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你別無選擇》
2005-09-22    2005年1月出版       點選: 10322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無香 封面繪圖:B.M. 定價180元

他原是一個心懷壯志的好警察,
在一次意外中失去了成了個有罪的人。

雖然牢獄生活將他的希望都毀了,
天生的正義感還是讓他無法就這麼沉淪下去。

他們兩個是他最討厭的那種人,
走私、逃稅、行賄樣樣都來,居然還說喜歡他,
他該怎麼辦? 他愛的是誰?

 你別無選擇 試閱

  七月初七,傳說中牛郎織女相會的日子,但要等到星辰閃亮,華燈初上還有至少七八個小時。陽光不是火辣,卻是刺眼。城西平福灣監獄的大門卡啦啦一響,裡面出來的男子不自覺的伸手遮住了眼睛,然後對身後的兩名獄警點頭微笑。

  「強哥,威哥。那我走了。」

  「死小子,快走吧。」伸手拍了拍年輕男子的肩,兩位獄警顯然對這個人很有好感。

  「我們後會有期。」強哥說。

  「有個頭啊,還是後會無期的好。」威哥迅速的給了他一拳,「話都不會說。」

  年輕男子笑起來,目送二人吵鬧著退去,鎖上了大門。他剛進來的時候,這牆外的桃花開的正好,到現在,整整兩年五個月又十七天--終於自由了。

 

第一章

  「陳之默,27歲,警察學校畢業。」保全公司的人事部主任拿著簡歷看了幾秒,便旁若無人的大聲念了出來。陳之默坐在面試的位置上,看著眼前一排的主考官,有一種被審訊的感覺。

  「姓名!」

  「陳……之默」那個屋子非常的黑,唯一一束強烈的燈光打在自己臉上,睜不開眼睛,只感覺無數的人影在眼前的晃。

  「年齡!」

  「22歲。」那時他非常的緊張,前幾天還和自己談笑風聲的同事現在坐在自己的面前,一個個表情嚴肅。

  「啊,在學校的成績嘛……文化課全部優秀,體能課青一色低空飛過。哦,射擊還不錯,也是個優。難怪哦……」意味深長的感歎了一下,成功的引起了其他考官更大的興趣。

  陳之默臉色蒼白,手腳竟是一動也動不了。好半天張開了口「先……先生……」語氣裡有掩不住的絕望。

  「陳之默!交代你殺人的動機!」黑色背景的影像再次圍攏過來。

  「陳叔……我……」

  「請你公私分明一點!」

  「陳……同志……我……」

  「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你丟盡了我們警察的臉!你對得起你死去的父親嗎!」

  「我沒有!」陳之默激動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蒼白的臉因過分的激動而染上一抹異樣的紅。

  「沒有什??」人事主任驚訝得看了他一眼,然後把檔案上最後的幾句話念完。「分入D-12區警局三個月後,因過失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零6個月。呵呵。」把檔案狠狠的甩在桌子上。「你小子……開玩笑吧?我們是保安公司,怎?可能用你這種不清不白的人?你腦子沒問題吧!」

  陳之默的臉紅了又白,白了又紅。半天才說:「是……是你們叫我來面試的啊……」

  「哦?那到是我們的失誤了,不過你自己也沒腦子嗎?你小子還真亂來,警察?還是殺人犯?」周圍響起一片的哄笑聲。

  「見過的警察倒也不少,你這樣的到還是第一次見到。」

  「沒錯沒錯,三個月的警察,檢察院那幫人看來還不是吃閒飯的啊。」

  有些狼狽的撲了過去,抓起自己的檔案,陳之默氣說不出話來。「你們不錄用我沒有關係,但是請不要隨便侮辱一個人的人格。」

  「人格?哈哈哈……」笑聲更大。

  陳之默扭頭便走。

  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只顧低頭走路的陳之默被撞的倒退幾步,好容易站穩了腳步。

  「這是誰走路不長眼。」

  陳之默揉著撞的生疼的額角,看向這個明明是肇事者還惡人先告狀的傢夥。很英俊的一張臉,只是太過分明的線條顯的冷酷了些,此時皺著眉頭一臉不滿,更是一副標準的兇神惡煞的臉。

