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深泉》
2006-01-24    2006年2月4日出版       點選: 11852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顏崎 封面繪圖:VANE 定價180元

劉邦奇即將步入婚姻,
他以為自己和未婚妻的感情叫做相敬如賓。
但他卻無法阻止自己走進藍月酒吧,
拒絕了無數邀約之後,卻被一杯酒引進一場愛慾糾纏……
他的身體渴望同性,他的心靈卻逃避面對;
眼前這個男人,年紀甚至比他還小,
劉邦奇不得不害怕,不得不脫逃!

丘晨星在愛情遊戲裡打滾了這麼久,
從沒料到自己會栽在一個老男人身上,
只因他身上的香味,令他難以自拔!
越是迷戀、越是無法掌握,越想擁有,他逃得越遠!

走進婚姻,就註定了三個人的痛苦。
劉邦奇必須面對、丘晨星必須接受,選擇權在唯一的女性手上,經過這一切,她是不是有勇氣放彼此自由?

 深泉 試閱

第一章

 

藍月酒吧裡,他注意那個男人很久了。

他總是獨自坐在吧台,在Gin Tonic未上之前,抽著黑色Davidoff,不經
意走到他身旁,還會聞到一股幾乎消失的淡淡輕檜木與麝香味,那是Davidoff的深泉男香,若不是職業特性,他或許不會有這麼敏銳的神經。不過更多是因為這男人的氣息太沉穩,完全不融於酒吧的浮華,虛偽,因此也與這香味一拍即合,教人印象深刻。

已經好多天,許多人點酒過去和他打招呼,都被他婉拒,更多人在與他對
話不到三句,他就起身走人;他的態度很客氣,既不惡臉相向也不銳利尖酸,只有禮貌性的舉起手,「不用,謝謝,我要走了。」

漸漸,沒人再騷擾他。直到今天。

「嗨!」他坐到男人身邊,試著把手邊的Gin Tonic遞到他眼前。

男人的視線掃過酒杯,待看清那張臉龐,突然怔住,直到來者伸手在
他面前揮了揮,才回過神。

「我是無聊才請你喝,你可以拒絕,反正我知道你不想理人。」他慵懶的
笑了笑。

男人雙眸仍然凝視著他,好半天才吐口長氣,接過他送來的酒。

「謝謝你的酒。」男人禮貌的朝他點點頭,意外的接受了款待。

這反應出乎他意料,過了許久才回過神,「哦,哦,不客氣,嗯……我叫
Altair。」

「Altair?」男人有些訝異。

「嗯,A、L、T、A、I、R,就是你心裡想的那個Altair,你可以照字面
去想,也可以引伸去想,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猜得都沒錯。」他一副無所謂的聳聳肩。

Altair,飛鷹、天鷹──牛郎星──牛郎──

他看起來廿多歲,有雙濃密的睫毛與深邃的眸子,穿著質地高級的紅色毛
衣,頭髮上了髮蠟,抓取成一個時下流行的微型刺蝟,左耳戴一只碎鑽耳環,全身透出橙橘香味,慵懶中又帶著油滑的交際手腕,將他的職業表露無遺。

男人深深凝視他一眼,若有所思,良久,終於像下了決心般,「我
姓……」

「你不用跟我講名字,總有一天你不會希望我記得你的。」Altair輕佻的
笑著,雙眸剎時化為一道彎月,教人迷醉。

「你可以叫我Ben。」男人說。

「嗯,Ben你好,至少我今天很得意,全BAR裡一堆人想和你攀談,卻
只有我成功,哈哈!」

自稱Ben的男人目不轉睛的望著他,彷彿有什麼話想說,卻欲言又止,
Altair瞧在心裡,即問:「你在想什麼?」

「你……我們……咳……」

Ben沒把話說出來,但吞吞吐吐的態度令Altair有了警覺,在深深瞧他一
眼後,Altair轉開了眼,黯下神情,淡淡笑道:「我今天可以不收錢,如果你有興趣的話。」

 

 

男人一直很拘謹,換個說法,或許該是很緊張,然而,他太沉穩,令
Altair無法相信自己的直覺。

「你家?我家?」Altair坐在他副座,隻手撐著窗緣,神態輕鬆的問著。

Ben啟動引擎,垂眼想了想,「你家。」

Altair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說了地址,車子開始行駛,Ben開啟音響,是
充滿空靈氣氛的民族吟唱。

不知為什麼,倆人雖是初識,男人又不太主動說話,但Altair卻異常喜歡
這種感覺;也許應該說,氣質素冷沉靜的男人,對Altair有種莫名的吸引力
吧!

