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月華御天(上)》
2005-11-23    2005年12月5日出版       點選: 8488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紫軒 封面繪圖:文涵 定價190元

御華羅原本是統領仙、冥兩界的神,卻不明原因掉落仙界,
而眼前竟出現一張與他一模一樣的臉?
 
當神當久了,他怎麼也沒想到,有天會降格作「仙」,
而且還是一個快滅亡的月宗部落的宗主!
為了振興月宗,御華羅進入古老的傳說之地——炎月沙漠,
想找回月宗分散的部族。

他跟天緣算是不打不相識,初相遇就當面甩了他幾個火球。
不過,這個男人後來倒是舉止優雅,處處……溫柔體貼?

奇怪了,為什麼他對他要這麼情深意摯?

 月華御天(上) 試閱   

第一章  

力量在迅速流失,四肢開始漸漸無力,眼前的景色由清晰變為模糊,七彩的光芒變為幽暗漆黑。我握了握手,發現此刻的自己是前所未有的虛弱,而且身子還在急速的下落中。  

我努力扭頭向下看去,那漩渦狀的雲彩此刻好似吞噬人的黑洞,顯得那樣的猙獰。如果以這個速度繼續下墜,再過片刻我就會衝破大羅神界的結界,掉入大羅仙界。

會造成這種結果,都是因為自己一時大意,不過,要補救已經來不及了。我輕輕合上眼,現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凝聚力量,把衝擊減到最小,讓身子落地時少受傷害。

衝破結界時,強大的結界讓氣息逆轉,心口猛地一跳,我大口喘氣,努力把心悸給壓下。氣流在身邊旋轉,耳邊嗡嗡聲不斷。身子猛地一震,我咬著牙,承受落地時的衝擊。待身子平穩,我平住呼吸,緩緩睜開眼。

一睜眼立刻大吃一驚,在離我幾尺遠的地方躺著一位年輕人。讓我吃驚的是,那人的相貌居然和我一模一樣。真是奇怪,大羅仙界居然有和我長相一樣的人,而且連髮色都一樣,不知他的眸子是否也跟我同色。

但,那人此刻的情況看來很是糟糕,一身白衣被鮮血染成了紅衣,刺目的血自嘴角蜿蜒流下,臉色蒼白如紙,似乎快要死了。

我吃力地移動身子爬到他身邊,搖了搖那青年。他睫毛微顫了顫,慢慢睜開眼。在看清我的那一刻,他瞳孔收縮,眼裡蘊滿了驚訝。他眸子的顏色居然與我分毫不差,那樣淡淡的紫……我也更驚訝了。

他嘴唇顫了顫,吃力的吐出一句話:「你……是誰?」

「我是誰?」我怔了一下,不知我的名字在大羅仙界有幾人知道,不過,這名青年快死了,雖然我會治療術,但以我現在的情況,連自己都無法醫治,何況是他。罷了,把名字告訴他又何妨:「我是御華羅。」

「御、華、羅……」他慢慢唸著我的名字,似乎在想著什麼。

片刻後,他暗淡的眼中閃過一絲光芒,期盼地看著我:「有件事,想求你,我快死了,能不能幫我,我知道我們素不相識,很強人所難,但現在,也只有你能幫我了。」

我眨了眨眼,有些發怔:「以我現在的情況,恐怕幫不了你什麼。」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月宗!」少年的眸子裡蘊滿淚水。

月宗?我一驚,大羅仙界由天宗統治,天宗之下分為日、月、星三宗。

「我是月宗第五代宗主月凝西,但我膽小無能,導致月宗被日宗欺壓。因我反抗日宗宗主,所以落得這個下場。」

青年說到這,淚流滿面:「我快死了,月宗卻沒有繼承人,如果我死了,月宗定會大亂,而且,日宗和星宗一定會併吞月宗的。」

繼承人?我想起,天、日、月、星的繼承人是由血統而來,這麼說來他沒有子嗣也沒有直系親人?

