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3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鹹魚翻身記》
2006-01-11    2006年1月18日出版       點選: 8198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女兒亭 封面繪圖:虎堯 定價190元

想他陳柯不過是把黛眉粉頰吃成肉餅臉,
但是依舊氣質高雅、依舊風華絕代啊!
可惡的寧寧哥為什麼天天喊他小胖?
明明是可歌可泣的可憐考生,
別人大補特補,只有他的食物還得用配給的?
太過份啦!

 

他,卓寧,人生中最大的失算,
就是沒料到小時候的可愛小弟,
幾年沒見竟從人形幻化成球體;
更沒料到自己的情敵不是俊男美女,
而是飯包、肉包,以及蛋糕……


面對滿腦食物全身胃袋的小胖,
卓寧能否在漫天食物中殺出血路,
成功把小胖拐回家?

 鹹魚翻身記 試閱

第一章

       這是我人生中第四十個忍辱負重的日子。此時的我,沒有人權的默默跟在他身後,內心寫滿了屈辱,劃滿了傷痕。我黯然的看著他右腳拖地的球鞋鞋帶,等待著它被左腳踏上去的那一刻──

        但他沒有。他轉身看我,順著我的眼光看到險些絆倒自己的鞋帶,把手從褲兜裡拿出,彎腰從容的把鞋帶塞回了球鞋。

        「那麼喜歡我的球鞋啊?阿迪新款,我自己也挺喜歡的。你要是喜歡的話,你拿走吧。」

        落日的餘暉依舊流連在眼前人非常英俊但表情毫不生動的臉上,溫暖的橙紅色讓人錯覺說話的人其實很溫柔,從河面吹來乾淨的風把他的頭髮輕輕吹散。他沒理會,還保持著雙手插兜的姿勢垂下眼看我,眼光裡似乎有些笑意有些柔和。

        「你怎麼忽然……」發什麼神經?!

        「我的意思是說:晚上你拿回去看個夠,明天早上刷乾淨還給我。」

        果然,你這惡毒的大牲口……

        我環顧四周,沒有人,這難道不是上天賜予我的良機嗎?我氣運丹田、騎馬蹲襠、雙臂前伸平行於地面。只要這一掌,眼前這位仇家將會滾下坡長為五米的河堤,嗆水身亡。

        「我從小在市體校學游泳,拿過不少次比賽的冠軍。」他對著那沒有一絲湍急水流的平靜河面喃喃自語。

        「……」我吸氣收掌還原直立造型,帶著期待的心,用餘光掃著他鞋上欲出還休的鞋帶,默默的上前與他同行。

        「哎,我快餓死了!什麼時候能走到你說的飯店?」我不堪這身心疲憊的路程,勉為其難的開口求饒。

        「你叫我什麼?」他的臉孔逐漸陰森,然後逼近。

        「寧,寧寧哥。」

        「嗯。再走不到十分鐘。」

        「怎麼那麼遠?你不是說不到十分鐘就走到!」

        「你有意見嗎,嗯?造句!」臉孔再次放大於我的面前。

        「是……我覺得步行的感覺很好,尤其是在這樣饑寒交迫的夜裡、陰森恐怖的河邊,我的心情雀躍極了!寧寧哥。」

        「饑寒交迫勉強算成語,陰森恐怖你覺得也是?」

        「算是。」

        「不算,重說。」他沒有聲調的語句傳達出不能忤逆的中心思想,我抖了抖,開口造句:

        「在這個饑寒交迫的夜裡,我捨生忘死的走在往飯店的路上,河面波光粼粼,寒風纏綿悱惻,我不禁想起老師教過的一首詩:飯店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寧寧哥,我真的很餓……」

        「嗯,這句及格了,今晚可以加菜。今天背的五十個詞呢,複述。」

        「是。」

        我於一個月以前,寄住在這位全名叫卓寧的人面獸心的傢夥家中。我今年落榜,九月強行被送到離家很遠的郊區明星高中複讀;恰巧,老爸的老同學卓叔叔的兒子就在附近上大學,今年大四,自己租房子住。我貪圖不用住校的好處,接受了卓叔叔的意見,和那死寧寧哥同居。我媽委託他照顧我、敦促我、鼓勵我、輔導我,他竟然全都照辦了。我們自小就認識,因此相處比較自然,頭一星期兩個人是有理有節、相安無事;可是,後來我被他抓了把柄,他那豺狼般的醜惡嘴臉便在我面前一一展現──