這是位於台北近郊的一棟大廈,卅來坪的空間,擺設平實卻不失典雅,但
以地段及裝潢來看,恐怕價值不菲,相對也告訴別人,他的『生意』或許不差。

「我……會付你費用,只是……我有個要求。」男人坐在床緣想了很久,
但劈頭的話令Altair渾身不舒服。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定位,可是此時此刻,他卻感到莫名羞辱及一點點後
悔,畢竟,來自陌生人的『要求』總是五花八門,大多更代表著異於常人。

然而,他很早就學會隱藏情緒,因此很快轉換了心情,輕佻的笑了笑,朝
他身邊坐了下來,雙手後撐:「好,既然客人要花錢,我也沒必要扮清高,你有什麼要求?要我用嘴巴?還是想用繩子捆綁?只要不是太……」

「都不是,」男人避開他的注視,雙手互握,好半天才吐口長氣,
「我……想好好看看你。」

 

 

不得不承認這個要求有點詭異。

Altair站在他身前,任他緩緩脫去上衣。

他既不猥褻也不貪婪,像在欣賞著一個藝術品般,不過,Altair更覺得他
只是看起來像在欣賞自己的身體,實際上根本沒把焦點放在上頭。

他的目光很平靜,但也可說空洞,彷彿自己的身體只是一個介面,而他的
視線透過它,射向遙遠不知名的所在。

不知為什麼,這個神情令Altair對他產生了憐憫,殊不知,這更隱藏著一
股催情力量。

Altair發覺,自己對他眸中所透出的孤寂產生妒意,他希望男人將眼光真
正的留給自己。

「你……想起誰嗎?」Altair問。

男人乾咳一聲,尷尬的轉開臉,竟似乎對自己會做這樣的行為有些不知所
措。

「我想、我還是走吧!」男人忽然失去沉穩,慌忙的掏出皮夾,「嗯……
我該付多少給你?」

Altair深吸口氣,強迫自己不動氣,「你什麼也沒做,付什麼錢。」

「嗯,那……」

「看著我,Ben,」Altair捧住他的雙頰,令他面對自己,但他的雙眸還
是轉了開來,「第一次……並不太難。」

第一次與男人做愛,或,第一次召妓,無論如何,只要一開始,就不太難
了!

Altair難得讓自己變得強勢,他欺身向前,吻了他,雙手飛快的撫摸他的
胸膛、腰間各處,然後在他未能及時推拒時,撕開他的襯衫,用力扯下,令它們卡住雙臂,將他推倒床上。

Altair翻身坐到他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發覺,他沒有反抗,只是神
情緊張,但由臉到頸際無一不是豔紅異常,起伏的胸膛更顯示著他隱藏在沉穩外表下的激動。

原來這個男人……喜歡被人硬來啊?這樣一個男人,令Altair興奮莫名!

Altair脫下他褲子,雙手按摩著他雙腿間,極盡所能的挑逗著,直到他溢
出輕歎,才握住他下身,滑到他耳際,「你喜歡被強迫嗎?」

男人粗喘著氣,沒有回答,卻也沒有否認。

Altair淺淺一笑,以舌輕舔胸膛,乳尖,聽著他急促的呼吸,手,巧妙的
撫弄,男人終於忍不住扭動身軀,意圖掙脫襯衫的緊縛,Altair哪肯放過,當即赤裸裸的貼住他,讓彼此的堅實部份,有意無意的碰撞、摩擦──

