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清零重來(上)》
2005-11-28    2005年12月10日出版       點選: 11327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小白龜的貓 封面繪圖:MICA
定價180元


他是稟賦過人,天才過人,聰明過人——
不過那是指在心臟科手術方面,跟靈異現象沒有半點相關啊!
靈魂錯置這檔子事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
錯置就算了,偏偏還進入到美其名為纖細美少年,
俗稱娘娘腔的秀弱身軀裡......

噁!這讓他怎麼見人啊!
 

為尋回自己的身軀,
他不得不偽裝成自己的好友,成為照顧自己軀體的看護;
然而,當看見好哥兒們方言青輕撫著那具沒有靈魂的身體,
或沉默,或輕聲細語的看護著名為「林廣宏」的身軀,
他開始困惑了——
以一個朋友的立場看,方言青的表現顯然太過了;
那樣的凝視與輕語,似乎,更接近情人的呢喃......
 

 清零重來 試閱

第一章

    這感覺真是要人命,我簡直不想醒過來。可不知道是什?人在我
鼻子下放那該死的嗅鹽,這東西實在是刺激過頭。一邊嘔吐一邊清醒過
來的痛苦簡直可以評選?新滿清十大酷刑之一。

    嗅鹽的味道十分刺鼻,卻無法掩蓋那更讓人噁心的酸臭味。

    同時聞著這兩種滋味的我,真想就這?再次暈過去。

    是誰用這種方法對待我?絕對不能輕饒。

    喘了兩口氣,胸口悶得像被人壓了兩塊大石頭,四肢軟得像是被
女人榨乾了一般。呿,被女人榨乾至少還有爽到,現在這感覺,可不好
受。

    眼皮似乎是被人用膠水黏住了,怎?也睜不開;頭頂上的神經則
像昨晚酒吧裡的豔舞女郎,在腦子裡大跳鋼管舞,抽得我頭都快爆了。

    後腦杓傳來冰冷的感覺,我覺得自己可能是直接躺在地面上,還
溼溼的,似乎有積水。

    難道是昨晚我沒回家,直接睡路上了?

    不可能。混完吧後,我是和方言青一起上車的。他不可能那?大
膽子,將我丟在路上。

    「啪啪」幾聲,臉頰上的刺痛告訴我,有人在打我耳光。

    勉強將眼皮裂開一條小縫,從喉嚨深出發出一聲低低的呻吟。

    「嗯……」

    怎?這種聲音?低得像蚊子,軟得像女人,反正就不是我該有的
聲音。

    「廣璉,你醒醒。」有個陌生的聲音在叫。

    廣璉?誰啊?叫什?叫!

    抬起手臂就是一巴掌甩過去。吵死人了,吵到你大爺我就要你
死。

    「廣璉。」手被人一把抓住,陌生的聲音裡多了一絲不耐。

    我將眼睛睜得更大些,想看清楚是哪個不要命的,膽大包天,敢
攔大爺我的耳刮子。

    耶?是個不認識的男人……穿的倒還人模人樣,就不曉得他還能
不能做的成人,敢惹到我。

    男人察覺到我已經清醒了過來,一把將我從地上撈起。我這六十
八公斤,一米八的個頭,撈得還挺輕鬆,身手行嘛。

    躺在他的懷裡,我垂著腦袋打量四周。

    這是個狹小的浴室,只有些簡單的衛浴設施,連浴缸也沒有。說
到浴缸,最欣賞方言青那套小別墅裡的大理石浴缸了,那花紋,那造
型,要不是他手快,我肯定搶在他前頭就付款買下,這小子。

    地上那白白爛糊般的一灘,該不會就是我吐的吧?真夠噁心的
了。

    ──等一下,那些看起來圓圓的,一片片的,呈半融化狀態的東
西,是藥片嗎?

    該死的,肯定是藥片,看我這一嘴酸苦味。方言青他竟然乘我喝
多了人發昏給我吃麻藥,他膽夠大的嘛。

    人呢?我掙扎著要起來,他人呢?是不是知道自己死期將至,躲
起來了?

