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天生災星》
2006-01-11    2006年1月18日出版       點選: 11562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來自遠方 封面繪圖:申琳 定價190元

拖累身邊人衰到驚天地、泣鬼神是他的天賦,卻不是天性,
所以十九歲那年,他,龍雨情,
終於痛下救世決心,對這人間與其貽害不如遺愛,
他決定──自殺!
 

奈何蒼天不仁,決心以萬物為芻狗──

龍雨情不但沒死,還不小心掉到異次元世界,
莫名奇妙變成「九王爺」。
 

唉唉唉,可憐眼前秀美的娃娃臉皇帝,
無端招惹了禍國殃民的大災星。

不過,王爺跟王妃的發音差很多吶,
怎麼娃娃臉老叫錯?
手也總是不安分的往他身上摸……

不會吧,難道禍害別人久了,這次衰到自己身上了?

 天生災星 試閱

 

 

楔子

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在我九次撞牆,十九次狂吞安眠藥,二十九次上吊,三十九次滿懷信心的
衝向肯定超速絕對超重的卡車之後,我終於如願以償的「砰」一聲被撞飛,然
後萬分肯定自己確確實實已經死了!

可是,當我第一百九十九次面對著那張映在銅鏡中的絕色面孔時,我不禁
狂吼:「這他媽的到底怎麼回事?!」

 

第一章

我是天生的掃把星。這是經過我十九年悲慘人生體驗所得出的絕對真理。

我親愛的爹娘在從出生時一見相厭,到轟轟烈烈鬥爭二十年後,某天早
上,突然發現全世界幾十億人口中,似乎只有對方比較入得了法眼。本著無魚肉也好的原則和時間就是金錢的原理,馬上衝進教堂挾持神父,當天下午正式湊成了天造地設的一對——這是我爺爺奶奶說的,外公外婆的說法則是「破鍋配爛蓋」。

咳,總之,在我爹娘婚後第八個月,發生了一件萬分不幸的慘事。

某日,當我親愛的爹娘正拿平底鍋和掃把互毆時,我娘一個不留神坐到了
地上,我爹猛的抱起我娘,以超光速一路闖紅燈奔到醫院後,我就不幸降臨人間,開始了我為害世人的罪惡人生。

我一落地,我娘見到我的花容月貌後不禁仰天狂笑:「不愧是我和狗剩子
的種!哇哈哈哈哈……」結果興奮過度,一個沒留神,一口氣上不來,就快樂的上了天堂。

我四歲時,我爹終於擺脫了失去我娘的陰影,有了人生的第二春。結果在
洞房花燭之後的第二天,快快樂樂的和我溫柔的後娘去外公外婆家裡接我時,大晴天一道炸雷轟鳴,爹,去見娘了。

等到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四位老人家統統去找我爹娘聊天喝茶之後,我終於
以十歲的高齡進入了沒家孩子的集中營——孤兒院。

進去的第一天就有兩大勢力的傻小子d了和我玩而火拼。在打輸的光榮入
住醫院後,勝利者在弄清我是公非母後,也統統進去和他們共患難了。

雖然第二天我就被一對中了六合彩的夫婦收養,可兩個月後他們就因d炒
股破產,雙雙跳樓成仙。

我回孤兒院不到三天,又被一個養雞大戶收養,兩個月後他就在吃煮雞蛋
的時候被噎死。

從此以後,我就開始以每三天被人領走,然後在兩個月後被送回孤兒院的
頻率,往返於領養者和孤兒院之間。

終於在我十八歲那年,孤兒院因缺少資金援助,正式宣告Game Over。我
不得不在院長滿含熱淚的深情目光歡送下,離開了生活八年的土地。

從此,我開始了艱難的就業歷程。可事實證明我真的是命中帶衰,無論資
本多雄厚的跨國財團,都會在錄取我後不出一個月宣告破產。我實在不忍心看著越來越多的人因d我的關係而流落街頭,可是不工作我也不能睜著眼睛餓死啊!

