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我的偉大理想》
2006-01-24    2006年2月4日出版       點選: 9455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愛染     封面繪圖:酸梨      定價180元

古有明訓: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
可是沒人告訴過他生日願望不能亂許啊!
這下可好,莫名奇妙被送回古代就算了,
還非得實踐願望──開連鎖妓院不可!
更糟的是,陳曉發現:
老天許他的,是一所男倌院……
     
開院容易,花魁難尋。
難得他「勸良為娼」有成,
邀了當朝的天宏殿下來當頭牌;
只是事到臨頭,陳曉突然覺得捨不得天宏了……

 我的偉大理想 試閱

第一章

「快、快,曉兒!」

陳曉大大翻了個白眼,真是拿這個老媽沒辦法,自己都十八歲了,
她居然還有興趣搞什麼生日派對。白眼翻是翻了,但陳曉畢竟是個孝順
孩子,還是屈從老媽之威,乖乖伸頭過去吹蠟燭。

深深吸一口氣,後仰,挺胸,使勁,一口氣搞定。

「曉兒,快許願!」

望著媽媽和李叔叔期待的臉,陳曉百年難得冒一次的歪筋忽然抽動
了一下,於是,陳曉媽媽和未來式的陳曉爸爸聽到了陳曉的「豪言壯
語」——

「我要開一間超級無敵霹靂豪華連鎖妓院!」

陳曉媽媽半晌無語。等她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已抄起切蛋糕的
刀追殺陳曉。空氣被一道道寒光割開,李叔叔平靜地走過去,關上了陽
臺門……

 

夜很深了,陳曉呈大字狀平癱在床上。自己終於也算成年了。媽媽
和李叔叔一個月後就要結婚了,拖了那麼多年,其實還是放心不下自己
吧!陳曉側頭望望床旁立著的大旅行箱。明天就要去美術學院入學註
冊,自己的夢想就要實現了。所以,「媽媽,」陳曉輕輕道:「該你幸
福了……。」

秒針一格一格地跳著,五、四、三、二、一! 十二點了!

呼——砰!

「什……什麼!」陳曉掛了一頭的彩帶,急急從床上爬起來。一個
一身黑的人,憑空出現在他的床前。

「你,你是誰?」陳曉一邊往後退,一邊偷偷去搆床邊的鬧鐘,決
心不管來人是誰,先砸再說!

「別動!」那人一手指了指自己的黑帽子,一手衝著陳曉揮了一
下,陳曉立刻手腳不聽使喚,又栽回了床上。

那人的帽子上,極惡俗地繡了兩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天使」。

「天、天使?」陳曉怪叫一聲。

「不是西方的那個,是天上的使者,簡稱天使!」黑衣人挺了挺
胸,「哎,不對,沒時間和你哈啦了,我趕著下班呢!」

「什、什麼?你幹什麼?放開我!」陳曉如同被釘死在床上,只能
眼睜睜看著黑衣人越湊越近。

「我簡單說明一下,」黑衣人伏下身子道:「總的來說,就是你是
這世界上第一百億個一口氣就吹滅生日蠟燭的人,所以上天決定給你獎
勵,給你契機,讓你有機會實現你生日時所許的願望!」

「我、我許的願望?什麼願望?我……啊!」陳曉的眼睛忽然瞪
大!還沒等他喊出聲來,人已快速旋轉起來,越來越快,陳曉恍惚間覺
得自己的頭要被甩出去了。

等他清醒時,已經四肢著地趴在地上了。

「這裡是哪裡?」陳曉按著依然發暈的頭,慢慢爬了起來。

黑衣人的聲音緩緩在他耳邊響起:「這是給你的資產。你可以從這
幹起,實現你的願望,答成願望後記得感謝我!往天上大喊三聲我的名
字,我就知道啦。好啦,我下班啦,永遠不見!」

