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鳳歌》
2005-11-28    2005年12月10日出版       點選: 10005
第二章 »
第一章
 

作者:靡靡之音+璇兒 封面繪圖:宋歌
定價180元


一場武林大戰,
讓曾經的仙劍門門主林墨汐成了凝碧宮鳳三公子的禁臠。
從此愛恨情仇,再沒有人能說得清。

這樣的禁錮,是因為純粹的愛情,還是為覆滅天下的陰謀;
是為了找回童年的溫暖,還是為報當年的家門之仇?

真情難辨,相思已遠,韶華易逝,覆水難收。
若你想對一個人好, 那人偏不理不睬。
送上了滿腔的熱血,卻不能讓他真正展顏;
是不是就真的要等到相思成灰,
才會知道那個回眸堙A凝聚的是一生一世的愛,
直到今生無悔,天地悠悠?

 鳳歌 試閱

引子

碧山之頂,天地皆白,飄雪飛刃,朔風如刀。

天寒地凍,滴水成冰,每個人卻都不由自主緊了緊手中冰冷的劍。

明亮的劍光中,一支黯淡的劍垂了下來,握劍的手彷彿已經極其疲倦。
順著他的動作,濃紅的血滑落在雪地上。

他似乎很累,連這樣一把暗色的劍都握不住。

他連聲音也是倦倦的,厭厭的,問:「你們真的還要比下去?」

無人回答。

他慢慢的抬眼,緩緩的掃視四周。抬起手中的劍,吹落在劍槽上滾動的
血珠,有些無奈的看見眾人驚恐的神色。

於是他輕輕的吁了一口氣,說道:「你們都可以走,我只要林墨汐一個
人。」

——七月七日,七大門派圍攻凝碧宮,與鳳三公子於碧山一戰,傷三
人,仙劍門主墨汐被俘,充作鳳三禁臠,此引為武林奇恥。


第一章

三月碧山乍暖還寒,薄薄的夜行衣穿在身上幾分涼意,小緒跟了幾個師
兄,在這片桃花林裡走了已經有好幾個時辰。天色漸白,失了夜色遮
掩,玄色的衣物異常刺眼。

轉了幾轉後,為首的師兄停了下來,小緒抬頭一看,眼前樹上的白手巾
正是早先師兄繫上的那條。

眾人心中一涼,竟都一時無語。

半晌,為首的師兄道,「今日之事恐已是不成,我們死了事小,怕只怕
仙劍門日後再難逃被六大派恥笑。」

說罷長長一嘆。

其他幾個師兄也是默然不語。其中一個紅了眼眶道,「當日七大掌門同
去,竟不敵一個鳳三,他們好歹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若真一力相
較,就算魚死網破,鳳三也不致捉了門主,倒叫其他人個個完完整整的
回了來。」

聽了這話,為首的師兄冷笑一聲,「更可恨的是,這些人偏偏要說門主
被抓去做了……」頓了頓,又才道,「如此壞我仙劍門聲譽,叫我派弟
子在江湖上抬不起頭來。」

他一抬手中的劍,眼中有絕然之意,「所以仙劍門定要救門主出來,把
這些話說個清清楚楚。死了並不是什麼大事,可如今事情未做成,我們
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只是……」他轉頭看向自己最小的師弟,「只是可
憐了小緒,讓他陪我們死。」

另一個師兄摸摸小緒的頭,也歉然道,「你剛入門沒幾年,連門主都沒
見過。只看你武功好把你帶了出來,卻沒想到會是如此。」

一時間有些淒然。

小緒搖搖頭,想了想,才大聲道,「師兄不怕我也不怕!」

縱使場合不對,也逗得眾人一笑。

那為首的師兄也彷彿重新振作了精神,笑道,「對,不怕!要不然我們
再分幾路找找,若有出路,不要亂動,回來會合。」

此時也無其他辦法,眾人依言而行。

小緒受了鼓勵,躍躍走在前面,師兄們樂他勇敢,又怕他出事,正要拉
他回來,卻見他轉過了一棵桃花樹,人已經不見了。

小緒轉過一棵桃樹,剛走出五六步,竟是豁然開朗。遠遠望見桃林外落
櫻繽紛,芳草如茵。他轉頭去叫師兄,卻只見偌大一片桃花林,在晨光
中開得密密實實,想找回去的路,卻也不能了。