我絕對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於是我決定改混黑道幫派!這樣害起人來才能心安理得一點。

在我加入幫會第二天,曾經叱吒風雲的老大就被對頭砍成血淋淋的破布,
抬進了醫院,一眾弟兄全被拷了起來押往綠島。就在要銬我的關鍵時刻,那個開警車的認出我娘是他七姑的姐夫的舅舅的兒子的同學的乾媽!因此我一百八十度鹹魚大翻身,成了打入敵人內部的臥底英雄,從此光榮的開始了被道上兄弟們追殺的刺激生活!

寒風凜冽中,我吃完最後一個過期麵包,終於下定決心:d了千千萬萬個
家庭的幸福,d了全人類的安全,我,龍雨情,絕絕對對不能再自私下去了!我必須馬上結束我罪惡的生命!

於是,我拼命撞牆。可在我撞塌了九棟違章建築而被表彰為光榮市民後,
我還好好的活著。

我十九次吞安眠藥,成功發現了一個王牌製藥廠生產假藥,而被授予光榮
市民稱號。我呆呆面對著記者的話筒,心裡只想著我怎麼還沒死。

在我二十九次不辭艱辛的上吊後,竟然測試出某世界品牌的繩子質量嚴重
不過關,結果被一跨國財團聘請為榮譽董事,結果在我接過聘任證書第二天,那家財團的總部就被炸彈炸飛了。我得出結論:依靠這種方法,我是絕對見不到上帝的。

就在我三十八次衝向超速卡車,而把司機嚇到從此時速F不過二十五公里
後,幾乎要心灰意冷放棄之際,神終於聽到了我的呼喚──一輛絕對超速、絕對英勇、絕對夠酷的卡車呼嘯著撞飛了我!

我終於幸福的閉上了雙眼。神啊!請做好準備接受我的荼毒吧!畢竟你比
人類堅強得多,對吧?

再然後,一堆小鳥在我頭頂開演唱會。我終於忍受不了的睜開眼睛,一個
穿著古裝的美女姐姐,竟衝著我甜甜的叫:「王爺!」

怎麼回事?!

我衝到銅鏡前。看到那張漂亮到讓人想狠狠扁一頓的小白臉時,我終於暈
了!

十九年來第一次啊,值得紀念!

可是人總要面對事實。

我是誰?現在的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怎麼辦?不恥下問!

於是,我本著蝨子多了不怕咬的頑強精神,充分運用我現在的花容月貌—
—雖然說不如我原來的皮相,但勉強可以接受──終於弄明白了我在某種意義上確實是見過上帝了。我的靈魂在我的身體去見爹娘的一那穿越了時空,飛啊飛的就來到了這個歷史上沒有記載,據說國力十分強大的金龍皇朝,成功附在這個沒什麼勢力,還相當自閉的九王爺──龍雨情的身上。雖然沒怎麼上學,但遺傳自我爹娘號稱智商一八零的頭腦,使我掌握的東西絕不少於那些精英!因魏我娘九十,我爹九十,我當然有一八零!

我得出結論:肯定回不去了!

怎麼辦?涼拌!

於是,我也就安心的開始了另外一個「龍雨情」的幸福生活。

這也還不壞。畢竟我不用再被揮舞著手槍砍刀的兄弟們追殺了。

可是,事情真會如我所願嗎?

天知道!

  □

「你也衰來我也衰,大家都來衰!

天生我衰,就該我衰;你沒我衰,他沒我衰,人這動物裡我最衰!

不怕丟人,就怕沒錢;不怕丟命,就怕窮命!

世上只有錢最好,有錢的人就是寶……」

人的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我現在可以不用被兄弟砍了,吃飽了就睡,
睡飽了再吃!我感到現在的生活完全沒有目標。鬱悶啊……鬱悶就要發洩!

