淡地道:「好極了。」

  「好極了?」夜誇張地捏著嗓子模仿凌的語氣,不高興地摔開凌的
手,「哪有像你這樣誇別人的?冰冰冷冷的,一點誠意都沒有。」

  「我說的是真的,夜,你的舞姿真的非常美。」凌不得不耐下心來
解釋。

  「這還差不多。」夜的表情變得很快,馬上就笑瞇了眼。

  「只是稍微誇你一下,你就這麼高興嗎?」凌很難理解為什麼夜總
是這麼愛笑,不過,他是很喜歡看到這種笑容的。

  「因為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夜的眼中閃著認真、執著的神
色,「我能夠在秋祭上跳舞是為了完成媽媽的遺願。你知道嗎,只有全
國最好的舞者才有這種資格,以前媽媽也曾經在秋祭上跳過舞,所以她
希望我能夠和她一樣優秀。」

  「沒想到你也有懂事的時候。」

  「什麼話嘛。」夜瞪了凌一眼,「我又不是小孩子,我一直都很懂
事的。」他生氣地舉腳想踢向凌,但剛剛動了動,未癒的傷痛就讓他的
腳發軟,一下站立不穩,跌到凌的懷中。

  「你沒事吧?」凌擔心地問。他抱起夜,將夜放到石階上坐好,蹲
下身看了看,夜的腳已經又紅又腫了。剛剛被忽略的那一絲憐意又浮現
了上來,他有些惱怒地問道:「傷還沒好,你怎麼可以去跳舞?」

  夜看上去也頗為苦惱,嘀咕著:「昨天明明已經好了呀,怎麼又腫
了?」

  「為什麼不叫個人來扶你一下,難道你想就這樣一個人走回北門的
暖琳殿?」

  「我只是個身份卑微的舞姬的兒子,他們瞧在緋雪的面子上,沒把
我趕出朱雀宮已經很好了,怎麼還會來照顧我?」夜的語氣顯得滿不在
乎,言罷,他抬頭看了看周圍,又抱怨道,「緋雪這死丫頭,明明說好
了來接我,怎麼還不見人影,該不會又躲到哪裡去打瞌睡了吧?」  

  秋風撩起夜的髮絲蹭過凌的臉頰,癢癢的、麻麻的,這樣的觸覺似
乎一直傳遞到心裡去了。陽光太亮了,照得凌有幾分恍惚,他抬手,輕
柔地理過夜凌亂的長髮,捋到夜的耳後。

  夜眨著眼睛,茫然地看著凌,呆了半晌,他又想起了什麼,一把揪
住凌的衣領,湊到凌的面前,皺著鼻子,重重地哼了一聲,蠻橫地道:
「說起來都是你不好,要不是你的話,我也不會把腳給扭了,你說,你
要怎麼賠我?」

  那明亮清澈的黑眼睛在這麼近的距離凝視著他,眼睛裡折射出太陽
的光線,在那一瞬間融化了凌的理智。夜的嘴唇微微的噘著,流轉著細
膩盈亮的光澤,朱紅中泛著淡淡的粉色。這樣的嘴唇嘗起來會是什麼滋
味,凌忽然很想知道,於是,他俯身吻上了夜的唇。

  豐潤的、柔嫩的唇瓣似乎帶著一絲銷魂的顫抖。夜身體溫暖如陽
光,夜的唇也同樣溫暖如陽光,凌覺得自己甚至吮吸到了陽光的味道,
如此地清甜、甘美,令他忘記了一切。

  太陽是不是還很耀眼?風是不是還很溫柔?紅葉是不是還很燦爛?
看不見,也聽不見,時間的流動都已經凝固了......

  「啪!」一個很響亮的聲音驚動了凌,美妙的觸感倏然消失,然後
是臉上辣辣地痛。凌回過神來,夜已掙脫了他。

  夜拽著手心,緊緊地咬著下唇,急促地喘著氣,一言不發地盯著
凌,眼睛裡熱烈的怒火似在燃燒。  

  凌很奇怪自己的大腦為何偏在此際停止了思考,什麼也想不出來,
什麼也說不出來。不過他很慶幸自己的表情還能保持平淡,靜靜地與夜
對視著。

  漸漸地,夜眼中湧出了點點盈盈的淚光,澆熄了怒火,他原本泛著
粉色的臉頰如染上胭脂般透紅。

  夜是不是要哭了?凌的思緒又恢復了正常。今天的太陽太強烈了,
曬得他頭腦發熱,所以剛才會有那樣莫名其妙的衝動。凌方想開口解
釋,夜猛然一把搡開他,捂著臉,一瘸一拐地跑開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凌懊惱地嘆了口氣,身子向後一仰,靠在石壁
上,抬頭看向天空。耀眼的光線射入眼中,他瞇起了眼,什麼都看不清
楚,明晃晃地一片空白。

