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十世甲蟲》
2006-03-30    2006年4月5日出版       點選: 10549
第一章 »
序曲
 

作者:郁卡德  封面繪圖:銅鑼燒  定價180元

「天界桃花,人間禍水」。
從來有資格稱紅顏禍水的,不是清麗絕俗,就該冶艷妖嬈──

魔君楓璃怎麼也料不到天桃花的外貌竟如此令人「驚厭」;
更想不到的是:
這朵身材掛零、容貌掛零、智慧乍看等於零的桃花,
竟有本事拆穿他溫雅的假面具,引得他青筋狂爆、怒吼連連……

淪落凡塵的天桃花,
原本預備單蠢無憂的度過十世甲蟲歲月,
卻在看到楓璃的笑容後,一見鍾情,立誓求親,
所以費盡心力修成人身、來到楓璃身邊。

綿延了七百年的愛戀,天桃花究竟能不能等到甲蟲的春天?

 十世甲蟲 試閱

序之曲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樂的小甲蟲,我的翅膀又薄又亮,我的甲殼又硬又堅,我的肚子又圓又大,我的腿又短又粗,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樂的小甲蟲,沒有煩惱也沒有憂愁,抬抬腿呀,搧搧翅,我飛,我跳,我爬爬爬……」

一隻又圓又小的甲蟲飛進一片夜鶯花叢,一邊唱歌,一邊努力搧動自己的翅膀。但是因為實在太胖了,即使飛起來也是歪歪斜斜,根本就沒有任何美感。

牠笨重的身體「叭」的一下重重跌到夜鶯花的花瓣上,那夜鶯花一陣顫,彷彿忍受不了這麼個小東西的重量而搖晃了幾下。

小甲蟲努力爬到夜鶯花的莖部,伸出長長的舌頭,輕輕刺入花莖,滿意地吸食著夜鶯花的汁液。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樂的小甲蟲,我每天吃飽就睡覺,睡完就吃飯,滿園的夜鶯花呀都是我的食物。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快樂的小甲蟲,雖然我是隻害蟲,可是我很快樂……」

小甲蟲一邊進食,一邊繼續唱著歌。笨拙而圓滾滾的身子在花枝上爬過來爬過去,牠的腿就跟牠唱的一樣,又短又粗,緊緊的巴著花枝,十分不雅觀。

「咦,花叢那邊是什麼?」小甲蟲伸長脖子,雖然牠根本沒有脖子。

那一片夜鶯花叢中站著一個人。

小甲蟲努力爬到一朵最大的夜鶯花上,想把那個人看清楚。

「啊,是個少年,是個少年。」小甲蟲又叫又跳,色瞇瞇地大叫道:「是個美少年,噢,我最喜歡的那種。」

不過,由於牠說的是甲蟲語言,相信沒人聽得懂;至於牠的又叫又跳,當然也沒人看得懂,就當一隻昆蟲在發羊癲瘋好了。

花叢中的少年長得不算俊美,但極為清秀,長著一雙神秘高貴灰中帶金的眸子,還沒有完全成熟的身體體態修長,風雅飄逸,奇異的夾雜著一絲抹不去的溫柔與孱弱。不過,這並不是他引人注目的真正原因,他的與眾不同,在於他稚嫩面容上那似有若無的一抹微笑。

小甲蟲捂著自己的胸口──假如牠短短的腿捂得著胸口的話──激動地叫道:「我完了!我死了!這世上怎?會有這?美的人……」

少年靜靜的站在花叢中,熠熠的眼睛散發出耀眼的金光。他的周遭全都是乾淨純淨的氣息,彷彿花中的精靈,又似落入凡間的仙子。如果這裡不是魔界,絕對不會有人想到他是一個惡魔,一個飄然出塵的惡魔,一個不似惡魔的惡魔。

他似乎是注意到了夜鶯花上那一隻甲蟲,因此慢慢地走了過來。

小甲蟲的心跳得幾乎從喉嚨裡蹦出。啊!他連走路的樣子,都是那樣好看!

少年仍然是輕柔的笑。其實他的臉上並沒有笑容,只是他灰金色的眼睛微微彎起,整個臉上就彷彿帶著淡淡的笑容,像春風拂面,純淨清雅,柔和得如一汪清泉。

「好……好美……」

小甲蟲讚嘆地看著少年,忍不住搔首弄姿地舞動自己粗短的手
腳,想要吸引少年的目光。

少年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撫摸小甲蟲停留的那朵夜鶯花的花
瓣,圓潤潔白的手指像撫摸情人一樣充滿了柔情蜜意。他輕輕剝掉了一片花瓣……接著再剝掉一片……再一片……一片……片……即使他正進行辣手摧花的動作,也給人一種無法形容的柔美,彷彿他做的是一件天下最純潔、最高尚的事情。

為了不掉下去,小甲蟲只好努力朝花的中央爬去。雖然牠會飛,但飛不了多遠,而且牠捨不得飛走。

終於花瓣全都被摘除了,只剩下花中間的花蕊。

小甲蟲努力的用手腳抱住中間那根最長的杏紅色花蕊,圓黑的身子隨著花蕊擺動,可憐兮兮的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

