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土龍傳說》
2006-01-11    2006年1月18日出版       點選: 12248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郁卡德 封面繪圖:傘 定價180元


顏恕想化身為人,所以必須修仙;
想要成仙,得先應天劫;
要過天劫,就得先往魔界。

 

來魔界,是為了點化暴戾的魔君,
可不是來選妃的!
偏偏這群人講不聽,居然強擄他進宮,
這下可好,不費功夫就能親近目標?
 

修澤不喜男風,卻陰錯陽差愛上了一個小小侍從。
但是對方三番兩次不解風情,
即使身為魔君,他也只能嘆氣吐血兼皺眉。

無所不能的魔君遭遇此生最大的難題,
他用盡心計,能不能教會顏恕「情為何物」?
 

 土龍傳說 試閱

當我還是一隻小小的土龍時,我每天生活得無憂無慮,沒有煩惱,也不懂
憂愁,每天過著吃完就睡,睡醒就吃的生活。我住在深山密林裡,即使我脆弱而不堪一擊,奇怪的是我居然沒有天敵,那些漂亮而傲慢的捕食者連看我一眼的興趣也沒有,大概是因為我又瘦又小,模樣也實在難看,肯定不會好吃的緣故吧。

我不知道我究竟是什麼東西,因為我的周圍沒有一個物種和我長得一樣。
我總是一個人,但奇怪的是我並不孤單,因d我根本就不知道孤單是什麼。我之所以認為我是一條土龍,是有一次我趴在腐爛的樹葉上休息時,聽見兩隻路過身邊的小青蛇說的。他們驚訝的看了我一眼,然後其中一個說:「咦,這裡居然會有一隻土龍。」於是,我知道我原來是一隻土龍。

但土龍是什麼呢?我雖然知道自己是一隻土龍,但土龍究竟是一種什麼樣
的動物呢?我開始想這個問題,但我想不出來。於是我常常躲在樹葉或石塊後面,偷聽來往飛禽走獸的談話。漸漸的,我聽到了一些關於龍的傳說。

傳說龍是一種能騰雲駕霧的神獸,他們有著聰明的頭腦和強大的法力。傳
說他們長著蛇的身子、鷹的爪、馬的頭、鹿的角;傳說他們的外表既漂亮又威武。我開始自卑。d什麼同樣是龍,我卻這麼瘦小醜陋,而且也沒有法力?

我渴望成為一條真正的、強大的龍。

有一天,住在我家附近的一隻山雞跑來告訴我,他的一位遠房表哥拜師學
道,修練成一種有手有腳,披著華麗毛皮的動物,據說那種動物叫做「人」。他也想去拜師修練。據說修練的動物可以長生不老,擁有強大的法力,還可以變幻成任何東西,要是更進一步,就可以成為神仙,與天地同壽。

原來法力是可以拜師修練而來的。如果我也去拜師修練,那麼我就能成?
一條真正的龍了。可是我拜誰為師呢?我不認識任何有法力的人或仙,誰能教我本領呢?

我開始憂傷,開始懂得什麼是煩惱,覺得再也開心不起來了。

遇到我的師父時,是我興起修練念頭的第二年。那天我正趴在樹根上發
呆,一種我從未見過的美麗生物闖入了我的視線。這種生物高大健壯,有著和一般走獸或飛禽不一樣的手腳,他只用兩隻腳站在地上,另外兩隻手不但空出,還可以抓著別的東西。他抓著東西的那兩隻手非常靈活,不同於獸類的掌,也不同於鳥類的翅膀,似爪又非爪,特別漂亮;他身上穿著一種似羽非羽,似皮非皮的東西,銀白色的長髮飄散著;但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臉。我無法形容那是一張怎樣的臉,我只知道好美好美,我從未看過這麼美的臉。我想了好久好久,終於覺得他應該就是山雞所說的「人」。我讚嘆的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心裡想著一定要修練成一個「人」,「人」真是太美了。

