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雙人單戀》
2006-01-06    2006年1月10日出版       點選: 9689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贗品 封面繪圖:凌文涵 定價180元

在同學們的眼中,
杜啟琛熱情大方,聶惟禮爾雅斯文,
這兩個出色的人像是形影不離的太陽與月亮。

聶惟禮害怕失去,所以他選擇埋葬自己。
但是,當杜啟琛的朋友越來越多,
陽光下的孤寂,竟變得如此清楚
——

換帖死黨,就是比朋友再更好一點,對吧?
杜啟琛不懂,從小和他無話不說的聶惟禮,
為什麼開始躲避他,像是埋藏了天大的祕密?非常令人不爽!

「也許聶惟禮有喜歡的人了?」
女朋友的一句話,敲醒了杜啟琛,
奇怪的是,這句話聽到心裡,卻讓他更不爽了?
 

 雙人單戀 試閱

楔子

「嘿嘿──」

聽到從門縫後闖入房間的竊笑聲,聶惟禮的唇角莞爾揚起,將椅子旋轉了
半圈。「滾進來吧你,躲在外面當賊啊?」

那一把稍沉卻又柔啞的嗓音使得他不管說些什麼,好像都這般悠閒和諧而
微帶慵懶。

杜啟琛一身深藍球衣,用肩膀頂開房門,雙手負在腰後,尚未褪盡頑劣稚
氣的俊挺臉龐笑意張揚,不說一句話,只是盯著聶惟禮一雙即使在鏡片後,依
然不減優雅深邃的雙眸。

見狀,聶惟禮抱起雙臂,與他對視;啟琛曾誇讚過自己的眼睛比女生還漂
亮,但是,他更喜歡啟琛明亮黑瞳中那跳脫不羈的神采。

「──嘖!」兩人默默相望了半分鐘,杜啟琛終於承認敗陣,撇了撇嘴。

「你就不會問一下喔?」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比賽結果,我還要問什麼?」還是跟小孩子一樣。

「靠!同學你真不會做人,給我點成就感會死喔?」大感無趣的他正準備
往聶惟禮舒適的床上倒去,忽然又咧開嘴笑了起來。「惟禮,看這個!」然後
把藏在身後的手伸了出來。

吊在他手指間的是一個淺綠色紙袋,見狀,聶惟禮只是挑了挑眉;他笑得
更加得意,一邊看著聶惟禮一邊慢慢打開袋子,彷彿是在表演最自豪的魔術。

「……就這玩意兒?」看清了裡頭到底裝什麼東西,他淡淡道。

「沒禮貌!什麼叫這玩意兒!」杜啟琛一臉其實你是忌妒我的表情,驕傲
地將巧克力拿在手上。「這可是靖茹學妹自己親手作的!」

綁上了深綠色霧面緞帶,包裝平實卻甚有質感的盒裝巧克力躺在杜啟琛的
大掌中,他歪頭恣意欣賞著,並未瞧見當他用這種口氣提起女孩名字時,另一
人的眸光悄悄黯寂了下來。

聶惟禮吸了一口氣,又緩慢吐去,彷彿藉著這個動作就能讓某些感覺消散
開。「她這次又去看你比賽?」

「當然!就跟你說她一定煞到我。」他抬起頭,燦爛笑容讓他的眼睛都輕
輕瞇了起來,其中炫目奪人的璀光風采幾乎像是要溢滿而出。「比賽結束後她
就拿這個給我,還問我下次要不要跟她一起去看電影,哈!」

看他還忘形地親了巧克力盒一口,興高采烈到了極點的模樣,聶惟禮下意
識地推了推眼鏡,輕輕轉開視線。

「我忘記說了,乾媽抱怨你最近球打得實在太兇,這次考試要我督促你考
回前十名,基本上我是懶得理你……你自己看著辦吧。」

杜啟琛頓時臉全垮了下來。「喂!幹嘛老愛潑我冷水啊?」

聞言,他只是聳聳肩,一副不予置評的模樣;杜啟琛哼了一聲,將巧克力
收進紙袋中,低低嘟噥幾句後又逕自笑了起來。

「好啦,惟禮,我是那種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嘛?你放心,到時候我叫靖
茹學妹找一排漂亮美眉給你挑!」

