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首頁
『倍樂文化』希望本土漫畫的新秀有環境成長、有機會茁壯。在現實及理想中找尋相兼顧平衡點,歡迎光臨倍樂文化資訊網。
累計參訪人數
目前線上人數: 4
關於倍樂
最新消息
產品資訊
購買資訊
會員訊息
作家園地
畫家園地
同人寄售
《我家有個大草包》
2005-10-26    2005年11月5日出版       點選: 10302
第一章(下) »
第一章(上)
 

作者:香品紫狐 封面繪圖:札雅 定價190元

蔡嘉裕,
養尊處優大少爺,家境好成績好,
老爸鄉下家裡的親戚卻是一窮二白,
讓他小時候回鄉下總覺得彆扭。


蔡互曉,
憨厚勤奮老實頭,正合了「小牛」這個綽號,
只有兩面之緣的堂哥嘉裕對他而言,如同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考進同一間學校是再續前緣的契機,
然而初來都市的互曉就像個大草包,
嘉裕要如何忍受這樣一個堂弟?

而當大草包改頭換面,還和機械系系花越走越近,
嘉裕又要如何過關斬將,把他的小牛追回來?

 我家有個大草包 試閱  
  
第一章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七歲的蔡嘉裕念完昨天學會的古詩,探頭問車子前座的母親:「媽咪,杏花村在哪裡?」

  衣著端莊的李美娟衝兒子一笑,回答:「我們現在就是要回杏花村哦。」

  「真的有?」蔡嘉裕疑惑地偏著小腦袋。

  駕駛著小轎車的蔡健豪答腔:「爹地的鄉下就叫『杏花村』,我們今天要回去拜山祭祖。」

  「爹地的鄉下也有牧童嗎?」蔡嘉裕又大又黑的眼珠子頓時發亮。

  「有的有的……」父親敷衍地回答。

  「那有酒家嗎?」

  「有的有的……」

  「有杏花嗎?」

  「有的有的……」

  車子咻地碾過泥地上濕漉漉的稻草,駛進狹窄的鄉間道路。

  □

  幾個臉蛋髒兮兮的孩子尖笑著從泥磚屋奔出來,後面跟著兩隻身型龐大的黃狗,地上滿是雞糞,大樹旁拴著幾隻滿身泥巴的大水牛──

  蔡嘉裕一下車就是看到這幅光景,這也跟他想像的「杏花村」相差太遠了吧?他驚訝地張著紅豔豔的小嘴,呆站在車門旁。

  他的父母正從車尾箱拿出幾大袋探親禮品,幾名渾身飛揚著土氣的中年婦人裂著嘴接過,眾人寒暄著走進屋內。

  這哪裡是杏花村?蔡嘉裕鬧彆扭地扁著嘴,腳生根似的釘在自家車子旁邊,兩三個鄉村孩童好奇地圍在他附近,望著他白裡透紅的小臉蛋跟一身帥氣的牛仔裝。

  「嘉裕──快過來!」李美娟在屋內喊,蔡嘉裕不甘不願地挪動腳下漂亮的新球鞋,踩過泥濘的地面進入屋內。

  「嘉裕,叫爺爺。」蔡健豪把他推到滿臉皺紋的老父親跟前,蔡嘉裕細若蚊鳴地喊:「爺爺……」

  老人皺巴巴的手按在他烏亮的髮絲上,鑲著假牙的嘴笑得開開地:「嘉裕,好乖啊。」

  幾名土裡土氣的男子圍了過來,排名老二的蔡健豪一一介紹:「這個是大伯,這個是三叔,這個是五叔公……」

  「大伯,三叔,五叔公……」蔡嘉裕鼓著腮幫子,不樂意地打招呼。

  「嘉裕長這麼大啦?」

  「好乖好乖……」

  大人們的手在蔡嘉裕身上頭上亂揉一氣,他惱怒地護著自己的頭跳開,引得眾人哄堂大笑。

  李美娟拿著濕毛巾走來。「嘉裕,過來擦臉。」

  毛巾在蔡嘉裕粉嫩的臉上抹了一圈,依舊抹不去他不高興的表情──這裡的人都好怪!他不喜歡!

