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習慣成自然》
2005-09-22          點選: 14777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夏臾 封面繪圖:牙木 定價180元

他……是不是在作夢?
這個男人、這個男人……未免太好看了!

江梓然,芸芸眾生中一份子,乏善可陳的小角色一枚。
偏偏在大一那一年,
他遇上了季沐海,一個俊美非凡的天之驕子──
他們在誤打誤撞下成了室友,
而這一段「孽緣」也一直延續到二人畢業、出社會亦不曾中止。


十年的歲月,他們從不喜歡到喜歡、從喜歡到愛。
單純的友誼在無形中變質,
二人的生活看來平和,檯面下卻是暗潮洶湧。

一旦愛習慣成自然,又有誰……可以察知它的存在

 習慣成自然 試閱

第一章

  凌晨四點。天色尚未清明,鬧鐘已準時作響。

   大約響了一分鐘左右,被窩裡伸出了一隻手,上上下下摸了一摸,終於找到了床頭櫃上,打亂一切安寧的罪魁禍首。

   好沉重……江梓然搖了搖頭,緩緩地爬起來。他瞇著一雙惺忪的眼,在瞟到了此刻的標準時間後,掩不住倦怠地輕輕打了個呵欠。

   才睡了三個小時而已……他逸出了嘆息。眼睛酸澀得不舒服,口腔中也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噁心感。肚子也是,悶悶的,有一些疼痛……是睡眠不足的緣故吧?江梓然揉了揉太陽穴,一肚子的無奈在瞄到了那個呼呼大睡的人影後,不禁變得越來越深了。

   自己絕可以睡到太陽下山再起來──反正他今天休假──偏偏為了這一個混帳傢伙,他已不曉得犧牲了多少的睡眠時間了。

   他們認識了多久,他八成也苦命了多久。

   江梓然不勝唏噓,放下了鬧鐘,望著一室的闇,他的心緒也漸漸朦朧了。

   他們認識了幾年?一年?五年?還是十年?想想自己遇到這傢伙的時候,他不過是大自己一屆的學長;而自己,也不過是甫入十八門檻的大學新鮮人罷了。

   時光荏苒,歲月悠悠啊……他已不記得大學時代的自己,是怎生模樣了。

   其實不記得也無所謂,畢竟他的大學生活和他的人一樣──很平凡,平凡得令人過目即忘,平凡得……沒有那個記憶的價值。

   在江梓然而言,清秀,絕對是美化百分之二百的說法;閉俗,則是最符合自己的寫照。他的五官很樸素: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既平面又沒有立體感。身材也是瘦瘦小小的,所有的不利因素搭上他總是蒼蒼白白的臉,畢業照中的自己,看起來和什麼孤魂野鬼幾乎沒有兩樣。

   加上個性上的不突出,使得江梓然不論在哪裡,都是任人忽略的小角色,登不上大雅之堂。

   而如此平凡庸俗的他,竟然會認識季沐海這樣的天之驕子,進而成為無話不談、無事不做……咳咳咳、的「好朋友」,真是八月的大熱天下雪一般的──不可思議。

   思及此,江梓然眼睛一翕,睨住被單下橫陳的純男性軀體,手指悄悄地刷過他結實的小腹、精壯有形的胸膛、深刻如雕的鎖骨……然後,停在男人宛如上帝惠賜的完美五官上,淡淡地嘆了一口氣。

   大衛像的黃金比例也是這般吧……他讚嘆,卻是掩不住懊惱──上帝是不公平的。早在十年前見到這傢伙的時候,他已是親身體會到這一點了。

   在得到了十年如一日的結論後,江梓然憤然抬起了手,很不客氣地朝季沐海的頭頂,「啪」的一聲──狠狠打了下去。

   簡直是在打小孩。

   哼哼,這樣已是很收斂了,誰叫他總是拿自己當鬧鐘用? 似是為了彌平心中的不滿,瞧季沐海兀自睡得沉,江梓然於是想了一下,然後惡作劇地伸出了邪佞的手指,在碰到目標──季沐海的臉──之際,即受到了一條胳臂的阻攔,自己則是以極其曖昧的姿勢,被乍然醒來的季沐海……壓在了身下。

   「早。」他的唇輕輕碰上他的,在空隙中喃著愉悅的招呼。

   「你醒了?」江梓然腆著一張臉,老大不爽地推開了季沐海的頭。

   「剛剛醒的。」季沐海甚是俐落地起身,給予他充分的空間爬起來。「在你一掌打下去的時候。」哎,被人那樣襲擊還不察覺,是等著被活活打死不成?「拜託你,以後叫人的時候可不可以『溫柔』一點?」

   溫柔?「敢情你要怎樣的溫柔?」

   「嗯……像是早安吻啊,或是一個熱情的擁抱……」

   「下輩子吧。」江梓然狠狠截斷了某人的「肖想」。什麼早安吻!以為自己在演連續劇啊?一般而言,早上醒來的時候嘴巴裡面都是異味,黏黏澀澀的,想一想都覺得噁心……雖然明白季沐海只是在開玩笑,可江梓然還是受不了地白了他一眼。

   正因為江梓然不喜歡,季沐海才會退而求其次,輕輕吻一下而不深入。

   「現在幾點?」

   季沐海伸了一個懶腰。太大的動作,使得被單自胸膛落至腰,露出了一大片肌理分明的胸膛,令人格外想入非非。

   「自己看。」一把抓起了鬧鐘,江梓然直直地砸入他的懷中。「凡事靠自己最實在,都三十歲的人了,自己的事好歹自己負責,OK?」他和季沐海又不一樣,一天的工作總是一字緘言──滿、滿、滿!早起幹嘛啊?吃蟲嗎?