後來我才知道這個人是一個「男人」,而且是個神仙。我於是拜他?師,
跟著他學習如何修練成一個「人」。

許多年以後,當我開始明白什麼是人,什麼是世界,才逐漸的知道我是一
種多麼低等的動物,而師父之所以收我?徒,則是因?當年他在我身上發現了類似人類的思維,覺得我雖然是低等動物,卻有著與眾不同的靈性,而靈性,則是修練必須具備最基本的條件。

第一章

「師父,我回來了。」

清脆的聲音響起。隨著聲音,青竹做成的門被推開,走進一個身穿青緞棉
衣的俊美少年。這個少年的相貌十分特殊,俊美中帶著柔媚,清秀中帶著妖豔,有著一種極度的色欲之美。

端坐在竹榻上的銀髮俊美男人睜開他那雙憂鬱的眼睛,注視著面前一臉活
潑和機靈的少年,輕輕的在心中暗嘆:這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得意門生了,一個連他都不明白怎麼會修練成人的低等生物。據他所知,這種生物是不可能修練成人的,但這個徒弟打破了物種的特有規律,成為修練界的傳奇。但是d什麼會修練出這麼奇特的樣貌呢?這種色欲橫流的美貌,對於一個男孩子來說,絕不會是一種幸事。

「這次下山有什麼收穫?」

「還不是老樣子,不過外面的世界真的是很熱鬧,師父也應該常出去走
走,不要老是躲在山裡面啊。」

銀髮男人搖了搖頭,看著徒弟的笑臉,多麼希望他能永遠保持這種純真的
性格,永遠不知道什麼是煩惱,可是命中註定的劫難不是每個人都能躲過的,做為一個修練者,註定了必須接受上天給予的考驗和磨難。

少年聳聳肩,很習慣師父突如其來的沉默。

「顏恕,你還記得為師曾對你說過,每個修練者在修練成仙的過程中,都
會有一個大劫嗎?」

少年臉上露出一絲驚訝,道:「記得,師父曾說過我們修練者幻化成人
形,並不代表修練成功,只能算是修練成妖,從妖修練成仙必須經過一道生死大劫。如果能度過這個大劫,就能飛昇成仙;如果不能渡過此劫,輕則打回原形、重新來過,重則魂飛魄散,從此在塵世消失,化作天地間的塵埃。」他面色一正,「師父,該不是我的天劫快要臨頭了吧?」

「只要是修練者,就逃不開天劫臨頭。」

「那我會死嗎?」少年好奇的問,並沒有擔憂。

銀髮男人嘆了口氣,「為師到現在也還沒有推算出來。」

顏恕樂觀的道:「可是師父,你不是曾經說過:只要找到我們命定之人,
就可以用情劫代替天劫嗎?情劫雖然傷身、傷心,但不會要了我們的性命,也不會使我們魂飛魄散。」

「不錯,情劫雖然能代替天劫,但這也是不得已的下下之策,每一個修練
者最終的目標就是修練成仙,仙者勢必得去七情六欲,應了情劫的人是無法修練成仙的,只能終身為妖了。」

顏恕聞言開心道:「其實當妖也沒什麼不好的,徒兒覺得現在就很好啊,
自由自在也很開心。我不做神仙,就做個小妖吧。」

銀髮男人瞟了他一眼,「就算你想做妖,也得先過天劫再說。」

「那我的情劫在哪裡啊?我不要應天劫,應情劫好了。」顏恕一臉的純
真,「聽說愛情才是世上最美的感情。」

銀髮男人看著他,露出古怪的神情。不知道該說他天真還是愚蠢,真正明
白情為何物的人大概寧願遭天劫,也不願應情劫吧!情字傷人,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只是這個徒弟與眾不同,就算想遇情劫也沒得遇啊。

「師父,我命定的人在哪裡啊?」顏恕想:師父就是神仙,可是師父從來
沒有開心過,反而更加憂鬱,而且最近發呆的時間越來越長了,所以說做神仙一點都不好。八師兄應了情劫,卻是所有師兄弟中過得最快樂的一個,那種d愛傷神、d愛痛苦,愛得那麼刻骨銘心,驚天動地的神情,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上,那甜蜜、那痛苦、那每一分一毫的思念都讓人心醉神迷。