  「嘉裕,你口渴嗎?」李美娟問。

  蔡嘉裕當然渴了,但他鬧脾氣地不肯回答。

  一旁的三叔笑呵呵地搖搖頭,向裡屋喊:「小牛,幫嘉裕跟二嬸倒茶來。」

  小牛?

  蔡嘉裕困惑地望著裡屋,很快地,一名黑黑實實的小男孩捧著兩杯溫開水走出來。他年紀應該跟蔡嘉裕差不多,但比他高了半個頭。蔡嘉裕瞅著這名被叫作「小牛」的小男孩,他的頭髮不知幾天沒洗了,乾巴巴的髮絲揪成一團,而且他身上的衣服極不稱身,長袖子變成中袖子,穿的褲子也洗得有點泛白。

  李美娟友善地拿起水杯,誇了句:「乖了,謝謝你。」

  蔡嘉裕在母親眼神的提醒下,伸出手拿杯子,那「小牛」呆呆地望著他,鼻孔裡忽然淌下兩行青色物體──

  「哇──!!」蔡嘉裕淒厲地慘叫著,奔到母親背後躲起來。

  「你這是做什麼?」李美娟皺眉。

  「他流鼻涕!」蔡嘉裕厭惡地指著一臉呆滯的「小牛」。

  李美娟把他拉出來,教育道:「流鼻涕又不是什麼壞事,你這樣很沒禮貌的。」

  「他很髒!」蔡嘉裕不依。

  「不許這樣!」李美娟訓斥,她的職業是小學教師,對兒子的要求特別嚴厲,「那是正常的,你小時侯也經常流鼻涕。」

  「我沒有……」

  李美娟掏出面紙給蔡嘉裕。「讓小牛擦乾淨。」

  「我不要……」蔡嘉裕哭喪著臉,三叔插話:「二嬸,孩子還小,就算了……」

  「不,三叔,孩子從小就要學習尊重別人,這是基本禮貌。」李美娟氣勢十足,旁邊的大人們也贊同地點頭。

  蔡嘉裕礙於母親的威嚴,只好把紙巾遞過去。

  「喏……」他顰起秀氣的眉。

  「小牛」騰出一手接過,那紙巾質地柔軟芬香撲鼻,他竟拿在手上捨不得擦。

  「快點擦乾淨。」蔡嘉裕扠著腰命令,小牛終於聽話地將兩行礙眼的鼻涕蟲抹掉。

  事情解決了,三叔笑嘻嘻地給神情不快的蔡嘉裕介紹:「嘉裕,小牛是你三叔我的兒子,也是你的堂弟。」

  堂弟?蔡嘉裕還以為他比自己大,他指著小牛問:「他真的叫小牛?」

  「哦,不。」三叔擺手,「小牛是乳名。」

  他把小牛拉過來。「告訴嘉裕哥哥你叫什麼。」

  小牛禮貌地彎身,道:「嘉裕哥哥,我叫蔡互曉。」

  「蔡互曉?」蔡嘉裕閃過腦門的想法是──這名字也怪。

  「嗯,嘉裕哥哥也可以叫我小牛。」蔡互曉露出缺了顆門牙的笑臉。

  趁兒子發呆的當口,李美娟又進行機會教育:「嘉裕,你是哥哥,要好好照顧小牛。」

  「哦……」蔡嘉裕漫不經心地應著,根本沒把母親的話放心上。

  屋外下起了牛毛雨,村子裡的人為祭祀先人忙碌地準備著。

  □

  「你知道皮卡丘的終極形態嗎?」蔡嘉裕驕傲地昂著尖尖的小下巴問,蔡互曉傻乎乎地搖頭。

  「你沒看過口袋怪獸?」蔡嘉裕大驚小怪。

  「沒。」

  「你不看電視嗎?」

  「不看。」

  「你好奇怪……」

  雜草叢生的山頭上,聳立著一座半人高的墓碑,大人們或擺放各式祭品,或焚燒冥錢衣紙,或打掃墓碑,或閒聊。孩子們滿山亂跑,蔡嘉裕跟蔡互曉卻蹲在草堆裡唧唧咕咕。