「我、我要起來了……」

「哪裡要起來?」Altair淺啄他耳垂,輕笑著。

「不、不是、我、我要回去了……」男人喘著氣,掙扎起來。

「雖然你是客人,但也不能這樣玩弄我啊,我火都上來了耶!」

「我、我沒有那個意思!」

「沒有哪個意思……」Altair解開他餘下的釦子,抓住他雙臂,伏著身,
一臉狐疑的問著:「你都跟我回來了, 到底在怕什麼?」

男人與他四目相對,千言萬語,欲言又止,Altai深吸口氣,神態認真,
「有些事你不說……永遠也沒有人知道,你明白嗎?」

倆人四目相對好半晌,男人終於閉上眼,應了一聲,默許。

Altair頗有默契的跳離他身上,男人則自行緩緩側躺,身體蜷縮著。

Altair看著他迷濛又帶羞愧的眼神,深覺趣味,但嘴裡仍故作平靜道:
「Ben,放輕鬆……我先幫你按摩…….」

Altair自床頭拿了潤滑油,沾滿手,才置於他結實的臀部,他全身頓時僵
硬。

Altair一手安撫著他腰際,伏在他身上又親又吻,另一手則摸到他後庭,
輕輕探入,同時像催眠般在他耳際唸著,「放輕鬆……放輕鬆,我會慢慢來的!」

男人雙拳緊握,濃重的呼吸聲混著漸漸高昇的情慾氣息,不斷溢出嘴角。

這男人不像第一次,只是很被動,但配合度很高,不知是否因為Altair心
裡篤定他喜歡被強求,所以只要他不開口,或者開了口,聽起來卻宛如虛弱無力的反抗,他都自動當做沒聽到。

不過,他更相信是自己的技巧太好,令男人終於不再矜持,甚至很享受,
那生動的表情,壓抑在他齒間的吟哦,混著深泉男香的氣息,透過體熱,飄散空中。

 

 

基本上,滿足這樣一個男人給了他無比的成就感,這是過去所沒有的感
覺,因此,他今天算是使盡本事,累壞了,可當男人去洗澡時,一股莫名的動力讓他坐了起來,瞄著他置於床頭的短皮夾及鑰匙。

Altair第一次對一夜情的對象好奇,因此有違職業道德的拿了他的皮夾,
隨意翻了翻,裡頭有千元大鈔、信用卡,但最吸引他注意的是身分證。

他,想知道他的名字、年齡、婚姻狀況……

「劉邦奇…...卅六歲……未婚……」不知為什麼,Altair很滿意他這樣的
身份。

水聲頓止,他匆匆把東西塞回皮夾,放回原處。

不一時,劉邦奇走了出來,水,洗淨了他之前的不知所措,還給了他穩重
的氣息。

他朝Altair瞥了眼,開始穿起襯衫,在察覺釦子已掉了好幾個時,顯得有
些不知所措。

「介不介意穿我的?你的頸圍和袖長應該和我差不多吧?」Altair赤裸裸
走下床,到衣櫃拿出一件未拆封的淡藍襯衫,遞給了他,「羽絨絲的,穿起來很舒服,要嗎?」

劉邦奇想了一會兒,點點頭。

待穿戴整齊,並套好西裝,他坐在床緣,翻動皮夾,正想著要掏錢,
Altair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壓住他的手,「不用了,你情我願,付錢太奇怪了。」

劉邦奇凝視他一眼,微揚嘴角,看在Altair眼裡,心曠神怡。

「我在這裡工作,不介意,到這來找我,幫我開瓶酒,衝業績就好。」
Altair遞給他一張深藍雅緻的名片。

「天……鷹座」……」劉邦奇唸了名片上的店名。

「嗯,我們的店算是很隱密,不過也不會太難找,」Altair坐在床上,雙
手後撐,一派悠閒,「我們店裡有四大紅牌,乙、丙、丁還有我。」

「乙、丙、丁?」

Altair哈哈一笑,「他們的名字你不知道也罷,總之是三個醜八怪,我是
第一名。」

劉邦奇抬眼瞧他,淡淡笑了起來,「有機會我會去看看。」

Altair看著這張沉穩而英俊的面孔,不知怎麼,心,亂了起來,竟破例衝
口,「我叫丘晨星,本名。」

劉邦奇楞了楞,「呃……哦,我姓劉,劉邦奇。」

望著他進入電梯門,一股未曾有過的怪異情緒襲擾了丘晨星,令他久久無
法回神。

 

 