「你幫我,幫我振興月宗,求你了!求求你……」他一激動,嘴裡噴出一口鮮血,翻身仰躺在地上急促地呼吸著。

振興月宗,幫他……我一驚,這少年的主意該不會是……

「我……不行了……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求你……」他伸出手,顫抖著撫向我的額頭。

「你……」我想阻止,卻已來不及,他閉上眼一咬牙,一團銀光閃現。

片刻後,少年的手逐漸冰冷,緩緩垂下。

我嘆口氣,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把他的記憶傳給我。我凝視著他,他的嘴角竟掛著微笑,那……是對我的期望吧。

他的身體逐漸模糊,銀色光點自他體內奔散而出,最後身子整個消失,銀色的光點在盤旋著,消失在空中。大羅仙界的人死後都是這樣,不留任何痕跡……

我苦笑著搖搖頭,真是大膽的決定,居然把一族的命運託付在一個陌生人手裡,他就不怕我搞砸嗎?

我知道你……是……好人。我想起青年最後的話,心中無奈。或許,這是我的命運吧,果然我是料不到自己命運的。這則命運算是什麼?脫軌的命運嗎?

我本不該來到大羅仙界的,可事情偏偏就變成了這樣,是我計算失誤?還是我本就計算不到?

真的要代替那青年振興月宗嗎?但……既然你託付於我,我就盡我所能吧。

合上眼,開始對姿態做些改變,既然要扮成他,就要扮得十成像。樣貌是不用改變了,但,給人的感覺要像才行,月宗宗主那清冽的感覺是獨特的……

變化完,思維變得模糊,好累,又消耗力量了,視線開始渙散,黑暗襲來……

淡淡的幽香浸入鼻端,清甜爽心的味道,我愉快地享受著,人像在棉花堆裡,不著力卻柔軟舒服,真想就一直這樣躺著……

一絲光芒透進眼簾,我知道我該醒了。緩緩睜開眼,入眼的是雪白繡花床幔,這裡是?轉動著有些僵硬的脖子,看到的是佈置清雅的房間,以銀色為主,簡潔明亮。

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進來的是個秀麗的少年,雙眼紅腫,看樣子是剛哭過。他見我醒了,歡呼著撲了過來:「太好了!宗主,你終於醒了!」

我回憶著月凝西的記憶,這少年叫月清,是從小服侍月凝西的侍從。

「我昏迷了多久?」我緩緩問道。

「七天了。」

這麼久?我動了動身子,悲哀地發現,我的法力只剩三成。不過就這三成,在大羅仙界生存應該是沒問題的。

「宗主!我好擔心,真的好擔心。」月清撲倒在床邊哀哀哭了起來:「我那時眼睜睜地看著你被那混蛋拖走,卻無力救你,我好恨自己,恨自己沒有能力!」

「後來我們找到你,卻見你昏迷不醒,我就更恨自己了,也恨日耀!他居然那樣對你!」月清哭得傷心,眼淚滴濕了床單。

日耀?應該就是日宗宗主吧?我追溯著月凝西的記憶,怒氣漸漸上湧。太過分!真是太過分了!很少動怒的我,此刻怒意翻騰,這應該是被月凝西的記憶影響。

月凝西對日耀來說,是個玩物,被任意玩弄侮辱,折騰得遍體鱗傷。但月凝西偏生膽小,不敢向天宗告發日耀的所作所為,讓他更加地大膽妄為。

而且,月凝西還是被他所殺,日耀的膽子竟然大到這種地步?月凝西再怎麼說也是月宗宗主,天宗若是得知,日耀絕對是死刑!

可是日耀卻敢殺月凝西,那麼肯定早就有所準備,不會讓天宗追查到他。

現在我算是月凝西了,月凝西沒有死,不知道日耀接下來會怎麼作?

正想著,耳邊響起月清的安慰:「宗主,沒事了,已經沒事了,我以後會拼死保護你的!不會讓那混蛋再動你一根指頭!」

我看著月清,看來方才思索的神情被他當成了害怕,我給了他一個安定的笑容,拭去他的淚水:「放心,我算死過一次又重生了,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懦弱,我會保護自己,也會保護整個月宗的。」

月清怔怔的看著我。

我再一笑:「相信我吧。」

「宗主,你……」月清訥訥地道:「我很久沒見到你的笑容了……」

活動一下肩膀,我穿好埵蝷U床,月清連忙道:「宗主,我來給你梳理。」

我點點頭,月清從衣櫃裡挑出一件銀白色衣衫細細為我穿好,接著拿起梳子梳理我的頭髮。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為何月凝西會和我長得一模一樣?按理說不論是大羅仙界還是大羅冥界,都不該會有長得和我一樣的人才對。莫非……

