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2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噢!今夜哪裡有鬼!》
2006-03-08    2006年3月13日出版       點選: 24413
»
 

作者:黯然銷混蛋 封面繪圖:Amemura
定價180元

到海邊渡假,遇到浮屍;
到山上渡假,遇到妖怪開的民宿。

何弼學的靈異版雷達依然還是百發百中,神準無比。
只是這次碰上的變態連續殺人魔,
居然強得連殷堅都罩不住他……

 噢!今夜哪裡有鬼!(二) 試閱

 

 

第一夜 噢!今夜哪裡有鬼

 

 

 

藍天,白雲,南台灣的天氣炎熱得讓人很沒勁。

 

躲在陽傘下的殷琳拚命擦著防曬油,她就搞不懂了,大熱天的跑到太陽底下讓它烤有什麼好玩的?不過,她抱怨歸抱怨,還是跟著來了。

 

墾丁,一個完完全全的渡假聖地,在這裡,除了藍天、白雲和大海之外,就是放眼看過去,穿著清涼的俊男和美女。基於這個理由,殷琳沒道理不跟著來,成天面對的都是冤鬼、妖怪,她就算再美也跟著鬼氣森森起來,為了自己美貌著想,殷琳就算再不情願,還是勉為其難的跟著來了。

 

說到這個,就不得不佩服八字奇輕,動不動就招神惹鬼的何弼學,這位節目被停播了一個月有餘,目前還在家裡養病的何大製作,居然天上掉下來一個翻身的機會。

 

最近正走紅的名模叢雲鬧著要轉型,經紀公司、電視台自然為她多方安排,最後她選擇當女主持,本來列出來洋洋灑灑一長串的節目等著她接手,叢大小姐居然纖指一點,挑上了何弼學當她節目的製作人。

 

這下可不得了!要知道何弼學的案底實在太恐怖了些,一個節目前後兩任女主持都慘死,自己還搞得重傷住院。這樣一個惡名昭彰的製作人,自然讓電視台十分頭大,可是叢大小姐執意要何弼學,電視台除了撥下大筆經費配合之外,也別無他法。

 

「學長太強了,他是怎麼勾搭上叢雲的?我聽說叢大小姐在會議室裡發飆,堅持要學長當製作人,還挌下狠話,就算是靈異節目也無所謂,好可怕……。」張正杰嘖嘖有聲,為了慶祝何弼學身體恢復兼開了新節目『噢!今夜哪裡有鬼』,一群人殺到墾丁來渡假。是說,也不知是誰規定的,一定要在大太陽底下的沙灘上打排球嗎?不過看火辣辣的美女們在那裡撲接其實挺不錯吶!

 

「好像跟學長無關,他完全不清楚這件事,連叢小姐的面都沒見到過,可能又在無意中勾引到某人了吧?你也知道……學長除了很招鬼之外,桃花也挺爛的。」高曉華搖搖頭回應,兩人躲在陰涼的遮陽傘底下喝著冰啤酒,看著沙灘上的何弼學跟殷堅,這兩個身形太高的男人實在醒目到很剌眼,周圍環繞著一大群洋溢著青春無敵的妙齡少女。

 

「長得帥真吃香……。」張正杰和高曉華得出了無比心酸的結論。

 

 

 

兩個身高超過一八零的高個兒和一大群嬌小的女孩子打排球,怎麼想也是佔便宜,不管是球技上還是眼睛上。只不過身體剛剛復原的何弼學,讓太陽曬久了就開始頭暈眼花,而同行的殷堅則對這類很多人搶一顆球、又或者很多人不要一顆球的運動一點興趣都沒,擺擺手兩人就走回遮陽傘底下乘涼。

 

「小姪子……怎麼你一點也沒提升到何同學的衣著品味,反而被他同化了?你穿背心、牛仔褲的樣子好可怕喔……。」殷琳故意擺出鬼臉,其實這是反話,殷堅手長腿長,不管穿啥都好看,重點是,誰會在沙灘上穿得西裝筆挺?