藍月酒吧裡,氣氛十分熱絡,三個衣著光鮮的男子圍在一個大桌,見丘晨
星懶洋洋的走進門,忙大聲呼叫將他喊過來。

這三人分別是葉建彬、楊文成、杜明鋒,全是他平時打屁聊天的酒友兼戰
友,一個職稱是酒店少爺,兩個是男公關,不過唯一相同的是,他們店裡所招待的對象都是女人,偏偏他們心裡都自認為比較喜歡男人,有此同好,下了場,就會聚在這裡閒嗑牙,道道上場子時的苦水。

他們瞧丘晨星今天仍一臉疲憊,葉建彬先開了口:「喂,你最近是怎麼
樣,午班也上,晚班也上,連宵夜場也上,缺錢嗎?」

丘晨星朝桌面的一包香煙扒了一根,毫不客氣就抽起來,不耐道:「就知
道我上了全場,幹嘛還叫我來啦!」他翻看腕錶,續道:「等等我還要上宵夜場,有屁快放!」

楊文成也插了話:「大家好奇嘛!」

「好奇什麼?」煙霧迷濛了他的雙眼,令他原顯彎月的眸子半開半闔,
「等等,我叫杯東西來喝!」

他招手叫了服務生,點了杯Cuba Libre。

楊文成道:「聽說……咱們的深泉之草讓你泡到啦?」

這話令丘晨星心一跳,但他卻故作慵懶的瞥了他一眼,「什麼叫深泉之
草?」

葉建彬接道:「就那個每次來都坐吧台那個啊,你不知道嗎,他身上那味
道是Davidoff的深泉男香,所以大家都叫他深泉之草。」

丘晨星當然明白,只是故意裝傻!

自那一夜歡娛,整整大半個月,他,劉邦奇,完全消失在酒吧,不再出
現,當然也不曾到店裡來找自己,可不知是否神經敏感,這一段日子,回到家,躺在床上,那屬於他的淡淡香氣竟久久未散,徘徊不去,讓他一直無法忘懷,這對他這歡場老手而言,分明是種無法承受的污辱。

「哦,你說他啊,都什麼時候的事了,誰能記得!」丘晨星讓自己顯得一
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可心頭卻莫名有股氣憤。

「不會吧,好像才上上禮拜的事嘛!」

「對啊,喂,你們做了沒?」

「他行不行?」

「他那裡應該……」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還沒搭完腔,丘晨星已揮揮手,道:「你們有完沒
完啊,叫我來就為了問這種鳥事啊?」

「正是"鳥"事!」楊文成不改語出驚人,三個人頓時笑成一團。

丘晨星卻反而拉下臉,一口將服務生才送上來的Cuba Libre喝了乾淨,站
起身道:「沒空跟你們囉嗦!我去上班了!」

葉建彬忙拉住他,「喂喂喂,你也太小氣了吧!」

「少在那邊三八了!」丘晨星扯開他,動了氣。

葉建彬認真道:「誰三八,是你那天自己說一定會泡上給我們看,既然咱
們打了賭,就有輸贏,我們問一下戰果也很正常啊!」

楊文成接口:「就是,就是,問"鳥"事是順便,OK!」

「就你個頭啦!」丘晨星狠拍他額頭一記,翻眼道:「媽的,三個花
痴!」

丘晨星一副氣沖沖的模樣,穿出人群,走出酒吧,無視三人一臉錯愕,直
走到不遠一家服飾店才停下來。

他背靠著服飾店櫥窗,神思煩亂的抹抹臉,恍神一會兒才回身望向玻璃
窗,一個滿臉疲累,雙目茫然的俊秀男人映於眼前。

關於一夜情,不是沒有過,不過經驗告訴他,被人持續糾纏的機率太高,
所以有一陣子已不再玩這種事了。

那天,會勾引他的那天,動機就如同那三個損友所言,純屬無聊。

只是他沒料到,這次吃鱉的是自己,竟然將他擺進了心頭最深處!