        我最近很喜歡一個女孩,是一見鍾情,她就在我住的地方樓下的糕餅屋打工。正如我寫的情詩裡描述的那樣:「她皮膚很白像奶油,嘴巴很小像櫻桃,笑起來像霜淇淋,哭起來像苦咖啡,動起來像朱古力豆,靜起來像小蛋糕……」

        不僅情詩被他發現,連偷拍在手機裡的那女孩的照片也被他發現了。他侮辱我沒有寫詩的才華也就算了,他還玷污我對那女孩的感情……他說我是喜歡上了那家糕餅屋的甜食,而不是喜歡上她。我很憤怒,每天去那家店逛,希望能認識她,但他連我最後這點希望的火種都殘忍的撲滅了。

        那天放學我一如既往的邁進糕餅屋,站在那女孩前面的櫥櫃裡精心的選擇著蛋糕,結果就聽見身後傳來他那萬惡的聲音:「乖弟弟,又來買蛋糕啊?」

        我驚恐的回頭看,卻聽見那女孩對卓惡人說了一句讓我恨不能當場死亡的話:「呀!學長,原來這個天天來買蛋糕的小胖子是你弟弟啊?」

        後來他們聊什麼我全部沒有聽到,腦子中只縈繞著一個名稱:小胖子小胖子小胖子……

        她叫卓惡人學長,就說明她是比我還要大的大學生;她還叫我小胖子……是啊,我本人一米七二的身高,一百五十斤的體重,不是胖子是什麼?

        於是,在那天,我渾渾噩噩的就失戀了……

        我們終於走到了飯店。我虛弱的思考著要點的菜,結果菜單一把被卓惡人搶走,三兩下的點了幾個素菜。

        什麼?!我終於不幹了!拿出掀桌子的架勢厲聲的質問他:「肉呢?!」

        「你有意見?」

        「當然有!」

        「為什麼啊?小胖子。」

        「別叫我小胖子,我已經被你餓到減了十五公斤了!」

        「你想讓我把你的情詩和偷拍的照片給你爸看?還是想我重新給你安排學習計劃?造句。」

        「是。寧寧哥你為我鞠躬盡瘁,我卻不識好歹。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如有下次,我陳柯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嗯。服務生,再加個肘子肉。」

        我頓時淚如雨下。其實寧寧哥人還是很好的,長的又帥個子又高,長年游泳身材又好,在大學裡老師喜歡同學愛戴,今年剛剛大四,但他已經提前修完大四的課程,每天悠哉快活,專職荼毒著我──其實我們小時侯關係挺好的啊!

        嗯,這肘子肉真不錯,我再次淚溼了雙眼。

 

        現在已經是秋末入冬的氣候,每日的清晨六點,我都會被卓惡人不講情面的挖起床。他從不給我同被子生離死別的機會,只會狠狠一腳踢我下樓,要我晨跑。

        他居高臨下的裹著小棉衣站在陽台上,用高壓的目光網罩整個社區,卑微的我就置身於他的視線中,驢子一樣一圈接一圈的跑。雖然不服氣,但跑步半小時外加爬樓梯回來,確實感覺神清氣爽。跑去一秤,六十六公斤,又瘦了一些。我擺擺造型照照鏡子,哼哼,那柔軟而稀鬆的雙層下巴已漸漸褪去,骨感而堅毅的輪廓正冉冉重生。看樣子,我從前小美男的稱號就要回來了。

        我的童年,就事論事謙虛的講,是美得驚天泣地花怒人怨的小孩一個。我媽帶我出去的時候,必須走大路,否則觀看我的人就會把馬路堵個水泄不通。所以我媽經常自豪的給我穿裙子梳小辮,還給眾人演示我那傲人的,可以在上面放火柴棍的超翹睫毛。

        那個卓惡人──不是我鄙視他──從小沒事就趴我旁邊講些有的沒的唬弄我,最後看我被嚇成一團,他就會邊戳著我的小嫩臉邊說:「我以後要娶一個和你一樣的媳婦。」從小占了我那麼久的便宜,現在竟然不顧從前的感情這麼對我!

        我不就是找到吃的樂趣,毀了自己的曼妙身材,顛覆了我在他心目中的美好印象而已嗎?犯的著這麼整治我?