 

You will be assimilated. Resistance is futile!!」何弼學陰森森的自殷堅身後冒了出來,大眼睛很亮,臉色還有些白,不過整個人讓日光曬得紅噗噗的,回去就知道死活了。

 

「我討厭科幻片迷……。」殷堅很冷淡的掃了他一眼,拎了兩罐冰啤酒,故意的搖了搖,噴得何弼學一頭一臉。

 

「堅哥實在很沒幽默感。」何弼學很感嘆,休養的那一個月裡,他差不多快讓殷堅悶死了,這人完全沒有休閒生活可言啊!

 

「何同學,你病態的幽默感不要也罷。」殷堅哼哼兩聲。嚴格來說,殷堅已經比往日更多添了些人氣,不過說到底,除了何弼學之外,他還是不大習慣與其他人互動,更別說如此積極的跟那些小女孩打排球了。要不是為了防止何弼學隨時可能兩眼一翻昏倒,他還真是不喜歡在大太陽底下跑來跑去。

 

「堅哥火氣真大。」張英男嘻嘻的笑著,她約略的猜測出,也許殷堅跟何弼學兩人關係不尋常,只是沒挑明前誰也不敢去問。

 

「就是咩、就是咩……。」何弼學還在那裡不知死活的火上加油。

 

「何同學,你給我過來!」殷堅扯過他手腕,人就讓他不留情面的拖走,兩人躲到陰暗的角落裡竊竊私語,陽光到達不了,確實涼爽許多。

 

「叢雲跟你認識?」殷堅挑了挑眉,他還記得那個身高實在不輸他們倆,大眼高鼻,說話語氣很軟、聲音很嗲的美女直闖他們家要找何弼學的模樣,整個人柔得可以擰出水,但這絕不代表叢雲沒有氣勢,至少,這位說話前總是先甜笑兩聲的大美女開的要求,同來的經紀人沒一樣敢拒絕。

 

「不認識啊……喔喔喔!堅哥你在吃醋!」何弼學像發現寶一樣大笑起來,殷堅臉色一變,狠刮他腦袋一記。

 

「白癡啊!誰會無聊到吃你的醋?……你實在記錄不良,她要不是瘋子就是別有居心,嫌命長啊?跟你這種煞星合作?」

 

「怎麼這樣說嘛……好像我很霉一直在害人一樣,說不定是她仰慕我啊?我怎樣也曾經是知名製作人嘛……。」

 

「還頂嘴?明明就是!」

 

「你再這樣指控,我會生氣的……我才沒這麼衰運,到哪都死人!」何弼學的抗辯還沒說完,沙灘上就傳來陣陣尖叫,海裡漂來一具浮屍。

 

  「我發誓,我今生再跟學長出去玩,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張正杰很慎重的發著毒誓,何弼學很委屈的瞅了他一眼,又不是他的錯,人又不是他殺的,海邊漂來一具浮屍,所有人被留下協助調查關他個屁事啊?

 

「只是做做筆錄而已,沒什麼的,像這種浮屍,一年到頭可以撈到好幾具,不用太緊張。」一旁寫著筆錄的小警員安慰,其他人並沒有比較高興。

 

「堅哥、堅哥!」何弼學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朝著殷堅猛招手,兩人又躲到角落去嘀嘀咕咕。

 

「說到這個做筆錄,上回你在日本是怎麼離開的?你不是被當成屍體抬去解剖嗎?」何弼學壓低音量好奇的詢問,他這人就是有辦法,常常完全不相干的兩件事,他可以挑一個最不適當的時候混在一塊兒談。

 

「正大光明的走出來。」殷堅同樣也壓低音量回答,他雖然已經習慣了何弼學的跳躍式思維,不代表他神經大條到會將這些事到處亂嚷嚷。

 

「走出來?日本的警察好兒戲喔……。」何弼學非常不以為然,又不是在拍電影。

 

「你看到一具本來準備解剖的屍體突然爬起來借火點煙,你會怎麼樣?」殷堅聳聳肩,他也覺得兒戲了點,原本還以為要秀秀他擱下很多年的功夫呢!

 

「嚇傻了吧?」何弼學咯咯笑著,算是接受了這個答案。不過他倒是忘記,最初當他知道殷堅不是活人時,他非旦沒嚇傻,反而還撲上前去摟著對方猛安慰。

 

 

 

 

 

 

責任編輯: twohigh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