聶惟禮看著他舒服的倒在自己床上,表情很是陶醉,就知道啟琛一定幻想
著跟那位一頭柔順長髮,有著精緻容顏的可愛學妹交往時的情景。

他靜靜轉回身子,不再作聲。

第一章

感覺到肩頭讓人輕輕碰了一下,聶惟禮立刻睜開了眼睛。

「怎麼在這邊打瞌睡?」杜啟琛稍低著身子站在他面前。「走了,去吃
飯。」

「……嗯。」他摘下眼鏡,揉了揉眉心下方。

看他難掩睏倦的樣子,杜啟琛忍不住微微皺眉。「都已經辭職了,昨天晚
上幹嘛還要去幫別人代班?」

大學第一個暑假,他本已經計畫好要和惟禮一起使勁地玩,誰知道惟禮竟
然找了個加油站的夜間短期工讀,白天則大部分用來睡覺,兩人的時間徹底錯
開,為此他還在心底不高興了幾天。

聶惟禮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臨時的而已,就這一次。」

今天雖然只有幾節課,但是系學會的成員們要集合起來開會,開學已經兩
週,很多事情都忙著上軌道,昨晚……若不是想名正言順地擋掉和啟琛及其他
人的聚會,他沒必要答應這種請託,給自己找麻煩。

然而這些啟琛不會知道,就像啟琛始終猜不出來他獨自去打工的理由一
樣。

聶惟禮甩了下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他隱約記得剛剛自己做了一個
夢,雖然那已是高中時的往事,可醒來那股滯悶感仍壓在心頭,讓他有些不舒
服。

算了,惟禮就是濫好人。杜啟琛笑了開來,提起自己的背包。「走吧,他
們都去餐廳搶位置了。」

聶惟禮回過神。「全部都在?」

「對啊,就差我們兩個──快點快點,我要餓死了。」他笑著催促。

聶惟禮依言站起,收拾自己的東西,跟他一起走出系學會辦公室。

一路上杜啟琛跟他說些什麼,他也僅是淡淡應上幾句,當他只是疲累的杜
啟琛也絲毫不以為意;在進入餐廳後找到同伴們的身影,杜啟琛露出笑容,拉
著步子緩乏的聶惟禮過去在空位坐下。

將東西丟在椅子上,杜啟琛抓著錢包朝他問:「吃什麼?我幫你買。」

面對這總是可以觸動他內心深處的臉龐和目光,他輕淺地勾動了唇角。
「湯麵吧。」

深知他的口味,杜啟琛給他一個包在我身上的表情,接著離開了桌邊。

「──今天換啟琛跑腿了?」

聞言,聶惟禮轉頭望向左前方的座位,禮貌地微笑道:「是啊,偶爾也要
讓他運動一下,他食量這麼大,很容易吃胖。」

方夙敏的唇畔因而輕輕綻放出淡雅笑意,他靜靜睇著,並感覺到喉頭莫名
泛上些許苦澀──眼前這個本系的才女學姊,就是啟琛理想中……也正在積極
追求中的對象。

她不是一眼就令人驚艷的美女,但她的五官清秀,眉眼尤其細緻,個性溫
婉,一股特別的質韻總在她的淺淺笑容和眸底散發,越是和她相處,越能體會
她的迷人之處。

只要觀察幾次,就能發現啟琛喜歡的類型都很接近,而眼前的方夙敏學姊
無疑是最典型的一位──何況學姊才大他們一屆,這對啟琛來說一點障礙都沒
有。

當他看見啟琛在迎新會上正式和方夙敏認識時展露出的笑容,他知道又要
再告訴自己──放棄了吧──然而這不是第一次,也可能不會是最後一次。

啟琛為了她,幾乎是想也不想、二話不說地婉拒籃球社團的邀請,答應進
入系學會,還將一樣受到邀請,卻尚在考慮的自己也硬拉了去。

聶惟禮在心底輕輕嘆氣。

在去年的夏季,當他知道自己和啟琛順利分發到同一學系,甚至是同一
班,他比啟琛還要欣喜,他們雖然自小學就認識,卻從沒機會當過同班同學,
他滿心期待著和啟琛一塊兒享受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