「靠!」他狠敲一記櫥窗,氣憤自己會痴心的留了名片,坦承名字,怎料
這聲響竟引得店裡售貨小姐歪頭探視。

「抱歉!」他抬手,匆匆點了頭,壓抑著漲滿胸口的不知名情?,悻然而
走。

 

 

對街,一個男人神情猶豫,來回踱了好幾次,最後終於過馬路,在搜尋了
一陣附近招牌,繞進一個寬巷,才在一幢巨大的住宅區前停住。(給編輯:是住宅區沒錯,非常營業地)

他是劉邦奇;接近凌晨的街,陰冷的氣候,四週杳無人煙,因此,很輕易
就看到他。

數天睡眠不足,今夜又被狠灌好幾杯酒,頭疼欲裂,丘晨星抓了空,閃開
店經理注視,跑出幾步路外的騎樓抽煙。

算算也有大半個月沒見了,沒想到一觸及他的身影,整個人突然覺得沸騰
起來。

「Ben!」他忙喊出聲。

劉邦奇隨聲而望,臉上有些吃驚。

「你、你真的來啦?」丘晨星走上前,一股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令他難
抑內心澎湃的情緒。

對於這個呼喚,劉邦奇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靦腆一
笑:「我……其實來好幾次了,不過我看到都是女人進去……」

「我以為你不會來,所以忘了提醒你……」丘晨星心裡難掩開心,卻不好
意思的搔搔頭,「嗯……我們店裡沒人做男的。」

「呃!」

丘晨星凝視著他的錯愕,沒等他回神就一把拉住他,往旁邊的暗巷鑽。

「Altair!」

丘晨星悶不吭聲的帶他踏過住宅區旁,一片荒廢的雜亂草皮,鑽進一個窄
窄的防火巷,直到深處,返身就將他壓在牆上。

如此視線,看不清彼此,但他們卻頗有默契,像在等待著什麼發生似的,
以一個相互凝視的姿態維持著,直待倆人間的氣息幾乎纏繞,體溫彼此燒灼,丘晨星才緩緩欺過身,邊吻著他頸項,邊飛快得拉開他的襯衫,將手伸進那堅實的胸膛撫摸揉搓。

原來,完全的黑暗可以喚醒這個沉靜的靈魂。劉邦奇沒有動手,卻也沒有
抗拒,只是仰著頭,望向一線天,任憑他粗魯的需索自己的身體。

丘晨星嘴不離開他的頸,忙碌得解下他的褲頭,探了進去,這突然冰涼的
觸碰令劉邦奇回過神,下意識想推開,卻阻止不了丘晨星熱烈的動作。

「Ben……腿……上來……」丘晨星的每個指引都令劉邦奇心頭深感羞
恥,偏偏身體卻無法抗拒。

「不行……」他想推開他。

「可以的,可以的,我抱你……」

「我……」

「左邊一點…….可以了,可以了!」丘晨星一手撐住他的腰,一手抬起
他的腿,扭動著腰際,以迅即的速度讓自己深入他緊密而毫未潤滑的體內──這瘋狂之舉與高超的技巧,輕快的點燃他深埋的慾火,令劉邦奇毫無矜持的空間,只是,這突如的劇痛仍超出他心裡的準備,禁不住哼出了聲。

「啊──」劉邦奇想推開他時,丘晨星卻已輕巧的扭動起來,讓他痛得幾
乎暈厥。

「Altair……Altair……不要、不要動了……很、很痛……」

丘晨星停下動作,以嘴堵住他虛弱的抗議,極盡所能的吸吮著,安撫著,
直到他嘴裡溢出熱烈的暗示才開始又動起來,「跟著我的動作……跟著……」

他知道自己已無法抵抗,也不能抵抗,劉邦奇緊抱住他,換著氣,盡量減
低一開始的痛楚,直到身體漸漸適應這兇猛而瘋狂的衝擊……

 

 

丘晨星靠在劉邦奇肩頭,感受著他沉穩外表下的劇烈心跳,心情複雜萬
分。

這個男人不需要多話,不需要付出,只要這麼站在眼前,對於自己,就有
致命吸引力。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第一次,他覺得自己起了貪婪之心,
想擁有這個男人。

「Altair,我、我該走了。」劉邦奇沒等心跳走向平滑,輕輕推開了他,
在丘晨星臂膀重重一握,彷彿把滿心的依戀寄予這個力道,告知了他,但很快就放開,整理著自己的衣服儀容,轉身走出防火巷,讓身影曝露在街燈下。