  「那你放學後做什麼?」蔡嘉裕繼續發問。

  蔡互曉如數家珍:「先做作業,然後燒水餵豬,接著掃地……」

  「你不用玩兒嗎?」蔡嘉裕截斷。

  「星期天才玩。」蔡互曉正經八百地回答。

  「我星期天要去少年宮學書法。」蔡嘉裕炫耀地說。

  「少年宮?」蔡互曉琢磨著這個陌生的名詞。

  「你連少年宮都不知道?」蔡嘉裕倒抽一口氣,越加覺得對方不可思議。

  旁邊的人嚷著:「放鞭炮啦──」

  孩子大人們都趕緊捂著耳朵背過身去,劈哩啪啦的鞭炮隨著陣陣硝煙在山頭炸開來。燒完鞭炮之後,眾人圍在碑前誠心地合掌拜祭,蔡嘉裕也被母親拉了過去。

  拜祭進入尾聲,三叔手裡拿著一大疊零錢,喊著:「拿紅包的過來啦!」

  孩子們爭先恐後地奔過去排隊,連一些鄰村的孩童也混雜其中。

  蔡嘉裕困惑地瞧著,問母親:「為什麼三叔要發錢?」

  李美娟含笑解釋:「這叫『打山望』,凡是來參與拜祭的人都可以拿紅包。」

  一旁的蔡健豪道:「嘉裕也過去拿吧。」

  「不要。」蔡嘉裕努著嘴,他小小年紀就心高氣傲,不屑這種排隊領錢的行為。

  蔡互曉早早領了兩份錢,高興地跑回來,他將一張嶄新的五塊錢遞給蔡嘉裕:「嘉裕哥哥,這是你的。」

  蔡嘉裕不但不感謝還怪他多事,皺著眉心說:「我不想要。」

  蔡互曉反應不過來,手依舊傻愣愣地伸著。

  李美娟於心不忍,主動幫兒子接過了,並催促蔡嘉裕:「嘉裕,小牛特意幫你拿的,要謝謝他。」

  蔡嘉裕不滿地瞅瞅母親,最終還是細聲道:「謝謝。」

  蔡互曉羞澀地笑了笑,低頭將自己的一份錢小心翼翼地放進外套的口袋裡。他拉開袋口的當口,可以看到裡面還塞了很多零錢,李美娟好奇地打趣:「小牛有很多錢呀。」

  「嗯。」蔡互曉帶著小小的得意,道:「這些是我昨天打山望領到的。」

  「小牛昨天到處去打山望嗎?」

  「是。」

  蔡嘉裕鄙夷地插嘴:「好貪心。」

  蔡互曉大概對「貪心」這詞沒什麼概念,只是不解地歪歪頭,李美娟卻早一步訓斥兒子:「沒禮貌,不能這麼說!」

  蔡嘉裕一天內被母親批評兩次「沒禮貌」,立即委屈地咬著唇。李美娟繼續對蔡互曉和顏悅色:「小牛領這麼多錢要做什麼呢?」

  蔡互曉童真的眼眸閃閃發光,高興地宣佈:「我要存錢,要上大學。」

  李美娟大為感動,連聲表揚:「小牛真是好孩子。」

  蔡互曉難為情地笑了,旁邊的蔡嘉裕卻越來越氣惱──母親一直訓他,卻對這個剛見面的黑不溜秋的鄉下孩子讚賞有加,叫他怎能不生氣?

  灰濛濛的天空繼續飄著綿綿細雨,洗滌著鄉村本已相當清新的空氣。

  蔡嘉裕,蔡互曉,七歲這年的春天,第一次見面。

  □

  道路開闊了,路邊的小樹苗長成了高大的闊葉樹,本田小轎車也換成最新型號的寶馬。蔡嘉裕第二次踏足「杏花村」,已經是四年後的事。

  十一歲的蔡嘉裕,手腳細長,眉目清秀,儼然是個人見人愛的小帥哥。今年,他在母親的極力遊說下,答應回鄉下避暑。此刻的他,正臥在車後座上,百無聊賴地望著從車窗外飛速掠過的景物。