但才幾個月不到的時間,聶惟禮發現自己錯得離譜。

大學風氣很對啟琛的胃口,尤其才剛入學的新生對一切都是那麼新鮮而興
致勃勃,啟琛很投入這種認真上課、又努力玩樂的日子。

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和以前一樣,在啟琛身邊看著他愉快的模樣,而得到
某種莫名隱晦的快樂。

然而這種情緒總在目睹啟琛樂於與眾人笑鬧親近,或者望向方夙敏的微笑
跟眼神時……徹底地逝去無蹤。

他常常跟自己說,其實他在啟琛心目中的地位仍然是特別的,他知道啟琛
把自己視為最重要的好朋友。

啟琛……他也曾經以為會是一輩子知己的啟琛……是自己先變質這份友
誼,承受這樣的複雜怨懟,他無話可說。



「惟禮,」杜啟琛端著餐盤走了回來,將湯碗放在聶惟禮面前,「反正只
剩開會,我看你回家睡覺啦──還是你跟胖仔回宿舍去躺一下?」他望了望綽
號胖仔的副會長,又回過頭來看著聶惟禮。

現在架在惟禮鼻樑上的霧銀細邊眼鏡,是他替惟禮選的,以前看惟禮臉上
戴著一對黑色塑膠框,他就覺得真是太糟蹋那一雙……他始終不懂怎麼會長得
那麼好看的眼睛了。

剛才遠遠瞅著坐在位子上稍低著頭的惟禮,從那個角度瞧見惟禮側邊臉頰
沿至下頷的輪廓,他倏地想起自己在畫石膏像素描時,映在眼底的,那堅毅卻
又異常優美的線條。

但惟禮半掩的黑眼睛卻顯得很沒有精神,是打工太累了吧……惟禮的生活
作息一向很正常,他不能理解惟禮明明知道自己不適合,卻還如此堅持。

「你熬夜了嗎?」方夙敏朝聶惟禮輕聲問。

「他當自己是超人!」杜啟琛瞅了他一眼,先他一步開口說道:「前天晚
上已經沒怎麼睡了,昨天還跑去幫別人代班!」

「難怪你的臉色不是很好。」

方夙敏的聲音清澈,說起話來不疾不徐,認識她的人都喜歡聽她說話,客
觀來講,聶惟禮並不會討厭她,但絕對無法打從心底接受她的善意。

可是此刻,他只能露出和平常無異的笑臉。

「還好,剛剛睡著了一會兒,沒事。」

見狀,方夙敏輕輕頷首以對,她並不是個囉唆的女孩子;杜啟琛聳了下
肩,就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學姊身上,和她聊了起來。