我發洩的方式十分特別。

所以,一個月來,每日午後,位於金龍皇朝都城城郊的九王爺府上,都會
準時傳出這種恐怖的鬼嚎,直接導致了全都城的百姓談九王府而色變,望九王府而旋走。

但是也帶起了一股流行風潮,那就是:

現在京城百姓見了面,第一句話絕對是:「你昨兒個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我孩子現在練得聽了狼嚎就跟聽貓叫似的,一點也不害怕!」

大臣們見了面,一定是對話如下:「啊,某兄,閣下昨日可曾聽否?」

「然!吾兒之耳現如銅牆,雖狼嚎而不畏!」

不久,這股流行風潮傳進了皇宮大內,皇帝的妃子們噓寒問暖之前必先
說:「呦,我說某妃啊,你昨兒聽到那聲兒了沒啊?」

「姐姐當我是聾子不成?不過,萬歲的龍種就是和凡人不同,現在聽到那
怪聲抖都不會抖一下。我看啊,就算是那山中白眼狼使勁兒的嚎,也不能嚇著他分毫!哦呵呵……」

外邦的來使見到這種情形,忙不迭修書給國王:「啟稟我的天老爺大王
啊!這鬼地方的人真邪門呀,見了面說話都要使用暗號!為臣強烈建議,今後咱們國家也要改進!見面先說:『你昨兒拉了沒?』『我拉了!我兒子也拉了!』」

終於,這聲音怪談傳到了金龍皇朝的皇帝──也就是龍雨情的大哥龍浩的
耳中。

「什麼,這等奇事朕竟然到現在才知道!那個誰,你去把龍雨情那個自閉
的悶小子給朕宣進宮來,朕要親自問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遵旨!」

就這樣,正在九王爺府吊嗓子的龍雨情——也就是敝人在下我,被風風火
火的傳進了皇宮。

這不要緊,可是往日整整要持續兩個時辰的鬼嚎,今天半個時辰就沒了,
都城裡的百姓全跟霜打的茄子似的,那個全身無力啊!

「王捕頭,你上哪去啊?」

「哦,今天兄弟們實在是沒精神,衙門就放了一天假,老爺讓我們回家幫
老婆看孩子去。老弟你呢?」

「一樣啊!」

說完雙雙嘆氣。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如此這般,我進宮去了,都城的百姓也都回家了。有孩子的看孩子,沒孩
子的幫別人看孩子去了;實在閒得無聊,就偶爾來一嗓子:「下雨了,收衣服了!」

帥哥!美男!天仙!他奶奶的不是人!

這是我,和右邊這個金龍皇朝的皇帝兼我大哥龍浩,還有左邊這個據說赫
赫有名、文韜武略、天縱奇才、皇帝他娘的姐姐的孩子兼當朝丞相──宇文淵,深情款款對視一個半時辰後得出的結論。

「九弟,你看夠了沒?你來了之後就在那裡死瞪著朕,對朕不滿啊?你究竟有沒有在聽朕說話?朕問你府裡的怪聲是哪裡來的?快說!」

我死盯著那張白嫩嫩粉嘟嘟的娃娃臉,幾乎沒流下口水──這個娃娃臉就是金龍皇朝的皇帝龍浩?而且據說還有了十個孩子?還另外有三個嬪妃有孕在身?

你能想像母豬集體上樹的空前盛況嗎?你能描繪大象走鋼絲的奇景嗎?

告訴你,不怕不知道,就怕嚇到你心臟狂跳!

看到這個被奉?金龍皇朝迄今最聖賢、最英明神武的君主的娃娃臉,我可以十萬分肯定的告訴你:這個世界是意識構成的!黑格爾的理論沒有錯!

先把這個還在叫囂的娃娃臉忽略不計,旁邊那個男生女相,眼神冷颼颼,笑容陰沉沉的狐狸臉,才真的讓我渾身發冷。

你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長那麼白能看嗎?白就算了,我可以當你天生營養不良,可是還穿了一身綴著珍珠的白袍,披著一頭垂到腳踝的長髮,漂亮對不起宇宙外太空移民就太不人道了!

怎麼?還向我拋媚眼?你以為我看自己的臉十九年是看假的啊?我拋回
去!

赫,你還來?還、還撩頭髮!怕你啊,我也撩!

耶?忘了我那幾根毛來的時候讓府裡的丫頭給紮起來束在金冠裡了,所
以,我輸了!

你贏了就可以跩啊?還來一句「坦白從寬,沉默挨砍」?我堂堂一個九王
爺誰敢砍我!嘆氣?可憐?老兄你在發什麼神經!什麼?身後?

「啊?啊!媽呀!刀下留人!」你問我d什麼要喊這句?廢話!那個娃娃
臉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一把西瓜刀,黑著臉氣勢洶洶的就要衝過來砍我;我能不喊嗎我!