   □

  夜已經很深了,窗外,月兒半朧半明,窗內,燭影淡淡搖紅,月光
溶著燭光,將淺黃色的影子映在窗紗上。

  凌獨自坐在燈下。很安靜,只有燭火偶然發出「嘶嘶」的聲響,可
他的心裡卻像是有一種紛雜零亂的話音不停地在響著,當他側耳傾聽
時,卻又什麼都聽不見。他煩躁地順手拿起置於桌上的短劍,「嗆」地
一聲,抽出了劍刃。

  燭火搖曳了一下,又凝住了。劍刃泛著暗青色的幽光,森冷的觸感
從手裡傳到了心裡,慢慢地冷卻了思緒。也許他真的很冷酷吧,觸摸到
飲血的利刃,心就會平靜下來。指尖溫柔地撫過劍刃,冰冷堅硬的金屬
與他的肌膚有著相似的質感。燈光下,短劍流轉一縷清泠泠的光影,像
情人的眼波掃過。

  「叩、叩、叩」,輕輕的敲門聲中傳來赫沙恭謹的聲音:「凌大
人,有人求見。」

  凌將短劍插回鞘,放回桌上。

  「讓他進來。」

  背對著房門,凌聽見門被推開了,卻遲遲不見有人過來,他回頭一
看,來人居然是夜。夜低垂著頭,不安地絞著手指,立在門邊,欲進還
休。

  凌站了起來,面對著夜,沈默了許久,才想出了要說的話:「站在
門口做什麼?進來。」

  夜慢慢地走到凌的身前,偷偷地抬起頭來睨了他一眼,又把頭垂得
更低了。

  夜原本就比凌矮了半個頭,從這個角度看去,凌只能看見夜長長的
睫毛不停地顫動著。那紛雜零亂的聲音又在心裡響起了,仍舊聽不清
楚,凌不由地想再次觸摸冰冷的劍刃來鎮定一下,他的手伸出去了,但
剛伸到一半便被夜拉住了。

  夜抬起頭來,定定地看著凌。他的眼眸中躍動著異樣複雜的情愫,
似暗夜中的利刃破空而過,卻不是冰冷的,而是他所特有的火熱。

  凌勉強保持著冷漠的神情,將手抽了回來,淡淡地問道:「有什麼
事嗎?」直到剛剛為止,他都在為自己白天時親吻夜的舉動而感到不可
思議,但現在,他又不敢保證自己不會有同樣的衝動了。

  夜踮起腳,雙手勾住了凌的脖子,貼近凌,微微揚起了臉。他的臉
頰似乎染上了紅燭的光,呈現出豔麗的桃色光澤,帶著魅人的意態。

  凌好像聽見心裡的那個聲音又在{喊了,無意義、但是激昂地{
喊。

  夜什麼話也不說,他的臉越來越貼近凌,那種姿勢,讓凌覺得......
覺得,他是不是要自己吻他?凌在心裡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可他的
身體卻違背了意志,吻上了夜鮮潤的紅唇。

  所有的聲音都歸於沈寂,凌甚至聽不見自己心跳的聲音、呼吸的聲
音,感官中存在的只有夜的嘴唇的味道,很甜、很甜,像融化了的糖果
般,似乎......太甜了吧?凌有些眩暈了。

  夜出奇地平靜,任憑凌吻著自己,沒有一絲掙扎。

  口中的甜味愈來愈濃,凌的頭也愈來愈沈,不知不覺地鬆開了夜,
無力地癱倒在地下。

  夜看著凌倒下,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呸」地吐出了口中殘
餘的迷藥,用力地抹了抹嘴唇,狠狠地踢了凌一腳:「西翮凌,你這個
大混帳,我恨死你了!」

  凌暗叫不妙,他試圖抬起手來,但身體卻軟綿綿地不聽使喚,所幸
的是,他發現自己還能開口說話,強作鎮定地道:「洛夜,這到底是怎
麼回事?」

  「我的嘴巴裡含了迷藥,事先沒有服解藥的人要是沾到了,就是你
這個下場!」夜惡狠狠地道。

  「你不覺得你這種做法很陰險?」

  「我陰險?」夜火大,又踢了凌一腳,「你要是不吻我的話,怎麼
會中毒?」

  「是你先引誘我的。」凌很佩服自己這種時候還能保持清晰的思
路。

  「那今天早上也是我引誘你的嗎?」

  「是。」

  「西翮凌,你下流!無恥!卑鄙!」夜氣得快抽風了,拐著受傷的
腳洩憤般地跳來跳去。

  明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不應該笑的,可是看著夜孩子氣的舉動,凌發
現要控制住自己的笑意實在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好吧,算我錯了,我
向你道歉行不行?」這是凌第一次向別人低聲下氣。