少年的嘴角突然彎起,一朵大大的笑容呈現在他臉上。那一瞬
間,這一片火紅的夜鶯花也彷彿黯然失色。他的整張臉似乎都在發光,溫蘊與柔媚交錯,清純與嬌豔融合,天地之間萬物都彷彿停頓,所有的空間都被那笑容充滿……

小甲蟲只覺得自己也融化在那笑容裡,不記得自己是誰。牠忘了自己的危險境地,結結巴巴地道:「嫁……嫁給我……做……做我娘子吧?」不過,依然是牠的甲蟲語,沒人聽得懂。

少年臉上仍然帶著那朵微笑,拿起一旁的澆花器皿,慢慢地澆起花來。水滴比小甲蟲的身體還要大,一滴就把牠打翻在地,半天都翻不過身來。

不過少年卻沒有注意,繼續慢慢的澆著花。然而,在他轉身過
去,在小甲蟲被水滴打得暈頭轉向的時候,他那雙溫柔得令人眩目的眼睛裡閃現的,卻是一抹快得讓人根本不會察覺的冷酷。

望著少年慢慢離去的背影,小甲蟲快樂的心情沈靜了下來。如果有人能瞭解一隻昆蟲的心理,當知牠的心境一下子就矛盾了起來。塵封已久的記憶片斷,在牠的腦海慢慢變得清晰了。牠記得,那一天──

 

「天帝,那絕對不是乾坤的錯,請不要貶他下凡,他絕對是無辜的。」

一群如花般嬌豔的女仙跪在天殿之下,向王座上的老人求情,看得排列在大殿兩側的文武百官恨得直咬牙。他們憤恨的眼光如果可以殺死人,那麼那個跪在大殿中央形如一團肉球的傢夥,早就被殺死數百上千次了。

王座上的老人眼見眾多美女求情,他也準備找個臺階下,畢竟他也不是真的想貶那人下凡。但當他的目光轉向那團肉泥球時,他臉上的肌肉一陣抖動,氣得大吼道:「天乾坤,你究竟知不知道什?叫做悔恨,居然在這種時候還敢給本帝睡大覺!」

大殿中央的那團肉球終於動了動。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團肉球是個人,一個胖得呈圓球狀的人。

圓球伸了伸他那粗短的手臂,打了個呵欠,因為臉上肉太多,眼睛,鼻子都陷在肉裡,一眼望過去只看到他那張大張的嘴,如同一塊大餅突然破了一個洞,瞧得眾人一陣惡寒。

「天帝,依臣看來,天乾坤邈視天界威嚴,肆意妄為,屢屢違反天規,觸犯天條,實在罪大惡極,這一次,天帝絕不能姑息。」

一旁的天界鎮天大將軍出列,厭惡地看了天乾坤一眼,落井下
石。

「境無海,乾坤究竟跟你有什麼仇?你要這樣陷害他?」那一堆替天乾坤求情的女仙中間,一位身穿淡青色荷花裙的貌美女仙已經高聲指責了起來,秀美的臉上全是氣憤。

鎮天大將軍境無海看了那女仙一眼,面上露出深切的仇恨,恨恨地道:「什麼仇?奪妻之恨,我境無海絕不會忘記的。不過,我們現在談論的是天乾坤燒毀雲中殿、觸犯天規的事情,本將軍不過是就事論事,跟你我之間的私事扯不上半點關係,你也不必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那女仙卻尖叫起來,「境無海,我不願意嫁給你,是因為我不喜歡你,我討厭你,跟乾坤一點關係也沒有,你不要借題發揮。」

「就是,荷花根本就不喜歡你,再說乾坤本來就比你好,叫我選我也選乾坤。」另一女仙也叫了起來。

鏡無海看了那女仙一眼,氣憤的看向一邊的同僚,「崔將軍,管好你妹妹。」

姓崔的將軍無奈地道:「鏡將軍,下官要是管得了自己的妹子,她還會在這裡出現嗎?」

這時天后匆匆趕至,人還未到,聲音就已經傳來。

「天縱道,你敢貶乾坤下凡,本后跟你沒完。」

天帝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頭痛道:「不是本帝要貶他下凡,實在是他犯錯太多,不處罰難以平眾怒。」

「那也用不著貶他下凡,不如把他交給本后,本后一定會好好處罰他的。」天后看了一眼天乾坤,喜孜孜地道。

眾女仙也急忙道:「對對,不如把乾坤交給天后處理,天后一定會秉公辦理,我等願意監督。」

境無海氣道:「交給天后,不就等於不處罰嗎?」

天后道:「境將軍,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本后會徇
私?」她面色兇狠,以威脅的眼光看向境無海。

境無海望向天后,道:「天后寬待天乾坤也該有個限度,天帝的雲中殿,快被他燒個精光,這次要是不把他貶下凡間,難道等他把整個天界都燒光了才來後悔嗎?」

「那絕對不是乾坤幹的,一定是有人陷害他……」

「我知道你們都嫉妒乾坤,說不準是誰幹的,故意嫁禍給乾
坤……」

「乾坤才不會幹那種事呢……」

「乾坤根本對玩火沒興趣,才不會燒雲中殿……」

女仙們嘰嘰喳喳,一昧袒護天乾坤。

「就算雲中殿真是乾坤燒的,那也沒什麼,不就是一座宮殿嗎?再蓋一座不就是了。」天后伸手拉天乾坤肥得幾乎握不住的手,親切道:「乾坤,你要是喜歡燒宮殿,不如到本后那裡去燒吧,本后的天鳳殿給你燒,燒光了也不要緊。」

天帝和眾大臣目瞪口呆,這堂堂天界王后說的什麼話?