他年紀本小,方才憑的是一時意氣,此時看不見其他人,心中已經開始
害怕,卻沒有退路,只得往前走去。

走走停停,看盡宜人景色。一會兒路邊有小小白兔吃草,一會兒有輕靈
白鹿奔跑,樹上鳥兒雙雙,池中鴛鴦對對,暖意漸重,卻始終不見人
影。

他少年心性,漸漸也並不害怕,只顧著看周圍的無雙美景。

再行片刻,竟慢慢看到有零星房舍夾在綠樹碧草間,又有婉轉木橋架過
小溪,精緻可愛。橋邊小小的一座木亭子,旁邊種了一棵柳樹,斜斜的
垂了枝條下來,幾縷落入溪中。

亭中的石凳上,正坐著一個人;石桌上一壺一杯,彷彿是自酌自飲。

亭外一陣微風,拂了幾點花瓣進來,落進他的杯中。

白瓷杯中酒液青青,飄入玫紅,微微振蕩。

那人著一身玄色衣衫,手支著頭,側倚桌坐著,身材柔軟修長。小緒此
時也穿著玄色,也見過不少人穿這顏色,卻從來沒有這人這樣的風緻,
這樣的清雅。

他慢慢伸出指頭,輕輕一動,將杯中的花瓣挑出。他膚色白皙,在深色
的衣袖下更顯得蒼白,映著青色酒玫色花,那雪色手指微微一挑的姿
態,竟讓小緒心中一動,不由自主的往亭中走去。

那人也不說話,也不看他,眼中一片清凜水波,掩在淡淡的哀愁下,彷
彿想著什麼心事。

「門主?」小緒脫口而出。

他從未見過林墨汐,卻聽人說此人天人之姿,見了這人,他不想還有別
人當得起這幾個字。

那人被驚擾,淡淡看過來,目光掃過小緒,見是個小孩子,緩緩搖頭,
「你認錯人了。」

被他看了一眼,小緒竟覺得心中被刺了一刺,連句話也不會說了,訥訥
道,「門主,你已經不認仙劍門下的弟子了嗎?」

「仙劍門」三字讓那人握杯的手一震。

這已夠了。

小緒哽咽道,「門主,你走之後,大家都被欺負,全盼著你回去,領著
我們與六大派打架,好出口氣。」

見他哭泣,那人有些無奈,起身走過來,掏出袖中的手巾為他擦眼淚。

卻被小緒一把奪過,在臉上狠狠的抹了幾下,還擤了一把鼻涕。

那人一笑,也並不在意。

小緒還要再說,被他搖手止住。

他笑起來說不出的好看,只是蒙著一層倦怠之意,對小緒道,「我並不
是你要找的人,不過,我可以帶你去尋他。」

聲音裡也有一股疲倦,也似乎不願再說話,逕自走了出去。


小緒呆了呆,終於明白了什麼意思,趕忙跟上去。

他步履緩緩,走得卻並不慢,長衫拖過依稀草色,行雲流水一般。卻也
時常顧慮到小緒,減緩了步伐,等他跟上。小緒本十分活潑,見他不願
意說話,跟在他身邊倒也安靜。

兩人走到一處長廊下,那人卻並不再走了,撿了一根柱子靠著,閉上眼
彷彿在休息。

小緒又要說話,那人又說出幾個字,「要下雨了。」

小緒往廊外望去,東邊旭日微露,彩霞滿天,怎麼也不像要下雨的樣
子,正想那人是不是錯了,卻見南面飄來一朵黑雲,風打著旋兒吹過
來,天色陡暗。黑雲掛頂,天四角卻仍是明亮。霎時間只見黑頂中央亮
光一閃,墨色一裂,卻是一道閃電劈到,跟著幾聲響雷,雨點就下了
來。一時碎玉傾盆,雨腳如麻。