        「寧寧哥!你就不能在麵包上多給我抹一立方釐米的奶油?我是重考生哎!」我坐在餐桌前大叫。

        「可以。牛奶拿來,換成脫脂的。」

        「……算你狠!給我記住。」

        「煎蛋沒收。」

        沒等他伸過罪惡的黑手搶奪我手裡的盤子,我就瘋狂的把盤子裡的煎蛋吞掉了。

        「哼哼……唔……咳咳咳……咳咳……」

        「豬!吃那麼急幹麻?誰會真的搶!喝水!」卓惡人慌張的給我拍著背。

        「……不喝水!我要喝奶……咳咳……」

        「給。」

        「不要脫脂的……咳咳……」

        「真服了你。」

        今早我終於贏了一次,吃了頓飽的。我哼著歌來到學校開始一天的苦讀生活。複讀生活真的很苦,但只要想到在學校裡可以不受卓惡人的氣,再大的苦我都能吃。

        「陳柯,你真是太強了!」同桌貓貓探過頭來。

        「是啊。」我還沉浸在早晨初戰告捷的小小喜悅中。

        「我還沒說誇你什麼呢!就是啊……真服了你!」

        「你是今天第二個服了我的人。我哪兒強?」

        「減肥。你這週末兩天沒見,又瘦了。」

        「不要讓我回想起來──」

        「哦!減得挺辛苦的吧?我不問了。」

        「別不問啊。你沒忘了咱們打的賭吧?我瘦了十五斤以上,請,我,吃,飯!」

        「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想減肥……你選看想吃什麼吧。」

        我轉身感激涕零的看了一眼善解人意的貓貓,她朝我笑笑。這甜品般的美好笑容,以及她每日隨身攜帶的零食,成為我狂躁生活裡的唯一救贖。貓貓在班級裡是最活躍的那種,本以為自己複讀的身份會和大家有隔閡,托貓貓的福,一切都好!這所學校和以前的氛圍截然不同,我明智的在上課期間放棄了接話放棄了走神放棄了睡覺,並在每天的繁重課業中毅然挺立不倒。

        思考後,我對貓貓說我要吃好倫哥,她一口答應。我心花很怒放──自助啊!那盡情吃喝的場所!是此時的我最需要的!

        每天晚自習過後,我都要按照卓惡人的要求迅速歸家;如果有特殊情況,要第一時間發出通知。

        「寧寧哥,我今天晚自習過後可不可以晚一點回去?」我被卓惡人沒收了手機,站在路邊用著投幣電話。

        「去幹嘛?」毫無聲調,我無法揣測他的想法。

        「同學請我吃飯。」

        「人緣不錯啊!」

        「是是。」

        「男的女的?」

        「女的。」

        「不准去。」

        「那男的。」

        「也不准。」

        「你別逼我去認識人妖或太監!」我咆哮。

        「少廢話,五分鐘之內回來。」

        「哼。」

        今天我就不回去,看你能把我怎樣!我豪放的掛了電話,得意的朝貓貓招手:「貓,咱走!」

        到了好倫哥,我勢如破竹雙眼放光,用橫掃千軍的實力網羅了眾多的雞翅壽司和肉串,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根本顧不上看對面坐著的貓貓,只顧嘴裡嘟囔著:

        「貓,你放心。今天你請我,絕對值得……」呼嚕呼嚕呼嚕,我幹掉了一盤子義大利麵。

        很短的時間內,桌上的食物便寥寥無幾,我起身準備再續。

        一抬眼──呃,現在是什麼狀況?卓惡人此時竟然就坐在我的對面!他手托腮幫子,用相當狡黠齷齪的目光盯著我看──

        我沒看錯吧?我伸手揉揉眼睛,看到對面的貓貓也在一邊深情的凝望他。看來是本尊……

        「陳柯啊,我是怎麼和你說的?」他幽幽的對我施加一種陰狠的壓力。我嚇得被麵條卡了嗓子,說不出來話。

        「陳柯,你認識啊?倒是介紹一下啊!」貓貓春色滿臉的朝我抗議。

        「呦,小姑娘好可愛!我是陳柯的哥哥,旁邊念X大。今天我請你們。」卓惡人換了一副成熟謙遜用來騙小姑娘的死相。我乘他不備,又往嘴裡塞了幾個壽司。

        「多不好意思啊!我也叫你哥行嗎?」

        「當然。」

        人家兩人的氛圍還真夠桃色……我伸手打飛貓貓頭上冒出並朝四面八方飄來的小心心,繼續添飯。

        「哥,你看陳柯啊!明明長得有模有樣,怎麼見了吃的就這副嘴臉?」貓貓嘆息著。

        「嗯,浪費了一張好看的臉皮。」卓惡人還答腔。

        我白了他倆一眼,繼續往嘴裡餵飯,忽然被卓惡人掰住了拿叉子的手腕──

        「今天就吃到這吧。」

        「啊?我還沒開始……」

        「嗯?」

        我定睛一看,他用拇指和食指從兜裡捻出了薄薄一張──是我的情詩!竟然隨身攜帶!他這個死變態……

        「寧寧哥!我不吃了!」我恨恨的咽下這口委曲求全的不甘氣。

        「嗯。」他把那張紙又慢慢收回。

        雖然對不起貓貓,也只能這樣了,誰讓我有把柄攥在人家手裡呢!

        卓惡人給貓貓留了錢,拍拍貓貓的腦袋領我就走。這惡人裝什麼大方,明明是人家請客!對我就那麼小氣,吃肉都要思考半天。

        回家一路上我都低著頭,等著姓卓的數落;可都到了家門口還沒等到。我十分納悶這鐵石心腸的壞蛋怎麼今天這麼慈善,竟然輕饒了我?

        「嗨!」

        嗯?竟然是她!她從屋裡開門探出頭來,深情的給我一個幼稚園大班老師的寵愛笑容。

        「小胖胖,祝你生日快樂!」

 

        「啊──!」這不是我的小蛋糕小櫻桃小朱古力豆姐姐嗎?我感覺到自己的臉開始燥熱、胃部開始蠕動。她依舊是那麼可愛,可是少了些站在蛋糕櫥櫃前的甜美誘人。

        桌上擺著蛋糕可樂燒雞豬蹄兒等若干炒菜。

        勞碌過活的我這才想了起來:今天是我的生日,誕辰十八週年!原來寧寧哥是要給我慶祝,還特意叫來了蛋糕姐姐!他把天大的好事都能給我辦成威脅,真是鬱悶。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當場淚水滂沱。想就勢撲到蛋糕姐姐的懷裡,結果在撲過去的空中給卓惡人抓住並扯了回來。意圖被識破,我有些汗?,兩隻手臂掙扎的在空氣中乾繞了幾下,藉助空氣的作用力轉身飛撲到了寧寧哥哥懷裡。我這一撲,反而把他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要躲開,可是最後還是站住了,輕輕的抱了抱我。

        呿,寧寧哥你和我裝什麼授受不親?不知道誰小時侯藏在我家床下不走,就是為了和我晚上一塊睡覺。

        我轉身又撲到了桌上,不吃就對不起哥哥姐姐的一番苦心了。

        我撕下一隻雞腿,咬了一口,才想起來其他人:「你們吃了嗎?」

        「沒吃。」兩人答到。

        「沒吃啊……」我內心掙扎了一下,還是把手中的雞腿讓了出來,又親自給蛋糕姐姐撕了另一支雞腿。

        「自己留著吃吧。」寧寧哥表情很鬱卒。怎麼,嫌棄我咬過?哼!我可從都不嫌棄你,你剩什麼我都吃。

        「對了,寧寧哥,你怎麼知道我在好倫哥?」我好奇的問。

        「就你那腦子,想都不用想。

        討厭,小時侯你明明說我最聰明!就因為我變胖變醜了……真是以貌取人!膚淺!

        忽然間變的沒有胃口。把雞腿扔在一邊,只清掃了幾盤子炒菜和兩碗米飯。吃完飯,我拽著蛋糕姐姐閒聊了一會兒,她衣服上有蛋糕的香味,我不自覺湊近了一點想仔細聞聞──

        「陳柯!給我滾進屋寫作業去!」卓惡人忽然出現在我的身後,發出讓我脊背感到入骨寒意的低語。

        「今天我生日……」我試圖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蛋糕切好放在書桌上了。」

        「我馬上就進去。蛋糕姐姐再見!」我迫不及待的與桌子上真的蛋糕相會。

        巧克力口味的……呵呵,我最喜歡的!