    陌生男人的手抓得很緊,讓我覺得有點痛。他帶著我離開了這狹
小的浴室,穿過一條走廊,來到一個十分簡單的房間。

    將我放倒在床上,男人一把抓住我的衣服,開始粗魯的?我脫衣
服。

    就不能溫柔些嗎?,要不就換個女的來。我有氣無力的哼哼著埋
怨幾聲,任由他將我翻來覆去的。

    算了算了,男人被看也不會少塊肉。先讓我好好睡一晚,明天醒
了再處理所有的問題吧。

    至於方言青,你小子等著吧!明兒個小爺再收拾你。

    溫暖而又乾燥的棉被輕輕將我裹住,讓我感覺舒服不少。

    「廣璉,別再做傻事了。」男人的手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坐在
床頭。

    叫誰啊?誰廣璉啊?我不耐的搖晃腦袋。

「這一切都是你的命。別再反抗什?了。他不會理會的。」

男人嘆了口氣,收回了手。「從你進這家門起,你的命運就註定是
這樣的了。別再做無畏的傻事了。明天我會再來看你的。羅太太會在門
外守著你的,有什?需要可以跟她說。」他起身,又嘆了口氣,十分無
奈的離開了房間。

    莫名其妙,我眨眨眼。這誰呢,演哪齣啊?

    睡吧!明天雖然沒有我的手術,可好像還有個重要的預約,有個
挺重要的傢夥要求助於我。

    ?了能好好對付明天的金主,今晚是一定得睡一會的。

    □

    晚上的夢做得我天翻地覆的。一直夢到一個十分娘娘腔的男人,
老是哭個不停,煩死人了。

    那男人似乎十分痛苦於自己的現狀。

    男人怎?能老哭個不停?真讓人受不了!這種男人還不如動手
術,直接變成女人算了。

    他似乎和一個十分高大的男人老是糾纏不清,還有些有的沒的亂
情節。真夠我無聊的。

    最後的畫面停留在那狹小的浴室,那娘娘腔將一整瓶的白色藥片
大把大把的吞了下去,還拿刀割自己的手腕──他竟然還知道熱水可以
防止血液凝固。自殺,這在電視上多到濫的情節,看得人心煩意亂。

    這一覺睡得我疲憊不堪。

    我掙扎著醒了過來,勉勉強強的睜開眼睛,伸出手撩開擱在臉上
的頭髮。

    突然的,我的手定格在眼前。

    「啊──!」一聲尖利的慘叫從喉嚨裡發出,響得令人發怵。

    門猛的被打開,衝進來兩個人。

    我轉過頭去,愣愣的看著衝進來的一男一女。

    我不認識他們。是的,完全的陌生──哦,不,我認識,我知道
他們是誰:矮矮胖胖的男人叫勞福,是個司機;而他身邊那個看起來比
實際年齡老許多的中年婦女,就是羅太太。他們是照顧我的人。

    不對,他們照顧的不是我,是那個叫廣璉的人,那個吃了很多安
眠藥的娘娘腔。

    這到底是怎?了?我茫然。

   管他怎?回事,先把這邊兩看門狗唬弄出去再說吧。我需要一個人
理清思路,想想到底出了什?亂子。

「沒事。」我喘了兩口氣,裝出一副淡淡的樣子對他們說:「你們
出去吧,我沒事。」

    那兩個人互望一眼,顯然對我的表現充滿疑問,但還是小心翼翼
的離開了。

    見門關上了,我這才緩緩的坐起身,沒想到小小的動作竟然累得
我滿頭大汗。

    長呼出一口氣,這也是正常的,無論是誰吃了這一整瓶的安眠
藥,再強迫催吐出來,也會變成我現在這廢物樣。

    還有割腕流那?多血,能活著絕對是因?及時發現。

    將那雙嚇我一跳的手攤在面前。這該是我擁有的手嗎?當然不
是,這是那個娘娘腔的手。

    這手該是女人擁有的吧!這?纖細,蒼白得毫無血色。

    那娘娘腔下手還不夠狠,手腕上的刀痕根本沒有傷及大血管。要
是我出手,保證大羅金仙也救不了。

    翻身拉開床邊小櫃上的抽屜,我胡亂一陣翻動,竟然還讓我找到
面鏡子。趕緊拿到面前,看看自己變成什?樣了──

    上帝啊!是誰和我開這種無聊的玩笑?會玩出人命來的!