「對,對,乾坤,你要喜歡,來燒我的宮殿吧,到我那裡去
吧……」眾女仙一擁而上,團團圍住天乾坤,拉手的拉手,拽腳的拽腳,拼命想往他身上靠,瞧得眾男仙更是氣憤不已,為啥天界的女仙都喜歡這麼個噁心的肉球?

「都給我住手。」天帝一聲大吼,整個宮殿似乎都在震動,他氣得渾身發抖,指著眾女仙,「堂堂天界,豈容你們在此拉拉扯扯,天界的威嚴何在?」

看到天帝發怒,眾仙都嚇了一跳,女仙們也嚇得噤聲不語。

天帝掃視了眾人一眼,沈聲道:「宣天之涯。」

侍官連忙去宣天之涯。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天帝為何會突然宣那個滯留人間的天之
涯。不一會兒,侍官匆匆進殿,回話道:「回天帝,天之涯在人界的住所已經人去樓空,目前下落不明,只留下這個。」說罷遞上一卷白絹。

天帝訝然接過白絹,展開之後,上面只寫了八個字:「欲醉春
風,桃花重現。」

天帝沈吟,面色嚴竣起來,眾人也覺得一定是天之涯的絹書寫了什麼很重要的事,否則天帝的表情也不會這麼凝重。

半晌。

「郎天王,據你對魔界王子楓璃的調查,你認為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一個高大威猛的男子出列,恭聲道:「回天帝,據臣所知,魔界王子楓璃目前尚未成年,個性溫和,體態孱弱,光華內斂,為人處事寬容隨和,禮數周到。」他想了想,道:「他有一種無形的魅力,吸引著眾人的目光,凡是和他接觸的人,都會不自覺的沈醉在他溫柔的風采裡,他是一個如春風般柔和風雅的人。」

「如春風般溫柔的人嗎?」天帝壽眉微蹙,雙目中精光乍現,復問道:「郎天王,依你看,他會成為天界的威脅嗎?」

郎天王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彷彿想到了什麼而神色柔和,道:「天帝,如果楓璃真的繼承魔界大統,臣相信,一定會給天魔兩界帶來和平盛世,他是個沒有野心和威脅的人,也許和平地將魔界納入天界的管轄之內也不是什麼難事。」

「是嗎?」天帝微微一笑,用手捋了捋自己的白鬍子,突然轉頭看了一眼那癱成一團坐跪在大殿中間,如肉球般的天乾坤,神色也柔和下來,和聲問道:「乾坤,對於你燒燬雲中殿的事情,你有什麼解釋嗎?」

天乾坤輕輕的笑了一下,全身的肥肉上下震動,眾人不忍視之,連那愛慕他的女仙們也看不下去的轉過了頭。

「沒有什麼好解釋的,我就是故意的。」

他的聲音和他的長相天差地別。那聲音是奇特的,沒有刻意,也不是捉弄,而是他的聲音具有那種天然的媚惑與挑逗。即使是這麼簡單的兩句話,也被他講得如同枕邊情人的蜜語,彷彿要引人犯罪般的充滿了春情的引誘,挑動個人感官的私欲。他的聲音會讓人忘記他形體上的醜陋,或者應該說他的聲音會讓人動情。

一瞬間,大殿上不論是男仙還是女仙都紅了臉。

天帝的老臉也紅了,咳了咳,力持鎮定,「你犯了這等大罪,看來天界是容不下你了,不過你放心,只要你在人界好好修行,很快就能重回天界。」

「不要啊,天帝,千萬不要貶乾坤下凡……」

一陣嬌哭嘶喊,整個天界大殿如同菜市場,眾女仙一哭二鬧三上吊,吵得威嚴的朝堂尊嚴全無。

天帝的臉立刻黑了。雖然他是天帝,但是遇到這種情況,天帝也要變成凡人了。「吵死了!」

大吼一聲,殿外屋頂上的琉璃瓦「撲撲」往下直掉。

眾仙被天帝的大吼聲吼得又不敢吭聲了。

天乾坤挑了挑眉,伸出肥短的手朝天帝不在乎的搖了搖,就見他身上的肉上下左右滾來滾去,那大得可以包住七八個男人的衣服也遮不住他滿身亂顫的肥肉,要有多噁心就有多噁心,眾人扭過頭,不少人已經開始嘔吐。

天帝也覺得喉間有什麼東西直湧上來,但他怎麼說也是天帝,絕不能在臣子面前丟臉,他憋得老臉發青,忍了又忍,才勉強道:「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那我就下凡去吧,這神仙我也當膩了。」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