「喂,喂!」陳曉對著天花板大叫,卻已杳無人聲了。

「真他媽的,」百般無奈下,陳曉四處打量自己所處的環境。這是
間仿古的廂房,四壁似乎是木質結構的,半壁還鏤著花紋,屋裡橫了張
雕花大木床,垂著青色的帳子,窗邊一張小几,几上長長地垂了垂盆草
下來,幾旁擺了兩張木椅,屋角立了個裝飾櫃,盡擱些瓷瓶之類。這些
擺飾,用來畫張靜物畫或許不錯,但價值究竟有多少,陳曉就一竅不通
了。

「這裡到底是哪裡?也不曉得是在哪個城市……」陳曉想著,推開
了門。

一秒鐘,兩秒鐘,一分鐘。

陳曉忽然猛地關上門,一把推開窗戶,腳踏在椅子上,豎起中指,
對著天空大罵道:「我X!開妓院也就算了,你他媽的怎麼給了我個男
娼館!」

陳曉指天劃地罵得正痛快,忽然聽到身後門「吱呀」一聲。回頭一
看,一個一米六左右,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怯生生地立在那。

「你是誰?」陳曉轉身走了過去,「剛剛廳裡明明沒人的啊?」

「我,」男孩絞著手指,囁嚅道:「我叫清,是這裡的倌人。」

「嗯……咳咳!」陳曉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伸出食指顫抖地指
著眼前的小男孩:「倌、倌人?!你多大?」

「我十五了,什麼都可以做的。」清抬起頭,猶帶稚氣的臉上隱隱
透著一股堅決。

「搞什麼啊!」陳曉大叫起來,「你還未成年呢!先不說我沒興趣
開男娼館,就算開了,也不能雇用童工啊!」

「公子,你不打算……」

「當然不!」還沒等清說完,陳曉已快速地截斷他的話:「做男
人,就算開妓院,也要看波濤洶湧啊!眼前一片太平洋,有什麼看
頭?」

「那公子也不打算用我嗎?」清低著頭問,兩隻手背到身後,彷彿
抓著什麼東西。

「當然不能雇你了,會被員警抓的!」陳曉瞥了清一眼,斬釘截鐵
地說。

「那、那這個給你。」清雙手遞上一本冊子。

「這是什麼?」陳曉接過這本極新的線裝書,翻過來一看,封面上
端端正正七個大字:男倌院攻略秘笈。

「什麼玩意?」陳曉額頭上的青筋微微抽動了一下。

「送我來的人說,如果公子不開男倌院或不用我的話,就讓公子看
看這本冊子。」清偷眼瞧著陳曉越來越鐵青的臉,輕輕說道。

忍!看看寫了些什麼再說。陳曉咬著牙翻開了第一頁,上面只有五
行字:

一、 生日願望必須靠自己的努力實現。
二、 
二、特降天恩,滿足你實現理想的四個必要條件:第一,為你創造
一個合適的地理人文環境。在這個世界裡,你的理想所受到的阻力
將會是最小;第二,給予黃金一箱,作為資金,請至床底中央地板
下取;第三,辦公地點:二層樓一座;第四,基本人員:倌人一
名。

附注:只有完成了生日所許願望,才能向天帝許第二個願望。

三、 只有完成了生日所許願望,才能向天帝許第二個願望。
四、 
五、 男子做老鴇與禮教不合,經天帝批准,特許你做男倌院老
鴇。
六、 
七、 最後注:此冊上的字,只有你能看到。
八、 
「我X,」陳曉拳頭握得死緊,「他媽的,看來我必須要開間男倌
院,才能回去了?」糟了!陳小倏乎想起:當初許願時說的,似乎是聯
鎖店……

猛地掀開第二頁,最上面兩個大字:攻略。下面四個小字:逼良為
娼。

陳曉身體微微晃了晃,清忙伸手扶住他:「公子,你沒事吧。」

「我沒事……」陳曉抖著手掀開第三頁,這次是兩個大字,八個小
字:秘笈,捨生取義,自己下海。

我忍,我忍,我忍無可忍!陳曉狂叫著,把冊子狠狠摜在地上,雙
腳跳了上去,踩踩踩!