「你忘了你的肉身是什麼了嗎?你哪來的情劫可遇?」銀髮男人嘆了一口
氣,「所謂情劫,說到底是情欲之劫。你天生是沒有情欲感覺的,你雖然可以通過修練練化出人形,但每一種生物的天性本能是不會改變的。你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既不是雌性也不是雄性,沒有生理的欲望,何來情劫之說?」

顏恕呆了一呆,叫道:「不是吧,難道我不是成仙就是死亡?師父,有沒
有第三條路讓我選啊!成仙一點都不好玩,魂飛魄散更糟啊。」

銀髮男人沉默了半晌,突然道:「顏恕,你知道d什麼當你幻化成人時,
為師會搬到這罕見人跡之處居住?」

「這難道不是師父一時心血來潮?」顏恕不解。

「不是。」銀髮男人深深的望了徒弟一眼,「是d了保護你。」他在心裡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早就知道一個人的劫難是避不開的,他只是想推遲劫數的到來,可是他已經再沒有時間保護任何人了,唯有把一切都說清楚講明白,才能讓徒弟懂得如何防範。

「d了保護我?」顏恕訝然。師父不是說他是師兄弟中靈力最高的一個
嗎?他需要被人保護嗎?

「因?你的相貌。」白髮男子仔細的看看徒弟妖豔的臉。這種妖豔的美,
將會給徒弟帶來怎樣的命運?就算是上天也無法得知吧。

「我的相貌怎樣了?」摸著自己的臉,顏恕不解道。他覺得很正常啊!雖
然還是沒有師父俊美,但是也不算差啊。師父曾嚴肅的要求他外出時必須易容,他一直不能理解師父這樣要求的原因,因d他超級愛美,總是習慣把自己裝扮得漂漂亮亮。他每次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的臉,都會覺得十分滿意,自戀的照鏡子照個不停。雖然聽從師父的話,外出時一定易容,但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爽,好在他每次易容也把自己易得美美的,絕不會讓人傷眼。

「因d在你的心裡沒有男女之別,沒有情欲之感,所以你對自己的相貌生
不出任何邪妄之心,但在世人的眼中,你這張臉美得邪惡,美得妖豔,美得充滿色欲,每個見到你的人只想把你占?己有,一逞獸欲。」銀髮男人搖了搖
頭,神色黯然,「為師雖然廣收門徒,傳授得道之術,但卻並不是仙、魔、人三界法力最強大的。d了保護你不受到任何的侵害,所以?師才要你與世隔
絕。」

「怎麼會這樣?」顏恕不解道:「我這張臉會充滿色欲?」他變出一個小
鏡子,拼命想照出自己哪裡符合色欲的條件。

「據說天、地之間的魔界最近出了一位暴君,由於他的統治十分殘酷,不
少惡魔離開了魔界,跑到人間搗亂。師想了很久,要化解你的天劫,唯有積聚足夠的福德。如果你能化解這位魔君的暴戾,必然能積聚福德,闖過這場天劫。」銀髮男人轉換話題。

「不是要我消滅他吧?」顏恕滿臉驚訝。

「連天界都沒有把握對付的魔神,你有什麼能力對付他?」銀髮男子橫了
他一眼,「再說,修練是不允許殺生的,雖然他是魔,你也不能殺他。」

「那要怎麼化解他的暴戾啊!」顏恕頭痛了。

「什麼辦法都行,這個要隨機應變的。你一向機靈,師父相信你能找到辦
法的。」銀髮男人沉下臉,「不過,你一定要謹記:千萬不要讓他看到你的真面目,否則會發生怎樣的異變,就連?師都不能預料。」他說這話的表情是認真而嚴肅的,所以顏恕立刻就點頭表示明白了。

「那麼你明天就下山應劫去吧,?師打算從明天開始雲遊四方去了,暫時
不會回來,你也不必急著回來。」其實他想說的是他們師徒緣份已盡,徒弟這一去,恐怕是再也不能回來了吧!