「別!偉大的尊敬的親愛的光芒萬丈的世人景仰的永垂不朽的皇帝陛下,
您不是問我府裡那聲音哪來的嗎?小人這就喊給您聽!」雖然我前陣子極度想要求死,可是也不想被一個古代皇帝活活砍死,那太對不起舉著砍刀辛辛苦苦追了我近半年的兄弟們了!

於是我扯開嗓子狂吼:「床前明月光,城裡鬧饑荒。老鼠搶大米,老貓來
送禮……颳風下雨不得了,寡婦滿街跑……」

我唱得那個樂啊,吼得那個盡興啊!活這麼長時間,頭一回發現我具有成
為一代歌王的潛力。

那兩位聽我唱著唱著,臉色由白轉紅,由紅轉黑,由黑到紫,還真是萬分
精彩!

終於,被我感動到不行的皇帝,手中的西瓜刀噹啷一聲掉到了地上,摔在
龍椅上,顫抖的伸出一根手指指著我──

「來人!給、給朕拖下去砍了!」

從門外馬上蹭的竄出兩個超過張飛塞過李逵的彪型大漢!

英雄啊!我雙眼馬上冒出無數顆愛心。

不過大概是這個皇帝沒什麼錢,發不出月薪,兩位英雄竟然窮得只在腰間
圍了塊仿造虎皮製成的破布,而且肯定從穿上以後就沒換過,否則現在絕對不會散發出陣陣腥味。

我這個人天生心腸就軟,最看不得別人受苦;見這二位都窮成這樣了,馬
上掏出口袋裡的銅板──皇帝都窮成這樣,我敢掏銀子嗎我!

那兩個黑柱子十有八九天生腦袋冒氫氣,要不得人家對他好,在我捏著鼻
子將銅板塞進他們鞋裡時,齊刷刷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乖乖不得了,當時都城裡的人喊得震天響:「快跑啊!地震了!」

兩棵大樹倒下去,無數棵大樹衝進來,把我圍個連縫都不剩。一隻不信邪
的蒼蠅強行突破的結果,是英勇的被那堆大樹的肌肉夾成了肉乾,壯烈成仁。嗚呼!

我當時心裡面那個急啊!脫口而出:「別、別啊!我今天沒帶那麼多銅
板!」

又一個人暈倒了。萬幸,他暈我就有救了。你問誰?廢話!娃娃臉啊!他
暈後我最大,誰還敢砍我?於是我大搖大擺的向大門走去。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家衝了進來,我沒看清楚就被
他撞倒在地上。好大的力氣!

「陛下,剛剛傳來急報,長江泛濫了!」

長江?那條橫穿大半個中國的長江?

龍浩猛的從地上跳了起來:「你說什麼?」他不暈了?

「還沒到汛期啊,長江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泛濫?」宇文淵簇緊了雙眉。

「老臣也是剛剛得報。由於國內連日來的大雨,導致水位猛漲,守河的監
官上報,一夜之間,兩岸剛築起的河堤就全被衝垮了!」

聽到他的話,龍浩的神情凝重了起來。宇文淵打開內侍呈上來的地圖,細
細的看著。我定睛一看──這不就是那條長江嗎?

「陛下,現在再趕築河堤已經來不及了,如今如何安頓即將湧來的災民才
是當務之急。」

「也只好這樣了。劉卿家,你傳朕的旨意,從戶部撥紋銀三百萬兩作賑災
之用吧。」

「臣遵旨。」

我看他們愁容滿面,不禁開口:「那洪水怎麼辦?任它泛濫嗎?」

三雙眼睛同時看向了我。

「九王爺,這長江年年如此,哪裡還有什麼辦法啊!」劉大人花白的鬍子
一抖一地抖的蔑視我。

「不一定哦。我想我大概知道洪水的起因。」哼!竟敢瞧不起我?當年兩
百多把砍刀都沒砍死我,你竟然敢蔑視我?