聶惟禮默默地吃麵,但又不禁注意傾聽他們兩人說了些什麼;啟琛表達好
感的方式很直接,很多同學也都很看好他和方夙敏的發展,在其他人眼中,他
們是很相配的一對。

是啊……自然而且相配的一對。

椅背傳來輕微的撞擊,聶惟禮不禁回頭,眸底闖進一抹搶眼的亮橘色。

「──喔,不好意思。」染了滿頭橘髮的青年漫不經心地道。

他看著這個令人印象深刻,但卻沒怎麼說過話的同班同學。「……沒關
係。」

名字中規中矩,不過和本人形象一點都不相稱的李宗德將背包甩上肩膀,
沒再說半句話,可在轉身離去之際,唇角似乎勾出耐人尋味的弧度。

敏銳地捕捉到那似笑非笑的神態,聶惟禮不由得極輕地皺了下眉,但是他
很難說清楚李宗德隱藏在表情裡的東西。

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他回過頭,看見啟琛笑得燦爛的側臉,突然感到
心頭一擰。

「──我還是先回家好了。」

「咦?」杜啟琛看著莫名其妙站起來的聶惟禮,「喔,也好啦,回去睡飽
一點。」

「嗯……」

他簡單地跟大家道別一下,然後大步離開,消失在人群裡。

直到已經看不見聶惟禮的背影,杜啟琛才轉回頭,就見方夙敏似乎一直望
著自己。「怎麼啦?」

她微笑著。「很難得看到像你們感情這麼好的朋友。」

杜啟琛自豪地笑開。「當然啦!我跟他都認識十幾年了。」與其說朋友,
不如說家人更貼切,反正他們兩家往來密切地就如同一個大家庭似的。

方夙敏靜靜笑著,杜啟琛望著她,感到心頭好像被什麼東西漲滿了似的,
不禁露出了開懷的笑容。



聶惟禮在騎車的途中,停在便利商店買了一份報紙,然後回到家躺在床上
睡了兩三個小時,就爬起來開始瀏覽報紙上的徵人啟事。

照這個情況看來……啟琛和夙敏學姊在一塊兒也是早晚問題,若是還保持
生活圈子幾乎和啟琛重疊的現狀,他很難想像怎麼輕鬆過日子。

之前他就考慮過再找一個兼差,好藉此推掉系學會的學務工作,只是仍在
遲疑,今天一個衝動之下,他決定先試了再說──撥了兩三通電話,準備好幾
份簡單的履歷,他騎車出門,約一個小時後才又返家。

「──惟禮,啟琛在樓上喔。」

正在玄關的聶惟禮聽到母親從廚房走出來這麼說,接著換好鞋後踏進客
廳,「嗯,我看到他的鞋了。什麼時候來的?」

「你出去之後沒多久。」嚴逸蓮笑了笑,拍拍兒子的肩膀,「我叫他到房
間等你,等一下你們一起下來吃飯。」

搭著樓梯扶手,聶惟禮淡淡應好,便走了上去。

打開房門,他毫不意外地看見杜啟琛睡在他的床上,整個人還躺成大字
型,單人床的寬度不夠他恣意伸展,因此一邊手臂還懸了一截在床外;聶惟禮
不自覺地將腳步放輕,靠前些許,看著他依舊猶如孩童的睡容,莞爾一笑。

還記得小時候,啟琛若在他的房間過夜,不習慣另外打地舖的啟琛總是會
擠上床跟他一起睡,而現在……他們都長大了,很多事情也跟著改變,再也不
會像以前一樣。

沒有打算吵醒看起來睡得又香又沉的杜啟琛,他走到書桌前,將仍擺在上
頭的報紙收好,但是手機卻在這時響了起來。

聶惟禮趕緊從背包中取出手機。「喂?」

另一端傳來令人感到十分親切的厚實嗓子。「你好,請問是聶惟禮嗎?」

「我就是。」說話的同時,他下意識地望著杜啟琛,見他仍睡得安穩,便
放下心來。「請問您是哪位?」

對方爽朗地笑了一聲。「我姓洪,剛剛你有來我的店應徵,不好意思我剛
好不在──我已經看了你的履歷,想問你方不方便這兩天,找個時間再來一
次?」

他在心中飛快地盤算了一下。「可以……明天下午四點到五點好嗎?」

「好,明天我都會在,你來吧!」

那和善的語調態度讓聶惟禮原本就不錯的印象更是好上幾分。「謝謝。」

他忍不住微笑,「那麼明天我就大概這個時間到。」

老闆笑著說了幾聲好,像是十分愉快地掛斷了電話。

而過沒多久,杜啟琛就慢慢睜開眼睛,他眉頭皺得很緊,表情非常不好
看,但是聶惟禮已經十分習慣他剛睡醒時的壞臉色。

「幾點啦?」他揉著眼睛問。

聶惟禮看了下腕錶。「五點多,起來吧,不然晚上你又睡不著。」

「喔。」杜啟琛坐起來晃晃頭,「你什麼時候到家的啊?」不曉得為什
麼,他就是覺得惟禮的床比自己的好睡很多。

他環起雙臂,抑制住了伸手替啟琛撥攏頭髮的衝動。「剛回來而已……你
跑來我這裡不會只是為了睡覺吧?」

「欸,我又不是豬,幹嘛一副嫌棄的樣子啊?」杜啟琛一臉的不平衡,但
是手沒閒著,將自己的背包拉了過來打開。「喏,今天開會的資料。」

他接到手上,默不作聲。

見他有些反常,杜啟琛關心地開口。「你怎麼啦?」

半晌後,他微撇過頭,將手裡的紙張擱在桌面上。

「……我想退出系學會。」

「──什麼?」杜起琛瞠大眼睛,還以為自己沒有睡醒,緊緊皺起眉。

「幹嘛突然說要退出系學會?」他怎麼也想不到惟禮會冒出這句話。

聶惟禮的語調十分平淡,彷彿沒見到他錯愕的神色。「我會先幫你們找好
人,交接之後再退出。」

在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聽到惟禮講出這種話,他已經有點不太高興了,
而那句「你們」不知為何更讓他氣悶。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尋睇著惟禮的視線,卻因為惟禮若有似無的
迴避而感到微惱。「是不是有人惹到你?誰讓你不高興了,你跟我講!」老子
扁到連他媽都認不出來!