濛朧雨霧中,那人卻睜開了眼,往煙雨深處看去。

小緒順著他目光一看,碧樹掩映處,只見樓臺一角。遠了雖然看不清,
卻仍能覺出臨畫之境。

那人就隔著雨簾望著那樓臺,眉宇間儘是惘然,定定的望著,彷彿怎麼
看都不夠。

小緒覺得奇怪,問他:「你在看什麼?」

那人回答:「看一個想看的人啊。」虛指了指,「就在那裡。」

小緒定了睛一看,不知何時,有個淡青色的身影,如遠山微雲般淡淡地
飄在滿樓臺的煙雨之中。那人的衣袂在雨霧裡飄得就像是一縷輕煙,就
像是要乘風而去。

身旁的人望了半日,雨勢漸漸歇了,他嘆了一聲,道:「跟我來吧。」

那雨來得快,去得也快,天光一開,只剩細雨濛濛。

小緒跟著他,彷彿就是走入了一幅畫,走入了畫裡的煙雨樓臺中。他瞪
大了眼睛,去看那個身在畫中的人,卻感到有些許的失望。

是個很好看的人,皮膚很白,容貌很秀氣。有雙很美的眼睛,似乎把眼
前的濛濛煙雨,都收在了眼底。小緒就死死地盯了他的眼睛看,那層霧
氣像要把人吸進去似的。

領他來的人立在門口卻不進屋,看著青衣之人,卻對小緒道,「他便是
了。」

小緒知道林仙劍是江湖上出名的美男子,但他卻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
因先前帶他來的男子,長得太好看了。如果說面前的男子是畫裡走出來
的人,那麼先前那人便是天上走下來的人。

面前的人似也不在意小緒的目光,微笑著問他:「你是誰?怎麼跑到這
裡來了?」聲音很溫柔,也很文雅。

不提防小緒就一撲撲到他懷裡去了,又哭又叫地道:「門主!門主!我
總算是找到您了!您不知道我們這些年被江湖上的人是怎麼說的,我們
這次來了好多人,就是為了救門主出去的!可是師兄他們都被困住了,
只有我一個人……」

他眼淚不停地冒,一口氣倒出了一堆話來,眼淚也把那人的衣袖打濕
了。那人輕輕地嘆了口氣,伸手撫摸著他的頭髮,道:「唉,這些年,
真是苦了你們了。你師兄他們呢?仙劍門還好吧?」

小緒拼命地搖頭:「不好!不好!大家都想著門主在的時候,都說那時
候好得不得了!現在……江湖上都看不起我們……都說,門主是……
被……」

林墨汐微微地變了面色,抬起衣袖給他拭了拭淚,溫言道:「別哭了。
想必剛才你在那桃花陣也累了,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小緒忙不迭地點頭,忽然聽到身後響起一個聲音,卻是剛才帶他來的人
開口了。

「墨汐。」

林墨汐本在微笑,一聽到那人聲音,立刻沈下了臉,臉上像結了一層
霜。「怎麼?不高興我留下這孩子嗎?」

那人笑道:「墨汐,你多心了。你既喜歡這孩子,他又是你門下的人,
就留下陪你說說話解解悶吧。」

林墨汐不耐地道:「那你還想說什麼?」背轉了身子,雙手放在欄杆
上,望著遠方道,「我累了,想歇歇。讓這孩子陪我,你走吧。」

那人嘆了口氣,道:「好,我走。你也回房去吧,別站在這風口裡。」
見林墨汐眉宇間不豫之色越來越濃,便轉了頭,對小緒道,「你替我看
著他,不要讓他那般任性地不吃東西。」