    看著鏡子裡蒼白精緻的臉,我頭暈到不行。我呢?我到哪裡去
了?既然在這兒的是廣璉,那我在哪兒?我林廣宏在哪裡?

    這難道是夢?難道是我的夢還沒醒?

    我幼稚的伸出手猛拉臉頰。既然是別人的臉,我應該不會覺得疼
痛。

    直到我疼得眼淚直掉,雙頰通紅,我也不想相信這一切都是現
實,是真的。

    這不可能……我怎?會變成這樣?我該怎?辦?既然我在廣璉的
身體裡,那他在哪裡?我的身體裡嗎?我們對調了嗎?

    我的身體在哪裡??什?我們會對調?發生了什??昨晚到底發
生了什??

    冷靜下來,林廣宏。我對自己說,而後閉上眼睛,仔細的回想。

    每個環節都很正常。我在下班後和方言青他們一幫人徹夜鬼混,
去的也是平時常去的幾個吧。

    然後我因?喝多了,所以就沒自己開車,而是和住同一棟的方言
青一起回去的,開車的是他。

    很好,所有的記憶到這兒就全斷了,接下來就是浴室裡不堪回憶
的嘔吐,然後是睡覺,做了一晚上的夢,直到現在醒過來。

    怎?會這樣?出了什?錯?

    是不是我過年忘了拜拜?還是我做了什?惡?上天竟然這?耍著
我玩。

    一番伸手踢腿,很俐落,沒有任何不適應的感覺。我從來沒想
到,人的思維和記憶竟然也能像移植器官一樣,從一個人搬到另一個人
身上,似乎還沒有排異現象。

    好吧,事實已經如此,不接受也只能接受了。問題是:現在我該
怎?辦?

    沒有親身經歷過,估計沒有人會相信我不是廣璉,而是林廣宏;
換成以前的我也會哈哈大笑,死不相信。

我當然也不會傻到去告訴別人這件事,估計聽到的人不是把我當成
自殺後遺症,就是當我開玩笑。

    門口那兩個大概不光是來照顧廣璉,同時也是那個陌生男人派來
監視他的。

    看來目前我的行動是受到限制的。

    這廣璉是怎?回事?從夢裡的情況來看,他似乎是個……怎?說
呢,是從小就被某個人養著的男人。那些亂七八糟的夢境裡,全是他和
一個高大男人的……那種鏡頭。他的存在和女人的作用差不多。

    真是個令人鬱悶的人生,可憐的是我現在就在他這個悲慘的人生
裡。

    他看來過的不怎?樣,被那男人丟棄在這個近乎簡陋的地方。被
厭倦了嗎?可能吧。

    玩具一樣的存在是不長久的,美色這種東西,是天下保質期最短
的昂貴物品,一旦過期就變成了廢物。

    我要繼續這個令人鬱悶的人生嗎?

    當然不。我是林廣宏,不是他,我必須回到自己的身體裡去。我
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我的存在是必須的,是不可替代的。沒有了我,
有很多人的人生會慘澹,會失望,會消失。

    因?我是個非常出色的,幾乎沒有人可以超越的外科醫生,尤其
精通心臟手術。這?驕傲的人生才是我林廣宏該有的,不是這可憐的男
寵人身。

    我必須回去。

    今天那場重要預約看來是不能履行了。算了,死一兩個人對我來
說不算什?,我再厲害也不可能救天下所有的人。雖然從他的資料上來
看,那傢夥的上一個醫生?他的心臟做的血管再造已經不堪負荷,任何
過度激動或者運動都將不可避免的刺激那條脆弱的血管,到那時候,它
會爆炸,而那傢夥的命也會終結。沒有任何醫生可以在那?短的時間裡
打開他的胸腔給那條血管結紮;等到他們打開他的胸腔時,那裡面一定
漲滿了那原本該流動在他心臟裡的血液,強大的壓力還會使血從切開的
口子裡噴濺出來,也許還會將醫生噴得滿頭滿臉,他也將因失血過度而
痛苦的死去。