「Ben!」

劉邦奇停下步,回過身,慘白的街燈映照著他英俊而透著淡淡紅豔的面容
──剛剛的激情,仍在他體內闖盪。

「嗯……等等。」丘晨星衝到他身前,做了一件有違他原則的事──掏出
筆,朝劉邦奇的手心,寫上了自己的手機號碼。

劉邦奇瞧了手心的數字一會兒,怔怔發起楞來。

「我想再見你。」事實上,丘晨星更想問他的電話,但是身為老練男公關
的尊嚴與職業道德讓他開不了口,只能道:「我、我隨時等你。」

劉邦奇抬眼瞧他,看著這張洋溢著青春陽光的出色容顏,神情複雜,而他
這表情也令丘晨星的心涼了半截。

「我……要結婚了。」劉邦奇說了話。

「……」

「我……可能……」

「哦,哦,那恭喜,恭、恭喜了!」丘晨星像是反射動作般,想也不想就
道。

「對不起。」

「你跟我道什麼歉啊!」丘晨星往前走一步,一派輕鬆的揮揮手,乾啞的
笑了起來,然而劇烈的心跳,卻讓他聽不見劉邦奇接下來的話,只感到他嘴巴好像掀動著。

「嗯……嗯,再、再見!」他感到劉邦奇好像說了一句再見,便回了句,
然而,卻不知自己吐出的其實近乎無聲。

 

 

停好車,走進大廳,大廈管理員就朝他打聲招呼,同時告訴他──

「陳小姐等你很久了。」

劉邦奇楞了楞,忙望向大廳深處。

就在客用沙發處,見到陳娉婷站了起來。

「我有請陳小姐直接上樓等你,不過她說她沒有鑰匙……」

管理員是個一臉厚實的中年男子,他認出陳娉婷是劉邦奇的未婚妻,忙熱
心的向他解釋著,似乎怕房客會誤會他招待不周。

「哦哦,謝謝!我知道了!」劉邦奇當然無心怪責,只是快步奔過去,
「娉婷,妳怎麼不先打個電話給我,等很久了?」

「我想說你明天要上班,再怎麼樣也不會太晚回來……」她笑了起來。

陳娉婷雖然已廿九歲,但或許因在美容專櫃工作,體態保持得相當好,五
官也十分秀緻。

劉邦奇看著她濃妝未卸,又穿著湛藍套裝,猜想她大概剛下班,便道:
「妳下班直接來的嗎?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事?」

「嗯,我這幾天找了很多喜帖樣式,想給你看看。」說著,她自皮包裡拿
出一個牛皮紙袋,遞給了他。

「哦,這個妳決定就好了!」

「我想知道你的意見……畢竟,結婚是兩個人的事。」

陳娉婷口氣不慍不火,可不知為什麼,劉邦奇卻覺得氣氛有點僵硬,忙接
過紙袋,溫聲:「好、好,那我晚上仔細看看。」

「好,嗯……過幾天可能也要看婚紗了,還有喜餅都還沒找,你什麼時候
有空?我想到時請個特休假,一起去看看?」

「嗯……再幾天吧,我先把手上的CASE解決掉。」

「豐玉沒辦法先接手嗎?」

「他手上最近也有很多企劃,而且我這些課程都快結束了。」

陳娉婷像贊成卻又帶點無奈的點點頭,悶不吭聲。

劉邦奇最怕她露出這種表情,總讓他感到呼吸困難,只能堆出滿臉笑意:
「現在也很晚了,我送妳回去吧!」

陳娉婷抬眼瞧他,直看得劉邦奇渾身不自在才道:「我…….今天住你這
裡好嗎?」

「呃!哦,哦,好,好啊!來,我們上樓吧!」劉邦奇像突然回過神,匆
忙招呼起來。

 

 

劉邦奇將主臥室好生整理一番,才引著陳娉婷進房。

「對不起,有點亂!這給妳用,」他拿了條全新的毛巾給她,同時指著掛
著淡綠門簾的地方道:「浴室在那裡。」

「你有沒有寬鬆點的衣服借我?」陳娉婷放下皮包,問著。

「寬鬆……哦,好,你等等。」劉邦奇在衣櫃裡又找了一會兒,拿出一件
白色T-恤,「這可以嗎?」

「嗯,可以。」

劉邦奇在房裡張望一會兒,在衣櫃裡又拿出一套西裝、襯衫,然後在旁邊
五斗櫃拿出貼身衣褲,接著從雙人床上拿走一個枕頭,才微笑道:「我去客房睡,嗯……我會用外面的浴室,所以妳門可以鎖起來。」