又跺又罵,折騰了足有半個小時,陳曉才覺得心裡痛快了一點。他
一腳把踩得破破爛爛的冊子踢到了小几邊,一邊尋思:「那破攻略上
說,我完成了願望,才能許第二個。唔……簡而言之,只要我實現了第
一個願望,應該就能回去了……X的,就不信我一個新世紀大學生不能
在唐朝開個男倌院出來!拼了!」

正想得入神,清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角,「公子,你、你沒事了
嗎?」

「我沒事啊!咱們先出去熟悉熟悉環境!」陳曉一把拉起清的手,
走出了廂房,因此沒有看到被風掀起的冊子,最後一頁上面竟寫著:願
望可以許很多次,但基本上上帝只會為你實現一次。所以,附注是子虛
烏有的,記得做人要保持幽默感哦!

「你是怎麼來這的?」陳曉坐在廳中,拉過清,問道。

「我……我從小就在男倌院長大。本來一個月後,就要見客了
的。」清低下頭,長髮也隨之垂了下來,軟軟輕輕地掛到陳曉的肩膀
上,「可今天有個黑衣人買了我,告訴我在這裡等,還說如果有人在剛
剛那間房中大罵,就是我的新主子,是要開天下第一男倌院的。」

「那黑衣人還說了什麼?」陳曉面色猙獰。清抬頭害怕地看了看
他,答道:「他就把冊子交給我,要我交給你,其他的沒說什麼,只是
一直叫著:『要下半了,要下半了!』」

「是要下班了吧!」陳曉已經生不出氣了,只覺得渾身無力。「這
裡是哪裡?」

「是興國的縉。」

「國都嗎?」

清搖搖頭。

「這樣啊……那咱們這座樓處在哪啊?繁華嗎?」陳曉抬頭四處望
望。別的不說,這幢兩層的樓子確實很不錯,儘管自己對古建築一竅不
通,也能看出此地建築的華麗、奢靡,就是廳正中掛的匾額不太順眼─
─黑底金字,大大書著「男倌院」。

「在城東,處在要道上。」

「咦?這麼好地段,這樣的房子怎麼會是空的?」

「因為……嗯……」清偷瞧著陳曉的臉色。

「怎麼了?說啊!」陳曉拍拍清瘦削的肩膀,笑著道。

「因為這裡鬧鬼。」

「啥?!」陳曉嘆了口氣。就知道不會有什麼好事。

「公子,你、你不生氣嗎?」清小心翼翼地問。

「有什麼好生氣的?對了,清兒,你以後別叫我公子,叫我經理
吧!」陳曉笑瞇瞇地說。想不到自己剛滿十八歲就當了經理──美中不
足的,只在竟是男倌院的經理。

「驚裡?」

「是經常的經,理想的理,也就是『經常想著要完成偉大理想』的
縮寫。」

「好,好的。」清忙點頭應著。

「那好。清兒,咱們走吧?」陳曉拉起清兒。

「走?去哪?」清兒呆呆的問。

「實現理想的第一步——逼良為娼!」

「哎?!什……什麼?!」

清兒呆呆望著陳曉,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陳曉便揮揮手,拋了一
句:「清兒,你在這等我一下!」而後獨自進了一樓那間廂房。

「金子,金子……」一關上門,陳曉立刻伏下身,探了半個身子到
床下,我敲──「咚咚」!不對;再敲,還不對……

「倥倥」……咦?是這裡!伸手摸了摸,木質的地板上有一條極細
的裂縫……

「他媽的,什麼破爛玩意!」陳曉第一次恨起自己的指甲留得太
短,「搞什麼,弄成這樣怎麼撬!」一拳砸上,地板竟無聲無息地猛然
向上彈開,幸虧陳曉反應還算快,額頭總算安然無恙。

卸下地板,陳曉伸頭看去,地上一個三尺見方的坑,坑中央端端正
正擺了只一尺寬,兩尺高的鐵箱,裡面滿滿一箱的金葉子。

「不會下面裝了石頭,騙我的吧?」陳曉嘟噥著。伸指探了探,金
葉子果然只有一寸深,但下面墊的卻不是石頭,而是成色十足的金磚!