    真是有夠血腥的場面──還滿符和我的口味。

    雖然趕不上替他動手術了,但也許加把勁還能趕上替他開這一
刀,讓那血噴我一頭一臉的,一定是很瘋狂的場面。

    唉,先解決了眼前的問題再想那美妙的場面吧。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緊緊的皺起眉頭。

    □

    將手攤在面前仔細的看,眉頭微微一皺,指甲似乎還有些毛。

    於是我拿起指甲搓小心翼翼的搓著。

    外科醫生的手和藝術家的手是一樣的,我們也是靠手吃飯的,手
的保養尤其重要。這廣璉留著妖裡妖氣的長指甲,實在是有夠噁心人
的。人家拿他當女人使,他還真拿自己當女人了。

    將剪到與手指頭一樣平的指甲仔細的搓圓搓光,這才滿意的放下
指甲搓。

    昨天那陌生男人說明天來看我,當然,他看的是廣璉,不是我林
廣宏。

    這是個很難得的清靜上午,照平常的日程安排,我應該在巡房。
一想起醫院裡那些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的漂亮護士,我的身體
就不由得發緊。像我這種鑽石級的王老五,在花花草草裡簡直就是如魚
得水,每天的日子不曉得多滋潤。

    算了,目前的形勢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那男人到底來是不來?讓
我待在這?狹小的空間裡,不把我憋死才怪!

    正想著,說曹操曹操就到了。門輕輕一聲響動,進來的正是昨晚
那個男人。

    我老實不客氣的轉過頭去盯著他看,放肆的目光讓他眼裡閃過一
絲錯愕。

    這傢夥個頭挺高的,估計在一米八以上。平常我不計較,好歹我
林廣宏也是一米八一族的;可如今這廣璉的身體,頂多也才一米七,就
實在讓人心煩了。

    一身正經到讓人乏味的黑色西服,難道他從昨晚就沒換件衣服?

    皺著眉頭收回自己放肆的目光,我將注意力重新投回到指甲上。

    將臉上的錯愕收拾乾淨,男人將房間門關上,緩緩走了過來。

    「手上的傷,不要緊了嗎?」他開口問道,聲音裡難掩關懷之
情。

    可惜關懷的對象錯了。

    「這點小傷口,死不了人。」我隨意的甩甩手。

    「別這?說,如果不是羅太太發現及時,搞不好你已經死了。」
男人拉過一邊的椅子坐了下來。

    這倒是,那一瓶安眠藥可夠要人命的。我收起手指,不以?然的
挑挑眉。

   「以後別做傻事了,這樣做一點用處也沒有,不可能引起郭先生注
意的。」

    郭先生?哪個郭先生?在夢裡和廣璉糾纏的男人?

    「我什?時候可以出去?這小地方讓我悶的慌。」我問他。

    「目前不可以。」他低下眼皮,臉色微沉。

    「?什??怕我再去死?別開玩笑了!死過一次的人是不大會再
去死一次的,這滋味可不好受。」再說了,如果我想讓這廣璉再死一
次,也絕對不可能靠這禁閉就能阻止的。我在心裡想著。

    男人沉默了起來,一雙眼睛盯著我看,滿眼的疑惑和不解,覺得
我似乎是一個他不認識的人。

    這是當然,我本來就是他不認識的人。他要想認識我,得先把自
己折騰個半死,再送我這兒來醫才行。

    「廣璉,郭先生讓我來接你。」男人的眼簾微微垂了垂。

    嗯?這突然的轉折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能回到那個人的身邊去了。別再想些無
聊的事,好好伺候郭先生,別再惹他生氣了,不然他會把你送到別的地
方去的。郭先生對惹到他的人,一向毫不留情。」