「不要這麼衝動,又不是小孩子了。」深知他激烈口吻下極力維護的心
意,聶惟禮不禁淡淡笑了一下,但隨即隱沒。

「那不然是怎樣?」杜啟琛難以理解地瞪視著他,「好端端的幹嘛要退
出?你做的不賴啊!大家也都相處得很好不是嗎?」

相處得很好……他就是沒辦法忍受這一點,看著啟琛面對別人時的愉快笑
臉,他開始害怕自己在某一天會伸出手撕裂它。

有這般可怖念頭的自己,他同樣恐懼著。

終於,他望向杜啟琛,緩緩說道:「我現在……可能會去打工,如果再接
系學會,這樣功課會太緊。」

「打工?」杜啟琛不由得一臉詫異。「之前不是辭職了,怎麼又莫名其妙
冒出來一個?」

「……我又找的。」雖然還沒正式確定……但不妨礙他的決定和結果。

聞言,杜啟琛感到很不舒服,胸口彷彿梗住了什麼,窒得隱隱發疼。「為
什麼?你很缺錢?」他想不出來其他惟禮執意工讀的原因。

是他想太多了嗎?總覺得惟禮漸漸和以前不同……惟禮好像變得不喜歡和
自己在一起,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些事情他已經不會主動告訴自己
了。

聶惟禮微微一愣,他倒是忘記為這件事情找個新藉口──「只是不想太
閒」這個暑假時拿來應付啟琛的理由,顯然在此刻並不適用。

「說不上什麼缺不缺錢……」他慢慢道,自然地為自己爭取時間,但又意
識到自己再一次用這種方式欺瞞啟琛,喉頭頓時倍感苦澀。「剛好有這個機
會,我就答應了……再說,存點錢總不是壞事。」

實在不太願意說謊騙人的他只好選擇模擬兩可地帶過。

杜啟琛愣了會兒,腦筋才轉過彎來。「這是什麼意思?現在跟錢不錢沒有
關係,你就這樣答應別人,那你把加入系學會當什麼了?!」惟禮向來很有原
則,也從不胡亂敷衍,但這次明顯輕率的做法讓他感到特別不快。

因此他並沒有發現,聶惟禮方才說話時聲音比平時低沉了些,隱約間似乎
還輕輕抖顫著。

杜啟琛只是覺得這種不滿很熟悉,以前也曾發生過一次──高中時他和惟
禮加入了籃球校隊,憑藉著多年默契,他和惟禮配合絕佳,但卻在一年後,惟
禮居然一聲不響地退出了校隊!

那回他和惟禮生了很久的氣!

杜啟琛那已經皺起的眉頭不禁擰得更深。

「搞什麼鬼?校隊那次也是這樣!如果你不想加入的話一開始就拒絕啊!

又沒有人逼你,你要是不喜歡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配合我──」越說覺得火
氣越大的他啐了一聲。「算了!這些事情已經都講過了,不想再跟你吵這種東
西!」

他下床,連自己的背包都忘記拎走,用力甩門離去。

任何話語都來不及說出口的聶惟禮望著他的背影,倚在桌邊的身子動也沒
動。

半晌後,他轉頭不經意地看見放在桌上的資料,又是靜默了好一會兒──

然後厭惱至極般地將手一揮,將這些紙張全數掃到了半空。



隔天上課,杜啟琛的表情不再那麼難看,但也沒給他什麼好臉色,面對這
種狀況他也只能暗暗苦笑以對,但心情倒無多大起伏,畢竟還挺習慣了。

過了最後一節課,聶惟禮收拾完東西,視線不自覺尋找著啟琛的身影。

而今天沒和他說到幾句話的杜啟琛,幾乎是在看見他抬頭的瞬間就把臉轉
開;昨天他那樣情緒失控地走掉,晚上惟禮就把他的背包送了回來,對一句謝
謝都沒有的自己,惟禮只是淡淡笑了下,然後回家。

惟禮總是這樣,即使不該讓步的時候惟禮對他沒有絲毫妥協,但絕大多
數,他都用無比寬大的態度包容著自己。

杜啟琛低下頭,手上無意識地忙碌著,他覺得惟禮應該是望向自己,但他
沒敢真的去看;昨天晚上他想了很久,自己真的是太衝了!連給惟禮好好解釋
的機會都沒有,就這麼一股腦地對他發脾氣……

可是──嘖!惟禮突然幹出這種事真的讓他打從心底不爽快!他知道自己
這麼想太幼稚,但,就像高中那次一樣,他就是有種被惟禮背叛、任意拋開的
感覺,而他絕對無法忍受這點!

