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6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噓!今夜哪裡有鬼!(三)》
2006-03-31    2006年4月17日出版       點選: 22588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Amemura  定價180元

看A片也能撞上無頭女鬼,坐捷運遇上無名怪魔;何弼學依舊稟持靈異雷達本色,走到那裡屍體跟到那裡。
 
CK女王再臨、清代公主還魂;女王V.S公主的世紀對決,靈異女子摔角大賽出現升級版!

 

何弼學推了她一把,這位留著短髮的年輕女孩,頭顱轉了一圈,接著掉在地上,滾到何弼學腳邊……血淋淋的手緊捉住何弼學,整個人像浸在血泊裡泡過的顏書宇,牢牢的扒住何弼學的大腿!

 
四大玉器與長生石的陰謀,終於揭露了冰山一角,殷堅與何弼學能不能順利破關?

 噓!今夜哪裡有鬼(三) 試閱

 

 

車子毀了,一時半刻也離不開,最慘的是事後處理過程繁瑣得讓人很想去死,該怎麼向保險公司解釋為什麼會連著三輛車被砸毀?被什麼人砸毀?何弼學蹲到陰暗的角落裡,他有種這輩子再也保不到汽車險的錯覺。

 

「小學,先上樓去等吧!在這裡曬太陽會暈倒的。」何士瑋好心的提議,他跟何弼學可是天差地別,從小在鄉下長大,滿山遍野亂奔是家常便飯,何弼學可是不折不扣的都市小孩,再加上晝伏夜出,說白話一點,這人已經有點見光死的傾向。

 

「堅哥,你知道嗎?其實我想換輛休旅車耶……。」何弼學咯咯笑著和殷堅商量,後者冷冷的瞅了他一眼。

 

「換車?你想也別想,給我搭捷運,搭到你債還完為止。」殷堅哼哼兩聲,拎著對方衣領將人推進大廈裡,冷森森的空調迎面撲來,殷堅微微皺起眉頭,心有所感。

 

停下腳步回頭,就看見兩男一女緩緩向他們走來,為首的那個穿著深黑色唐裝的男人,五官精緻、俊美,和殷堅十分相像。殿後的何士瑋好奇的頻頻打量兩人,他跟何弼學兩人也是血緣極近的堂兄弟,可是兩人在外形上其實並不像,倒是殷堅、殷銑兩人,差不多快是同一個模子鑄出來。

 

「果真是你?我們追著那個食人生靈妖孽的氣味過來,竟然在這裡遇到你,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殷銑冷哼。老爺子已經下達命令,要殷家全力追捕那個食人生靈的妖怪,子孫輩中的佼佼者殷銑、殷楓他們,自然最為賣力,無巧不巧的尋著氣味追來,卻在這裡遇上有同樣能力而且曾有嫌疑的殷堅。

 

「什麼解釋不解釋,另有其人你聽懂不懂?才剛跑了,你怎麼不去追?總是晚人半步,我真懷疑你是故意的還是真這麼無能!」何弼學氣不過,掙開殷堅竄到殷銑身前,明明兩人長得很像,不過殷銑是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何同學……。」殷堅跨了一步將人拉回身後,緊盯著殷銑,殷家子孫如果內鬥起來,何弼學這個毛毛躁躁的普通人還是有多遠躲多遠,這可不是他小小的平凡人能插手的事。

 

「殷銑,這應該是真的,殷堅身上沒有屍氣。」一旁的殷楓忙著打圓場,其實殷銑也明白,只是他太習慣針對殷堅了,總之不讓那人有好日子過,他就會覺得快樂一點。

 

「聽到沒?還不快走?再遲一點又害死幾條人命,這可要算在你身上!」何弼學又擠了出來橫在殷堅身前,他知道殷堅這人有時會不太講理,對於被冤枉啥的會賭氣的懶得解釋,上回就搞得自己差點一輩子被釘在棺木裡,他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殷堅再次吃虧,現在是一對三,加上他跟他堂哥,至少在氣勢上比較不輸人。

 

「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個普通人插嘴?自不量力!」殷銑瞪著何弼學冷哼,這大約是遷怒,整不到殷堅,就把氣出在一直很多話的何弼學身上。

 

不說還好,一說何弼學也是新仇舊恨外加車子被砸的鬱悶全部爆發,普通人?普通人?他還真是受夠了『普通人』這三個字的鳥氣,生來平凡是他的錯嗎?一個兩個都是不正常的變態,會法術了不起?