    「這是不是表示,我可以離開這房間了?」我問。

    「當然。」男人似乎不大習慣我。

    這自然,我也不習慣他呢。

    ──等一下!伺候那姓郭的?不妙,這不是要我林廣宏給人當女
人使嗎?這絕對不行。長這?大,向來是我上人,哪裡容得人上我。

    「收拾一下就跟我走吧。」男人站起身。

    走還是不走?當然只有走了,留這兒也不是個辦法,走一步算一
步。再說了,我現在雖然頂著這娘娘腔的身體,可骨子裡還是百分之百
的林廣宏。到時候,還指不定誰上誰呢。

    呿,我怎?想起這有的沒的?我只上女人;男人?還是省點力
氣。這兒的一切全是廣璉的,不是我的。我沒什?好收拾的,人去就
成。

    我站起身,拉開門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主屋裡的人三三兩兩的,兩個女僕仔細的擦拭著家具,一個管家
模樣的中年男人指揮著他們。

    這地方對我來說陌生又熟悉。其實正確的說是陌生,但廣璉的記
憶就像是本說明書,我的眼睛看到那兒,他就跑出來給我說明。

    煩人的娘娘腔,我將他的記憶忽略掉。

    看到我們來,男管家微微側了側身,那兩個女僕也停下手中的
活,微微的彎腰。

    「潮海少爺。」他恭恭敬敬的招呼著我身邊的男人,對我卻毫不
理睬。

    我是沒感覺。反正廣璉這種孿童一樣的存在,換成我,也是不會
理睬的。

    「大少爺在書房等您。」管家說。

    「嗯,我馬上去。」郭潮海點了點頭,逕自走開了。

    那我怎?辦?算了,跟著他再說。

    我立馬跟了上去。

    「廣璉,你跟我來。」管家平淡的叫住我,客套中難掩不屑。

    這我該跟誰呢?嗯,人在矮簷下,不得不低頭,我還是聽話點,
畢竟這不是自己的地盤。

    於是,我聽話的轉過身,跟在他身後。

    □

    我被分配到的第一項工作,是將藥片和開水送到書房去,給那個
拿廣璉當女人使的姓郭的傢夥。

    這還真是種不同於往常的體驗。扮演著另外一個人,真有些刺
激。

    我竟然有些感興趣起來。

    要換成平常的我,這?傻傻的端著托盤等在門外簡直就是個奇
蹟,不是讓我這?幹的人傻了,就是我傻了。

    我被人囑咐現在不能進書房去。在郭潮海沒有出來之前,我得乖
乖在門口做木頭人。唉,重要人物的重要會面,豈是我這小人物可以打
攪的?

    等就等唄,還怕了他不成。

    無聊的低下頭,看著這一身的服飾。那管家讓我穿著傭人服,還
圍著深藍色的圍裙。要不是我對這個遊戲有了興趣,照我的個性,誰想
讓我穿這?可笑的衣服,非打斷那傢夥的牙齒不可。

    其實,男人繫圍裙也沒什?,方言青在做菜的時候也繫圍裙。但
我是個信奉「君子遠庖廚」的傢夥,個性和氣質也與圍裙格格不入,就
實在是對它沒好感了。不過,廣璉這娘娘腔倒是挺合適的。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書房的門突然打開了,郭潮海從裡面走了
出來。