  「總經理!」身後的那一排人都站起來問好。

  「這個人是來應聘的?我可不要這麼魯莽的傢伙。」

  「沒有沒有。」人事主任一溜小跑過來。「這傢伙殺過人,自然不能要。」

  「殺過人?」略微上揚的語調。陳之默覺得自己的整個人都快被他探詢的目光穿透了。

  「對不起……能讓一下嗎?我要出去。」

  沒敢抬頭,卻看見那雙腳終於往一邊讓了讓,還來不及鬆一口氣,下一秒,下巴卻被人捏住,猛的抬高。

  「嘖嘖,長的還不錯,沒想到還是個殺人犯呢。」

  陳之默還在發呆這個人在幹什麼,鉗制卻又突然消失了。「喂!你……」

  「李主任,上回『黑白灰』要的服務生,人都找夠了嗎?」

  「還沒有,還差三個。」

  「那就算他一個吧。」說著從還在發呆的陳之默手中抽過檔案,簽上字,順手丟給手下。「還在發呆??我還有事,先走了。」

  「你!」陳之默氣結,一把抓住那人的肩膀,「我還沒……」

  「你有意見?」那人呵呵一笑,雙手抱臂饒有興趣的看著他。「你在找工作不是嗎?你以前殺過人所以沒有人肯雇傭你對吧?那我現在雇傭了你,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陳之默呆了呆,雙手握緊又慢慢的鬆開。「謝謝你。」

  苦澀又略帶自嘲的笑容,反到讓身邊的那個人看呆了。

  「好了,我走了。」那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也在這匆匆之中決定了另外一個人的命運。「哦,對了,忘了自我介紹。」

  那人頓了頓,站直了身子,臉上笑容比室外的陽光還要燦爛。「我是震遠保安公司的老闆--周震遠。」

 

  「媽,你躺著,我來就好了!」陳之默一進家門,就看見母親倚著一張高背椅,艱難的撐在爐子前做飯。「我不是說了,我回來做飯就好,你要多休息。」忙把母親扶到床上,「是餓了??中午我有多準備飯菜啊,我放到廚房的臺子上了。」

  母親微笑著打斷陳之默的嘮叨,「我知道我知道,你晚上還要上班,我不是怕你耽誤了嗎。」

  之默把母親小心的扶到床上躺好,「你這病是需要多休息的,等我工資發下來,我幫你請一個保姆吧,你在家也可以安心。」

  「不用不用,我還能幹活,要什?保姆,我可沒那享受的命。」母親突然叫起來,「哎呀,飯糊了。」

  之默忙衝過去,手忙腳亂了好一陣,才哭笑不得的對著自己的母親:「媽,我們現在的老闆對我挺好的,知道我家裡困難還安排了晚班給我,可以拿雙份的工資。」

  老母親歎了一口氣,看著牆上掛著的老伴的照片喃喃自語,「老陳啊,你兒子已經找到工作了。雖然幹不成警察,平平安安的就好。也不會像你……平平安安就好……」

  之默背著身炒菜,抿緊嘴角一聲不吭。

  做完飯的時候看錶,已經六點半了,晚上工作的那個黑白灰酒吧是7:00開始營業。之默幫母親盛好飯,端到床邊。自己又拿了個飯盒,隨便扒拉了點裝進去;每天晚上都忙的團團轉,有沒有時間吃還不一定。

  「又不吃了??」

  「上班要遲到了。」之默利落的收拾好一個小背包,當年在警校發的墨綠色的小包。之默本打算扔的,最終也只是撕了上面的警徽了事。

  「之默,路上小心。」做母親的忍不住囑咐。剛上班了一個星期,卻是天天八點多就出去,淩晨才回的來,中間還要趁著休息的時間往返家裡作飯照顧自己,孩子明顯瘦了。

  之默笑笑,讓母親不要擔心,自己背上小包,騎上腳踏車就跑。

  巷子很小,吃完晚飯的鄰居們搬出竹躺椅來,一邊聊天一邊,坐在馬路當間乘涼。眼見著車是騎不成了,之默推著車,陪著笑臉,小心翼翼的走過這一小段路。

  「不好意思,讓我過一下。」

  乘涼的人看他一眼,萬分不情願的挪開自己的腳。

  不知哪家喊了一聲,「之默,上班去啊?」

  「啊。快遲到了。」

  一個聲音冷哼著從哪傳來,「那可要好好幹,別又幹不到一天就進了牢子。」

  之默沒吭聲,低頭推著自己的車,終於到了路口的時候卻從橫裡沖出來一小孩。忙把車停住,小孩跑到跟前定定的站住,似也是嚇了一跳。

  「你沒事吧?」之默騰出一隻手,還沒碰到孩子就被人一巴掌拍開。

  「怎麼推車的呢,你是又想殺人了啊?」

  之默臉色一白,低低的一聲對不起,然後跨上車就走,身後,還有那個母親叫?的聲音。之默騎的更快了。

  S市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陳之默的父親叫陳進良,幹了幾十年的片警,附近的老百姓提起老陳,那也是人人稱讚的「好公僕」。