 

「是啦!我是普通人啦!又怎樣?有種你就用你殷家的道術來轟死我啊?」何弼學吼了回去。一瞬間氣氛立即凍僵,殷銑臉色一變,殷堅一張符紙緊握在手裡,何弼學還氣鼓鼓的瞪著人,而殷楓、殷森兩姐弟則左看右看不知該幫哪邊,只有何士瑋仍是一頭霧水,完全不在狀況內。

 

殷銑的雙手握緊、放鬆、握緊、放鬆好幾回,看得出他處在盛怒之中,只是殷家的家規很嚴,他不能濫用道術,更何況是傷害無辜的旁人。何弼學顯然也想到了這點,神情從原本氣鼓鼓的模樣,突然轉為奸計得逞似的可愛笑臉,他可是個無辜的『平凡人』啊!一輩子小奸小惡有過,可稱不上罪無可恕喔!再怎麼樣也輪不到他們殷家替天行道嘛!

 

「哈哈……吃癟了吧?你不能動我,可是我卻能修理你!」何弼學真的是說動手就動手,話才剛講完就馬上揍了一拳,殷銑吃驚之餘硬挨了一記,殷堅跟何士瑋連忙把何弼學架開,腿長有腿長的好處,這傢伙竟然還能趁著兵慌馬亂之際再踹上一腳。

 

「何同學!不准亂來!」殷堅把人拽開,口裡雖然是斥喝,不過心底卻是在笑。平時礙於兄弟的關係上,他不怎麼跟殷銑計較,不過何弼學這神來一筆,說不高興其實是騙人的。

 

「叫陰險的那個!你給我聽清楚了,這就叫鬥獸棋,老鼠吃象!識相的就不要再來找殷堅麻煩,他是我在罩的!你還敢來,我見你一次扁一次!」何弼學還在那裡張牙舞爪,平日裡看慣他溫溫吞吞的模樣,一旦兇起來,其實還蠻有氣勢。再加上一旁的何士瑋,雖然不明究理,不過他一向疼愛自己弟弟,絕對站在他這邊,這場架真要打起來,他們贏面反而較大,何弼學不濟歸不濟,何士瑋這位家裡開武館的小保全可不是省油的燈。

 

殷楓搖搖頭,死命的拽著殷銑,這人也完全被惹毛了。不過如果打起來,對方有殷堅跟何士瑋兩個高手,己方只有殷銑一人,畢竟她跟殷森是不可能插手,那這場架殷銑哪來的勝算?如果他敢動用殷家道術私鬥,萬一傷到了何弼學兩兄弟,那殷銑的下場只怕會更慘。

 

「銑哥,正事要緊。」年紀較輕的殷森小聲的提醒,他們是來抓那個掠食生靈的妖孽,不該在這裡瞎纏。殷銑恨恨的瞪了何弼學一眼,後者不知死活的扮了個鬼臉,不氣死對方不罷休的模樣,跟著那三人快步離開。

 

「哼哼!知道我的厲害了吧?」何弼學嘿嘿兩聲,心情大好。

 

「是啊!知道你厲害了,老鼠!得意了吧?」殷堅搖搖頭,他剛剛其實還蠻擔心殷銑豁出去真的來一招五雷轟頂,看這個白癡有幾條命夠人殺。

 

「喂!你怎麼這樣講話?我在幫你耶!」被叫老鼠的那個當場很倒彈。

 

「幫我?真打起來你幫得上忙嗎?上樓啦!」殷堅手一捏,正好掐中何弼學的腕關節,後者一陣酸麻的哀哀叫,半拖半拉的讓人拎進電梯裡。

 

責任編輯: twohigh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