    我被突然出現的他嚇得不輕,手上的托盤差點就朝他頭上扔過
去。

   一臉目瞪口呆的我想必看起來傻透了。他也在看我。

    「進去吧,辦事小心些。」郭潮海的眼睛閃了閃,垂下眼簾匆匆
離去。

    小心些?裡面難不成是殺人狂魔?哦,是該小心些,裡面是個玩
男人的變態,而我不巧正是他的玩具。

    我乾笑幾聲撇撇嘴,打開書房門走了進去。

    □

    書房裡的光線很充足,一整片的落地玻璃窗,絕對好的採光。

    那姓郭的背對我坐在皮椅裡。我走上前去,將托盤放在書桌上。

    那男人突然就這?轉過身來。條件反射,我也抬起頭看著他。

    好,好蒼白的臉!還泛著紫氣……這傢夥看起來病的不輕。以我
的經驗來看,他差不多該死了。

    啊,我明白了!難怪剛才就覺得托盤上的藥挺眼熟,那本來就是
我最常開給別人的藥嘛!全是些抑制情緒激動,降低血液濃度,減輕心
臟負擔的藥。

    這傢夥該不是有很重的心臟病吧?我看他絕對活不久。瞧這一臉
的紫氣,嚴重的供血困難。

    唉,可憐。要是平常的話,我林廣宏還能給他看看能不能治;如
今我附在別人的身體裡,身不由己啊。

    「看起來很奇怪嗎?」男人突然開口說話,一雙銳利的眼睛刺在
我臉上。

    我急忙低頭垂手,扮綿羊。

    老實說這眼神對我沒用,我又不是他的那個孿童,裝綿羊是給他
面子。看到他現在這樣,連那最後一點擔心也離我遠去了。這傢夥病得
只剩一口氣了。像他這種情況,多走些路都能要他命,是絕對沒辦法上
我的。

    他的眼神還在我身上掃來掃去的。

他看我,我看什??只能看這房間。

    一書桌的文件直讓我皺眉。他也太會折騰自己了吧!我要是他主
治醫生,立馬就燒了這些文件,看他是要命還是要文件。

    哎,想這些有的沒的幹什??一句話:他少爺要是能撐到我回到
自己的身體那時候,算他運氣,拿錢來,我給他一條小命;要是很不幸
撐不到,那也只能算他倒楣了。

    「廣璉。」他大少爺突然又開口了:「把手給我。」

    我不解的看他一眼。看他目前這副模樣也沒法咬我一口,就給了
他吧。

    我伸出手腕遞到他面前。他蒼白瘦長的手輕輕抓住我的手腕,將
它反過來,那條割腕的疤痕呈現在他眼前。

    這傷口淺的可以。廣璉是個孬種,死都死得不痛快。倒是他抓著
我的手,指甲上那?重的紫氣。

    「哼。」男人冷冷的輕笑,用手指撫摸著那條傷痕。

    「你以?用這種把戲能引起我的注意嗎?廣璉,你在我身邊多久
了,難道還不瞭解我嗎?記住你自己的身份,別做些讓我不耐煩的事。

    你是郭家從小買來的東西,要怎?處理,是我的事情,你沒有權
利處理你自己的任何事情,明白嗎?即使是死,也要我說了算。」男人
抬起頭,冷冷的看著我。

    這傢夥的嘴夠毒的。這算什?,人口買賣?想不到陽光下竟然還
有這種事。

     我抿著嘴一言不發,低垂著的眼睛不去看那姓郭的,只是盯著書
桌上的文件。

    「明白了嗎?廣璉,不要讓我提醒你第二遍,我想你並不想知道
廣美去了哪裡。」男人冷冷的聲音刺進我的耳朵裡。

    我才沒興趣知道你們家的事。不過,好漢不吃眼前虧。

    「明白了。」我不鹹不淡的回了一聲。

    他似乎不怎?滿意我的表現,但也沒再?難我,只是那銳利的眼
神依然緊緊的盯著我。

    這像是要看到我骨頭裡的鋒利眼神讓我渾身不自在。低著頭使勁
瞪書桌上的文件,正巧看到攤開的卷宗上一個大大的簽名。

    那是個挺正規的簽名,不像我,隨便扭幾下就當成是自己的簽
名,大半時候像鬼畫符。

    由於寫得比較工整,所以我一眼就看出了那幾個字:

    郭潮龍。

    這名字叫著怎?這?熟悉呢?

    哎呀,我想起來了!他是飛龍集團的現任龍頭老大,赫赫有名的
名門旺族郭氏的現任當家。更讓我覺得可笑的是,他就是那個該在今天
和我會面的可憐病人。

    真慘,瞧他攤上了什?倒楣事哦。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