        □

        晚上,卓惡人擅自闖我閨房,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一言不發的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因為床就在我書桌的旁邊,我近距離的感受他的殺氣,心裡有些發毛:

        怎麼了。。我今天違抗他的命令沒按時回家,他現在要秋後算總帳?還是我吃的太多,肚子撐得太鼓,他進來嘲笑我?

 

        我把頭側了十度用眼角瞟他,被他炙熱的眼光給電了回來。

        「看什麼看?讀你的書。」

        「是。」

        「你今天是不是稍微明白一點了?」

        「啊,稍微明白了。」其實我完全摸不著頭腦,但我不能問,問了只會招致更大的災禍。

        「……那你和我說說你明白了什麼。」卓惡人忽然從床上伸過手,捏住我的臉蛋,搓捏,旋轉──

        「嗚(我)……明白……了……減肥中……嗚(不)……能氣(吃)太多……胃脹……」

        「呵!明白不少啊!不過我說的不是這個。」卓惡人把剩下的那隻手也移到了我的臉蛋上,和另一隻手交替的、反方向旋轉,搓捏。

        「那,素,什麼?」我的小臉被拉到他的面前,和他輪廓清晰的臉間距只有五公分。這樣沒有安全感我還是頭一回,因此我的眼珠儘量的後翻,希望他暴虐的影像不要落在我的視網膜上。

        「翻什麼白眼?坐好!」

        他的手終於鬆開。我用屁股蹭著椅子轉過來,以便恭敬的面對著床上的他。我不敢揉臉,只是小心的雙手握拳,並擺放在自己的膝蓋上,端正坐好。

        他嘆了口氣,說:「你發沒發現自己不是真的喜歡我們學校的那個學
妹?」

        「嗯?不,我應該是很喜歡她的,但是我更喜歡她工作時候的樣子。呵呵!」

        我好像看見卓惡人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慌忙蹭著轉椅後退到比較安全
的地方。

        「那你剛才為什麼見到蛋糕就把她扔在一邊?對了,我乾脆問你:你是喜歡她比較多,還是喜歡蛋糕比較多?」

        「寧寧哥!你怎麼可以挑撥我和那姐姐的關係?」我憤怒了!他明知道我會選擇蛋糕!

        卓惡人的臉再次陰沉了下來,步步逼近我;我用屁股繼續往後蹭著轉椅,直到牆角。

        「說你不喜歡她。」

        「這是原則問題,我不說。」

        「說。」

        「我不說。」

        「說。」

        「不說。」

        「她什麼時候走的你知道嗎?」

        「不知道。」

        「你照的她的照片裡,有三分之二照的是蛋糕你知道嗎?」

        「不知道。」

        「你每天睡覺前想的是她嗎?」

        「不是,我想的是寧寧哥明早給我吃什麼。」

        「那你每天閒下來的時候想的是她?」

        「也不是,我都在想我偷買零食吃寧寧哥會不會發現。」

        「做夢想她?」

        「不,美夢就是寧寧哥請我吃飯,噩夢就是寧寧哥把我扔籠子裡餓著。」

        「哦。」

        卓惡人忽然笑了,恢復了往日目中無人的囂張神態,站直身子把我的轉椅推回桌子旁邊。

        「好好念書吧,我先出去了。」

        「哦。」

        「啊!寧寧哥!我原來從早到晚想的都是你啊……是不是我喜歡你啊?」

        「啊?」

        我從來沒見過寧寧哥把自己的瞳孔放這麼大,一副驚奇但不狂暴的表情。我欣慰的想:原來在他臉上還是可以呈現出如此青澀的表情啊!除了沒睡夠和凶巴巴以外的第三種表情。

        他嘴巴還微微張開,迅速的朝我走過來,用目光綁住我,嘴裡一直嘀咕著:「真的?你說真的?」

        「寧寧哥,你踩到我的腳了。」

        「哦。你剛才……」

        「嘿嘿!瞧你嚇的。當然騙你的!我們都是男的哎!雖然你小時侯很想娶,但你也看見我現在的體形了。哈哈,失望了吧!你現在這麼對我,還指望我喜歡你?你……」

        卓惡人眼裡的死亡光線竟然瞬間得到了升級。他只瞇起眼睛盯了我幾秒,我的汗毛就根根直立了起來。我知道,我失言了,我失足了。

        「哼。」他鼻孔出氣,然後輕輕的摟住我的肩膀,用慢到挑釁的速度從我眼前緩緩的拿走了我留做消夜的半塊蛋糕。蛋糕美好的餘香在我鼻前縈繞,最終遠去。

        「寧寧哥,原諒我──!」淚水迸出。

        「反省吧。」

        啪嗒,門被關上。

 