  可是夜毫不領情:「你想就這樣算了?你做夢!你知不知道,那是
我第一次、第一次被人吻啊!居然是和你、你、你這個噁心的男人,
我、我、我......」他氣得說不出話來。

  「那你想怎麼樣?」

  「我、我......」夜一時為之語塞。對了,向緋雪要了迷藥就匆匆地
跑來了,到底想怎麼樣,還沒有想過,這是個傷腦筋的問題。他舉目四
處張望,看見了桌上的那柄短劍,眼珠子一亮,過去拔出了短劍,到凌
的身邊蹲下,晃動著手中的劍,努力地裝出兇狠的表情:「我要宰了你
這個大色狼!」

  凌微微一驚,憑夜這種火暴的脾氣,會做出什麼事情來還真的很難
說。他儘量用平緩的語氣道:「我是有不對的地方,可是還罪不至死
吧?」

  「呃......」夜搔了搔頭,好像是這樣的,可是也不能便宜了凌。他
皺著鼻子,使勁地想了半天,突然大叫一聲:「對了!」

  「你又想到了什麼?」看著夜的表情,凌隱隱覺得有些不對。

  「哼、哼、哼......」夜咬牙切齒地道,「我要閹了你。」

  「什麼?」凌忍無可忍,失聲叫道。簡直匪夷所思,天知道夜的腦
袋瓜子裡到底裝的是怎麼。

  「沒錯,對付你這種變態的大色狼就要用這種辦法,這樣以後你就
不會為害世人了。」夜越想越覺得正確。說幹就幹,他放下手中的劍,
跨坐到凌的身上,開始動手解凌的褲子。

  「洛夜,你冷靜一點,別耍小孩子脾氣。」

  夜充耳不聞,埋頭苦幹。原本以為所有人的褲子都差不多,脫起來
應該很容易,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可是,不管怎麼說,親自動手脫另
一個男人的褲子總是件難為情的事。心越慌,手越抖,就越是亂成一
團,夜拉扯了半天也沒有將凌的褲子解下,他生氣了,拽著凌的褲帶,
悶聲道:「討厭哪,這麼難脫,你這人怎麼穿褲子的嘛?」

  「你實在是有夠笨的。」凌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夜以曖昧的姿勢
伏在他的身上,夜的手在他最敏感的部位摩蹭著,說話間,凌的身體有
些燥熱,熱流散向四肢,帶動手指可以略微抬動了。

  「你、你又說我笨?」夜氣壞了,閉著眼睛,雙手狠狠地向下一
扯,「嘶」的一聲,果然被他成功地將褲子扒了下來。

  下身暴露在夜晚清冷的空氣中,凜凜地一刺,激蕩的感覺擴散開
來。夜的手指觸過他赤裸的肌膚,炙熱從夜的指尖傳入了他的血脈,血
液的溫度也陡然升高了。冷與熱衝撞著,在體內行成了洶湧的暗流,身
體越來越麻,像有幾百隻螞蟻在身上啃咬著。凌皺緊了眉頭,掙扎著,
發現自己的身體逐漸恢復了知覺,他勉強抓住最後一絲理智:「洛夜,
別鬧了,快從我身上下來。」

  「誰和你鬧了,我是當真的。」夜沒有察覺到凌的異樣,紅著臉斥
道。雖然同樣是男人,可他還是不好意思仔細地去看凌的下身,只好憑
著直覺亂摸一氣,尋找著想要的目標。

  天啊,難道夜不知道他的舉動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多麼大的誘惑嗎?
凌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非常強烈的欲望從下腹升起,想要擁抱住什
麼,想要佔有什麼......什麼?對了,就是眼前這個美麗的少年,想要
他,要他......凌努力地撐起手臂。

  夜終於摸索到了目標,當他的手觸上去的時候,發現手感有些異
樣,他的眼睛隨之望去,不由「啊」地發出了一聲低呼。凌男性的象徵
在他的手中已然開始漲大、挺立,夜忙不迭地放手,氣急敗壞地嚷道:
「西翮凌,你真是噁心透了!」他的手還沒來得及收回來,冷不防竟被
凌一把抓住。

  凌奮力撐起身體,一個翻身,將夜壓在自己的身下。他低低地笑
著,用沙啞的聲音道:「夜,你的藥......效果好像不是太好啊。」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三卷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