小緒點了頭答應,那人又望了林墨汐一眼,方才轉了身,緩緩離去。

林墨汐還是立在欄邊,望著他的背影。眼光很冷,冷得像結了冰。但轉
過頭來看小緒時,又像冰化成了水。向他招了招手,微笑道:「來,這
裡風大,進來坐吧。」

小緒有點膽怯,看了林墨汐溫和的微笑便走了過去,林墨汐推開半掩的
門,讓他進去。

是一間雅室,設了一琴,一棋,一張書案上插了林林總總的筆。鋪開了
一張宣紙,墨香淡淡地飄在空氣裡,宣紙上染了半紙的濃濃淡淡,小緒
隔得遠,也看不清是畫的什麼。

一抬頭,卻見牆上掛了一幅字。上面題的是:

別岸扁舟三兩隻。

葭葦蕭蕭風淅淅。

沙汀宿雁破煙飛,溪橋殘月和霜白。

漸漸分曙色。

路遙川遠多行役。

往來人,只掄雙槳,儘是利名客。

一望鄉關煙水隔。

轉覺歸心生羽翼。

愁雲恨雨兩牽縈,新春殘臘相催。

歲華都瞬息。

浪萍風梗誠何益。

歸去來,玉樓深處,有個人相憶。

字跡清俊,旁邊配了一副畫,簡單幾筆,勾出桃花流水,落霞孤鴻,透
出一股脫俗之意。

小緒入門前本是家道中落的世家弟子,詩畫隱約懂得幾分,看到那字,
就忍不住停下來看,看了又看,竟不想走了。他一抬頭,見林墨汐也看
著那字,便佩服道,「門主,你寫得真好,字好畫也好,『歲華都瞬
息,浪萍風梗誠何益。』,門主果然是神仙一樣的人。」

林墨汐眉尖一皺,聲音卻還平靜,「這不是我寫的。」

「啊?」小緒吃了一驚,仍巴巴的問,「那是誰寫的?門主能不能告訴
我,小緒好喜歡他。」

林墨汐一笑,「真是個孩子,就為幅字,就這麼容易喜歡誰了?」

小緒見他和顏悅色,膽子也大了,拉住林墨汐的衣袖扯了扯,「告訴我
嘛。」

林墨汐面上看不出喜怒,「就是送你來的那個人。」

「是他啊!」不知為何,小緒心中一喜,「他真好,帶我來找門主,字
和畫又這樣好看。」

林墨汐眼底掠過淺淺的嘲諷之意,「他不僅字畫好,武功權勢更是很
好,這天下間,恐怕沒有幾個人能及得上他。」

小緒更奇了,「他這麼厲害!」

林墨汐勾起嘴角,淡淡冷笑,「有幾個人……能比凝碧宮的鳳三公子更
厲害?」

這一驚非同小可,小緒呆呆的站在那裡,好半天都沒有把嘴合上。

即使他年紀小,也是早聽過鳳三公子的大名的。凝碧宮鳳大早夭,鳳二
殉情,只留了一個鳳三,卻是獨手支天,為七大門派所忌,碧山一戰
後,在江湖上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更因他為逞私欲,捉了清譽高盛
的林仙劍墨汐,已成了眾人口中的大魔頭。

可萬萬叫人想不到的是,這個鳳三,竟是如此模樣。

他還要再問,已有人輕扣了門扉進來,卻是幾個樣貌娟秀的丫鬟,手裡
捧了木盤,魚貫而入。每人走過桌前,便將託盤中的瓷碟放下,依次而
行,絲毫不亂,末了出去,最後的那個把門掩好。