  陳之默是他唯一的兒子,從小成績優異,一直是夫妻倆的驕傲。高中畢業後考上了警校,千裡取一的錄取率更是讓老倆口樂得合不攏嘴。可惜老陳沒等著自己兒子正式穿上警服,就在一起案件中光榮犧牲了;一個歹徒持刀搶劫,年近六十的老陳死追著歹徒不放,最終歹徒被抓住了,他自己也被捅了七八刀,沒送到醫院就已經不行了。

  S市是一個海濱城市,這幾年發展起來了,犯罪率也直線上升。老陳這樣的事蹟自然是政府大加表彰的典範,電視臺電臺各大媒體都來了,俗話說,虎父無犬子,披麻帶孝的陳之默也成了眾人注目的焦點。

  他還有半年就從警校畢業了,單位領導早早安排好他的位置,等他回來接父親的班,記者們連後續報道都寫了,新一代公僕即將誕生。然而造化弄人,之默想自己的父親在天上一定沒有保佑自己,不然,他怎麼會 在上班的第一天就碰上S市有史以來的第一場銀行搶劫案。

  當劫匪的刀子在女人質的脖子上劃出清晰的血痕的時候,陳之默的槍響了,一顆子彈兩條人命,沒有辜負之默在警校神槍手的稱號。

  陳之默的警察生涯沒有超過24小時就結束了,這樣戲劇性的變化是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的。媒體不知道怎麼寫這則報導,於是在陳之默的臉上打上馬賽克,然後模糊背景就算交代過去。可是,在這個城市裡有什麼事情能比這個更適合大街小巷談論呢?不管打不打馬賽克,鄰里鄉親都能把他從小時侯光屁股的照片扒出來,燒成灰也認得。

  陳之默的母親一急之下犯了腦血栓,躺在床上一動也動不了,只是不停的哭。然後陳之默被判入獄,5年零6個月,有些事情會被人們遺忘,有些事情則不會。而對陳之默而言,那不僅僅是檔案上刺眼的一筆那麼簡單。

  陳之默準時來到酒吧,把車子往後門一扔就衝了進去,十來名服務生列成兩排已經站好,等著經理訓話,之默趁沒人注意溜牆邊過去,站在最邊上。

  身邊的小林掐了把他的胳膊,沒有扭頭小聲的罵:「今天老總要來,經理都忙瘋了,所有的人都提前半個小時到,你還真有膽!」

  「家裡忙點事。」之默小聲的道歉,這裡遲到罰錢罰的特別狠,每次都是小林幫他偷偷的刷卡。

  「陳之默,陳之默到了沒有?」經理開始喊。

  「到了到了。」之默忙舉起手。

  「剛才怎麼沒有看到你?」

  「嗯……我……我在……」

  「好了。就這樣吧。大家都準備好,開始營業。再過一會兒,老總就會來。都給我打起精神來!聽到沒有!」

  一群人喊的底氣十足,「知道了!」

  七點酒吧開張,過了沒多久幾輛豪華的轎車依次駛來,陳之默從後門出來到垃圾的時候,看到從黑色的轎車裡出現的熟悉的身影。他特意饒了外牆偷看了一眼,那個西裝筆挺,在一群同樣打扮的人中仍顯亮眼的傢夥,就是給了他工作的救命恩人--周震遠。

  「之默,之默你去哪了?倒個垃圾怎麼都這麼久?」剛拐進門小林就沖了過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怎麼了?看你急成這個樣子。」

  「老總已經來了!快快,把這幾個果盤收拾好,一起送到前面去。」

  之默皺起秀氣的眉毛,他最討厭往前面跑,即使那是市裡最好的酒吧,燈紅酒綠俊男美女,可在體內流著警察之血的陳之默看來,那不過是一個滋生社會敗類的地方,他現在為生計所困,所以眼不見為淨,當做什麼都不知道最好。他寧願和小林一起呆在這個狹小的廚房。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