陳娉婷抿緊嘴,怔怔瞧著他說完話,走出去,登時吐出一口長氣,重重坐
在床上。

 

 

劉邦奇雙手覆於牆面,站在蓮蓬頭下,任著水流覆蓋周身。

他很清楚,以今天這樣的情況,實在不應該拿起枕頭,走到客房睡覺,
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他們算是以結婚為前提,由雙方父母的親友轉介,相親認識。

一年來,因為倆人上班時間差異,真正約會的時間並不多,算起來,幾乎
都是陳娉婷會在排休時,特別到公司找他,讓倆人能一起吃飯或看場電影。

真要說對她有什麼感覺,劉邦奇也不肯定,只想著倆人年紀相仿,既不曾
吵架,也不曾鬧彆扭,用餐時會聊聊彼此近況,挑影片看時又頗具默契,那麼似乎也沒有什麼理由不在一起。

直到一個多月前,雙方父母突然卯起來催婚,倆人也就順理成章的開始準
備起婚事。

怎料,有些東西突然在他心裡冒出來,那是股曾經強制壓抑的情緒,一時
間,他找不出所以然,只覺得每天的日子變得索然無味,心靈漸漸枯槁乏力,他驚覺自己需要一個出口發洩鬱悶,更需要一雙強而有力的手,緊緊握住自己
──

那樣的一雙手,他曾碰過。

即便它所傳遞出的情感,如此激烈,如此火爆,幾乎要將一切燒毀,卻教
他永遠無法忘記!

是那個人,那個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人。

劉邦奇腦中的記憶飄向不遠的過去──那個人在和室裡,用著近乎侵犯的
動作,惡狠狠的質疑他的性向。

劉邦奇側著臉,以手撫摸耳際──那個人還強吻著自己的頸際,粗暴而張
狂!

天啊,就算現在回想,都覺得全身莫名發燙!

或許,真的應該去試試的……只要一次就好,無論如何,至少要創造一個
生命中最深的秘密與回憶吧!

 

 

劉邦奇穿著輕便,坐在和室泡著茶。

自從去年父母全搬去和大哥住,這近四十坪的屋子就剩下他一個人了。

洗完澡,獨自品茗,對他來說已成了近年來最舒暢的習慣,只是今天他多
了一個伴,但,不是陳娉婷,而是藏在他體內,來自一個陌生男人的情慾。

在喝了第一口茶後,劉邦奇看到了手心的號碼,事實上,它早該在淋浴時
被沖刷洗淨,不過自己卻莫名其妙,小心翼翼的保存了它。

「我可以進去嗎?」一個柔和的女子聲響起,打擾了他的思緒。

劉邦奇回過神,差點站起來相迎,「啊,可以,當然可以,請進。」

陳娉婷淡淡笑了笑,走進和室,在他手邊跪坐下來。

洗完澡的她,彩妝盡卸,反而顯得清秀柔媚。

「都不知道你喜歡泡茶呢!」

劉邦奇點頭笑著,急速的倒了杯茶給她,卻不知如何回話。

「嗯……最近工作很忙嗎?」

「還好……」

「今天加班嗎?」

這讓劉邦奇的思緒,瞬間奔回那陰暗狹窄,卻風情無限的防火巷,
「呃……我……咳,嗯,是啊。」

「真辛苦!」

劉邦奇發覺自己完全無法與她對視,只能拿著抹布拚命擦拭桌面,然後檢
查身畔,燒水用的酒精,裝著忙碌的模樣,直感覺手心的數字快要被水氣抹掉時,才忙仔細瞧一眼,暗自將它背誦下來。

陳娉婷淺酌一口茶,不動聲色的笑道:「女的嗎?」

「啊?」

她指了指他手心的號碼,「這電話號碼是女人的嗎?」

「呃,男的。」

陳娉婷臉上謹慎的線條瞬間柔和起來,她嫣然一笑,對自己的質問感到抱
歉,卻不知劉邦奇對這狡猾的答案,深感罪惡。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