        這個喜怒無常兼小肚雞腸的死男人,已經連著一星期早餐餵我吃迷你小雞蛋、微克小奶油、超薄麵包片和脫脂破牛奶。我沒敢起義,怕連這點東西都沒得吃。

        昨天晚上我乘卓惡人洗澡,偷出手機向家裡哭訴,結果我媽說餓的好!我爸說你活該!我含淚掛了電話,就發現卓惡人光著上身,挑著眉毛站在我身後,全部聽到了。

        今早,在我想買零食填補我腹內空白之際,震驚的發現我的錢包裡只剩五塊錢了……我真的不想懷疑和我同住一屋簷下兩小無猜的哥哥會做出這麼不入流的寡廉鮮恥、沒有操守的事情!但除了他根本不可能有別人!

        我跑到外面的電話亭,憤恨的往家撥打。

        「卓寧!」

        「嗯?」

        「我錢包裡的錢呢?」

        「為什麼問我?」

        「我……我猜也許……你知道?」

        「我不知道。」

        「可……可我只有五塊錢了!」

        「哦,原來是沒錢了?別急,晚上回來哥再給你五塊。」

        啪!

        氣死我了,我彷彿看到此時電話旁邊的他,一邊捏著我錢包裡的鈔票、一邊用無神的眼睛打量,再一邊展現那似笑非笑、毫無人性的表情。

        我要跟他絕交,再也不說話了!下跪求我都不行!我從小吃葷的人,可是說到做到,不是好惹的!

        □

        又到週末。

        「乖弟弟。」他歪坐在床邊,色情的伸出手,捏住我下巴。

        我目不轉睛的看書,堅決只留給他我的側臉。

        「怎麼不理哥哥?」他捏住我的小肉下巴,用力一轉。

        「……」我的臉雖然不得已的轉了過去,但我的視線依然落在課本上。我的獨家功夫,很厲害。

        靜了幾秒,他的手慢慢脫離我的小下巴,並且不著痕跡的散發出一種受到傷害的氣息,傷感而遺憾的吐出一句話:

        「唉!本來想找個人陪我明天去吃烤鴨呢……」

        從此,我知道背叛是一件多簡單的事情。只消幾秒,我的口水就背叛了我的心。

        「寧寧哥,剛才我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失聲耶!」我迅速伸出兩隻手抓住寧寧哥曾捏過我下巴的那隻手,握住,虔誠的放在胸前,用諂媚的目光和希翼的眼神凝視他。

        「哦,這樣啊?你想和我去?」寧寧哥的眼睛又瞇了起來,瞇得很討厭!嘲笑我只要用吃的就可以騙上?一樣!

        「好想耶!」

        「嗯。」

        □

        第二天早晨九點,我就和我最喜歡的寧寧哥哥搭車朝城裡出發了。

        烤鴨烤鴨……

        等菜的過程中我左右張望,旁邊桌是兩個男孩,也是一個哥哥一個弟弟的樣子,哥哥都顧不上吃,一勁給弟弟捲餅、盛湯;眼鏡弟弟小嘴塞得鼓鼓的油油的,邊朝他哥哥嘿嘿直笑。

        好羡慕哦!

        轉身再看我的寧寧哥,拿著筷子的大頭正不停的戳著我的腦袋藉以消
遣……

        「寧寧哥,你可不可以學學人家哥哥怎麼對待弟弟?」我搶下他手裡的戳人筷子。      

        「旁邊那桌?應該不是兄弟。」改用勺子戳。

        「為什麼?」我又搶了勺子。

        「直覺。」卓惡人拿起一小把牙籤,衡量了一下,最終放手。

        「……」我一身冷汗。

        持續的望向那桌兩個人的小溫馨,直到那桌高高的男孩子拍桌子瞪眼威脅我。唉,現在小孩子怎麼脾氣都這麼暴躁?

        嗯嗯,從沒吃過這麼好吃的烤鴨……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