小緒看那些碟子瓷質光潔,花紋細美,碟中菜色清爽,飄出陣陣香味,
一聞之下,讓人胃口大漲。他自昨夜開始就未進食,此時更覺饑腸轆
轆。

林墨汐笑著遞過來一雙牙筷,小緒搶過就要下嘴,卻聽門外有人細聲
道,「仙劍也用一些吧,若今日的菜還不合您口味,我們吩咐廚子重
做。」

林墨汐擰眉望向那閉上的門,「蕭總管,這仙劍二字,是在笑我嗎?」

蕭總管沈默一陣,又勸,「林公子,就算您不為自己著想,也該想想我
們家公子,您若吃不好,他又怎麼能吃得好?」

林墨汐笑道,「他若吃得好,我的功夫豈不白費?」

門扉震了震,蕭總管還是平聲道,「那您就算體恤我們下人吧,只當行
個方便。」

林墨汐聲調一冷,「那你們就都去死吧。」

那話聲涼得讓小緒一顫。

門外也不再有聲響。

林墨汐冷冷一笑,又轉頭對小緒溫柔道,「你別管他們,想吃什麼就吃
什麼。這個地方雖然讓人討厭,飯菜卻是很好吃的。」

聽他這麼說,小緒怯怯的夾了一口菜,餵入口中,只覺得清香盈口,鮮
美非常,蔬菜嫩脆,排骨香膩,讓人連舌頭也要吞下去。菜色豐富,分
量卻並不多。一盞茶功夫,小緒已經將飯菜一掃而光,開心的摸著圓滾
滾的肚子。

林墨汐只看著他吃,自己動也未動。

小緒這才想起來他什麼都還沒吃,剛要道歉,卻看林墨汐的眉尖一蹙,
臉上儘是厭惡之色。

外面已經有人恭謹道,「公子,仙劍今日還是什麼都不吃。」

接著就傳來那個溫柔而疲倦的聲音,「我知道了,你們也累了,只留蕭
總管,其他人先下去吧。」

門緩緩被推開,那人跨進門來。

林墨汐根本就不望他,只是盯著桌面,「你來做什麼?」

鳳三柔聲道,「他們說你還未用飯,我過來看看。」

林墨汐語聲平平,「只要看到你,我哪裡吃得下?」

鳳三垂下眼睛,「只要你以後待自己好,其實我吃不吃,都是無所謂
的。」

林墨汐笑笑,「你十天半個月不吃也死不了,這麼說話又是為了什麼,
讓我可憐?」

鳳三還沒說話,小緒卻已經聽不下去了,他拉拉林墨汐的衣袖,「門主
你吃點吧,好歹吃點……」

林墨汐看他一眼,「你是我仙劍門弟子,這麼說是幫我還是幫他?」

小緒一時說不出話來。

倒是鳳三道,「墨汐,你不要為難小孩子。」

林墨汐冷笑一聲,「我管教我門下弟子,與你何干?鳳三公子,你管得
也太寬了些吧。」他吸了口氣,緩緩吐出,眉峰一展,回到原來秀美溫
雅的樣子,對鳳三道,「你把小緒安排住下,我有話對你說。」

鳳三點點頭。

門外傳來那蕭總管的聲音,「緒哥兒,你出來吧,我帶你去住的地
方。」

小緒看了看門主,又戀戀的望了望鳳三,走出門來。

蕭總管約莫三十三四歲,舉止謹雅,牽住小緒的手把他帶出樓。

日已高起,樹影漸短,小緒回頭去看那樓上的匾額,方才在雨霧中隱約
的字,此時清晰可見,上題「玉樓」。

——歸去來,玉樓深處,有個人相憶。

他想著這句話,默默的念了好幾遍,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問師兄們在桃花
陣裡該怎麼辦。他心中一急,甩開手就要往回跑,被蕭總管捉住,掙脫
不開,急道,「放開放開,我要去找門主!」

被他大力拉扯,蕭總管動也不動,「你找他去做什麼?」

小緒正要張口,又想到,若是告訴了他,師兄們被發現了恐有危險,就
只是掙扎,什麼也不說。一會兒功夫下來,蕭總管紋絲未動,小緒臉卻
漲得通紅,快要筋疲力盡。

他狠狠瞪著拉住他的人,緊緊咬著嘴唇,快要哭出來。

蕭總管笑著搖搖頭,真的放開了手,小緒立即奔回樓中。

蕭總管抬頭看看天色,「不是我沒有攔你。」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二章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