月清梳好我的頭髮,拿起一個月白玉雕髮箍固定,左右看看滿意道:「宗主真美,是大羅仙界第一美人。」

我看看鏡中的自己,再摸摸臉。第一美人?我從來沒在意過自己的容貌,此時聽月清一說,才突然覺得自己至少長得還不錯。

循著月凝西的記憶,我來到宗府大廳。廳中站著三個老者,是月宗的三位長老,月霧、月慈、月明。三人見我進來,立刻拉住我,擔憂道:「宗主,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次的事讓我們膽顫心驚,還好宗主沒事,但是,不敢保證不會有下次啊!」

我暗暗嘆氣,月宗的人怎麼都是一副膽小樣,莫非是受了月凝西的影響?

「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我安慰他們。

「宗主,別安慰我們了,我們知道日耀不會善罷甘休的。」月慈長老深鎖著眉。

「他這麼膽大妄為,不怕天宗懲罰嗎?」我問。

「懲罰?」月霧苦笑:「天宗只關心三宗對它忠不忠心。日宗和星宗都很強大,能辦好天宗指派的任務,所以天宗對月宗根本視而不見!」

原來如此,怪不得日耀如此膽大妄為。

「我們不能任月宗衰敗下去,必須重振月宗才行。」

我的話引來月清和長老們驚詫的目光:「宗主,你……」

我眨眨眼,發覺自己表現得太過張揚,月凝西一向膽小懦弱,絕不會說出這種話。我眼珠一轉,垂頭嘆道:「那天,在面臨死王的那瞬間,我想到,若是就這樣窩囊地死去,就太對不起月宗了,我想改變,我想變強,我想振興月宗!」我握緊拳頭,表現出我的決心。

月清和三位長老眼睛睜得老大,三位長老繞著我轉了幾圈,顫聲道:「宗主,你……膽子終於大起來了?」

我堅定地點點頭。月清歡呼:「宗主,一定要這樣,要堅持,不能讓日宗和星宗再欺壓我們了!」

三位長老欣喜了一會,表情又黯了下來:「宗主,其實也不能怪你膽小,你生來就虛弱,所以力量不強。雖然有你這樣的決心,但力量卻無法改變。不能變強的話,再如何有決心也無法和日宗、星宗鬥啊。」

我暗暗運了運勁,目前我的能力恢復了三成,其餘的在大羅仙界雖不能完全恢復,但好好休息的話可恢復到六成。就這六成,對上天宗宗主也是綽綽有餘。不過,不能一下子就展現出全部的能力,要慢慢來才行。

我笑道:「雖然我的體質弱,但能力是可以鍛鍊的,從今天起,我會努力修行,而且也要提高大家的能力,這樣才能真正和日宗、星宗一決高下!」

三位長老和月清眼中驚訝更甚,他們吃驚的表情,證明了月凝西有多麼的懦弱,我這番話可說是豪言壯語了。

月清拉著我的手,樂道:「宗主,為什麼我覺得你像變了個人似的?」

我裝出歷經滄桑的神態,嘆道:「我在鬼門關外晃了一圈後,心境已然大變,我不再是從前的我了。」

三位長老低頭拭淚:「宗主有這等決心,我們誓死跟隨!」

「月清也誓死跟隨!」月清興奮道。

我心中暗嘆,月凝西的身體不好,性格上的懦弱多半也與此有關。既然如此,又何必死守純正血統才能繼承的規矩?雖然純正血統的能力通常較強,但像月凝西這樣,能力還不如月宗武將,這樣的宗主不被日宗和星宗欺壓才怪。

我發現心裡突然有一股幹勁,這是月凝西的記憶和期望對我造成的影響,我的感情一向平淡內斂,現在卻開始泛起波瀾,這對我來說是好還是壞呢?

「宗主準備怎麼做呢?」三位長老問。

「首先,鍛鍊自己的能力,待變強之後,我會開始整頓內政、強化武力。」我緩緩道。

月清的眼中又盈滿了淚水。

「怎麼了?怎麼又哭了?」我柔聲問。

「我是太高興了。」月清擦擦眼淚:「宗主一定會變強的,絕對會強過日耀那混蛋的!」

         我微微一笑,日耀是嗎?月凝西,我會幫你報仇的!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