「九弟,你說什麼?」龍浩的眼睛開始放光。

「依我看,這次的洪水有九成是因?沿岸的百姓填湖種田造成的。」

那個花白鬍子的劉大人一臉震驚的看著我: 「九王爺,我國百姓是有圍
湖造田的傳統,可是這和洪水又有何關係?」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還真給我料對了。我走到地圖前,指著長江:「你們
來看:長江橫穿我國,每年均有固定汛期;汛期來時,水位暴漲,此時,沿岸的湖泊和支流會起到江水分流的作用。百姓圍湖造田,短期看不出害處,但是時間久了,湖泊面積逐年減小,汛期洪水無處分流,所以才會泛濫。」

聽到我的話,劉大人恍然大悟,感激的看著我:「九王爺英明啊!金龍國
內連年洪水,就是不知起因,才使得無數百姓流離失所,無數良田毀於一旦!如今、如今……」

看著那個幾乎要痛哭流涕的老人,我不知所措的望向了從剛才就默不作聲
的兩位。

「九弟,你已經近十年未出過王府,如何得知此次洪水起因?」龍浩深沉
的看著我。

糟了!我一時得意,竟然忘記這裡是古代……龍雨情這個人嚴重自閉,現
在竟然來了這麼一通長篇大論,這下該如何是好?

「陛下,微臣竊聞九王爺酷喜讀書,想必是九王爺在府中遍覽群書,故而
得知。」宇文淵道。

「是嗎?」

「是的!臣弟就是偶然從書中得知的。」我感激的看著替我解圍的宇文
淵,無論他目的?何。

龍浩高深莫測的看了我一眼,沒有再追問下去。「罷了。劉卿家,傳朕的
旨意,召集各部官員,商討此次洪水之事。」

「遵旨。」

「那臣弟就先行告退了。」反正龍雨情從來不參與國事,我要回王府也沒
有什麼奇怪的。

「且慢!九弟,你既然知道洪水的起因,那麼也應該知道應對之法。留下
來一同商討治水吧。」

啊?我看著那張可愛的娃娃臉。果然,天下的皇帝一般奸啊!

於是,我只好垂著頭悶悶道:「臣弟遵旨。」

無奈啊!只好跟著那個比我高了一個頭還多的娃娃臉,向御書房走去。

 「陛下……」

「諸位卿家不必多禮。」龍浩坐到了龍椅上。

「陛下,臣已經將九王爺之言告訴諸位同僚,臣等都同意王爺之言。如今
這治水之法,還請九王爺詳示。」

不是吧……劉大人,你要這樣陷害我?你等著,我一定要你衰三個月!

「九弟──」

嗚……我說還不行嗎?到時候治不了可別怪我!「兩個字——疏導。」

聽到我的話,房間中一陣沉默,然後響起了贊同的聲音。

「對啊,想當初大禹皇治水,不就是疏導之法嗎?」

「是啊,是啊。」

「九王爺英明啊!」

「好了。」龍浩一擺手:「既然知道了方法,諸位卿家應該知道怎麼下手
了吧?」

「臣等明白,陛下請放心。」看到事情解決了,我長出一口氣。這下可以
讓我回王府了吧?

准了?那我就走了!

於是,我幾乎以光速衝了出去。我走的太過匆忙,以至於忽略了身後散發
寒光的雙眼。

回到王府後,我暗下決心:今後就算洪水氾濫到我床邊,我也絕對不開口
了!沉默是金!

就這樣,我平平安安沒病沒災的在我的王府裡,幸福的過了兩個月!

感動啊!活了十九年,頭一回活得這?平順,出門不用擔心被兄弟砍,吃
飯喝水不用擔心被噎死……

可俗話說的好:天上沒有白吃的午餐!

那娃娃臉說他小兒子過生日,硬要我進宮送禮祝壽──這是人話嗎?難不
成要我對著一個月的奶娃娃說:「祝您老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於是我豪氣萬丈的說:「我去!一定去!」

你說我沒骨氣?人家大哥下令,我這小弟不去就等著挨砍;要是你,你敢
不去?

這禮也送了,壽也拜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d什麼還不放我回去?

要我跳舞?有沒有搞錯?

什麼?金龍皇族每個人都能歌善舞?那不代表我也會啊!