  盛夏已至,明媚的陽光撒遍鄉間,知了也在樹叢裡賣力鳴唱。

  蔡嘉裕躺著躺著,睡意漸濃,他剛合眼不久,母親的聲音已經喚醒了他:「嘉裕,到了,下車吧。」

  蔡嘉裕揉著眼,慢條斯理地起身。

  杏花村經過四年的發展,村貌改變了很多,泥磚平房變成了三層高的小洋樓,人們的衣著也明顯光鮮亮麗了。

  三叔跟妻子迎接著他們一家三口進入屋內,蔡嘉裕的老爺爺在客廳乘涼,他今年七十歲了,精神仍然很飽滿。

  蔡嘉裕客套地跟長輩們打招呼,李美娟忽然問起:「怎麼不見小牛?」

  「哦,小牛在後面的豬圈裡餵豬呢。」回答的是蔡互曉的母親──三嬸。

  蔡嘉裕憶起當年那個黑溜溜還流著鼻涕的孩子,不曉得他如今變成怎樣了,他心血來潮,道:「我想去看看他。」

  「去吧。」李美娟叮囑:「記得跟人家問好。」

  「哦。」蔡嘉裕虛應著,已經一溜煙跑開。

  屋後不遠處的豬圈,雖然整潔,但依舊能聞陣陣異味。蔡嘉裕捂著鼻子接近,他在木板門外張望,瞧見一名穿著泛黃襯衣的高壯少年正背對著他,往大木盤裡倒飼料,三隻白白胖胖的豬擠在木盤前面咕嚕咕嚕地吃著。

  「嗨,小妞?」蔡嘉裕無視母親的囑咐,吊兒郎當地喊著,還故意把對方的小名說錯。

  蔡互曉下意識地轉頭,蔡嘉裕看清他的臉,他理著方便打理的小平頭,皮膚依舊黝黑,濃眉大眼配上厚厚的嘴唇,滿臉的土氣。

  蔡互曉看著這個憑空出現的美少年,圓圓的臉龐一紅:「你
是哪位?」

  這土包子已經忘記他了?虧他特意來看他,蔡嘉裕噘了噘粉紅的薄唇,不滿地問:「你不記得我了?」

  憨厚的蔡互曉以為他是什麼重要人物,他放下裝豬食的木桶,緊張地問:「對不起,我真的不記得……你是……」

  蔡嘉裕也沒心情跟個鄉下人鬧著玩,乾脆地解答:「我叫蔡嘉裕,你堂哥。」

  「哦……嘉裕哥哥?」蔡互曉馬上回想起來,「我記得你的。」

  「記不記得都算了。」蔡嘉裕甩著從沒做過重活的白皙小手,態度比四年前更加高傲。

  蔡互曉不會察言觀色,還熱情地問:「嘉裕哥哥是跟二叔二嬸回來玩的嗎?」

  蔡嘉裕想起父母每次回來探親都捧著一大堆衣物食品,還外加送「慰問金」,他吊高嘴角刻薄地說道:「我們回來扶貧的。」

  這話要是有點心眼兒的人聽了早發怒了,可蔡互曉心無城府,全然聽不出對方話裡的詆毀之意。既然聽不懂,他便嘻嘻地笑了。

  蔡嘉裕見他沒反應,心裡暗罵:沒勁!

  他心思一轉,這土包子那麼笨,一定很好使喚,自己還要在這悶地方困個十來天,有個人給他支使也不錯。

  蔡嘉裕外貌出眾,加上成績優良身家豐厚,在學校向來呼風喚雨,小跟班無數,現在回鄉了依舊不改本性,急需幾個「僕人」,而眼前的蔡互曉正是最佳人選。

  「小妞。」他綻放出人畜無害的甜美笑容,蔡互曉一陣目眩,結巴著回答:「啊……啊?什麼?」

  「我要在這裡住好幾天,就麻煩你照顧了。」

  蔡互曉在父母的影響下從小就熱情好客,趕緊點頭如搗蒜:「這是一定的。」

  「你以後要陪著我,寸步不離哦。」

  「好的。」

  蔡嘉裕收服「跟班」成功,再也不願在這臭氣薰天的地方多待片刻,他滿意地道了聲「謝謝」,揚長而去。

  蔡互曉不知自己會被對方當僕人使喚,還望著蔡嘉裕離去的身影失神了好久。

  □

責任編輯: twohigh
第一章(下) »
列印此書籍
Copyright © 2002 -2003 倍樂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章內容管理系統 Version 2.0
本系統架設於: HiISP 網站代管服務中心