「哦,明白了。」顏恕點點頭。他素來感情淡泊,雖然就要與師父分離
了,心中倒沒有多少傷感。在以往的歲月中,他雖然獲得師父的重視和師兄弟們的友愛,但實際上內心裡對師父只有尊敬,對師兄弟們只有親切,並沒有情誼。師父明白他是因d沒有感情的緣故。他內心深處當然想明白友情、愛情是什麼,但直到現在,他依然不懂。

「明天是月圓,你的身體會發生異變,就不用來辭行了。」

說到月圓,顏恕立刻驚慌道:「真是的,修練了這麼久,只有這個最讓我
挫敗。哪天我才能真正的變成一個男人啊?」

銀髮男人站起身,走到門口,才丟下一句話,「永遠不可能。」

顏恕呆了呆,大叫道:「不行,我一定要成為一男人,一個真正的男
人。」

銀髮男人沒再理他,徑直走出門外,消失在叢林中。

顏恕叫了半天,知道師父不會再理他了,只好頹然道:「好吧,既然劫數
躲不掉,我就來研究一下怎麼對付那個暴君吧。」他喃喃自語:「不知道美人計有沒有用?不過首先得找個絕色美女才行。傷腦筋,走一步算一步,明天先去魔界打探一下。」

化?原形潛入魔界的領土,對顏恕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

魔君的結界雖然使魔界的防禦堅固,但結界並不是完全沒有縫隙的,而一
丁點的縫隙對他來說,就是一個絕對的機會。

當然,到達魔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一個時辰之後,當他從一間服飾店走出來,已經變成一個衣著華麗,帶著
各種飾物的魔界美少年。

服飾店的老闆睜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剛才還灰頭土臉,渾身髒不
拉嘰,但出手闊綽的醜陋小子,轉眼間居然變成了一位華服美少年。

「好看嗎?」?恕喜滋滋的照著鏡子。鏡子裡那張比女人還美上三分的臉
讓他十分滿意,美的事物總是讓他特別開心。雖然他還是認?他本來的那張臉才是最出色的,但師父不准他露出真面貌,他只好易容成美少年了。說起來,他也有好幾百歲了,但幻化成人時間尚短,以人類的演算法,他不過十六、七歲,還算不上成年。

「好看,好看極了。」服飾店老闆連忙點頭,不過他的臉上略有遲疑,猶
豫道:「客倌,您打算就這樣走到外面街上嗎?」

「當然。」顏恕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這張臉可是自從學會易容術之後,
易容得最美的一張了。「對了,剛才我一路走來,看到街上的年輕男女個個衣著陳舊,面黑如炭、滿面愁容。」他壓低嗓音,「難道你們那個殘暴的魔君把你們壓榨得這麼厲害?讓你們生活這麼困苦?」

「殘暴?困苦?」服飾店老闆一臉不解。這人是外地人嗎?怎麼他說的話
自己居然不能理解?眼看著這位美少年就要走出店,急忙道:「千萬出去不得,我們魔母正在d魔君選妃呢……」

「魔界根本就看不到美女,你們魔君恐怕也長得很抱歉,也許是血盆大
嘴、眼如銅鈴、身高數丈的怪物……」

「不是,還是換一換裝束吧,魔母這次d魔君選妃已經是下定決心,不擇
手段了……」服飾店老闆不知道怎麼跟他說才好。

「你們魔君選妃,跟我可沒什麼關係。」顏恕邊說邊跨出服飾店的大門,
「不過,唉,魔界可真找不出幾個美女來,難怪被稱?魔,果然奇醜無比。」

 

一腳跨到大街上。本來就沒幾個人的街上冷冷清清,連街道邊的眾多店鋪
也大多關上了門。

雖然這只是魔界的一個邊陲小鎮,但也實在太蕭條了。

他飄飄然走在大街上,自然引人注目。但所有看見他的人全都神色大變,
紛紛走避。

什麼時候他變得這麼讓人討厭了?又或者是魔界的審美觀與眾不同,越美
的人在他們眼中越醜,越醜的人在他們眼中就越美?他想像自己變成奇醜無比的樣子,卻被魔界的人看成魔界第一美男子的情景,渾身就雞皮瘩疙掉滿地。

突然一群魔族士兵從巷子裡蜂擁而出,轉眼間將他團團圍住。

顏恕看著眼前長得怪模怪樣的魔族士兵,驚訝萬分:是自己的模樣恰好長
得像某個魔界的通緝犯?還是長得太美,在魔界就是犯罪?