「算他們還有點良心!不過這麼一大堆金子,放在這裡,也太不安
全了……」陳曉抓了七,八片金葉子在手裡,取過橫在一邊的木板,正
要原樣蓋回時,赫然發現木板背面黏了一張紙,上面寫著:此暗格,只
有許願者能開。

從床下鑽出來,陳曉拍拍身上的土,猛然發現自己居然正穿著睡
衣,而且還是自己最討厭的那套趴趴熊睡衣!

「看來首要任務,是買幾套衣服。」看看外面天色還早,把金葉子
塞到睡衣口袋裡,陳曉拉開門,叫起乖乖坐在廳裡等他的清:「清兒,
帶我去服裝店,買幾身衣服。」

「哎,服裝店?是布店嗎?」

「差不多吧!這裡我不太熟的,要你帶路了!」陳曉拉開大門,回
頭時臉上帶了明朗的笑。

「嗯……」清愣了愣,隨即露出一抹羞澀的微笑,倒叫陳曉呆了一
呆,「好的,經理。」

「清,你是多少錢賣給我的?」拉著清的手走在道上,陳曉完全不
理會周遭投來的或詫異、或鄙夷的目光。

清掙了掙,最終還是乖乖的讓陳曉握著他的手。陳曉如今這樣問
他,清便將頭偏了過去,細白的牙咬了咬櫻紅的下唇。

看了這半日,本來以為這個新老闆不一樣呢!想不到竟也輕賤於
他!清雖不情願,仍是回答道:「五兩銀子,五兩銀子買了我。」

「啊——!」陳曉沒心沒肺地大叫了聲,引得路人紛紛向這邊看
來。「賣你那人一定是傻蛋!」

「哎……?」沒想到陳曉冒出了這麼一句,清詫異地瞪大了眼睛。

「你這麼漂亮、這麼可愛,換了我,千金也不賣啦!」陳曉笑瞇瞇
緊了緊拉著清的左手。

清沒說話,慢慢低了頭,紅暈漸漸從衣領裡爬到臉頰上。

布店離小樓並不遠,只穿過一條街便到了。「衣服呢?」一進店陳
曉便四處張望。滿店的布,只門邊掛了件袍子,但怎麼看怎麼像樣品,
都褪得看不出本色了。

夥計們見陳曉穿著古怪,一邊的清又衣衫襤褸,壓根懶得理他們。

「麻煩一下,我買衣服!」陳曉拍了拍櫃檯,夥計懶懶瞥了陳曉一
眼,仍舊別過頭去談笑。陳曉瞪了那兩個夥計一分鐘,見沒回應,便自
己走到貨櫃上,伸手取看得上眼的布,「這太花了……這顏色搭配得真
難看!花紋太土了……」邊挑邊評論,等那兩個夥計反應過來阻止時,
地上已扔了七八匹布。

「你幹什麼!」一邊一個拉住陳曉的雙臂。

「地上的這些我都買了!」陳曉雙臂一振,掙脫了開來。空手道黑
帶可不是白練的哦。

「哎……好好,」兩個夥計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一個忙將
陳曉和清讓到桌邊坐下,一溜煙地上了茶,另一個則取了繩子過來,想
將那幾匹布捆起來。

「哎,不要捆!你們這而能不能幫忙做衣服啊?」陳曉忙叫道。

「當然,當然!」夥計忙不迭地點頭。大客戶上門了啊!