腦袋裡就像有天使跟惡魔在打架,攪得他思緒不停反覆,他正遲疑著要不
要主動開口去和惟禮說話,兩個身影就停在了他面前。

「幹嘛坐著發呆啊?人都快走光了說。」

杜啟琛抬起頭,發現開口的人是副會長,而站在他身側輕輕微笑的,就是
溫靜的方夙敏。

他稍稍愣了一下,但隨即意識到胖仔剛剛說的話,立刻朝剛才他還特意閃
避的方向睇去,數分鐘前惟禮還坐著的位置上,現在卻空盪盪的。

他好難形容那種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惟禮甫退出校隊時,每次當他想將球
傳給最懂他的人時,那個人卻不在場中,甚至不存在於自己的視線裡。

杜啟琛急切地從背包裡拿出手機,按下他最熟悉的號碼。

「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後再撥──」

差點就喊出惟禮兩個字的杜啟琛又是一怔,吐出一口氣後,壓住了結束
鍵。

「啟琛你怎麼啦?」胖仔不由得看了看四周,「惟禮咧,他不在喔?剛剛
好像還有看見……」惟禮已經是公認的滅火器,尤其在啟琛身上特別見效。

「我沒事!」他心底莫名煩躁起來。「惟禮去哪裡我又不知道,幹嘛要問
我?」把桌上的東西全部掃到背包中,他站了起來。「不是要去系辦嗎?走
吧!」



「是的,我是聶惟禮──對,我現在正要出發,大約十五分鐘就到了……

好,謝謝,等會兒見。」說完後他將手機收回口袋,下了最後一階樓梯,走出
教學大樓,一路往停車場邁去。

剛剛在教室時,本想在離開前試著去跟啟琛說兩句話,順便請他幫自己先
向系學會告個假,但是一想起昨天啟琛脫口而出的怨言,感到些許理虧,卻又
有點不平的他就無法乾脆起來。

他微微轉頭望著啟琛,還在磨蹭時,眼角卻瞥見了教室外頭正要經過的兩
個人影,特別是看清了其中一張柔婉面容,他無意識地稍稍皺著眉,悄然起
身,靠近了幾位行走間還在嘻笑打鬧的同學,跟在他們旁邊從教室前門離開。

在步下樓梯時,他便撥打一通禮貌性的告知電話──這個工讀的地點離家
和學校都不遠,老闆似乎也十分好相處,如果可以的話,他很想得到這個機
會。

趁騎車前去的一點時間,聶惟禮將思緒整理了下,將啟琛暫時放在腦後,
不一會兒,他已經看見了那家餐廳,於是找個地方將車停好,深吸一口氣後,
走了進去。

整間店差不多可以容納三四十人,裝潢設計風格簡約,很有時尚美感,卻
又不顯單調,聶惟禮很快地打量過一遍後,走向櫃檯。

店裡的工作人員立刻將老闆請了出來,兩人正式打過照面,接著老闆洪偉
奇便進入正題,和他談起工作內容及條件。

他應徵的主要是假日工讀生,然後每個月再排幾天晚班,好替補其他服務
員的休假,他在心底盤算著,若再加上這學期他給自己預定的目標成績,這樣
一來,差不多就沒有所謂的閒暇時間了。

也好……這不正是他的目的嗎?

抬起視線,聶惟禮輕輕劃開微笑,點頭──如果杜啟琛在場,他一定會發
現那對彷彿會淡淡發亮的黑色瞳仁,此刻已消隱了大半光彩……

稍作一些確認後,聶惟禮便向老闆告辭,在預備轉身離開之際,餐廳的門
打開,迎進一個搶眼至極的人影。

看清楚了那人是誰,聶惟禮不由得訝異地頓住。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