   「……我很累。」

   江梓然挑了挑眉,擺著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你累我就不累?」他老大要走秀、要趕場、要拍照……他這個「御用化妝師」也一向兩肋插刀,走秀、趕場、拍照,樣樣沒有缺席過。他累,自己又未嘗輕鬆了?

   「你明明沒什麼在動。」還要自己雙手並用、左逢右迎,梓然才願意「小小」配合他一下。

   明明沒什麼在動?!赫,天大的冤枉!「我不動你是哪來的妝?」天上掉下來的嗎?還是他大爺覺得「自然就是美」?天曉得Camera之下不化妝,拍出來的樣子多可怕!

   「……妝?」

   「不然咧?」看到季沐海一臉的雞同鴨講,江梓然不由怔了一下。

   該不會……這傢伙指稱的「累」是……江梓然張口結舌,在意會到季沐海眼中的促狹後,他白皙的頰隱隱湧上了紅光。「季、沐、海!」惱羞成怒的一拳,可惜遭到了對方的攔截。

   「接殺出局。」季沐海調侃一笑,俏皮地眨了眨眼。「模特兒的身體可是商品,萬萬傷不得,知道嗎?」

   「需要你提醒?」憤憤地抽回拳頭,江梓然冷不防地一擊──「放心,如果不幸留下了傷口,我也會負責到底,讓你看起來一樣晶瑩剔透、完美無暇。」小覷他?老虎不發威,真以為他是病貓啊? 噢……「是……憑你的能耐一定沒問題……痛……」

   擋得了一手,擋不了第二手。到底是他的防備越來越弱,還是頻頻受自己捉弄的梓然越來越強?

   應該是後者吧……梓然一向是「不二過」的奉行者啊。

   「OKOK,我不鬧了。」乖乖舉起雙手投降,季沐海說不鬧就真的不鬧,是以江梓然的態度也稍稍好了一點。

   「你先去洗澡,六點我們要趕到攝影棚……你今天有一百套以上的衣服要換,認命吧。」秘書一般地交代下大致的工作內容後,江梓然因季沐海一張「習慣了,嚇不倒我的」的表情,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意。

   「哼,你倒是悠哉,幫我上一下妝之後,就可以涼在那裡,只需要偶爾再上來添添妝就行了。」

   他的工作哪只有這樣而已?但江梓然還是笑笑,「怎麼,後悔了?」

   「不。」季沐海答得乾脆,江梓然像是「早知道」似地點點頭。

   因為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旁人不能置喙,他也不曾後悔──這是季沐海在困厄的時候說的,而他也確確實實地奉行不悖著。

   「好了,去洗一洗臉。」藏起自己的笑,江梓然作出趕人的動作。而在季沐海不顧他的目光、赤身露體進了浴室後,江梓然才像是洩氣的皮球那樣,一顆頭軟軟地垂了下來。

   瞥到了地板上的衣物,他又是忍不住嘆。

   須臾他下了床,撈了一件衣服匆匆穿上,然後像是一個管家似的,一件一件地拾起了地上七零八落的衣物。待撿完了衣服、清理完床鋪,他還要準備早餐呢……腦中忖度著那個人喜歡的菜色,江梓然突地呆了一下。

   想想,他似乎習慣了自己像個賢內助似的,替那個人一一解決日常的繁瑣事務。包括在凌晨四點叫他起床、打掃、洗衣、煮飯……有的沒的。甚至二人在一起之後,這些雜務更是變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部份,習以為常地忙碌著,卻不曾懷疑為什麼……

   想必那一根愣木頭,一定以為好朋友這樣──包含有「需要」的時候,上床做愛都是十分理所當然的情形。天知道自己這般任勞任怨、為了某人忙裡忙外的原因是什麼……唉。

   算了,不要想了。江梓然搖搖頭,似是想要搖去腦中的煩躁,還有無奈。

   自很久很久的以前,他就已經明白了。他把這個視為禁忌,然而要發生的終是要發生。尤其在他瞭解了季沐海這個人,熟悉他的一切優缺點甚於自己的時候,他就隱隱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陷入一種萬劫不復的境地中,永永遠遠……不能自拔。

   有這麼嚴重?是,是有這麼嚴重。他不曉得一個男人愛上另一個女人,會是怎樣的一番風貌。然而他確實明白的是,自己所抱持的這一份情愫,是不會有任何結果的。

   沒有為什麼,只因為自己太平庸,平庸得配不上他、平庸得不能讓那個人愛上自已,即使他們愛的都是男人也一樣。遠在十年前,見到他的第一眼開始,江梓然已經明白了。

   他們,注定了只是「好朋友」而已…… 江梓然苦笑,一邊哀嘆自己的多愁善感,一邊摭起了最後一件衣服。

  那是他們第一次邂逅的事。

  說是邂逅,其實也說不上羅曼蒂克,或是天雷勾動地火。他們只是相遇了,相遇了而已。那一年,他大一,而他大二。

  都是茫茫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慘綠少年。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