陳曉歪著頭想了想,取過櫃檯上記帳的毛筆,又拿了張包布的紙,
畫了幾套衣服出來,又標上了每套所需的布匹。「照著圖畫的樣子,每
套做一打!」

「這是什麼?」兩個夥計把紙翻來覆去看了幾遍,連清也禁不住好
奇探頭過去。

「制服啊!反正做就是了,不用多問。」陳曉不耐煩地揮揮手,又
道:「你們這還有沒有成衣啊?就是做好了賣的衣服。」

「有的,有的,」夥計陪著笑說,「至於這紙服嘛……我們問問上
頭好嗎?公子稍等。」

「順便拿幾件像樣的成衣過來!」陳曉吩咐著。

身後的清悄悄湊過來問:「經理,紙服是什麼?」

「笨,」陳曉點點清的額頭,「制服,就是工作時穿的衣服。」見
清還是一臉茫然,陳曉翻了個白眼,「反正你以後就知道了啦!」

揉揉清的頭,陳曉瞥到那夥計已經同著另一人進來了。

「這是公子畫的嗎?」那人腆著個肚子,穿了件褐色的袍子。陳曉
注意到那袍子的袖口衣角都綴了紋樣,雖簡單,卻線條流暢。

「你是老闆?」

「公子好眼力,」布店老闆笑起來如同廟裡常見的彌勒佛。

「這個是我設計的,請問能做嗎?」

「當然,當然,」神似彌勒佛的布店老闆應著,「我對公子的圖樣
很感興趣,做完後,能賣給我嗎?」

「這個不行!」陳曉搖搖頭,見那老闆嘴唇微動,似還要勸,忙搶
著說:「這個是我要用的制服,不能賣,不過我可以畫別的給你。」

「哦?!」布店老闆眼睛一亮,「公子開駕多少錢?」

「我可以從圖樣到布樣全部畫給你,但要四六分帳!」陳曉揚著頭
道。

「我六你四?」

「我六你四!」陳曉笑得賊賊的。

「五五?」

「四六!」

「……好!」布店老闆沉吟了半晌,終究還是點點頭。

兩人順理成章地立字據,按手印。陳曉付了布錢,倒找了一打銀
票,又和清換上了布店老闆送的衣服。臨出門時,布店老闆叫住陳曉,
「公子,請問您府上在哪兒?」

「嗯……」陳曉邊虛應著,邊看向清。他哪知道自己住的地方叫什
麼啊!總不能說是沒開業的男倌院吧?

「流碧閣!」清極清脆地回道。

「流、流碧閣……」

陳曉莫名其妙地看著布店老闆和三個夥計臉色立變──

「公、公子……」布店老闆白著嘴唇道:「能否請您十日後,親自
到小店來取貨、送圖樣?」

「可以!」陳曉應的痛快,拎著打成包的睡衣,同著清走了出去。

 

在布店耗了足有兩個小時,已是華燈初上。

「清兒,咱們住的地方叫流碧閣嗎?」陳曉問。

「公子不知道嗎?」清抬起頭,望著陳曉的臉。

「不知道。這個名字太娘娘腔了,不適合咱們!」陳曉停下腳步,
「我決定,改名為紅、燈、區!」

「紅燈區?」清把這名字念了幾遍,拍著手笑道:「果然很威風
呢,雅俗共賞!」

「對了,」陳曉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清兒來這之前,是在男倌
院吧?」

「嗯。」清的笑容表情褪了色,悶聲應著。

「那是間很大的男倌院嗎?」

「是縉唯一的一間……」

「太好了,帶我去!」陳曉興奮地晃了晃清的手,「我們去探查敵
情!」

抬起頭,清探究地看了看陳曉,翻手反握回去,「嗯,為了經理的
話,我可以再回去呢……」

於是,十五分鐘後,五張銀票,清和陳曉坐在了「浮生」裡的貴賓
席上。

「果然裝潢很豪華,可惜太沒品味。」陳曉一路觀察過來,這會才
下了結論。

清對於各處投來的目光,就當沒看見,只是直直地盯著陳曉;見陳
曉如此說,清又笑了起來,清麗可愛。

陳曉細細端詳著清,笑著問他:「你路上說這裡的頭牌,稱得上公
卿聞名……能比上你嗎?」

清一愣,臉似打翻了胭脂般紅上來,又搖手又搖頭,「我不行,我
不行。我比不上的……惠,他很美的……」

陳曉聽清如此說,越發好奇起來。以清這個容貌,在現代當個偶像
綽綽有餘,扮了女人也能算美女的,那頭牌到底是什麼樣的花容月貌?

正自琢磨著,忽聽鄰桌一片嘈雜之聲;抬頭望去,一人緩緩從樓上
走了下來。衣帶飄飄,弱不勝衣的身條,再往上看,膚如凝脂,欺霜蓋
雪。目光移到那人脖子之上──

「哎,哎……這……這是……」陳曉一口茶噴了出來,呆呆地指著
那人叫了出來:「會走路的白肉包!」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