「九弟,朕記得你的太傅可是皇族的秋豐監官啊,他的弟子怎麼可能不會
跳舞?要你這個做叔叔的d侄子跳一曲祈福舞,你也不願意嗎?」龍浩瞇起了雙眼。

啊?我怎麼沒聽說過?當初真應該問仔細一點的。現在怎麼辦?

啊,有了!

「陛下,臣弟有個請求。」

「說。」

「臣弟願意d小皇子起舞,煩請準備十二個紅鼓。」

「你要這做什麼?」龍浩有些吃驚。

「跳舞。」我微微一笑。

「准。」

一會兒,紅色的巨鼓已經擺到了大殿之上。眾人疑惑的看著我命侍從將其
擺成了兩朵梅花狀。 嗯,好了。

「九王爺,你這是?」宇文淵走上前來問我。

我笑看他一眼。呵呵,我也沒辦法啊!只好這樣了,希望可以過關。於是
我一手撐在他的肩上,足下一點,飛身落在了鼓上,隨著「咚」的一聲脆響,我知道,事情已經無法回頭,成敗在此一舉,因d,龍浩已經開始懷疑我了。

「雨情獻醜了。」

雙手輕舉,一足輕點,整個人似一張拉滿的弓,無須絲竹管樂,只有鼓聲
隆隆,因d,我要舞出邊塞的豪情!

「登高丘。望遠海。六鼇骨已霜。三山流安在。扶桑半摧折。白日沉光
彩。銀台金闕如夢中。秦皇漢武空相待。精衛費木石。黿鼉無所憑。君不見驪山茂陵盡灰滅。牧羊之子來攀登。盜賊劫寶玉。精靈竟何能。窮兵黷武今如此。鼎湖飛龍安可乘。」

  隨著無樂的清吟,輕盈的在鼓上飛舞;伴著足下的鼓聲陣陣,我憶起了最喜古詩的祖父。記得我曾經伏在他的膝頭,聽他誦讀一首又一首的古詩古文──雖然當時的我只是在數他一共可以晃多少回頭。

飛舞中,束髮的絲帶隨風而落,黑髮飛揚,伴著鼓上人兒輕靈的白紗,瞬
間奪去了眾人的呼吸。

一曲舞罷,寂靜無聲。我靜靜的立在了一邊,看著震驚的眾人。呵呵,感
覺真好。

「九弟,你是從何處學得此種舞蹈?」

呵呵!什麼舞蹈?不過是一首古詩,配合上我的逃命步法而已。微喘著,
我望向高位處的龍浩,他的眼中似乎有流光劃過,是什麼?

不容我細思,一聲恫嚇響起──

「統統不許動!」

啊?古代綁匪也流行這句話?

d什麼說他是綁匪?因d他一身黑衣,左手拿刀,右手還拎著今天的壽
星——龍浩的娃娃!

「大膽狂徒,竟敢驚擾聖駕!」一群侍衛匆匆趕來護駕。

我認為根本沒有這個必要──難道他們沒看見龍浩已經按捺不住的抽出西
瓜刀了嗎?

我乘著四周混亂,想找個安全的地方;可是在這緊急關頭,不知道哪個缺
德的絆我一腳,在和大地親密接觸之前,我不慎「刷」的一聲,扯下一條褲子。

當時我抓著褲子,瞪著眼前兩條毛茸茸的蘿蔔腿,暗叫糟糕,因d我扯掉
的正好是那個黑衣人的褲子!這麼多人,怎麼就偏偏扯掉他的!

喝!大哥你別瞪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喝!你舉刀要幹什麼?告訴你殺人是要坐牢的!什麼?你就是殺人科班出
身,還連續十年獲得業界最優秀殺手稱號?

啊啊啊!別砍我!要砍去砍那個絆我的!

行!你砍我沒關係,不過你能不能穿上褲子先?

……

等皇帝那些沒衣服穿的侍衛逮住那個沒穿褲子的殺手時,我已經被他追得
只剩半條命了。問我怎麼沒給砍死?實話告訴你:被兄弟抄傢夥追著砍給砍出經驗了!

我光榮的完成了被追殺的任務,終於倒在了一個香噴噴的懷抱裡。呼,好
累!

咦?這不是那個狐狸似的宇文淵嗎?

管他的,先睡了再說!

再醒時,才知道天地變色了!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