領頭隊長模樣的人上下打量了顏恕一番,滿意道:「這個真的不錯,是目
前最好的,一定能讓魔母滿意的。」

顏恕有聽沒有懂,正想開口問問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個隊長就下令:「帶
回去。」

士兵們群湧而上,抓住他的手腳,然後捆了個結實。

「你們這是幹什麼?」顏恕大叫,一切都讓他莫名其妙。

不過沒人理他,這群人就像中了什麼大獎似的,興奮的抬起他,轉進一條
小巷子。

該不是自己被一夥看似士兵、實則強盜的人給劫持了吧?雖然以他的法
力,要脫離這群普通的魔界士兵不是什麼難事,但遇到這樣的事,他不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自然是不甘心的。

第二天,他被五花大綁的丟進一輛寬大的馬車,馬車裡還綁著幾個勉強算
是俊美、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只是這群少年個個臉色如土,神態沮喪。

經過?恕一再追問,才知道這輛馬車上載的全是本鎮的美男子,全是必須
進入魔都參加魔君選妃大會的。

「不是吧,我們是男的啊!」顏恕驚愕的大叫。

其中一位藍衫少年哀怨的道:「歷代魔君後宮裡都有男妃的啊。」

「變態。」顏恕大叫,「怎麼會有這種事?這種變態的事情,還要搞得天
下皆知,你們魔界的人都有病啊!」

「說得你好像不是魔界的人似的,」另一位白衣少年看了他一眼,嘆息
道:「能得到魔君的寵愛固然有享不盡的富貴榮華,可是大家都知道,魔君修澤根本不好男色啊!」說完一副恨不得大哭的模樣。

「太好了,那就不用擔心了。」?恕心想:可以乘機進入魔都瞧瞧,又不
必擔心被醜陋的魔君侵犯。

「好什麼?」藍衫少年憤然道:「魔君不好男色,若是我們被選?男妃,
一輩子就完了!就算選不上,運氣好可以被遣出宮,運氣不好,就會成?魔都內的侍官;若沒有魔君特赦,侍官是終身制的,一輩子待在魔宮裡,有什麼好啊?」

「呃……既然魔君不好男色,還要男妃做什麼?」

「這是魔界的傳統。歷代魔君即位時,總會選妃;魔后當然必須是女性,
以便d魔君誕下繼承者;至於妃,則不限男女,以示魔界對世間倫理的唾視。不過歷代以來,男妃只是一個空頭銜,根本沒有得到魔君的重視。許多男妃都受不了深宮的寂寞,不是私逃出宮,就是與內城的侍女或侍衛勾搭,再不就是忍受數百年的孤獨,最後自殺。總之,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背叛魔君的下場是極可怕的。」

「好可怕……」

「這也是?什麼同樣是選妃,我們是被五花大綁的丟上車,而另一輛車上
的少女們則是被恭恭敬敬請上車的緣故。」

「要不是我不小心得罪了鎮上的魔使,他也不會公報私仇的抓我來了。」
白衣少年怨恨的道:「鎮上有錢的人家當然可以用錢贖回,不必遴選男妃;我父親用錢來贖我,可惡的魔使就是不讓贖。」

「我家根本就沒錢贖我。」青衣少年頹然道,一副認命的樣子。

「我要是選上了,一定馬上自殺。」白衣少年道,「總好過以後變瘋
子。」

顏怒心中想的則是:這位魔君可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暴君,連這樣違背倫理
的事情也做得出來。

男妃?想到就可以狂暈三百次。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